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6】这就是冷娘子
    冷玉晴同样也看到了胡德宝那副色贱的眼神,觉得很恶心,但还是端坐在那里,语气冰冷冷地说道:“冷氏集团打算在太和镇的白鹭河边修建一座顶级私人疗养院,顺带把破烂的太和卫生院也推倒重建,资金不用卫生局的财政专款出一分,全由本集团承担,胡局长所要做的,只是三件小事情而已。”

    “啊?!”胡德宝听得小眼睛睁大了,心头震动不已。他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等好事情?

    王爻在冷玉晴身后也听得非常震惊,只是不露声色而已。因为他知道冷玉晴的计划,一半是为了商业价值,一半也算是回报社会。

    “怎么?胡局长觉得不行?”冷玉晴声音提高了一点点,语气却越发冰冷。说实话,对于眼前这样的一个色贱局长,她真不放在眼里,要不是三叔冷德迢在新加坡,她才懒得和这些官场上的人打交道呢!

    “不不不,非常好啊!太和镇虽然地处大山里,但是空气清新。白鹭河那边青山绿水,鹭鸟数万只,若是修建一座疗养院,那真是修养生息的好地方啊!可惜这些年资金不到位,那地方与清海湖相比又差远了,所以没开发。冷总裁有这样的想法,那真是有眼光啊!到那时,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鹭……”胡德宝连连笑道,说着还拽起了斯文。

    冷玉晴听得直恶心,声音突然冰点一般,打断了胡德宝的话:“既然胡局长没有什么意见,那么就请答应三件事情吧!”

    胡德宝被冷玉晴打断了话,有点儿尴尬地笑了笑,点头道:“哪三件?冷总裁请讲!”

    “第一,土地项目规划申请书会尽快送到你这里,帮我联系一下国土局,把审批做下来,因为我的疗养院还是依托在卫生局名下;第二,太和卫生院重建资金预算一百五十万,一切帐单会最后交给你,那里的李桂花医生很敬业,把她升为院长,听说原来的那个院长贪污很严重啊,就回家养老吧;第三,起草一份委托修建合同!”冷玉晴有条有理地开出了自己的三个条件。

    冷玉晴的话,让王爻听得心里连连点头。他感觉到冷玉晴的品质,果然是面冷心热,过事不忘别人恩。同时,他也为李桂花高兴不已,她居然要做院长了。

    而胡德宝一听,心里都欢喜抽了。管你冷玉晴修不修疗养院呢,一个卫生院重建,顶了天五六十万就搞得规规矩矩的嘛,帐单一给自己,自己马上可以签字批报下来,这一百五十万不还是自己的?帮你跑一下土地审批,再开除一个院长,值!自己又不具体管理下面的乡镇卫生院,到时候让一个分管副局长搞定就行。

    官场利益计算,是每一个要害部门领导最擅长的事情,又特别是私人利益。胡德宝只是一听,便什么都明白了,马上严肃地点头说道:“冷总裁说了就是,没问题,都包在我身上了。那个院长我让人好好查一查,要是贪污严重了,非得把他往监狱里送不可!合同的事情,我让吴秀马上办!”

    “那就这样吧,合同做好以后,胡局长盖章签字,我会派人来取的。我还有事,这就告辞了。”冷玉晴听得点了点头,说完便站起身来,优雅地背上挎包就要往外面走去。嘿,这就是冷娘子,办事讲的就一个效率,绝不多言多语。

    “哎,冷总裁,留步啊!”胡德宝见冷玉晴这就要走,马上站起身来,笑眯眯地望着她,说道。

    “哦?还有事儿吗?”冷玉晴停下脚步,和王爻一起望着满脸堆笑的胡德宝。一见这个局长那笑容,两人心里都有些不爽。

    “冷总裁一颗公心回报社会,对卫生系统的建设这么上心,马上到饭点儿了,咱局里怎么也得宴请一下,表示感谢啊!你没来之前,我给局里几位副局都打过招呼了,而且在帝王大酒店预订酒席了,还请冷总裁赏光啊!”胡德宝笑道。

    丫的胡德宝,他倒说的是实话,清海市的头头脑脑们,哪一个男人不想与第一冷女少妇一起吃个饭喝个酒呢?只是这些年,冷玉晴很少出席各种宴会与酒会,差不多全是杨明旺出场,而杨明旺卧床之后,冷玉晴也很少出现,集团里场面上的事情,都是二叔与三叔在罩着。也正因为如此,政府部门的大员们,更是如饥似渴地想见见冷玉晴,和她能亲近亲近最好的。今天胡德宝这货能见到冷玉晴,虽然她还戴着太阳镜,可也让他的心里能意淫好久了。

    冷玉晴对于自己的美丽姿色也很自信,当然明白胡德宝这些要害部门男子官员的意图,她淡淡地说道:“我今天很忙,没时间吃饭,胡局长理解一下。饭就不吃了,席订了也不能浪费,您几位慢用,一会儿冷氏集团会有人去为几位埋单的。”

    冷娘子这话说得,果然也到位,出手就是不一样。胡德宝虽然有些失望,不过这顿饭嘛,算是白吃了,便装着歉意的表情,笑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冷总裁为我们办事情,怎么好让你出钱呢?”

    “吃个饭,好像让胡局长很为难吗?不至于吧?”冷玉晴望了胡德宝一眼,话语里有些讽意。

    “呵呵,冷总裁真是幽默啊!”胡德宝脸上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伸出白胖胖的右手,“既然冷总裁很忙,那就不远送了。合作愉快!”

    丫的胡局长,居然想和冷娘子握手,那个揩油的意图极为明显了。

    冷玉晴心里很不爽,没有伸出手去,说道:“手就不用握了,只要胡局长握着权,大家就都万事如意了。”

    说完,冷玉晴便往门边走去,王爻在后面拉开门,两人出门而去。

    胡德宝伸出的手在空中愣了愣,才讪讪地收了回去,然后阴阴地笑了笑:“乖乖的,冷娘子真是脾气大死人,连握手的面子也不给老子。老子握着权?老子要是握着更大的权,非得玩儿你一回不可!”

    说完,胡德宝自己都摇了摇头,叹道:“玩儿不了啊!据说连孙大河孙秘书也没有打成她的主意啊!唉……”

    管他呢,太和卫生院重建的钱她冷玉晴出,老子签字按工程款报下来,给那几个副局一人划一点儿怎么也还净落五十万,值!把冷玉晴理弄不上手,胡德宝只能如此暗想了。

    接着胡德宝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内线电话把秘书吴秀叫了过来。吴秀很快来到他的旁边,双手按着他的肩膀,轻揉着,微笑道:“冷玉晴和她那个保镖走了?”

    胡德宝扭头望着被自己常常在办公室睡过的吴秀,眼见她也姿色不错,身材也好,却在此时没有什么兴趣,对她皱着眉头沉脸道:“我他妈见了冷玉晴之后,怎么就觉得……越看你越没有感觉呢?”

    “你说什么啊?是不是想打别人的主意,不要我啦?”吴秀心里醋意大发,嘟着红唇委屈地说道。其实她心里也知道,自己和冷玉晴一比,差得太远了,人家那个气质与风采啊,实在让人望尘莫及。

    “得得得,别在这发嗲,通知几位副局,去帝王大酒店!”望着吴秀的样子,胡德宝居然还没有兴趣一样,说道。要是以前,吴秀这么一发娇,他准得搂上一楼,亲上一亲,今天嘛,唉……实在无欲!

    王爻陪着冷玉晴回到车里,冷玉晴在后座上坐下来,摘下太阳镜放在化妆柜上,然后从包里取了片湿巾,擦了擦手,才用右轻揉着自己的鼻翼两边,像是为被太阳镜压着的皮肤做放松的恢复性按摩。

    “这些官场上的权势男人,没一个不好色不好钱的。”冷玉晴一边揉着自己,一边低声斥道。她的心里,却是想着一个办法治一下胡德宝,让他没那么轻松就把钱吞进自己包里。

    “嗯。那个胡局长那眼神在你……真想

    抽他。”王爻想起胡德宝刚才的一副色贱嘴脸,也点点头,话没有说完全,语音依然平和。

    “唉……男人就这样样子。走吧,回集团总部!”冷玉晴轻叹一声,说道。她也听明白王爻要说什么,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王爻开着车,按着导航仪的指示,向冷氏集团总部开去。冷玉晴坐在后面,打开笔记本电脑,继续忙着自己的设计。

    时近中午十一点,王爻已车到冷氏集团总部大楼下面。这里地处清海市繁华的中心地带,外面便是五环花园大十字转盘。五环花园,直径达百米,上有修剪如毯的绿地草坪,四围各色盆式鲜花,有五个钢铁铸环,高达十米直径,矗立在草坪的正中心。

    四条大街以五环花园为中心,向东、南、西、北正方向辐射出去,分别是大东街、大西街,大南街与大北街,各自长达十公里有余。四条大街组成了名闻全国的“五环商圈”,大小商场超市、公司、宾馆酒店、高档会所、银行等等实业体,估计价值在万亿以上。

    这样的四条大街,自然是说不尽的繁华,此时更是人来人往,车流不息,一座座写字楼、商厦屹立在阳光下,各色的玻璃墙体闪闪发光,显得这四条商业大街更为繁华如锦。而这四条大街上的建筑,有50%的设计与修建,出自于冷氏集团,近40%来自于冷氏集团的强劲对手栾氏集团,剩下的份额才是其他的建筑公司。

    冷氏集团总部,便在大东街头上,正面对着五环花园。四十层的圆柱形银绿玻窗大楼,连顶部的避雷针尖,高近一百三十米,是为清海市的地标建筑之一。顶层外墙“冷氏集团”四个纯金大字,在夏日的阳光下闪闪耀眼,气势恢宏。

    而在冷氏集团的对面,大西街头与之相对的,是栾氏集团总部大楼。那座大楼也是四十层,却是方形深蓝玻窗,连着顶部的避雷针尖,也高近了一百三十米,同样是清海市的地标建筑之一。其顶层“栾氏集团”四个血红色的大字,完全是来自南美洲的红宝石拼镶而成,阳光下红芒闪动,气势更加撼人心魂。

    冷氏集团与栾氏集团两座大楼,东西相对,屹立在繁华无边的五环商圈边上,日夜对峙,年复一年,自然是这里最亮的两道风景线。很多市民到这一带,总会不自觉地望望两座大楼,这里面象征的亿万财富啊!

    甚至有人想抠一点冷氏集团招牌上的纯金,弄一颗栾氏集团招牌上的红宝石下来。可是,也没有多少人能想得到,两大集团皆算是省级民营企业并驾龙头,在国内也是首屈一指的设计与建筑商,它们之间近二十年的明争暗斗,又是多么的激烈残酷,财富的背后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官商黑幕?但有个让人想不通的方面,冷氏与栾氏的产业做得都挺大,有的工程已伸到国外了,但两家集团居然没有选择上市。

    王爻把车开到冷氏集团大楼后面的停车场里,然后戴着墨镜下车来,四处一扫,停车场上大大小小几百辆高中低档轿车停在那里。因为集团大楼上面五层,才是集团部门办公地,而下面的三十五层,全部出租给其他的公司或者实业团体做写字楼了,这里上下班的高级白领都是有私家车的。

    不时地,有衣装整洁高档的男男女女从大楼正面走出来,向后面的停车场走来,也有轿车间或驶进驶出的。冷玉晴依然戴上淡墨色太阳镜,挎着包与王爻一前一后,向大楼正面走去。

    路上,不少的男女留意着王爻二人,却很少有人能认出那风姿冷傲的黑裙女子,便是冷氏集团的美女总裁冷玉晴,是自己办公大楼的主人。

    王爻不紧不慢地跟在冷玉晴身后,所有过往的人们都在他开阔的视野之内,也觉得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他对于人们的目光,只有感觉到女人艳羡冷玉晴,男人眼光对她是无可企及一般,而大家对自己好奇极了。

    冷玉晴当然不理会别人的眼光,只顾向前稳步而行,行走间气质高贵冷傲,她早就习惯时时成为焦点注视对象的状态。

    王爻也不理会别人对自己的眼光,只是隐隐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嫂子在清海,果然是个万众瞩目的美女总裁,自己在她的身边,居然有一种莫名的荣耀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