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7】兄弟,我为你自豪!
    王爻的这种荣耀之感,从停车场出来,到行三百米远到冷氏集团总部大楼的正门,到那富丽堂皇的大楼一层大厅,到他陪着冷玉晴进入她的专用电梯,一直在持续。因为一路行来,每一个男男女女,都不太敢直视冷玉晴,却敢在他的身上多看两眼。

    冷玉晴的专用电梯,没有保安守护,因为是手纹启动和专门钥匙启动。电梯的运行中枢控制电脑程序里,只有她、二叔冷德桐、三叔冷德迢以及以前的保镖队长郑高虎的手纹通行许可。

    连冷玉晴的秘书秦小恬也没有这个通行许可,她只是在第39层办公,冷玉晴要她办的事情,内线电话、手机、发邮件都可以叫她去做。甚至有时候,秦小恬一两个月都见不到冷玉晴的面。

    而郑高虎现在也进不去专用电梯了,因为冷玉晴在家里远程操作自己办公室电脑,取消了他的通行资格。也只有冷玉晴才有电梯的管理权限,二叔与三叔都没有。

    冷玉晴在电梯淡蓝色的手纹识别屏上,轻轻地印了一下自己白玉般修长的右手,电梯便“叮”的一声打开了。

    走进专用电梯里,王爻依然保持着一个保镖应有的规矩,站在冷玉晴的左后侧,静静地随着电梯的上行。

    电梯里,光线明亮,只有四面明晃晃的不锈钢板,没有内贴的电梯广告或者液晶挂屏广告播放器,因为冷氏集团不差钱!

    两人都不说话,电梯里很沉默,只有冷玉晴身上那淡淡的清香,在不断地散发着。王爻离她也不过一尺,能看见她在灯光下更雪白反光的双臂与脖子,甚至能感觉到她黑丝长裙下的体温也在散发,一种异样的情绪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毕竟在电梯这样的空间里,一男一女的情景,而冷玉晴如此美丽动人,清香无比,更让男人无法忍受。好在这部专用电梯速度由慢而快,不过一分钟就缓缓停下来了,给人的乘坐感觉特别舒适。此时,已到了第四十层——冷玉晴的总裁办公室所在地。

    电梯门开了,王爻先一步跨了出去,站在深红的门外地毯上四处一望,随后冷玉晴才跟着走了出来。之后,王爻才跟在冷玉晴的身后,向她的办公室走去。

    在乡下的时候,王爻就听冷玉晴讲过,这第四十层,相当于集团的重地,只有乘坐专用电梯才能上来。安全通道的楼梯口也是精钢电子门,就算是停电,也有备用发电机可以启动。第四十层,靠西边五环花园十字转盘正中间,是冷玉晴的总裁办公室;左边是二叔冷德桐的副总裁办公室,右边是三叔冷德迢的副总裁办公室。三间总裁办公室,各占地近三百米,装修分别近千万,集办公、居家、休闲为一体。

    总裁办公室对面,隔着宽敞的红毯过道,便是集团的会议室,分为小会议室和大会议室。小会议室,是一正两副三位总裁与下面的执行总裁、执行副总裁商议集团战略的地方。开会时,连秘书与助理也不能参与其中。

    大会议室,主要是三位总裁与集团各部门、分公司经理开会的地方。开会时,秘书与助理可以参与其中。

    这些部门,最重要的比如财务部、设计部、公关部、人事部;一共有九个分公司,一到三分公司是冷玉晴全股,四到六分公司是二叔冷德桐的全股产业,七到九分公司是三叔冷德迢的产业。

    以前,无论是执行总裁、副总与下属部门、分公司的经理,以及他们的秘书与助理,上第四十层开会的时候,都是集团总裁第一保镖郑高虎用手纹权限打开电梯,到下面的第39层把大家接上来。不过现在,这个任务是王爻的。

    冷玉晴的办公室,外面无门,踩着红地毯进去便是衣帽间,占地近二十平米,再靠里才是一道手纹识别的木门。木门的左边,是一排衣帽架子,右边是两只鞋架。

    走进衣帽间,冷玉晴便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放在门边的鞋架上。王爻也跟着脱掉了自己的的鞋子,放在另一只鞋架上。之后,冷玉晴秀美的黑色网格短袜双脚踩在地毯上,右手按向那门边的手纹识别屏,木门才轻轻地响了一声。

    王爻见门开了,伸出手去轻轻一推,木门便打开了。他跟着冷玉晴走进去,这才算是正真进入了总裁办公室了。

    冷玉晴的豪华总裁办公室,里面果然气派非凡,远比以前姚悦她父亲姚岳峰的市长办公室要豪华得多了!

    进门就是宽敞的客厅,也是王爻作为保镖可以待的地方,黑色的真皮沙发,围着明亮的玻璃茶几。正前方的墙上挂着一幅长达五米、高近两米的雄鹰展翅十字绣毯。地上铺的,是米白色的织纹驼毛地毯,头顶的吊顶水晶灯,如九瓣莲花造型,美仑美奂,富丽而奢华。

    客厅左边,是音乐酒吧间,王爻也可以呆在那里;右边是卫浴间,供来访的重要客人和保镖使用;卫浴间的旁边,还有一间屋子,上面挂着监控室牌子,这是王爻如果在集团的时候最应该呆的地方。

    墙下左边又是一道手纹识别木门,里面才是冷玉晴的总裁办公间。而在办公间的里面,才套着她的休息室,休息室里又自带卫浴室。冷玉晴再一次伸出右手,打开了自己办公间的门,扭头对王爻说道:你进来吧,先输入你的专用电梯开关手纹,以后就方便一些!

    嗯。王爻点点头,跟着冷玉晴进了她的总裁办公间。

    总裁办公间,占地近五十平米,铺着淡金色的羊驼地毯。两边靠窗的墙角,放着两尊汉白玉的天使雕像。

    冷玉晴的豪华红木办公桌,呈弯月之形,面对着西边的玻璃窗户。办公桌上,放着两部白色电话,一部外用电信专线,一部内线;四台液晶显示器电脑,中间一台正在屏保状态下运转,而那屏保,正是冷玉晴与杨明旺的婚纱照,男才女貌,如同绝配。望着那照片上英俊睿智的杨明旺,王爻想起他的现状,心里又一阵难受。

    据冷玉晴说过,这四台电脑24小时轮流启动,共用一个键盘与一个鼠标,她就是在家里,也可以通过专线操作这里的电脑。

    办公桌的左边,有一台比ipad大不了多少的扫描仪,那便是手纹输入识别器。办公桌左右两边下方横格上,各有一只淡蓝色的保险柜,宽近两尺,高近两尺五,里面放着集团重要的文件与合同的复印备份,原件全在中岛庄园冷玉晴的书房里。

    办公桌右边的北面墙壁上,挂着一幅壮美的瀑布十字绣,长近五米,高近三米。十字绣墙的右下方,才有一道门,那里面便是冷玉晴的总裁休息间。

    与十字绣墙相对的墙壁,也就是南墙上,整个墙壁是一块高近三米、长足四米的监视器显示屏。显示屏上面一小部分是冷氏集团各部门办公的情形,男男女女正在忙碌着,很少有人调笑打闹;有一大部分监控内容是大楼的大厅、其他楼层的通道、大楼周围千米方圆的街道以及后面停车场。望着这样的监控系统,里面的人物车辆都清晰入目,王爻心里也忍不住一阵感叹。

    此时,西边的淡蓝色云纹窗帘拉上了,阳光从窗帘里隐透进来,呈现出淡蓝的幻丽之色,而淡金色的地毯反光,与这幻丽之色交织在一起,让整个办公间里的光线柔和又梦幻,如在天堂仙境一般。

    冷玉晴坐在办公桌前的黑色真皮大椅上,转过来望了站在一米外的王爻,见他正望着那监控画面,便说道:看看你的背后吧!

    背后?王爻一听,有些好奇地转过身去,望向背后的东面墙壁,顿时心神震颤不已。

    王爻背后的墙壁上,依然挂着一幅十字绣,长足六米,高近三米。而那十字绣的内容,竟然是王爻夺得省级冠军,被杨明旺和赵沛两人抬着绕拳台奔跑时的情形。

    只见画面中,杨明旺抱着王爻的左腿,赵沛抱着他的右腿,这两位兄长正抬头仰望着王爻,脸上露着无比欣喜又兴奋的笑容,两个人的头发都乱了,还有些许汗珠从额角流下来;而王爻双手戴着红色的拳套,强劲的双臂高高举起,仰面向天,张开嘴巴放声狂吼。

    王爻三人的背后,是欢呼的观众,拳台露出了一角。正在那一角拳台上,一个黑色拳套的拳手,趴在围栏的绳索上,扭着头望着王爻。那拳手正是师兄刘成龙,他的牙齿紧咬,眼里居然有些不甘,甚至能感觉到那怒火在喷发。

    一幅十字绣,惟妙惟肖,绣得那么逼真,上头还绣着题头:兄弟,我为你自豪!王爻一望之下,已是心底感动得一塌糊涂,同时热血有些沸腾,差一点儿就眼泪流了出来。他不但为赛场上的痛快淋漓,更为兄弟间的真情流露。他站在画下,双拳不自觉地握了起来,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冷玉晴坐在椅子上,望着画中的杨明旺,冷傲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丝丝的微笑。每当看到画中的丈夫,她也总是那么开心,因为他笑得那么开心啊!虽然现在他成了无知觉的状态,可有时候她也会来这里,看着这幅画,便觉得那忧伤的心底会好受一些。

    王爻久久地望着那幅十字绣,望着杨明旺与赵沛那灿烂的笑容,望着不甘心的刘成龙,默默地不作声。冷玉晴的办公间里,光线依然如仙如梦,两个人都不说话,沉浸在各自的心境之中。

    渐渐地,一股淡淡的忧伤在王爻心底升起。他想着现在的杨明旺、赵沛和自己,三个人的不同境遇,还有刘成龙也是没有音讯,更想起了拍这张照片的人,她是姚悦。

    记得这张照片,是姚悦偷偷开着父亲的私车奥迪a8到省城看比赛,还带着她母亲的佳能相机,在比赛结束后拍下来的。因为她父亲的关系,当时的《临江日报》把这张照片上了个彩版头条,而省报上了体育专栏第一版。

    为此,姚悦当然又挨了顿批骂。当时,王爻从杨明旺与赵沛身上跳下来,和姚悦紧紧拥抱的时候,赵沛接过相机拍了不少的照片。这些照片都因为她母亲杜悦梅,没能保存下来。

    可如今,拍照片的人,她和被主拍的三个男人,都变得不幸福了。唯一还算幸运的,是王爻。可他默默看了许久之后,说道:“我终于不再逃亡,安定下来了。可是见不到活生生的你们,真是一种痛苦。”

    听着王爻低沉的话语,感觉他那真切的伤叹,冷玉晴忍不住叹道:“唉……面对现实吧,好好活下去。即使你蒙冤一生,你也要活下去。至少,你还要保护嫂子呢!”

    王爻心里一阵温暖,这种温暖和看到眼前的画时一样。他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才转身说道:“嫂子,谢谢你和明旺哥,我会尽力做到自己的职责的。”

    冷玉晴淡淡地笑了笑,笑容在如梦如仙的房间光线下,依然显得动人无比。她轻轻地说道:“谢什么呀?都是一家人!你出事后的第二年,你明旺哥找人把那张省报上的照片扩大到现在的样子,然后让二十个女工花了一年的时间,花了六十万的工钱做成这幅十字绣。这幅画装裱起来后,一直挂在这里。他有时候常常坐在我的位置上,转身看画,一看就能看一个下午,脸上总是担忧与微笑交替。如今算好了,你总算是……”

    “嫂子,别说了。我懂明旺哥的心,他永远这么重情重义。”王爻听得心里温暖不已,又想起杨明旺的现状,实在是难受,便打断了冷玉晴的话。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嗯,不说了。你过来吧,把手纹输入电梯的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