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137章 狠人夏竦

    商胡口决堤的消息是在半夜送到开德的,夏竦听闻从两个侍女中间,惊得爬了起来——别误会,夏相公已经过了青春燃烧的岁月,老相公身体虚,害怕秋霜寒冷给冻坏了,弄两个暖床的而已。

    只是听完手下的禀报,夏相公身上再也没有一丝热乎气了,整个人就好像被绑在了雪山口,凛凛朔风,裹着雪花,刀子一般割来,把夏相公冻死了,割碎了……

    沉吟了许久,夏竦才回过神来,他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摆摆手,让所有人都下去,他跌坐在床头,一声不吭,除了偶尔转动的眼珠,就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其实自从商胡口决堤的那一刻开始,夏竦已经死了,政治生命彻底终结了,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失去了权力,和死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加要命!

    上次王则起作乱,贾昌朝全力发动,想要赶走夏竦,抢回枢密使的位置,夏竦不得不把他的前途寄托在赵祯身上,并且窥视皇帝喜好,坚持回河,保住了岌岌可危的位置。

    可这一步走出来,夏竦已经把自己的前途和回河牢牢地捆绑在一起,回河失败,他必然下台……接下来的事情更糟了,欧阳修上流民图,不断攻击回河,夏相公不得不亲自跳下来,主持赈灾修河。

    到了此时,不但仕途,就连一条老命都系在黄河上。

    谁知,竟然是这么个结果……精明了一辈子的夏竦,不知不觉,走上了一个自己不熟悉的赌桌,并且把所有老本都押上了,输了一个凄凄凉凉,山穷水尽。

    该怪谁呢?

    贾昌朝?欧阳修?富弼?韩琦?或者——赵祯?

    夏竦摇了摇头,大家都有算计,谈不上怪谁,要怪只能怪一个人,那就是郑骧!

    就是这个畜生,忘恩负义,一味撺掇自己,加快修河,非要在秋汛之前合拢商胡口,结果赶上了暴雨,弄得堤毁人亡,不可收拾!

    夏竦渐渐抬起头,他的脸色灰白,格外吓人,真和棺材里的死人差不多,只是他的眼睛燃烧着一股熊熊怒火。

    “那个畜生呢!”

    夏竦连叫了两声,管家急忙跑进来,战战兢兢道:“相爷,郑大人已经在前厅等着了,是不是去见他?”

    夏竦讥诮道:“他还挺明白的,让他滚过来,老夫就在这里见他。”

    身为宰辅重臣,夏竦一贯讲究,从来都是在书房召见下属,这次却让郑骧到凌乱的卧房,其中的滋味,郑骧最清楚不过了。

    他进了房间,突然扑倒,跪在夏竦的面前,泪水横流。

    “恩师,弟子有罪,弟子真是万万想不到啊!不过弟子这些日子修河,废寝忘食,无论材料还是人工,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马虎,决口可不是弟子的错啊!”

    夏竦缓缓转过头,似哭似笑,看了看郑骧,弄得郑骧浑身发毛,突然夏竦论起巴掌,照着他的老脸左右开弓,一口气抽了八个嘴巴,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格外刺目。

    郑骧手足无措,“恩师,你老人家怎么不爱惜身体啊,要打也是打弟子啊,我,我该死!”他也抡起巴掌,只是可惜不敢下重手,和蚊子叮没什么区别。

    夏竦看他的样子,也不知是好笑,还是可恨!

    “老夫纵横官场几十年,从来都是知人善任,自问这双眼睛没瞎过,只是老夫想不到,我怎么会保了你,还让你干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是在修河吗?你是给老夫掘坟!”

    “啊!”

    郑骧五体投地,涕泗横流,哭着说道:“恩师,弟子铸成大错,你老人家怎么责罚都对,可是弟子扪心自问,没想害恩师了,都怪,怪这贼老天!突然下了暴雨,水势暴涨,弟子也是没办法!”

    “呸!”

    夏竦就是没劲儿,不然能撕碎了他。

    做人谁不自私?可是自私到郑骧这个程度的,堪称少见!明明自己拼了命赶工,弄出了篓子,一点责任都不想担,一见面就说施工没问题,然后又赖给老天,施工没错,那就是方略错了,就是老夫坚持回河错了,你这个畜生,想把罪名都推给老夫吗?

    这时候的夏竦已经不只是愤怒那么简单了,他已经怒火中烧,要爆炸了。如果换成欧阳修,多半会跃起,和郑骧拼命。

    但是夏相公就是夏相公,老家伙阴险了一辈子,深知咬人的狗不露齿,越是怨恨,他脸上反而挤出了一丝苦笑。

    “就算你说得对,是老天爷的错,可是你让老夫也这么和陛下说吗?那些看老夫不顺眼的人,能放过这个机会吗?”

    那你就去顶罪呗!

    郑骧在心里暗暗想到,他很清楚,无论如何,夏竦是肯定要倒台的,大风吹倒了梧桐树,他们这些依附大树的猢狲该何去何从,是陪着大树一起倒,还是另谋高就?

    郑骧在来的路上已经权衡过了,最好是夏相公能一肩扛起所有罪责,反正朝廷不杀士大夫,夏竦的年纪又大了,干脆就辞官归隐,甘老林泉。

    一个夏竦,足够给天下人交代了,他也就活下来了,承担一些连带的责任,贬官是一定的,只是不要贬到岭南,他忍三年五载,等事情过去了,又是一条好汉。

    郑骧的这点小算盘,哪里能逃得过夏竦的法眼,到了此时,还做梦呢!朝廷的水有多深,你小子哪里知道!

    光想着捞钱,不知死活的东西!

    老夫让你把河道的淤积田地作价卖给商人,换取粮食救济灾民,结果你倒好,趁机勒索敲诈,中饱私囊,还伙同河北的大族士绅贪墨土地,一下子就吞了18万亩,你也不照照镜子,有那么大嘴吗?

    到了如今,还想把老夫推出去,替你挡灾,你也不想想,多少河北的大户这一次损失惨重,想要的土地得不到,反而付出了那么多粮食。

    光是韩家,就损失了5万石粮食,得罪皇帝或许死不了,可是得罪了这些大族,人家有一万种办法让你死,而且还是身败名裂的那种……

    事到如今,夏竦反而敞开了胸怀,呵呵一笑,“老夫一生宦游,早就厌倦了官场倾轧,只是想不到,竟然以如此丢人的方式落幕,老夫真是无颜见人啊!”夏竦感叹了两句,又说道:“好汉做事好汉当,反正老夫都是土埋到脖子的人,死就死了,你放心吧,我绝不会牵连任何人,一切我都担着就是了。”

    听到这话,郑骧的眼睛一亮,也暗暗松口气。

    只是这点小动作都被夏竦看在眼里。

    他娘的,果然是条白眼狼,老夫真是瞎了眼!

    夏竦咬了咬牙,却还笑呵呵的。

    “老夫得罪人太多了,这一次倒台,只怕是再无重起之日,奈何老夫的犬子都不成器,需要照顾,可老夫的身体又不成了,也活不了几年……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可老夫就是放心不下……”

    这是要托孤啊!

    郑骧越发肯定夏竦说的是真心话,天塌下来,有大个儿撑着,只要夏竦愿意担罪,自己就有一线生机了。

    当务之急就是安老东西的心,郑骧想到这里,急忙说道:“恩师,弟子不才,深受大恩,愿意拼尽全力,照拂几位师弟,请恩师放心,我准备了1万亩田产,可以立刻转给几位师弟,以后只要有我吃的,就不会饿着几位师弟,当然,也包括恩师。”

    他说着,将一份地契送到了夏竦的面前。

    夏相公扫了一眼,突然想笑又不能笑,只能强忍着。

    这一幕多么似曾相识啊,当年自己让人伪造石介的笔迹,诬陷范仲淹,就是这么告诉手下的,让他们去放心大胆做,只要成功了,高官厚禄,哪怕失败了也会保全家人……真是报应不爽啊,几年之后,竟然轮到了自己头上。

    郑骧这个王八羔子竟然想当操纵命运的棋手,把堂堂相公变成了棋子,也不知道是你太聪明了,还是觉得老夫太傻了……如此的没人心的畜生,老夫不把你送下地狱,我就不叫夏竦!

    夏相公微微一笑,感激涕零,把地契接在手里,塞进了袖子。感动地拍着郑骧的肩头,“你真是有情有义有担当,你放心,老夫虽然走了,也会帮你一把,不要去地方受苦了,我保你做大理寺丞,要不了几年,就有望进入二府,也有人会尊你一声郑相公的。”

    夏竦的话简直说到了郑骧的心坎儿上,他就差弹冠相庆了。

    “多谢恩师栽培,只要弟子能东山再起,一定厚报恩师。”

    “唉,那时候只怕老夫已经死了,看不到了。”夏竦十分感慨,“你陪着为师喝一杯吧。就算是提前喝的践行酒,我要给朝廷写请罪的扎子。你也别留在我的府上了,免得受牵连。”

    面对老师无比的关怀,郑骧真没有办法拒绝。

    有侍女送来了一壶酒,两个银杯子,这是让郑骧放心,不会有毒的。

    夏竦先喝了一杯,郑骧再无怀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恩师,弟子这就……告……”

    辞字没有出口,郑骧的嘴角就流出了黑血,眼睛瞪得大大的,全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几息之间,直挺挺死过去了。

    青史尽成灰说

    猜猜夏相公接下来怎么办啊,晚上揭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