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120章 出了一个贼

    弓箭制作起来非常昂贵,至于捕鲸用的床子弩,就更是价值连城。弓弩都是利用弹性将箭支射出去,天然材料中,兼具弹性和韧性的可不多,最常用的就是牛筋牛角。一张出色的反曲弓需要使用两尺长的水牛角。

    可不是每一头牛都能长出这么长的角,一对好牛角,甚至比起一头耕牛还贵!

    至于弓弦,要使用牛的背筋,风干之后,再一点点砸碎,撕成细丝,稍微有点疏忽,就能毁了一条牛筋。

    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花费之巨,同样不寒而栗!

    怪不得说养兵难,暴兵更难!

    历代都把牛当做战略资源,不准随便宰杀,绝不是牛能耕地那么简单,牛筋牛角都是宝贵的战争物资,甚至能关乎一国的兴衰。

    只是相比牛,鲸鱼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一头长须鲸有262到473块须板,每一块须板都是由角质构成,取下来之后,用蓖麻油润湿,然后撕开,每一块须板,能得到十几根至几十根不等的弓弦,其余的长度不够,但是却可以搓成绳子,韧性可比麻绳强多了,装在床子弩上,最合适不过,做投石机也没有问题……总而言之,不会有什么浪费。

    简单计算一下,一头长须鲸,不只能顶得上几百头肥猪,还能顶得上数百头牛的筋!

    简直就是个超级宝库!

    哪怕鲸鱼的内脏肠肚都不会浪费,煮熟晒干,可以磨成肉粉,作为精饲料,用来喂战马。一头鲸,能喂饱多少人和牲畜?

    王宁安兴奋无比,倒是苏轼,绕着另一头抹香鲸转了半天,看了看嘴里的牙齿,不停摇头。

    “王先生,这头鲸和那一头不一样,它有牙!”

    眼下之意就是没法制作弓弦,价值要大打折扣。

    王宁安却不这么看,他强忍着笑意,抹香鲸的价值只比长须鲸大,绝对不会小!别看没有鲸须,可是肚子里有货啊!

    王宁安让人在抹香鲸的肚子里找了半天,抠出几块硕大的东西,黑乎乎的,冒着臭气,别嫌弃,这东西有个名字,叫做龙涎香!

    买卖龙涎香很简单,一边放一块龙涎香,天平的另一端放赤金,平衡了,就可以交易。换句话说,这玩意和黄金等价!

    苏轼博闻强记,当然知道龙涎香,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竟然是鲸鱼的粪便。

    开什么玩笑,龙涎香那是龙的口水,睡觉的时候,流到了海里,长久之后,就变成了龙涎香。

    龙啊,多神奇的东西,龙尿都能治病,更何况龙的口水!

    “这玩意就是龙涎香。”王宁安粗暴打断了苏轼的美好联想,“龙什么样我不知道,抹香鲸吞食乌贼,坚硬的额和嘴无法消化,肠道就会分泌粘液,包裹起来,有时候抹香鲸会吐出去,也有时候会随着粪便出去,当然也可能留在肠道里。顺便告诉你一句,珍珠的原理也差不多,是沙子进入了蚌的体内,蚌也会分泌粘液,包裹起来,长久之后,就变成了珍珠。”

    说完,王宁安捧着龙涎香乐颠颠去晾晒,准备制成香料,发一笔横财。而苏轼小朋友整个人都不好了。

    龙涎香是鲸鱼的粪便,珍珠是沙子……开什么玩笑,那么美好的东西,怎么会这样?

    接下来的日子苏轼闷闷不乐,趴在老爹的书房,翻阅各种古籍,去请教欧阳修,请教梅尧臣,找寻各种证据,小家伙一天比一天消瘦,腮帮子都缩进去。

    把苏洵看得心疼流血,他再也忍不住了。

    “王宁安,你告诉了我儿子什么?”

    苏老泉把口水喷得王宁安满脸,“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王宁安哭笑不得,这对父子也够拧巴的,你去问苏轼算了,跑我这来咆哮什么。不过为了保护好比大熊猫还珍贵的国宝词人,王宁安去了苏洵的书房,当着苏轼的面,点燃了一撮粉末。

    当青烟升起的时候,一股醉人的芳香扑鼻而来,味道从鼻孔深入脑袋,冲破重重的关卡,在他的脑袋里面畅通无阻,就好像一股无上功力,打通奇经八脉一般,苏轼突然通了,小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我懂了,我想通了!”

    苏轼手舞足蹈:“爹,你们都错了,相信书本,相信先贤,以为他们说的都是对的、遇到了问题就翻故纸堆!殊不知学问就在面前,什么龙涎香,就是鲸粪香!由此观之,圣贤先人,还不知道有多少错误!后人也未必不如前人,儿子未必不如老子……”

    大苏的高论,得到的是苏老泉的棍棒,连王宁安都怒了,你丫的大嘴巴不要紧,老子还指着龙涎香发财呢!

    龙涎,龙涎,多好听的名字,多么诗意,光凭这个名字,就值钱!

    改成鲸粪,哪个傻瓜还会往身上带?这不是砸场子吗!

    王宁安不但不管,还添油加醋,让苏老泉狠狠收拾了大苏一顿,打得爹妈乱叫,外面偷听的苏八娘和苏辙都吓得小脸惨白……

    经过这一次,王宁安还以为苏轼会和他翻脸呢,谁知道大苏不但不记仇,很成了王宁安的跟屁虫,他提到什么新鲜东西,苏轼都记下来,然后刨根问底,问得王宁安都要崩溃了……他不得不借口身体不适,把教算学的任务留给苏颂和刘彝,自己回家休息几天。

    再度回到土塔村,王宁安明显感到了不一样,王家的祠堂已经差不多了,而村子的围墙正在赶工。

    深挖地基一丈,搬运石块,小心垒起来,这是要建城墙啊!

    每一个汉子浑身肌肉膨胀,脸上泛着红光,即便工作劳累,他们也能撑得住,大家还有说有笑的。

    自从捕鲸开始之后,土塔村再也不用为了肉食发愁。

    鲸肉不好吃,可再不好吃,那也是肉,能提供宝贵的能量和蛋白质,干重活伤损的肌肉睡一宿就恢复了,还能变得更壮!要是没有肉食补充,干重活很容易受伤,村子里就有老人年轻时候,为了建房子,累得吐血,伤了根本,一辈子都恢复不过来。

    现在终于不怕了,好多外乡人,还有失去家园的难民都跑到了土塔村干活。满满的一大碗饭,一勺子红烧鲸肉,加上足足的肥油,几根青菜,一个咸菜疙瘩儿,能让他们吃出过年才有的幸福。

    也不用付工钱,管吃饭,每天发一条咸肉,就能让他们无比满足,恨不得一直干下去。

    ……

    “昨天咸肉少了50斤。”吴大叔向老爹报告,王宁安也在一旁听着。

    王良璟面沉似水,“清点过了?是咱们的人算错了,还是有人偷了?”

    50斤鲸肉不算什么,可是王良璟明白一个理儿,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王家的一切都在草创之中,这时候最讲究规矩,小树苗就种歪了,别指望长成参天大树。

    吴大叔的脸色同样不好,“四哥,你放心,我一定查清楚了,谁敢胡来,拧下他的脑袋!”

    ……

    “不错,不错,很有独当一面的气势了,加油啊!”王宁安攥着拳头,冲老爹比了比。

    气得王良璟吹胡子瞪眼,“没大没小的东西,快去练功,光会个拔刀术,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王宁安为了嘴贱付出代价,吴大叔查的很快,因为第二天又出现了咸肉丢失的情况,吴大叔带着人冲上去,按住了一个贼。

    这家伙叫吴世诚,是跟着王良璟一起到沧州的难民,因为会写几个字,负责记账。

    “不开眼的东西,大人对你天高地厚,你竟敢偷大人的东西!跟我去见大人!”

    吴大叔提着他的衣领,到了王家大厅,重重一摔。

    “四哥,贼我给抓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