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136章 洪水滔天

    人都灯下黑的毛病,总以为自己人,为自己好,听自己的话,不会害自己……可恰恰很多了不起的人物,就折在了“自己人”手上。

    夏相公之前一直以为贾昌朝啊,庆历的诸君子啊,都想害自己,他们找出来的种种借口都是欺人之谈,一个字都不能信。

    可是当他看到富韩相对折中的方案,又听到郑骧不顾一切抓紧施工,夏竦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敌人不安好心,自己人的心也未必是忠的!

    小崽子有了自己的想法,是要把老师傅放在火上烤了!

    夏竦立刻带着人直扑六塔河工地,老相公毕竟上了年岁,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郑骧,你给我过来。”

    见到夏竦来了,满头大汗的郑骧急忙跑过来,躬身施礼、

    “学生见过恩师。”

    “嗯,传老夫的命令,暂时停工。”

    “啊,恩师,弟子没听错吧?”郑骧吃惊问道。

    夏竦大口喘气,重复道:“老夫让你停工。”

    这下子郑骧可急了,委屈道:“弟子不计辛苦,拼了命的干,眼看就要成了,恩师你怎么能让弟子停工啊,这十几万人不能白干啊!”

    他这么一嚷嚷,负责河工的其他官吏也都凑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全都反对。

    他们乱哄哄的,跟苍蝇似的,夏竦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老头子只剩下满腔怒火。

    好啊,真是虎老了不咬人,都不怕自己了,要是几年之前,你们敢这样吗?夏竦真是懊恼,可是这些人都是他的心腹,实在是没法撕破脸皮。

    出来混的,总归要还的。

    夏竦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摆摆手,把郑骧叫到了旁边的凉棚,坐下之后,夏竦把赵祯的旨意,还有富弼和韩琦的方略提出来。

    “老夫觉得此法倒是老诚谋国,就算不执行,也要拖两个月,过了秋汛,最好等到快结冰的时候,水量少,风险低,不然一旦出了问题,老夫无颜面对天下人啊!”

    郑骧心里头跟着了火似的,我的夏相公啊,这要是拖两个月,入冬之后,还怎么整地,明年还怎么耕种?放着钱不挣,真是脑子坏了!

    他眼珠转了转,立刻有了主意,郑骧抹了抹眼泪,装得十分可怜委屈。

    “恩师,弟子斗胆说一句,你老人家被算计了。”

    夏竦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说原因?”

    “这不是明摆着吗,六塔河眼看大功告成,他们没办法阻挠,就想出这么个法子,拖两个月,说的好听,他们是包藏祸心。”

    夏竦脸色微变,嘴角动了动,郑骧有忙着说道:“恩师出京四五个月了,枢相一职还在悬空,韩琦、贾昌朝这帮人都盯着呢!再过两个月,枢相空缺就过了半年,他们可以鼓动陛下,重新任命一个枢相,到时候恩师就回不去了。”

    吸!

    夏竦真的脸色变了,大宋的舞台在京城,不能在汴京站稳脚跟,多大本事都没用。范仲淹的名气大吧,威望高吧!很可惜,他不在京城,就只能被不停调动,不到半年就一次,颠沛流离,活活能要了你的命!

    文人狠起来,那才是砒霜拌大蒜,又毒又辣。

    夏竦可没有范仲淹的人缘,要是离开京城,还不被活活玩死,想到这里,夏竦又着急起来,他的确需要快点回京,可是工程这边……

    见夏竦犯了难,郑骧又鼓动道:“恩师放心,弟子敢拿人头担保,六塔河修得固若金汤,马上塞上商胡口,如果出了问题,弟子愿意跳下黄河,把命交给恩师!”

    “我要你的命干什么?是有人要我的命!”

    夏竦无奈叹道,他摆摆手,把郑骧赶出去,自己静静。

    以几十年的阅历,夏竦明白知道郑骧不忠心了,他有自己的算盘,可是遵从富弼和韩琦一伙,缓塞商胡口,对自己的威望打击太大了,到时候人家都会说夏相公不如富韩,自己年过花甲,人家年富力强,到时候新旧交替,该何以自处……

    夏相公气势汹汹,来到了工地,却不声不响地回去了,郑骧暗暗偷笑,河工还在继续。

    回到了府邸,夏竦疲惫不堪,想去休息,管家却告诉他有客人来访。

    是谁来了?

    正是韩绛。

    “晚生拜见夏相公,没能完成相公嘱托,晚生惭愧。”韩绛一躬到地,羞愧不已。

    夏竦愣了一下,大方笑了笑,“没关系,老夫看得出来,富韩,还有欧阳修这些人,已经今非昔比,非复吴下阿蒙啊!”

    显然,夏竦还猜不到小小的王宁安如何妖孽,他只当对手涨本事了,韩绛也不是长舌妇,非要什么都告诉夏竦,你不知道,你倒霉,该老子什么事!

    两个人对坐了一会儿,夏竦突然问道:“子华,你怎么看六塔河的事情?”

    韩绛略微沉吟,“夏相公,晚生实在是不好说啊!”

    “子华,你爹就是赤诚君子,你也不差。一句不好说,其实什么都说了。老夫坚持回河,也是为了大宋江山,没有黄河天险,何以阻挡辽国二十万铁骑?世人都说老夫是奸佞,也不自己照照,他们是什么东西!”

    韩绛没有接话茬儿,而是思索半天,张了好几次嘴,夏竦看在眼里,把脸一沉。

    “有什么话就说,老夫可不喜欢吞吞吐吐。”

    “唉,夏相公,既然如此,晚生就说了。”韩绛凝重道:“我看了六艺学堂的测量结果,假如他们真的是对的,只怕回河不会成功。”

    “那他们是错的呢?朝廷凭什么听他们的?”

    毫无预兆,夏竦突然爆发了。

    “子华,你还没看出来吗?欧阳修和晏殊他们其志不小啊!弄个什么六艺学堂,根本是披着办学的皮,行结党之实。就拿这次河工来说,几个月来,他们搞的小动作老夫都看在眼里。处处标榜专业,处处说他们客观,那是什么意思?朝廷的官吏就是吃白饭的,都是饭桶吗?”

    许是压力太大了,夏竦竟然失态,把心中的怒火都喷了出来!

    “老夫偏偏不能从了他们的意!这次让了,下面呢?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干涉朝政,到时候是官员们治理天下,还是六艺学堂治天下?他欧阳永叔想做白衣丞相,那是痴心妄想!只要老夫有三寸气,他就别想打这个如意算盘吗!”

    夏竦深深吸口气,“子华,等这段过去,老夫一定建议陛下,关了六艺学堂,你们韩家世代忠良,不要被欧阳修一伙迷惑了才是。”

    爆发之后,夏竦像是耗光了能量,瘫坐在椅子上,一手捂着脑门,一手摆了摆,韩绛躬身倒退,出了书房。

    一瞬间,韩绛的脸也沉下来。

    夏竦突然发飙,看似在骂欧阳修,实则是指向他们韩家,警告他们,不要脚踩两只船,要坚定跟着夏相公混,三心二意,没有好下场!

    韩绛苦笑了一声,果然想两面通吃不容易,在王宁安那里碰了个软钉子,在夏竦这里,直接来个硬钉子。

    罢了罢了,就让你们折腾吧,看看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韩绛略作停留,就准备动身,他刚出城,就听到了敲锣打鼓,惊天动地,十分热闹。

    “怎么回事?”

    “老爷,是六塔河修好了,商胡口合拢了。”

    韩绛吸口冷气,好奇之下,他没急着走,而是赶到了高处,眺望商胡口。整个工程并不复杂,就是在新河道和横陇故道之间,挖一条河道,也就是六塔河。河道挖好了,将新河道塞住,奔涌的黄河水就会沿着六塔河重新流回故道。

    经过一年多的施工,终于完成了浩大的工程。

    当商胡口被塞上,河水沿着六塔河流回故道的一刹那,所有人都发出了欢呼,那些民夫百姓是真心高兴。

    黄河这条浊龙又被降服了,从此可以安享太平。

    郑骧喜笑颜开,从此之后,他就是天下治河的第一干吏!一面是升官加爵,一边是18万亩的田产,天下的好事都落到了他的头上,幸福得快晕过去了。

    目睹一切的韩绛突然很好奇,很想知道六艺学堂的算学到底如何,这故道就真的不能用吗?

    韩绛索性一直观察着,到了下午时分,刮来一阵寒风,韩绛打了个哆嗦,西北的天空仿佛倒了一碗墨汁,翻滚的黑云快速弥漫天空,紧跟着雷霆大作,暴雨如倾。

    韩绛猛地一惊,他连雨伞都没用,直接冲到了外面,眼看着上游淡黄色的河水翻滚而来,冲刷着两边的堤坝。刚刚堵上的商胡口,瞬间成了堤坝最薄弱的一环,河水冲刷之下,大块泥土落入河中。

    韩绛的心脏猛地一缩,赶快找到了郑骧,这位郑大人下午的时候,喝了不少庆功酒,还在酣睡。

    韩绛冲到了他的卧室,“快起来,快起来啊!”

    郑骧迷迷糊糊,睁开醉眼,见到是韩绛,就笑道:“什么事大惊小怪的,那20万亩田不都谈好了吗!”

    “还什么田啊?要出事了!”韩绛急得满头是汗,“快让你的人扒开商胡口泄洪啊!”

    郑骧用力摇头,怒道:“韩子华,你别糊涂啊,现在泄洪,你我的田都完了,你们韩家不在乎,我可在乎!”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田,韩绛真想掐死他。

    正在无可奈何的时候,突然轰隆一声,惊天巨响,商胡口再度决堤,滚滚河水像是摆脱枷锁的蛟龙,再度肆虐河北大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