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66章 沦为配角的欧阳修

    “陈伴伴,你说说,这个法子有什么好?”

    陈琳谦逊道:“老奴是内侍,哪里能参与朝政?”

    赵祯不满道:“王家是要和朕做生意,你是朕的大总管,就是普通人家的账房先生,还不该出个主意吗?”

    陈琳赔笑,“既然圣人这么说,老奴就斗胆了。”老太监早年在边关作战,领过兵,打过仗,见识不凡。

    “依老奴来看,此法妙处有三,其一自然是充实收入,富裕百姓。沧州地处边疆,苦寒贫瘠,民生艰难,若是能广种高粱,酿造烧酒,百姓都有了营生,自然要感谢朝廷。”

    不愧是重视商业的大宋,陈琳都能一针见血。

    “第二呢?”

    “自然是削弱辽国了,王宁安计划通过烈酒,从辽国换来粮食,造成辽国粮食缺口扩大,提升粮价,扰乱辽国经济。老奴以为此法就算不成,大宋也不吃亏,至少能赚一笔。诚如所言,如果还能弄到战马,那就更好不过了。”

    “这第三嘛?自然是充实宫中花用,按照王宁安预估,每年能孝敬宫中二十万贯。老奴斗胆说一句,每年户部拨给宫中的花销是不少,可是每一笔钱都要有去处,都要花得明明白白。实际能动的钱不多,这二十万贯,可由圣人随意支配,不受限制……”

    陈琳说到这里,没有讲下去,其中的滋味谁都明白。想想王良璟尚且知道弄个小金库,何况是一国之君,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只不过是格局不同而已。

    当然赵祯想得比较多,他要是参与走私,一旦捅出去,弄得天下皆知,到时候皇家脸面无存,还怎么号令天下。而且此事牵连到了辽国,万一弄不好,兵连祸结,边境大乱,他也承受不住。

    “事情不小,主事之人必须忠心耿耿,而且智谋过人,识大体,顾大局,有手段,有心计……而且还要让方方面面都放心,最重要的是他绝对不能欺骗朕,陈伴伴,你以为王家父子如何?”

    陈琳呵呵一笑,“圣人,王家父子这一次定计,杀了一百多名辽兵,功劳不小。而且他们甘心为官家养马,自然是忠心耿耿,王宁安虽然年幼,可是能写出《三国演义》,足见心智过人,他设下这个计策,也看出他的本事。奈何王家父子毕竟人微言轻,官职太小,各方未必甘心听从调遣,更何况没有重臣坐镇,只怕会坏事……”

    赵祯很赞同陈琳的看法,这里面还牵涉到重文轻武的国策,王良璟才是一个都头,他们主管这么大的事情,守着好大的油水,别人会不会眼红?如果趁机攻讦,又该如何收场?

    别说王家父子,哪怕是包拯,也没有资格主持大局。他们充其量只能办事,不能做主……

    “陈伴伴,你觉得何人最合适?”

    陈琳闭口不言,涉及到重要人选,官员任命,老狐狸还是懂得分寸的,他没有明说,伸出枯瘦的手指,点了点扎子上的两个字——烈酒!

    “酒,醉翁!”赵祯突然眼前一亮,放声大笑,“他可是我大宋的良心,没有谁比他更合适了!”

    他们说的是谁啊?

    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六一居士,文坛盟主,醉翁欧阳修!

    此前欧阳修帮着《三国演义》写过题跋,算是和王家父子有渊源,他名气大,士林仰望,赵祯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走私毕竟不是正途,文官集团肯定会反弹,假如有欧阳修掺和,至少火不会烧到赵祯。

    欧阳修忠心可靠,赵祯一百个信任。

    皇帝赞同用欧阳修,那么陈琳为什么要推欧阳修呢?

    这就涉及到了刚刚宫中的风波,曹皇后和张美人斗法,夏悚一口气干掉了五个内侍头目,弄得陈琳好没面子。

    老狐狸当然要找回场子,夏悚当初设计陷害,推翻了庆历新政,和欧阳修是对头。把老欧阳推出来,他在沧州干得好了,重新杀回京城,夏悚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汴京云集了整个大宋最聪明的脑袋,从上到下,真是没有一盏省油的灯!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小小的凉亭,三五文士,数条蒸鱼,几坛清酒。

    一位年近半百的长须老者,挥毫泼墨,文字如同山间泉水,奔涌而出,一气呵成……写到了激越之处,扯开衣襟,露出胸膛,山风吹拂,宛如魏晋的名士,狂放不羁……

    “真是好一个醉翁,好一个潇洒的欧阳学士!”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站在了亭子外面,躬身施礼。

    正在笔走龙蛇的欧阳修,抬起了头,醉眼朦胧斜了一下,淡淡道:“这不是苏公公吗?你来作甚?莫不是还要贬官?”

    “在醉翁眼里,奴婢是乌鸦不成?专门送坏消息的?”

    “反正没什么好事!”欧阳修不耐烦道:“等老夫写完你再说,且先让我高兴一会儿!”

    说完,欧阳修居然低着头,不理苏公公,继续写下去。

    苏桂为之气结,他眼珠转了转,从身后拿过一个酒坛,撕开了封口,又抓起一把扇子,用力扇了两下。

    酒香顺着风,就飘到了欧阳修的鼻子里。

    欧阳修的笔不由得停了下来,眼睛都直了。猛地冲到了苏公公的近前,伏身嗅着,酒香从鼻孔一直到了心里,老欧阳一脸陶醉。

    “苏公公,这是京城最新的美酒?快让老夫尝尝!”

    “哈哈哈,醉翁,这是新酒不假,可不是京城的。”

    “还有哪里的酒比京城更好?是CD还是山西?”

    “错了,是沧州。”苏公公笑道:“醉翁,官家送给了好差事给你,只要去了,天天就有美酒喝了。”

    欧阳修不顾苏公公说什么,迫不及待抓过酒杯,倒了一盏,一饮而尽。瞬间浑身的毛孔都打开了,像是一团火,在胸腔燃烧,烧得脸、脖子、胸口,全都红了起来。

    “老夫醉了……”欧阳修只含混说了句,身体一仰,就倒了下去。

    ……

    通往沧州的大路,一驾马车向前疾驰,车外有几个护卫,车中只有两个人,一对父子,欧阳修带着他的长子欧阳发,向沧州赶来。

    “快点,再快点!”

    老欧阳不断催促着,苏公公给他带来了一坛烧酒,本来以欧阳修的酒量,足够路上喝了,哪知道欧阳发年少淘气,竟然把他的宝贝酒给弄撒了。

    遍地酒水,香气扑鼻,欧阳修眼睛都红了,老头甚至想趴在地上,把酒都给喝了……奈何,堂堂翰林侍读,哪能干这么丢人的事!

    欧阳修只好忍痛作罢,结果就是一路上欧阳发只看到了老爹的黑脸。

    “快到沧州了,再买几坛算了,不要那么小气。”

    “哼!”欧阳修拿眼睛一瞪儿子,“你懂什么,那么好的酒,暴殄天物,是要获罪于天的!”

    好大罪过,欧阳发被吓得不敢说话,欧阳修勉强平复心绪,马车到了沧州,刚一进城,就见到车马众多,商贾往来,好生繁华热闹。

    欧阳修总算露出一点笑容,他们找了一处沿街的酒馆,点了四个菜,欧阳发小眼睛黑亮黑亮的,四处乱转,他觉得要让老爹听点好话,省得老给自己脸子看。

    他转身看到了邻桌的几个客人,就呲着小白牙,笑道:“这几位大叔,你们听说过欧阳修吧?”

    老欧阳气得翻着白眼,心说天下谁人不识老夫,儿子纯粹多事!臭显派什么?

    那几个汉子迟疑一下,“哦,好像有这么个人,不过他啊,比我们沧州的王二郎差得远哩!那么厚的《三国演义》,都是王二郎写的,那老头才写了一张纸,不行,差得太远了。”

    几个大汉摇头叹息,颇不以为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