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722章 穷则思变的宋相公

    躺在硬板床上,浑身的骨头生疼。

    宋庠仰望着昏暗的天棚,下意识伸手摸了摸靴子里的匕首。

    想我宋公序,乃是三元及第,自从入仕之后,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一路顺风顺水,干到了同平章事,后来以司空衔致仕,还被封为郑国公。

    论起官职,还胜过富彦国一头。

    天之骄子,士人典范,如今年过花甲,却要遭受如此羞辱,一家人连饭都吃不上!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吴育聪明啊,他死了,至少还能埋骨桑梓之地,像我这样,去国怀乡,跑到了西北,到死了,只怕连一块坟地都找不到!

    宋庠懊恼悔恨,他有心一死了之,可是当初在京城的时候,他就没有决心,如今跑到了兰州,哪有那个胆子!

    他摸索了半天,突然发现匕首的鞘是银制的,上面还有几颗珠宝,十分精美。

    “有钱了,有钱了!”

    宋庠兴奋地大呼小叫,赶快叫来了儿子,见老父手里拿着匕首,不停乱晃,把宋家人都吓傻了,以为老爷疯了呢!

    好不容易,宋庠才说明白,家里人总算有了笑容。

    赶快,拿着匕首,跑到了当铺,换了钱,买了白面,又买了一大块羊肉。

    蒸馒头,炖羊肉汤。

    全家老小,眼睛都蓝了,上次吃肉,还是刚到兰州,文彦博送的烤全羊呢!一转眼都一个月了,没尝到肉味,那感觉,不用说了!

    当宋庠拿着拳头大的开花馒头,喝着浓浓的羊肉汤,啃着肥美的羊肉,他突然想哭。

    “真是丢人现眼啊!”

    他把馒头一扔,有心不吃了,哪知道小孙子瞪着眼睛,就盯着剩下的馒头。

    老宋迟疑了一下,讪讪又抓起来。

    “吃,吃吧,别浪费了。回头爷爷想办法,让你们天天有肉吃!”

    小孙子终于露出了笑容,一大锅羊肉,吃的一点不剩,宋庠想要去休息,他琢磨着要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正在这时候,有人敲门,来的正是宋祁,他不是别人,是宋庠的兄弟,之前当过工部尚书,兄弟俩感情还不错。

    这一次都被发配到了西北,宋祁满脸为难,到了哥哥家,见到了桌上的羊骨头,他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眼睛怎么也离不开了。

    宋祁对天发誓,他不想这么庸俗,但是肚子里咕咕叫了。

    “兄长,那啥……你们还有富余的粮食吗?我,我……”宋祁摸了摸身上,早就干干净净,他这一路西来,比哥哥还倒霉呢!

    夫人染了病,需要医治,一路上宋祁就把随身携带的东西,都送给了押运的士兵,这才换了一点药,保住了夫人的命。

    他这是被逼无奈,跑哥哥家里讨吃的。

    宋庠看着兄弟凄惨的模样,忍不住摇头,“唉,把面给他拿去吧!”

    他说完了,夫人,还有几个孩子,嘴上应着,却舍不得动弹。

    就这么尴尬地坐着。

    宋祁老脸通红,他真想一走了之,不给哥哥为难,但是家里头两天没吃的了!宋庠这边,也不好受,几十年的兄弟,说起来,一点白面羊肉,能算什么!

    可,可眼下这点东西,就是一家人的命!

    僵持了足足三分钟,宋庠哀叹了一声,径直到了后面,抓起面袋子,又拿起了羊肉,往外走了两步,又转了回来。

    他转了一圈,找出一个破瓢,给兄弟倒了一瓢白面,又小心翼翼,切下了两根羊肋骨,把剩下放好,这才从厨房出来。

    回头看了看,他还小声念叨了一句:君子远庖厨!

    ……

    又过了三天,宋庠琢磨着,兄弟家里可能早就没吃的了,他手上还剩下一贯钱,宋庠数出了100文,拿在手里,掂量了半天。

    他突然觉得钱是这么可爱,就连浓重的铜臭,都变得好闻起来。

    踯躅半晌,宋庠才趁着外面人少,走出了大门,循着方向,找到了宋祁的住处,其实他们就隔了一条街道而已。

    宋庠叩响了房门,迎接的并非是宋祁,而是宋祁的幺子,见大伯来了,忙请进来。宋庠看了看,兄弟的家,还不如他那呢!

    “你爹呢?他,他没事吧?”

    “伯父,我爹挺好的……他……他……”

    见侄子迟疑,宋庠把脸一沉,“都是一家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这个……我爹昨天的时候,去,去见了文相公!”

    “文宽夫?”

    宋庠的眼睛瞬间瞪圆了,在前天的时候,文彦博也去找了他,还说了一大堆的鬼话,怎么,光是找自己还不够,连兄弟也没放过?

    “怎么,莫非你爹去给文彦博做事了?”宋庠须发皆乍,怒火滔天!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你爹好歹也是状元出身,修身齐家这么多年,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他怎么能跑去当小吏?还要不要我们家的脸面了?”

    宋庠怒气冲冲,就要去找兄弟算账。

    侄子连忙跪在了地上,“伯父,我爹也知道丢人,可,可没法子,我们家都没吃的了,我娘又病着,总不能天天去求伯父吧!我爹也是为了我们啊,求伯父宽恕啊!”

    “唉!”

    宋庠用力出口气,“不就是一口吃的吗!你们……”他本想说去找他,可话到了舌尖儿,就变了味。

    “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吗!”

    嘚

    宋庠也不敢大包大揽了,他问了一下,原来文彦博弄了个交易中心,缺少给商品定价,收税的官。

    宋祁去了,每个月能给开50贯钱,另外有柴、米、盐、茶、油、肉……种种福利,每一样都不多,相比宰相的待遇,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按照道理,宋庠是看不上眼的!

    可问题是这个时候,这个光景,这些东西,就足够一家人过得舒舒服服了。

    而且负责核定税收,这是多大的油水啊!

    只要稍微歪歪嘴,动动笔,每个月增加上千贯,不成问题。

    宋庠从兄弟家出来,心里头不断思索着。

    堂堂相公,是要体面的,跑去当小吏税官,跟一帮商人斤斤计较,体面何在?更何况,这么干,等于向文彦博低头,等于给王宁安做事!

    文宽夫当初是怎么陷害大家的,王宁安又是何等奸佞之徒?

    给他们当奴才,姥姥!

    我宋公序没那么下贱!

    宋庠越想越气,但是他却没有勇气再去找兄弟宋祁了。

    他知道挨饿的滋味不好受,总不能逼着兄弟一家饿死吧!

    伯夷叔齐,不是谁都能当的!

    我一个人就够了!

    宋庠这么想着,又过了五天。

    典当匕首的钱都花光了,夫人,儿媳妇,就连孙子的长命锁都早就当出去了,他们是什么也没剩!

    “这,这钱怎么这么不抗花啊?”

    宋庠的儿子无可奈何,“爹,兰州的珠宝玉石便宜,可粮食贵啊,尤其是细粮,是京城的两倍,除了衙门里的公人,还有军中的将士,普通老百姓都吃糜子,天气越来越凉,说话冬天就到了,家家户户都要存粮,所以……”

    沉默了一会儿,宋公子仗着胆子道:“爹,您老真该想想办法,要不然这个冬天,没发过啊?”

    见宋庠没有反驳,宋公子胆子更大了,“爹,您要是不愿意抛头露面,让儿子去做事吧,文相公说了……”

    “不行!”

    宋庠粗暴道:“你给我听着,冻死迎风站,饿死腆肚行,要是没有这么点骨头,就不配做宋家的子孙!你居然想给文彦博做事?有这个念头,就是不孝,跟我滚一边去,写十遍家规!”

    宋公子无可奈何,只能垂着脑袋,“爹,我可以去写,只是咱们家没有笔墨,也用不起纸,儿子就在沙土上写吧!”

    说着,宋公子就往外面走,宋庠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

    突然,他很暴怒,想要摔东西发泄!

    猛地抓起了一个茶杯,这是他从京城带出来的,一整套茶具,就剩这么一个杯子了。

    摔吧,摔了就用粗瓷碗喝水,就跟那些苦老百姓一样……犹豫半天,宋庠没有舍得摔,这样的官窑瓷器,拿到市面上,能换好几十斤糜子米呢!

    虎落平阳啊!

    宋庠从屋子里出来,拿着茶杯,就想让儿子当了。

    结果却发现家里头欢天喜地,正在杀鸡呢!

    原来是宋祁给拿过来的,他那边征税超额完成任务,奖了不少东西,他知道兄长日子不好过,送了两只鸡过来。

    “你们简直要气死我!他的东西也要?扔了,都给我扔了!”

    宋庠怒不可遏,士可杀,不可辱!

    让他吃文彦博,吃王宁安赏的东西,还不如杀了他呢!

    宋庠喊了半天,结果其他人都低着头,没有搭理他。

    就听夫人低声道:“老爷,不是我们不听你的,是肚子叫我们别听你的!好好看看,那孩子都馋得什么样了!您肚子里有孔孟之道,不怕挨饿,我们都是俗人,扛不住!”

    宋庠面对着一家人,先是吃惊,接着震怒,狠狠跺脚。

    “没出息的东西!”

    一转身,他又回屋了。

    “娘,我爹?”

    “别管他!一顿两顿饿不死。”

    宋庠耳朵很灵,听到了夫人的话,更加生气,简直无法无天了,老夫还是不是一家之主,你们都想造反啊?

    姓文的!

    那就是文官的败类!

    没有你跟王宁安沆瀣一气,耆英社会被抓了?

    还有王宁安,你也不是好东西,这么多年,你就一直跟文官作对,把天下弄得乱七八糟,人人谈利,到处都讲钱!

    一个个钻进了钱眼里,世道人心,早就崩坏了!

    陛下啊陛下,你怎么就被小人给欺骗了,任由他们胡来啊?、

    这大宋江山,是要完了!

    骂道了后半夜,宋庠才迷迷糊糊睡着,天刚亮,他懒得爬起来,兄弟宋祁又来了,送来了一大块羊肉,足足是他上次给的五倍大!

    家人再一次欢天喜地,又能炖羊肉吃了。

    宋庠枯坐了半晌,一动不动,快到中午,他突然眼前一亮,有主意了!宋庠急匆匆找来了一块木板,又去找笔墨,结果一无所获。

    万般无奈,宋庠跑到了厨房,从锅底儿刮下了一点黑灰,浇了点水,弄得跟墨汁差不多。

    他用手指头沾着,在木板上郑重写下了“私塾”二字。

    别看是用手指头写的,标准楷书,铁画银钩!

    宋庠满怀期待,把木板挂在了门外,等着学生主动上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