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171章 指鹿为马(加更求票)

    王宁安练了一个时辰的早功,抓着三个大包子,嘴里还叼着一个,直接杀到了种家军的营地。

    “你们老大呢?”

    王宁安经常过来,大家伙也习惯了那些怪异的称呼,老大,听起来比大人威风,顺口!

    “俺老大还睡着,没醒呢!”看门的士兵凑到王宁安的耳边,低声道:“二郎,昨天晚上请了个唱曲的姑娘,听了一夜的曲子,着实乏了。”

    “呸,就你们老大五音不全,还听曲呢!是折腾一宿吧!”

    士兵贼眉鼠眼干笑着,也不敢反驳。

    “行了,你去告诉你们老大,就说我要回沧州了。”

    说完王宁安就走了,士兵迟疑着去禀报,听到王宁安要走,种诂连忙往外跑,连衣服都顾不上穿,随便找了件箭袖袍披在身上,冲到外面,就四处张望。

    跑出了好远,都没看到影子,种诂着急了,扭头想去换好衣服,去找王宁安,谁知一回头,却发现王二郎正在一棵杨树下面啃包子。

    种诂连忙赔笑,“我说二郎,这么见外不好,要不到哥哥的营中,喝两杯?”

    王宁安白了他一眼,“是喝敬酒,还是喝罚酒啊?”

    种诂不解其意,王宁安气得跳起。

    “瞧瞧啊,我的种大将军,看看你脸上的胭脂膏子,这还没马放南山呢!你就这么急不可耐?”

    种诂被说的羞愧起来,“二郎,历来都这样,打仗太辛苦了,好容易太平了,放松一下,有没有强抢民女,不用这样吧!哥哥劝你一句,你也别太道学了,都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还没尝过肉味?哥哥的帐篷里就有,要不……”

    王宁安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要不是功夫不行,非要冲上去,痛扁种诂一顿,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老百姓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们这些武夫被人家欺负,也是活该!”

    种诂不明所以,尴尬地挠了挠头,“没那么严重吧,不都打完了吗?”

    “呸!你长点心好不,打完了才是分配利益的时候,打仗拼命有什么用,不能捞到一点实惠,不是白干了!”

    种诂比不得他爹老谋深算,奈何种世衡去世,种诂刚刚接掌家族没几年,还不成熟,他觉得凭着和范相公的交情,加上实打实的功劳,肯定差不了,因此就放纵起来,哪里想那么多。

    王宁安算是明白了,将门为什么被欺负这么惨,太没有敏感性了。

    “告诉你啊,朝廷和辽国在谈判,辽国提出了先决条件,就是要停了沧州的新城建筑。”

    种诂满不在乎,“停就停……等等,你说哪?沧州?”

    “没错!”

    “啊!”

    种诂这下子可傻眼了,“二郎,那不是你弄得那座城吗?要是停建,我们家的碱,还有矾,那么大生意,岂不是完了……”

    “才知道啊!”王宁安没好气道:“我现在必须回沧州,保住新城。”

    涉及到了切身利益,种诂打起精神。

    “二郎,我可跟你说,无论如何,也要保住新城,要哥哥干什么,你只管吩咐!”种诂不能不表态,一年上百万贯的生意,如果做成了,他们种家养兵过万都没问题,再白痴也舍不得那张大饼啊!

    “新城那边我自有办法,倒是这边,辽国虽然派人谈判,可是咱们朝里那帮饭桶,肯定让辽国小觑咱们,到时候战斗还不会少了。种大哥,我不在,你,还有折大哥,一定听狄将军的,他打仗的本事比我强多了。你们要顶住辽国的压力,帮着我把和谈漂漂亮亮弄成。”

    种诂没说的,连忙点头。

    王宁安又交代了其他人,然后就离开清州,火速回到了沧州。他连家门都没进,直接赶到了码头,找到新任市舶司提举余靖。

    老头子在六艺学堂和王宁安就混熟了,见他回来,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宁安,刚刚来消息了,朝廷派了枢密副使王拱辰,还有御史中丞唐介,两位大人陪着辽国使者刘六符前来勘察。”余靖也心里发虚,“宁安,城池都建了一半,万一给停了,那可是损失惨重啊!”

    王宁安呵呵一笑,“武溪公,放心吧,对了,你记住了,咱们建的不是城,别管谁来,都是这话!”

    ……

    次日天明,春风和煦,阳光明媚,杨柳飘荡,草色葱茏。

    辽国特使同平章事刘六符在两位大宋高官的陪同之下,赶到了沧州。

    登高眺望,一面是浩淼的大海,一面是青色的大地,海天之间,辽阔无比,当真是胸襟舒畅——假如没有那座城池,没准还能吟诗唱和,把酒临风,可是一座庞大的城池,就在眼前,谁也没法无视。

    这座城市规模宏大,光看建筑的部分,差不多和大名府相仿,而城中格局规整,店铺林立,房屋鳞次栉比,道路宽阔,两旁有排水沟,许多工匠民夫正在加紧赶工。至于城外,还有一道更庞大的外城,看样子这还不算完,外城之外,还有护城河,大大小小的堡垒,防御之严密,简直比东京犹有过之。

    哪怕是王拱辰和唐介,都吓得不轻。

    他们知道沧州为了安顿灾民,弄了个城池,在他们想来,不过是小打小闹,拿围墙圈起来就是了,哪里想到,竟然如此庞大雄伟!

    唐介言官出身,素来直言敢谏,那是顶硬的人物,看到如此建筑,忍不住心中喝彩,醉翁,包拯,是真有魄力。

    只是王拱辰看在眼里,却更多的是担忧,事到如今,哪怕再无耻,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就是修了城,破坏了澶渊之盟!

    这些地方官吏,包括欧阳修在内,都是贪功心切,把朝廷至于不利境地,简直坏军国大事。王拱辰脸色变黑了,刘六符只是冷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却也什么都说了。

    事实具在,看你们怎么圆?

    刘六符纵马向前,王拱辰和唐介急忙跟着,转眼到了城池的外面,勒住马匹观瞧,只见余靖带着一些人等在这里,大家都认识,见礼寒暄之后。刘六符微微一笑,“怎么样?请本官进城看看吧!”

    他说的随意,别人也没什么感觉,十分自然,这要不是城池,什么是城池!

    “这位大人,看你的穿戴,应该是从蛮夷之处而来,偏偏又长了一副汉人的相貌,真是奇怪啊!”

    都说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

    这位一上来,就给刘六符一个难堪!

    寻声看去,说话的是个少年人,虽然个子很高,但是肩膀淡薄,脸皮细嫩,明显带着稚气,原来是个孩子,刘六符不好一般见识,只能淡淡道:“老夫在大辽朝堂为官,拜同平章事之职!”那意思是你小子给我放尊重一点,老夫可是大官!

    哪知道对方满不在乎,“唐朝的夜壶也是装尿的,我只是想问问,这接风宴是安排上国的酒菜,还是蛮夷的吃食?”

    论起嘴炮,王宁安还没怕过任何人,他存心给刘六符难堪,那说的就更损了,你都归附了蛮夷,当多大的官有什么意义,反正老子都看不起你!

    而且他故意不称辽国,只说蛮夷,还用上了“吃食”两个字,分明是说除了大宋之外,其他的都是猪狗吃的。

    刘六符简直要气炸了,从哪找来的这么个东西,竟然如此无礼?

    他就要发作,余靖连忙解释,“特使不要见怪,沧州本就是偏远之地,又挨着蛮夷之乡,难免沾染些野性,缺了文采风流,不过特使也不必在意,我们的心还是热情的。”

    余靖的话听起来不错,可仔细一琢磨,比王宁安还损呢!

    什么叫挨着蛮夷之乡,分明是说辽国啊!

    刘六符当真是忍无可忍,懒得搭理这两个坏蛋,直接对着王拱辰道:“王大人,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客?有这么趾高气扬的客人吗?”王宁安抢着说道:“你要是客人,就该客随主便,立刻下马,解下身上的兵器,我们自然有美酒款待。如果你还是骑着高头大马,颐指气使!那对不起,就是恶客,就是敌人!”

    最后两个字一出口,顿时从四周涌出无数人马,一个个手持刀剑,盔甲鲜明,怒目而视。

    这下子不光刘六符吓了一跳,连王拱辰也吓坏了。

    “快收起兵器,刘大人是奉了辽主之命前来,怎么可以无礼!”

    王宁安一扭头,仰脸看天,余靖低着头,仔细一看啊,这位老先生数蚂蚁呢!任凭王拱辰怎么着急,这些士兵是不会听她的,倒是唐介看出了端倪,他强忍着笑,道:“刘大人,既然你也自认是客人,就听从主人安排吧!”

    说完了,唐介主动下马,把缰绳扔给了手下人,有他带头,王拱辰强忍着怒,也下了马。这回就剩下刘六符一个鹤立鸡群,十分突兀。

    僵持了一盏茶的功夫,刘六符咬了咬牙,无奈从马上跳下来!

    冲着王宁安冷哼一声,王二郎根本不在乎。

    孙子,还以为你多硬气呢!

    他在后面跟着,刘六符走出了没几步,一块石碑出现在面前,上面有五个字,刘六符不由得念了出来。

    “沧州贫民窟……这,这是什么意思?”

    王宁安嘴角一撇,“连这个都不懂,就是说这是贫民窟,不是城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