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5章 被冤枉的王二郎

    王宁安悄悄从柴堆钻出来,顺着大路,跑出了三河村,直奔家中,在路上跑着,王宁安的心思不停转动。

    眼下王家的长辈当中,崔氏不用考虑,她一定会偏袒儿子,至于王老太太,年岁大了,又偏心眼,估计也不会轻易相信自己的。

    奶奶许氏呢?不管事,身体又不好。

    算来算去,就剩下一个大伯王良珪,只有找他了!

    王宁安一溜烟儿,回到了家中,正好看到大伯挑着水桶,从村头的水井回来,见到王宁安,立刻大叫道:“臭小子,老太太可说了,让你挑水劈柴,往后大伯可不给你干了。要是缺了水,没了柴,不用我打你,老二媳妇就放不过你!”

    王良珪一边说着,一边得意大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丝毫没有伯父该有的慈爱。

    难怪王家会败落,都是这样的奇葩,不垮都没有天理了!

    王宁安强忍着怒气,凑到了大伯的身边。

    “侄儿是为了大伯忙活,瞧瞧,我这一身汗。”

    王良珪不屑道:“你别给我打马虎眼,到底干什么去了?”

    “大伯,侄儿真没有骗你,听我的,家里就有钱帮你说媳妇,小侄就有大伯娘了。”王宁安眨着明亮的眼睛,信誓旦旦道。

    王良珪老脸发红,怒道:“小兔崽子,说什么混话?”

    “大伯,你就跟我走吧!”

    王宁安拉着王良珪往三河村跑,一边跑,一边把王宁宏偷马的事情告诉他,然后满肚子委屈道:“大伯,你可是一家之主,一定要给侄儿做主啊!”

    听到了“一家之主”四个字,王良珪浑身一震,可不是爷爷去世了,爹爹也死了,他是王家年纪最大,辈分最高的男丁,正是王家的主人。

    自从媳妇死了,他过的是什么日子,老太太看不上自己,老二欺负自己,喂马、耕田、挑水、劈柴……他娘的,老子成了佣人了!

    一直看崔氏不顺眼,可惜也没有机会,如果真是王宁宏偷了马,可要好好教训老二家一回。

    最好别让老二爷俩念书,奶奶是老糊涂了,把两个草包当成宝贝,还不如把钱省下来,给我娶个媳妇呢!自己还不算老,抓紧时间生个儿子,没准我儿子才是真正的文曲星,日后能在东华门唱名……不得不说,王家人靠谱儿的不多。

    不过用他来对付崔氏,再合适不过了。

    天色黑了下来,王宁安带着王良珪总算赶到了李家的后院。

    “大伯,快看,是不是咱们家的马?”

    王良珪不用仔细看,在王宁安之前,是他一直负责放马的,哪里认不出来!

    “哈哈,偷马贼在这儿呢!”

    抬起大脚丫,照着远门踹去。李家的院子是砖头的,大门却是木头的,一脚被大伯踢开,提着扁担就冲进了院子,急忙跑到了牛棚旁边,见到了主人,马儿别提多高兴了,不停走动,亲昵地用大脑袋蹭大伯的胸前。

    王良珪把马缰绳解下,抓在手里,咬牙切齿道:“哪个腌臜的混沌,敢偷王家的马?打不死的短命鬼,不干人事,不吃人饭的畜生,给我滚出来!”

    大伯满口大骂,就往前面冲。

    屋子里面的王宁宏和李振都被惊动了,瞬间王宁宏的脸就绿了,“不好了,我大伯找来了!”王宁宏一转身,就想从前院逃跑。

    李振哪能放过他,你走了,我不成偷马贼了!

    “王兄,你冷静点!”

    李振这家伙的确有点急智,凑到了王宁宏的耳边,说了两句,王宁宏有了一点底儿。连忙跑到了后面,正好撞上了王良珪。

    “呦,这不是大郎吗?莫非是你偷了咱家的马?”

    王宁宏连忙赔笑道:“大伯来了?”

    “我要不来,还看不出你是个什么东西呢!赶快跟我回家受罚!”

    王宁宏一脸无辜,“大伯,你这话什么意思?侄儿要去沧州看爹爹,正好李兄和孩儿搭伴,把马牵来,当个脚力,好几十里的路,总不能让我们走着去吧?”

    李振这时候也急忙躬身道:“是王大伯,小侄和王兄是好朋友,正好私塾休沐,一起去沧州看看,涨涨见识,不会见怪吧?”

    “当然会?”王良珪三十好几,岂会被小娃娃骗了,他冷笑道:“要用咱家的马,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我……我告诉了二郎!”

    “呸!”王良珪狠狠啐了一口,“你娘把二郎拉到祠堂,打了板子,要是你借走的,他怎么不说,怎么会挨打?差点连命都没了?”

    王宁宏吓得浑身哆嗦,却还狡辩,“没准是他忘了……呃不,是我忘了,我对不起二郎,我去和他道歉!”

    王宁安听得清清楚楚,差点气得骂娘,真够嘴硬的,明明想把马匹卖了,换四贯钱,见大伯来了,马上改口说借马,这份撒谎的本事真是了不得!

    正琢磨着如何拆穿他,突然有一个中年人迈着大步,进了李家,一边走着,还一边嚷嚷道:“王大郎,钱我可带来了,把马交给我吧!”

    他的声音极高,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这回轮到王宁宏傻眼了,好巧不巧,来得太巧了,中年人走了进来,从肩上拿下一个钱袋子,大方地扔给王宁宏,粗着嗓子道:“数数,够不够。”

    王宁宏又气又怕,忙把钱袋子推给了对方。

    沉着脸道:“我是说笑的,谁要卖马了,这是我家的宝贝,没看见我大伯都来了吗!”王宁宏挤眉弄眼,意思是让对方体谅他的难处,赶快走了就算了。

    可对方哪里肯罢手,四贯钱就买一匹不错的马,可是天大的便宜。

    他横着眼睛,愤愤道:“王大郎,咱们可是说好了,你把马交给我,我给你四贯钱,钱货两清,你要是敢说话不算,哼哼……你可知道我金老虎的厉害!”

    说着这位竟然撸起胳膊,露出黑黝黝的筋肉,吓得王宁宏不停后退,又是心虚,又是尴尬。

    “够了!”

    事到如今,王宁宏再也没法抵赖,王良珪一把揪住了王宁宏的脖领子,像是提小鸡一样,提到了自己身边。

    “你小子还敢跟我撒谎,走,回家见你太奶奶去,我看老太太还怎么护着你!”

    王良珪要带着人走,金老虎还不答应,一伸胳膊,冷笑道:“这位朋友,我不管你们家的事儿,这马说好了,要卖给我,你就不许牵走!”

    大伯对自家人硬气,可是碰到了外人,就有些胆怯,张口结舌,不知道如何应付。王宁安喘息够了,笑呵呵走过来。

    “这位先生真是好眼力,知道我家的马不错,只可惜,你买不走。”

    “为什么?你们王家说了不算吗?”金老虎怒斥道。

    “我们当然不会说话不算,只是担心你把马买走了,会有危险。”

    “小子,你敢威胁我?”

    王宁安呵呵一笑,“实话说了,我家的马是替朝廷养的,庆历四年的时候,朝廷为了对付西夏,一口气从河东买走了好几万匹战马,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怎么,你们家的马是朝廷的?”

    “没错!”王宁安大声道:“我们王家三代之前,可是朝廷的武将,征西夏的时候,我爷爷就以身殉国。这匹马是战马的种儿,朝廷什么时候征用可不一定,到时候马没了,上面追究下来,是我们担着,还是你担着?”

    当然是你们了!

    金老虎的本事也就是欺负欺负乡下人,一听说有朝廷掺和,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相反还陪着笑道:“原来是将门之后,失敬失敬,小人告退了。”

    气势汹汹的金老虎被王宁安三句两句打发走了,就连王良珪都大惊失色,自己的侄儿可真有大将之风啊!

    他执意让王宁安骑马,至于王宁宏只能灰溜溜跟着,等赶回了王家,都过了二更天。

    一进院子就大喊大叫,“奶奶,我把马找回来了。”

    没有多大一会儿,王家上下都被惊动了。

    王老太太亲自出来,仔细看了看,“是咱们家的马,对了……宁宏怎么在这?”崔氏也被惊动了,当看到院子里的马,还有王宁宏的时候,她的心顿时蒙上了阴影。

    大伯王良珪看了看崔氏,不无揶揄道:“老二媳妇,看明白了吧?宁安是冤枉的,你可把人打了,是不是也要照着办啊?”

    “你胡说,宁宏怎么会偷马?”崔氏还在强辩,可是王老太太知道事情大条了,王宁安不但挨了打,还受了罚,要真是冤枉的,等他爹王良璟回来,还不闹翻天啊!

    王老太太狠狠瞪了崔氏一眼,“别吵了,去祠堂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