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675章 旗号也能吓死人

    战斗的音符,就像是天边的乌云,不停翻滚着,哪怕是苏轼那么迟钝的人,都感觉到了。

    这一次参加直道开通盛典,苏轼有个感觉,那就是巴蜀的乡亲,对西北的战局,甚至比朝廷都热切。

    出兵、送粮食、买战争债券,他岳父王方甚至号召门下弟子,投军报国,消灭西夏。

    苏轼很难理解,为什么保守的巴蜀商人会这么关心战争,正巧大盐商郑宏图北上京兆府,被大苏给撞见了。

    苏轼拿出了从王家顺来的瑶池琼浆,灌了郑宏图二斤酒,他就什么都说了……无论汉唐,巴蜀的富庶都超过江南,甚至可以向上追溯到先秦,在那个时候,风景秀丽,山河锦绣的江南水乡,还是个蛮夷之地。

    以往巴蜀也是道路艰难,但是依旧挡不住繁荣,奥妙在哪呢?

    很多人都想不通。

    江南有粮食,巴蜀也有,江南有茶叶丝绸,巴蜀同样有,江南有海盐,巴蜀有井盐……几乎所有主要商品,双方是势均力敌的,那为什么大宋立国以来,巴蜀虽然也在进步,但总是比不过江南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许多才智之士,直到有一天,六艺商学院十几个学生,给出了答案!

    简单一句话:商业中心转移了!

    汉唐以关中为朝廷中心,以丝绸之路为主要商路。

    巴蜀距离关中最近,离着丝绸之路也是近水楼台。

    所以巴蜀顺理成章,作为最大的商品供应基地,经济繁荣,带来了巴蜀的富裕和兴旺,孕育出文采风流,傲视天下。

    可大宋立国之后,两个要命的东西接踵而至。

    一是东南海路繁荣起来,海外贸易越来越多,占得比重越来越大。

    二是西夏崛起,隔绝了丝绸之路。

    陆上的商路没了,海上的商路繁荣起来。

    巴蜀从近水楼台,变成了鞭长莫及。

    做生意将本求利,不要讲没用的废话!

    你距离远,路费贵,成本高,就是没有竞争力!

    这份研究报告经过了皇家银行发表,被许多巴蜀的官员奉为圭臬,介绍给家乡,苏老泉更是找了很多佐证资料,送给了老亲家王方。

    大儒王方彻读之后,也不得不承认,其中的东西的确真知灼见!

    这世上除了孔孟之道,道德文章之外,还有另一套仕途经济的学问,王方连续作文十篇,并且在中岩书院开坛讲学,一时间轰动巴蜀。

    几乎每个大商人都清清楚楚。

    海外贸易和陆上贸易,各有优劣,并非不能竞争,关口是陆上通道要打通,丝绸之路要重建!

    巴蜀的兴旺繁荣,在此一举!

    自古以来,川人就有这么一股子狠劲,五万川军北上,许多人都是抱着必死之心,要替家乡父老打出一个未来!

    巴蜀的商人,从上到下,全都极力购买战争债券,为了大战出人出力!

    ……

    “唉,百无一用是书生啊!”大苏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金梨,一边啃着,一边哀叹。

    “姐夫,你说我现在学武,还来得及吗?”

    王宁安看了看越来越宽的苏轼,摇了摇头。

    “别说练武了,你要是管不住嘴巴,没准再有十年,你就会像醉翁一样,染上消渴之症,到那时候,你可就什么都吃不了了!”

    “当真?”苏轼惊掉了下巴。

    “我会骗你吗?”

    苏轼眨巴眨巴眼睛,一想到可能吃不了好东西,他就万念俱灰,绝对世界都是黑暗的,再也没有半点生机,连活着都没有意思了,太吓人了,需要安慰脆弱的心灵……他默默又掏出了一个更大的金梨,啃得满嘴汁水,啧啧有声。

    苏大才子啊!

    居然是个无药可救的吃货!

    王宁安愤怒地抓了抓头发,拿他是一点辙都没有。

    随手抓起了纸笔,扔给了大苏。

    “才子人情纸半张,你现在就给我写讨逆檄文。”

    “什么檄文?”大苏满嘴果肉,含混不清道。

    “当然是讨伐西夏的檄文了!你不是说自己没啥用吗!好好写这篇文章,拿出一肚子的肥油,写好了,再过几百年,人们说不定都忘了我这位大帅,还要在课本里念你的文章,到那时候,说不定有人就会把收复西夏的大功,都记在你的头上了!”

    王宁安气得直骂,这世道不就是如此,修出十万里铁路的,天天被指责,在地图上画20万里,变成了远见卓识,打赢了持久战算不得高明,写出了国防论就是军神了。没几个人记得打出大唐盛世的名将明相,但是却一定记得诗仙太白……这叫什么事啊!

    老天爷啊,竟是如此偏爱文人!

    天道不公啊!

    王宁安感叹了半天,正要去办公,突然苏轼抱着一摞皱巴巴的纸张回来了。

    “拿去吧!”

    大苏把文章丢给姐夫,这回不吃梨了,换成了炸糕,大口咬着,腮帮子鼓得和仓鼠似的,就他的模样,去拍小巨人,能给金花鼠当替身了。

    王宁安实在是无力吐槽,可是一看文章,他就不得不惊叹了!

    同样都是人,同样都是那几千个字,有人写出来就干干巴巴,味同嚼蜡,有人写出来就汪洋恣肆,嬉笑怒骂,气势磅礴……

    苏大才子的东西,就是不一样,至少顶得上十万雄兵!

    见王宁安低头看得入神,苏轼把炸糕都塞进了嘴里,随意在身上抹了抹手上的油,随口道:“我还写了两篇,要是不满意,再看看这两篇。”

    他一股脑又给了王宁安两篇。

    面对着三篇文章,王宁安彻底无语了。

    难怪老天爷偏爱人家,真是比不得啊!

    “给李谅祚的檄文算是有人,西夏还有那么多部落,那么多普通百姓牧民,他们可是看不懂这些的。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写十篇宣传文稿,一定要通俗简明,哪怕一句话也行。就照着‘大楚兴,陈胜王’,‘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这类的就行。”

    “啊?姐夫,你要当皇帝啊!”

    吓得大苏手里的炸糕都掉了。

    “你长点脑子行不,这是给西夏人看的,让他们归降大宋,起兵反对李谅祚,懂了吗?”

    “懂了,懂了,我这就去!”

    ……

    王宁安的战争准备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在青唐这边,动作要更快一点。

    “回大人的话,朱令凌部,已经做好了举事的准备,5日之后,就能发动……只是,朝廷的援兵几时能到?”野利遇乞躬身问道。

    王韶淡淡一笑,“放心吧,朝廷不会亏待忠臣的,加官进爵,封赠赏赐都不会少。”

    老狐狸迟愣一下,“那个……援兵,他希望朝廷能多派点援兵!”

    王韶突然把脸一沉!

    “野利遇乞,你可是几次和本官说过,朱令凌部是活不下去了,要归顺大宋,我大宋好心收留,给他官职,给他赏赐,还给她土地,让他和部民能够生存繁衍。我们可不是请一个老太爷!援兵,援兵!他们十万人,要是自己不知道努力,光靠着大宋派兵迎接,要多少人马?”

    王韶盯着野利遇乞,冷笑着道:“你一再要求朝廷出动援兵,是不是没安好心?莫非说朱令凌是假意投靠,挖了个陷阱,想要我大宋跳进去?你有扮演了什么角色?”

    “啊!”

    野利遇乞被问得老脸通红,天可怜见,他是真没有坏心思,如果说有,只是一点小算盘。他已经暗中和朱令凌结了娃娃亲,面对强势的大宋,他更希望朱令凌保存实力,到时候两个人联手,也就不用担心被大宋吃干抹净了。

    当然了,如果大宋出兵,和铁鹞子死磕,来个两败俱伤,那就更好了!

    “大人千万不要误会,老夫以为朱令凌诚心归附,千金买马骨,要树立一个典范。”

    王韶勉强点头,“朝廷不会坐视不理的,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办,对了,本官还带来了一批军械,你也领走吧!”

    野利遇乞被赶出了府邸,在外面摆好了100副铠甲,还有一大堆的长枪,当空一杆黑色大旗,金线绣着边,中间一个巨大的王字!

    立在旗号之下好半晌,老狐狸才明白过来!

    丫丫的!

    要的是一只虎,结果给了个大旗做虎皮!

    你们可真行!

    野利遇乞满心不高兴,但是100副白捡的盔甲,还有那么多的骑枪,也算不亏了。

    “都给我带走。”

    老狐狸抬头看了看天,朱兄啊,你们就要多损失一点了!”

    ……

    朱令凌部如期举事,他尽可能轻装上阵,但是毕竟人数太多,两天时间,不过出来了50里。

    就在这时候,西夏的铁鹞子出动了。

    两千铁骑,加上5000轻骑,紧随而来。

    朱令凌安排了8000后卫,第一次交战,就损失了两千多!

    他只能拼命向大宋求援,终于,在第三天,一支骑兵出现了,漫天的黄沙之中,黑色旗号格外醒目。

    一排士兵,胸甲泛着光,晃瞎人眼。

    后面层层叠叠,也不知道多少人马,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快速袭来。正巧一对铁鹞子正要包抄朱令凌他们,和宋军狭路相逢。

    跑在最前面的铁鹞子,看到了黑旗亮甲,突然吓得亡魂大冒,是王家军,是墙式铁骑!

    这个铁鹞子的心脏猛地收缩。好像被人捏在了手里一样,他真的是怕了,怕到了骨髓里!他死命扯住战马,想要停下来,可他以前的战马已经落到了大宋手里,这是刚从西域弄来的战马,还没磨合好。

    马匹前蹄高高竖起,把铁鹞子摔倒了马下,结果后续的战马收不住,一个蹄子下来,正好把他的喉咙踩断了,鲜血像是不要钱似的往外冒,那个铁鹞子到死,眼里还带着恐惧之色!他是提早放回来的俘虏,如果晚一点,命根子就没了……

    乖乖!

    就是一杆旗号!

    也能吓死个人啊!

    野利遇乞对这支重建的铁鹞子,越发鄙夷了。

    “跟着我,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