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27章 棒槌王良珣

    白氏做梦也想不到,同是王家人,老二两口子竟然会这么狠!

    雇凶打人,抢夺财产,几时结下了这么大的仇?白氏心疼丈夫,又羞又恼,几乎昏厥。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从谷底一下子到了山巅,比起坐过山车还刺激,本来是崔氏一伙的衙役,竟然把崔氏给抓走了,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白氏只能傻愣愣看着儿子,一头雾水。至于王宁安,他倒是心中有了些猜想。

    王良珣和崔氏以为攀上了权贵,就能肆意胡来,对待亲人都能下狠手,更遑论外人,两三个月的功夫,不一定得罪了多少人。

    能骗过包黑子一时,可骗不过一世,准是包黑子看出了端倪,要收拾王良珣了!

    “娘,不用担心了,咱们跟着去知州衙门,没准能看到一出好戏呢!”

    儿子的手臂,紧紧抓着白氏的胳膊,让她感到了一丝温暖和依靠。几年前还是那么小,可是现在,都快赶上自己高了,肩膀还稚嫩,却能扛起担子,白氏悬着的心稍微落下了一点,和儿子紧紧挽着手,跟在差役队伍的后面,直奔衙门而去。

    一路上崔氏都在破口大骂,她丈夫是师爷,是大老爷眼前的红人,该死的衙役,怎么敢抓她,都不想活了?

    押解崔氏的差役头子看了看她,忍不住淡淡冷笑,又摇了摇头。

    “这位军爷,斗胆请教大名。”王宁安笑呵呵问道,对方看了他一眼,笑道:“你是王二郎吧?听说《三国演义》是你写的?”

    “没错!”王宁安大方承认。

    对方突然哈哈大笑,一拍胸膛,“我叫马汉,跟着大人有五六年了,这些日子就听说城里有人说三国,精彩极了,奈何官身不自由,只能抽空听两段,果然是好,可就是前后连不起来,让人好生难受啊!”

    原来是老包的金牌打手啊,王宁安淡淡一笑,“更过些日子,我把书稿抄录一份,送到衙门。”

    “好,好啊!”马汉伸出大手,用力拍着王宁安的肩头。

    “好小子,往后啊,有什么事情,用得着我马汉的,只管来衙门找我!”

    他们又说又笑,王宁安从话里也知道了不少事情。

    公孙策拿下了那些泼皮之后,他们哪有什么骨头,一问就什么都招认了,坦诚是崔氏让他们来海丰酒楼闹事的。

    公孙策当即派遣马汉,追着崔氏,把她给拿了。

    “论起来,这个女人是你的亲戚?”

    “是,她是我二伯娘。”

    马汉深吸口气,“唉,同是一家人,作为却大不相同啊!王二郎,你的二伯和二伯娘,怕是要倒大霉了。”

    王宁安心中狂喜,表面上却不敢显露出来,还要装着忧心忡忡。

    “他们雇人搅乱我们家的酒楼,说起来也是家丑,这家丑不可外扬,我想我爹是不会追究的,家法处置也就算了。”

    马汉去探访过,知道王良璟的人品,可是王良珣做的错事,不止这一桩啊!

    “王二郎,我有些话还不方便说,只能告诉你,你二伯犯了大罪,就算保住了狗命,少不得往脸上刺几个字啊!”

    要充军发配,够严重的!

    王宁安的瞳孔紧缩,微微冷笑。

    不用问,一定是二伯打粮食的主意,事情败露了,包黑子能放过他就怪了?

    此时此刻,王宁安一点伤心同情都没有,甚至盼着包黑子赶快下手,千万别留情啊!

    “宁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爹没事吧?”白氏还在担心丈夫。

    王宁安咧着嘴呵呵一笑,“娘只管放心吧,我爹绝对没事。”

    ……

    他们来到了知州衙门,王宁安饶有兴趣看了看,和明清的衙门一样,前面是办公区,后面是居住区,衙门两旁竖着供百姓鸣冤的牛皮大鼓,有差役在外面昂然站班。

    马汉脸上带笑,“王二郎,大人升二堂,特准你们旁听,跟我走吧。”

    王宁安扶着母亲,跟着马汉到了后面,一路上王宁安满心鄙夷,敢情包黑子也是好面子的人,错用了王良珣,识人不明,被打了脸,也不敢让外人知道,弄到二堂审讯,欲盖弥彰!

    王宁安这么想着,可是他到了二堂之后,很快就改变了看法,王良珣牵扯的案子比想象的大多了……“威武!!!”伴随着堂威,有人把王良珣押了上来,除去了身上的绑绳,站在了堂下——跪拜之礼是从元代之后,才流传天下,贻害无穷的。在宋代之前,只有拜祖宗,拜父母,哪怕见到了皇帝,都不用下跪的。

    王良珣满心委屈,他当得好好的师爷,衙门上下都恭敬着,大人赏识着,商人捧着,小日子好不舒坦!

    突然,王朝带着人就把他给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瞧瞧,王良珣还自我感觉良好呢,上了大堂,一眼看到了王良璟,他顿时一惊。

    莫非是老四害自己?

    王良珣很快把罪责归咎到了四弟的身上,准是他见自己日子过得好了,权势大了,心里嫉妒,所以才跑到大人这里,中伤自己,败坏自己的名声——王良珣纯粹是以自己的阴暗想法来想别人。

    “王良璟,亏你还是我的兄弟,咱们都是一家人,你怎么敢大逆不道,害你的哥哥!你的良心哪去了,都被狗掏了?老天爷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王良璟一下子就愣了,他被押到衙门,一直等在二堂,一句话都没多说,怎么二哥一上来就把矛头对准他了?

    王良璟一向不善言辞,脖子涨得和脑袋一般粗,找不出什么话反驳。

    二伯王良珣自以为四弟无话可说,他得了理,连忙冲着包拯,哭声凄惨,“大人明察啊,学生一向兢兢业业,从不敢有丝毫懈怠,不信可以问问衙门上下,哪位兄弟不说我的好?”

    噗嗤!

    公孙策笑喷了,心说王良珣啊王良珣,你可真是一朵奇葩!

    包拯的脸更黑了,他入仕以来,每遇到事情,都提醒自己要谨慎小心,可是万万没想到,竟然一时疏忽,错看了王良珣!真是贻笑大方!

    啪!

    包拯含怒,一拍惊堂木,吓得王良珣一蹦。

    “不是王良璟告的你,他才是受害者。”

    “那,那谁是被告?”王良珣还在糊涂。

    “就是你!”包拯伸手一指,怒骂道:“你的妻子崔氏,唆使一群泼皮无赖,去海丰酒楼闹事,此事你可知晓?”

    王良珣吓得一哆嗦,上次他去找王良璟,想要通过海丰酒楼销赃,被顶了回来,王良珣一肚子气,他的确和崔氏商量过,想要雇几个人给王良璟添点乱,让他知道厉害。

    不过他又怕把王良璟逼急了,万一弄得他和自己拼命,王良珣可不会武术啊!谁知道崔氏比丈夫还果敢,王良珣迟迟不动作,她等不及了,直接找人去闹事。

    “这个败家娘们,非要把天捅破吗!”

    王良珣总算知道怕了,好在他脸皮够厚,也善于急转弯,立刻换了一副嘴脸。

    “四弟,都怪哥哥,是哥哥的错,哥哥给你赔不是了,你嫂子她脾气大,性子倔。等哥哥回去,一定好好教训她,让她给你赔礼道歉。话又说回来,咱们到底是一家人,当兄弟的状告嫂子,让外人笑话啊!”

    王良璟听着,他第一次觉得好像不认识这位二哥了,变脸之快,简直堪比翻书,刚刚还横眉立目,转眼就软语哀求,他就不知道廉耻二字吗?有这么一个二哥,真是王家的不幸,他的耻辱!

    王良璟索性一扭头,懒得多看。

    王良珣却自以为得计,忙陪着笑道:“大人,这,这是我们的家事,大人就不必费心了。”

    这回把包拯也气得笑了,无奈摇摇头。

    “王良珣啊,王良珣,你真是不知死之将至。本官问你,上个月开始,你陆续从常平仓转移出去一千八百多石粮食,眼下仓库亏空,你罪该万死!”

    王良珣身体猛地一晃,几乎摔倒,冷汗顺着鬓角就流下来了,身体跟筛糠一般颤抖。他典型的小事精明,大事糊涂,尤其是没有肩膀,见包拯凶神恶煞,吃人的模样,魂儿都飞了。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包拯不动声色,继续道:“王良珣,你可知道这批粮食卖到哪里去了?”

    “小人不知,小人不知啊!”王良珣哭着说道。

    包拯连着问了几遍,见王良珣果然不知,摇了摇头,痛心疾首,真是瞎了眼!

    “王良珣啊,你真是个棒槌!老夫怎么就用了你这个棒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