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170章 笨拙的君子

    范仲淹很疲劳,甚至再持续下去,都要崩溃的感觉,即便知道了胜利,老相公也是暗呼侥幸,他什么也不想管了,只是仰卧在床榻上,呆呆望着天棚,想休息,却又睡不着,眼睛又酸又痛,流出了泪,眼前不断浮现出金戈铁马,呐喊冲杀。

    要说这场宋辽间的较量,最累的人不是王宁安,不是狄青,而是这位范相公!

    从一开始极力主战,就遭到了各种质疑,甚至连昔日的战友也以为他想借机起复,朝堂的神仙够多了,装不下范仲淹。

    所以从辽兵杀来,各种明枪暗箭,纷至沓来,没有一刻消失。

    失守白沟驿,就有人弹劾,要求罢免范仲淹,幸好赵祯这一次没有充当猪队友,他撑住了,范仲淹的位置还算稳定。

    可接下来,宋军坚壁清野,攻入辽境,破坏辽国粮道,大肆杀戮,甚至让武将指挥人马,自主作战,不必援救危急当中的城池,也不管被辽兵掠走的百姓……这一切都成了那些御史攻击老范,弹劾诸位将领的借口。

    站在岸上看船翻,他们丝毫不知道河北的艰难,也不懂得战争的凶险,一切都靠着他们的恶意想象,肆无忌惮地攻讦,不遗余力地抹黑……

    面对这些人,范仲淹不是气愤,而是害怕,不是害怕自己会如何,而是害怕河北真的撑不住,一旦辽兵南下,杀到了京城,这一帮废物,如何能抵挡如狼似虎的辽兵!

    王宁安常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而朝堂上的那帮腐儒清流,就是作战将士的猪队友,外加上辽国的猪对手!

    有他们在,还用得着敌人吗?

    想到这里,范仲淹越发觉得六艺学堂太重要了,朝廷以科举取士,科举以文章取人,如此单一偏颇的方式,如何能选出合用的人才?

    唯有真正沉心静气,培养出一大批文武双全,有真本事的士大夫,才能扭转大宋每况愈下的国运。

    庆历新政失败了,大宋错失最好的改革机会,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只怕离着亡国灭种也不远了……

    胜利了,范仲淹可以松口气了,老相公放下了家国天下的重担,又挑起了另一副教书育人的担子。

    他决定要在六艺学堂,潜心教书,整理一生的所学所思,为国育才。

    不过老相公还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把议和的事情处理好,才能漂漂亮亮急流勇退。

    老范想得很好,最难的部分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事情总不会有什么难度了吧!可偏偏就有人,不断刷新对弱智的定义,愚蠢程度,简直让人叹为观止,瞠目结舌!

    辽国派遣同平章事刘六符到了汴京,面见赵祯,先是贺寿,进献了一些礼物,双方相处得很愉快,可接下来,事情陡然而变。

    刘六符大肆指责大宋破坏双方盟约,挑衅大辽,才使得双方兵戎相见,辽国蒙受的一切损失,都要大宋承担。

    大宋这边派遣了枢密副使王拱辰负责谈判,最初王相公也是据理力争,可是刘六符拿出了一份证据,一下子就堵住了王拱辰的嘴。

    根据宋辽的澶渊之盟,双方不得在沿边区域修筑新城,而大宋方面,违背盟约,在沧州一带,修筑数座城池,规模宏大,均是十万人以上,如此行径,还有半点仁义诚信可言吗?

    在朝堂上,常以宏论惊人的王相公,面对着辽国使者的指责,竟然没办法驳斥,只能含糊其辞,结果让刘六符抓住了痛脚,要求大宋必须先毁掉城池,然后双方才能和谈,不然辽国会举兵南下,亲自动手,捣毁城池!

    王拱辰没有办法,只能向赵祯回禀。

    “陛下,我朝向以仁义为先,在沧州筑城,却有不妥之处,是否可以暂时停工?”王拱辰忧心忡忡道。

    沧州修筑新城的是王宁安,是欧阳修,是范仲淹,按照道理富弼该说话,可是这个老倌儿低着头,默默无声。

    倒是枢密使庞籍庞相公站了出来。

    “启奏陛下,沧州筑城,一是为了安顿灾民,二是因为沧州捕鲸,需要加工处理,修城也不是为了对付辽国,我们可以解释,如果顺从了辽国的意思,那几十万灾民该如何,王相公有办法安顿吗?”

    庞籍说这话完全是出自公心,可王拱辰心里有鬼,他和文彦博走得很近,大有架空庞籍的态势,难不成庞相公借机发难?

    王拱辰道:“庞相公,为了救济灾民,就要筑城,我怕好说不好听,让辽国小觑了大宋!难道朝廷连几十万百姓都管不了吗?”

    庞籍冷哼了一声,“王相公,事实具在,若非去岁大肆捕鲸,河北饿死的灾民就不是几万人,而是十几万人!这是有目共睹,我们隐瞒有什么用?辽国不知道吗,欲盖弥彰,反而让人小!!”

    一直沉默的文彦博终于开口了,不开口也不行啊,庞籍岂是王拱辰能压得住的。

    “庞相公所言是理,王相公顾忌的是情!无论如何,身为大宋的臣子,也该照顾朝廷脸面。不论为了什么,在沧州筑城,总是违背澶渊之盟在前。如果一味袒护,辽国咄咄相逼,兵连祸结,不得安宁,朝廷的损失太大了,臣唯恐府库承担不起。”

    又是财政缺口!

    这个理由几乎成了万能的,赵祯心中愤怒,却也无可奈何。

    僵持之下,富弼突然站了出来,“陛下,臣以为不妨问问河北方面,看看沧州的新城,能不能停下来?”

    这个平淡无奇,甚至有些窝囊的提议,竟然得到了君臣的一致同意,就这样,朝廷急递,送到了范仲淹的手里。

    ……

    王宁安这几天很忙碌,老爹回来了,又多了一个逼着自己练功的人。

    尤其是王良璟这一次跟随狄青,狄青也不吝赐教,他大受启发,甚至都想拜狄青为师,狄汉臣哪敢答应啊,你儿子是我儿子的老师,又帮了我大忙,眼下兄弟相称,要是我收了他爹当徒弟,那王宁安岂不是比自己低了两辈!比狄咏还低了一辈!开什么玩笑!

    狄青脑袋摇晃得和拨浪鼓一样。

    “小孩子不懂事,管他干什么?”任凭王良璟怎么拍胸脯,狄青都不答应,弄得王良璟好不郁闷,把一肚子火都撒在了儿子身上。

    “你看看人家狄咏,再看看杨怀玉,同为将门子弟,人家冲杀疆场,有万夫不当之勇,那才是好苗子。你现在的程度也太差了,说出去爹都替你脸红!”

    “愿意脸红你脸红去!有本事把狄咏和杨怀玉叫来,我能让他们扫一年厕所!”王宁安一肚子意见,他却忘了,和谁讲道理都行,就是别和老爹讲!

    “我告诉你,王良璟的儿子要文武双全,不能是个只会耍小聪明的弱鸡!练!给我好好练!”

    从拳脚到兵器,从练柏木桩到扎马步,提水桶,这不,又弄了一大桶生绿豆,说是要学铁砂掌……

    王宁安看了看白嫩嫩的小手,简直欲哭无泪。

    正在他糟心的时候,范纯仁和范纯礼赶来了。

    “救命的来了!”王宁安把绿豆一扔,转身就跑,“快走,带我去见你爹。”

    范纯仁满脸敬佩,夸张说道:“天啊,先生你会未卜先知啊!你怎么知道我爹让我们来找你?”

    “是啊,先生你还知不知道朝廷来公文了,要停了沧州的新城呢!”范纯礼没心没肺道。

    咯噔!

    王宁安一下子就站住了,他觉得还是去练功夫比较好,虽然累点,苦点,至少不要搭理那帮脑残的大头巾。

    王宁安带着满腹的不情愿,被拉到了范仲淹的书房,欧阳修也在,见礼之后,把情况简单一说,范仲淹苦笑道:“朝廷虽然没有明说,可是送公文来询问,本身就耐人寻味,朝中的诸公并不真心支持修城啊!”

    王宁安闷着头,满肚子气,都要爆炸了。

    “我说范相公,朝中的那帮玩意到底领的是大宋的俸禄,还是辽国的俸禄,他们怎么就不知道帮着大宋说话呢?”

    范仲淹老脸发红,欧阳修脸都气紫了,不同于范仲淹半路出家,欧阳修是正儿八经从头参与,还协助规划城池,施工的时候,他也到了工地,督促学生实践。一砖一瓦盖起来的城池,哪能说停就停了?

    “唉,毕竟还要顾及朝廷脸面,澶渊之盟是双方都商定的。”范仲淹无奈叹道。

    “还真是谦谦道德君子啊,遵守澶渊之盟?他们怎么不说,澶渊之盟规定岁币是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如今却是银二十万两,绢三十万匹!多出来的怎么算?”王宁安气哼哼道。

    欧阳修苦着老脸,哀叹道:“上次增加岁币是富彦国去谈的,毕竟双方都同意了,这一次却是咱们单方面修城,的确有些说不通,要不,二郎你想个办法?”

    醉翁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原来他挤兑王宁安,就是逼着这小子动脑筋,拿主意。

    王宁安沉默了一会儿,满脸鄙夷,冷笑道:“范相公,醉翁,你们就是太君子了!这事情很简单,告诉朝廷,我们修的不是城池,让辽国随便参观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