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244章 聪明的苏小妹(四更)

    狄青把韩平叫了过来,仔细询问当时的情况,韩平一五一十都说了,他也是一知半解。当时那个女人说的很含混,只说她手上有证据,能扳倒徐镛,其余的就没说了,等到徐镛带着人找来,先把韩平给抓住了。

    一转头,女子就死了,胸前捅了一把刀,徐镛赖上了韩平,恰巧当时孙沔也带着人进城,就把韩平拿下了。并且以整肃军纪为名,一口气抓了三百多人,他生怕士兵闹事,把人从邕州押到了广州,要严惩不贷,以正军法。

    这种事情韩平不是没有遇到过,相反,他在西北见得太多了。

    大宋的文官对武将的压制,绝对是三百六十度没有死角。除了限制掌权之外,还限制部曲的数量。

    除了折家和种家这样的土皇帝之外,其他的将门,尤其是在京的将门,上限是五百人,超过了,他们就会想办法帮着清理。

    还有某些部曲靠着自己的努力,当上了军官,平步青云,如果聪明,这时候就要去巴结一些文官,学会装傻,学会贪墨……如果不同流合污,那就等着吧,人家随便找个借口,弄出一点罪名,轻者打一顿,重者,直接砍头。

    每一次战斗过后,都会有很多悍勇的士兵被用各种借口处置掉。

    以前王宁安还只是知道重文轻武,可是当狄青吐露了这些密辛之后,王宁安简直气炸了肺,怒不可遏,他真想抽出宝剑,去狠狠砍几个出气!

    好半天王宁安平静下来,突然好奇道:“狄帅,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狄青翻了翻眼皮,“当时西北鏖战,总要有人打前锋吧,而且范相公人真的不错,多亏了他的关照,狄某才能有今天。”

    王宁安真是无语了,难怪韩平会屈打成招呢!连他都不抱希望了!

    不行,绝对不行,如果任凭发展下去,军中的好汉子都被自己人杀光了,何谈战斗力,难怪金兵南下之后,大宋的百万人马一溃千里,照文官这么干,不亡国都怪了!

    ……

    说出来讽刺,谁都知道孔老夫子那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五代的时候,文官被武人肆意凌辱杀戮,等到了大宋,文官翻过手,杀得更狠,要说起来,武人的狠都在表面上,比起文人,还是差得太远了……

    越是愤怒,就越要把案子翻过来,要狠狠打文人一个嘴巴子!

    事到如今,韩平不会说假话,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徐镛就非常可疑……“狄帅,我这就去审问徐镛。”

    王宁安叫上了苏洵,两个人来到了关押徐镛的院落,刚一进来,就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徐镛正在砸东西,一边砸,还一边破口大骂。

    “你们这些贼配军,竟敢关押本官,反了天了,你们要造反吗?陛下不会放过你们的,杀,通通杀了!”

    苏洵迈步,推开了房门,怒道:“徐大人,你鬼叫什么?”

    见到了苏洵,徐镛毫不畏惧,扯着脖子嚷嚷道:“我是冤枉的,你们没资格审问我,赶快把本光放了,不然有你们的好看!”

    王宁安满脸怒气,“徐镛,少在这里撒泼,别以为不敢动你,光凭一个丢城失地,就能砍了你八回!还有,你谎报军情,诬陷忠良,我已经拿到了百姓的口供,证明你向朝廷报告的全都是假的,都是你的推诿卸责之词,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吧!”

    苏洵把城中百姓的供词扔给了徐镛,这家伙吓了一跳,打开之后,越看脸色越不好,嘴角的肉不自觉颤抖。

    他把丢城的罪责都推给了陈珙、孔宗旦等人,结果老百姓异口同声,人家都是抗击叛军的英雄,反倒是他这个知府大人,没有了踪影!

    “徐大人,我很好奇,侬智高攻击邕州的时候,你到底在哪里?”

    “我当然在打仗!”徐镛迅速镇定,立刻嚷嚷道:“兵荒马乱的,那么多人,好些百姓又被侬智高杀了,你拿着片面之词,凭什么说我没有杀敌?”

    到底是几十年的官场油子,徐镛深谙混淆视听之术。

    王宁安冷笑了一声,“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本官一定会把你的真面目查清楚。”

    “请便,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从院子里出来,苏洵沉着脸,凑到了王宁安的身后,低声道:“大人,这个姓徐的十分不好对付,没有十足的证据,怕是难以开口啊?”

    王宁安也叹口气,其实他想把徐镛镇住,然后去拷问是谁杀了那个小妾,根据韩平的供词,应该是徐镛下的手。

    可是和他短暂交锋之后,王宁安放弃了,徐镛的嘴绝对没有那么容易撬开。

    假如当初就把小妾的尸体控制住,仔细检查,绝对能洗刷韩平的冤屈,奈何当时的狄青没有果断下手。

    在战场上,狄青是个不折不扣的常胜将军,到了这种事情,他还是欠了太多的功课。

    王宁安也没法埋怨狄青,徐镛小妾已经被烧成了灰,唯一的证据就是仵作的验尸单,那玩意半点可信度都没有。

    “对了,徐镛的小妾在邕州待了好几个月,她的住处在哪里?”

    苏洵让人询问之后,立刻找到了。

    这是一个三进的四合院,构架严谨,院子里树木茂盛,花草繁多。十分幽静,在战乱摧残的邕州,堪称世外桃源。

    王宁安立刻就皱起了眉头。

    “老泉公,你说叛军会放过这里吗?”

    苏洵道:“的确可疑,这个院子不算隐蔽,又这么规整,一看就是有钱的人家,侬智高的部下没有可能放过。”

    “嗯,除非叛军眼睛都瞎了,不然他们之间就有勾结!”

    王宁安迈开大步,走进了房舍,进来之后,他有些失望了,屋子里被翻得乱七八糟,许多值钱的东西都被拿走了。

    看样子应该是这几天的事情,柜子空了,床也离了位置,甚至天棚都被捅破了。

    苏洵看了半天,“我怎么觉得不是来了贼,而是有人跑到这里找东西啊!会找什么——啊,莫非是那个女人说的证据!”

    王宁安微微一笑,“非常有可能。”

    他迈步走到了窗台,这里有一串泥脚印,看了又看,王宁安突然一喜。

    “老泉公,是昨天下过雨吧?”

    “没错,那这个泥脚印……说明昨天有人还来过,也就是说……罪证还在这个院子!”

    苏洵和王宁安都激动了,他们连忙下令,所有人立刻把院子封锁起来,连一只耗子也别放走。

    苏洵和王宁安亲自带着人,一间一间寻找,不放过任何线索,只是他们找了整整一个下午,找到了日头西坠,忙得满头大汗,愣是一无所获。

    “实在不成啊,回头就把这个院子给扒了,每一块砖都敲碎了,就不信找不出来!”

    正在这时候,苏八娘捧着食盒赶来了,她知道老爹陪着王宁安很辛苦,特意做了几道菜送过来。

    又能尝到女儿的手艺,苏洵是既高兴,又心疼。

    “你啊,姑娘家家的,大老远跑来干什么!”苏洵一边说着,一边要吃东西。

    苏八娘脸色微红,拿起了另一副筷子,“王大人,菜的份量够,你也吃点吧。”

    跟着去了辽国,杨曦的黑暗料理让人无法吐槽了,王宁安可没少吃苏八娘做的东西,只是当着老爹的面,苏八娘还有些抹不开。

    王宁安接过碗筷,突然抬起头,大声道:“我真是糊涂啊!”

    “王大人,你不愿吃小女做的饭菜就算了,何必恶言相向?”苏洵不满道。

    “不不不!”王宁安连忙摆手,“老泉公,你弄错了,这院子原本是女人住的,所谓女人心,海底针。咱们上哪去找啊?”

    苏洵也把碗放下了,“你是说让八娘去找?”

    “没错,只有劳烦苏姑娘,拜托了!”王宁安抱拳讨好。

    苏八娘红着脸点头,“奴家试一试。”

    苏八娘先是在院中走了一圈,她不住点头,这个院子的主人绝对不一般,心中很有丘壑,品味不凡,多半是个才女。

    看了好一阵,她才走进女子的书房,这里是被翻得最凌乱的,好几处墙都被砸坏了,苏八娘猛地抬头,发现墙上有半张条幅,抄的是白居易的《琵琶行》。

    “枫叶荻花,孤身一人,这是个凄苦的女子啊!”

    苏八娘刚要转头去看别的地方,突然她发现了一点不寻常,赶快叫王宁安和苏洵进了,多加了几根蜡烛。

    苏八娘指了指其中的两句诗,“爹,王大人,你们看,全诗都用的是行书,唯独黄芦苦竹四个字,用的是隶书,莫非是……”

    王宁安眼前一亮,忙吩咐道:“快去看看,院子里哪有竹子?”

    “好嘞!”

    士兵往外跑,不一会儿,有人来回禀,说是在后院的一处角落,有几簇竹子。

    王宁安连忙赶到,他看了半天,让人把竹子都给刨了,忙活了一刻钟,竹子没了,浮土也被扒开了,有个一尺见方的暗格出现。

    士兵从里面取出一个木盒子,展开之后,有许多信件。

    “大人请看!”

    王宁安随手拿了几封,才看了个开头,就大喜过望,只见上面写着:老父母徐公台鉴:学生侬智高去岁上表,请求内附,迟迟不见回音,特备黄金500两,以示诚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