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726章 捧得太高了

    热热闹闹,将新娘子接了过来,按照汉家仪式,拜了天地,送入早就准备好的洞房。

    宋庠一直在默默注视着,马涛笑得像个傻瓜……他确实该笑,宋庠知道这小子的情况,他是蜀中眉州人,家里头只有一个老母,靠着给人织丝绸过日子。

    后来从军,又被北调,参加横山大战,后来致残,不得不离开军中……他的经历和很多大兵差不多。

    按照以往的经验,受伤致残,没钱没权,要么回家,和母亲相依为命,干不了重活,娶不起媳妇,憋憋屈屈,最后贫病而死,默默无闻。

    武夫贱命,没什么了不起的,几千年了,不就是这样。

    历来受了伤,残疾了,废了,也就没用了,朝廷甚至懒得多费心思,因为他们就算想拿着刀枪,占山为王都做不到。

    在一个废人身上浪费金钱,实在是无聊!

    身居高位,如果做不到视生命为草芥,就别想掌握好权力!

    宋庠见得太多了,他虽然未必亲自下手,但是已经能做到面不改色,无动于衷了。

    仿佛这一切都是自然之理。

    但是和马涛接触的一些日子,宋庠竟然渐渐改变了一些看法。

    比如马涛他很聪明,早年读过一些私塾,认识一点字,他本不是王家军体系,只是后来听说军中有扫盲班,便一头扎进去,用心苦学,很快就比其他老兵认识的字更多,他心里灵巧,学算学,写公文,记账,估价,征税,这套东西学得都比别人快。

    假如他出生在书香门第,小小年纪,便能接受良好的教育,没准在这个年纪,已经蟾宫折桂,成为人人羡慕的进士。

    没有人的成功是侥幸的。

    宋庠三元及第,他也是靠着苦读换来的,一路过关斩将,付出了多少代价。在这之前,宋庠都觉得,他的一切都是应得的。

    可是直到和马涛这些老兵接触,他终于觉察到了,自己是何等幸运!

    苦是苦了点,可家中有几千卷藏书,想看什么有什么,又认识了许多名士,从小便可以向他们求教,诗词歌赋,道德文章,只要自己想学,就有人愿意教。方向目标摆在那里,资源人脉放在手边,只要努力就够了。

    大多数的人,却不是这样,他们买不起书,结实不了名士,甚至父母长辈也不认为他们有天赋,没有足够的投入,放任自流,错过了发蒙的时机,又错过了苦读的机会,等到长大了,后悔了,一切都晚了……

    有许多先天的不公平,根本不是靠着努力和勤奋就能改变的。

    宋相公没有因此就变得同情弱者,正义感爆棚,但他至少理解了下层人的难处,就算他们是一颗饱满的种子,也缺少足够肥沃的土壤,健康茁壮成长……不过如果一切顺利,马涛的后代,就能摆脱悲惨的命运。

    老兵变成了税官,虽然在朝廷大员看来,他们还是微末小吏,但至少挤进了官僚队伍,一年能有一百多贯的俸禄,加上福利和灰色收入,马涛的下一代想要读书,就买得起书,念得起私塾,甚至能去名师门下求学。

    只要脑子够聪明,足够努力,或许二十年后,马家也能改换门庭,从此成为人上人。

    这种婚礼,宋庠本想接受新人磕头之后,就立刻离开,想的多了,却不急着走了。他注意着前来道贺的士兵袍泽。

    许多人都和马涛一起并肩作战过。

    大家喝着酒,大嚼着牛羊肉,眼睛里充满了光彩。

    他们高谈阔论,全都是未来如何如何……马涛就是一个榜样,不是东华门外唱名的文曲星,不是那种高不可攀的榜样。

    而是触手可及的!

    只要他们作战勇敢一些,做不了小吏,也能分到田产牧场,有了钱,就能娶媳妇,生孩子,送孩子读书学习,或许他们跟那些书香门第没法比,双方的起跑线完全不同,但是他们毕竟能下场参赛了,哪怕注定失败也没有什么,总有一两个幸运的能脱颖而出,毕竟能参赛就是胜利,有太多人连进场的资格都没有!

    从大家的眼神当中,宋庠读到了一种东西,叫做“希望”!

    大家伙都充满了斗志,已经离开军中的伤残老兵,知道他们没有被抛弃,没有因为受伤就废了!

    他们还有机会,甚至能过得更好!

    身在军中的,盼着立下更多的功劳,拿到更多的土地赏赐,日后过上比马涛还潇洒的日子。

    宋庠从每一张酒桌走过,他渐渐想到了一件事。

    商鞅变法。

    耕战立国!

    大秦的虎狼之师,不就是这么来的!

    赏罚分明,令人心服口服。

    所有的老兵,对王宁安都是交口称赞,敬若神明。

    宋庠毫不怀疑,如果王宁安下令他们去死,至少会有一半人领命,连眉头都不皱!

    好可怕的王宁安!

    万一这小子想要造反,岂不是一呼百应?

    想到这里,宋庠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缩了缩肩膀。

    结果就在这时,一件更让他心寒的事情出现了,就在他面前的一张桌子,四只眼睛,正在盯着他,尤其是坐在左边的老货,更是嘴角挂着讥诮的笑容。

    一瞬间,宋庠又特么尴尬了!

    比上次文彦博冒充学生还要尴尬!

    “你,你们……”

    王宁安连忙摆手,指了指旁边的条凳,宋庠只好走过来,一屁股坐下,冲着文彦博拱手。

    “原来是宽夫兄来了,失敬了。”

    宋庠又转向王宁安,想说什么,却张不开口,只得拿起酒杯,“老夫敬酒一杯。”

    说着,他拿起了酒杯,只喝了一半……不是宋庠耍滑,在宋代敬酒,并不是先喝完,而是要等着被敬酒的喝光,他才能喝完。王宁安虽然年纪比宋庠小了太多,无奈人家贵为王爷,可不是宋相公能比的。

    王宁安笑着举起酒杯,“宋相公,你能前来主持婚礼,真是让人意外啊!圣人有教无类,一视同仁。现在看起来,宋相公也是有圣贤的襟怀,佩服,佩服!”

    王宁安是发自肺腑,他拉着文彦博跑来,不是闲得没事干。

    毕竟这些老兵以往的身份不高,家境也不好,在婚礼上,难免出现一些纰漏,人生大事,让他们办得顺顺利利,开开心心,也是主帅的职责。

    家和万事兴,以后当差也能更用心。

    当然了,这也是收买人心的好机会。

    假如不是宋庠主婚,让王宁安来做,他也是愿意的。

    其实不少王家军的将士,还包括六艺的学生,王宁安主持的婚礼,数不胜数,许多人都知道王宁安有当月老的习惯。

    他实在是太喜欢喜庆的场面了,所以他娶了俩媳妇!

    人们都在猜测,不知道王相公什么时候,会把萧姑娘娶进家门,来一个三阳开泰!

    “王爷和宽夫兄,亲自驾临,老夫真是自作多情,抢了风头,惭愧,老夫告辞了!”

    “别忙啊!”

    文彦博摆手,笑道:“公序兄,你这话说的,就太小瞧我和王爷的心胸了,我们不过是来讨杯水酒喝,沾沾喜气而已。”

    宋庠眉头一皱,“真的没有露面的打算?”

    “那是自然,不信去查查喜单名册,上面我和王爷用的都是化名,我们过来,只是看看有没有意外而已。”

    宋庠低着头,沉吟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果然是高手,如果老夫没猜错,一定会有一桩婚礼出了意外,到时候王爷和宽夫兄不得不露面帮忙,弄得满城皆知,然后许多人都会查看自己的婚礼喜单,结果发现你们二位的化名,感激得涕泗横流,从此之后,对王爷和文相公死心塌地!”

    “无形无相,比起到处主持婚礼,的确要高明太多了,难怪我们这帮人不是你们的对手。”他指了指胸口,“心眼差得太多了,对不起,失陪!”

    文彦博咬牙切齿,多好的套路,你丫的非要说破了。

    别跑老夫面前装纯,你刚才忽悠人的几句话,一点不比老夫高尚,呃不,是更加卑鄙!

    正在宋庠起身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那边争吵起来。

    原来是卫慕越能的儿子,仗着酒盖脸,搂着马涛的肩膀,大声嚷嚷着。

    “妹夫,我,我妹妹是远近百里的一朵娇花,让你给采了,你小子有福气,有福气啊!”

    面对着大舅哥,马涛只能不停点头。

    这位又继续道:“没别的说,你是王爷眼前的红人,又是宋相公的徒弟,有一个忙,你必须帮!”

    马涛一下子就愣住了,他什么时候成王宁安的红人了,他倒是见过王宁安两次,一次是校阅士兵,一次是奖励有功将士,除此之外,连话都没说过。

    至于宋庠,他就算脸再大,也不敢以宋相公的徒弟自居!人家三元及第,徒弟也都是朝中大员,学问名家,自己算什么东西!

    要怪就怪宋庠刚刚的一番话,把他捧得太高了,万一摔死了,可怎么好!

    马涛越发尴尬,脸发红了,手指不停搓动。

    大舅哥丝毫不在乎,卫慕越能也仿佛没有看见,任由儿子发疯,他觉得这是实验女婿本事的好时机,就要看看这小子真心不!

    “这些年,我们的部族一直被嵬名岩虎欺负,他抢我的牛羊,勒索财物,还,还抢走了好些女人,就连我妹妹,都差点成了嵬名岩虎的小妾!夺妻之恨,你要是忍了,可不算男子汉,我瞧不起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