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5】堪称型男靓女
    冷玉晴一直和王爻站在会客厅里,透过窗户望着杜少雄与麦甜离开,两人一直没有说一句话。

    等杜少雄的警车过了钢铁合闸桥,冷玉晴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口气里带着淡淡的清香,说道:“你的反应力与口才还不错,刚才让我真有些担心。杜少雄是个很不错的刑警,这两年破的大案也不少的。”

    “我也有些紧张,不过,只要保持冷静,什么事儿也没有。”王爻望着窗外,淡淡地说道。说实话,刚才面对杜少雄的目光,他还真有些紧张。

    冷玉晴点了点头,很有深意地说道:“你各方面都很不错,想去大学里深造一下,然后成为冷氏集团的高级人才吗?”

    “去大学?你的安全怎么办?不去。”王爻心里震了一下,摇了摇头。虽然对于学习,他一直是热爱的,可想想现在的情形,还是算了吧!

    见王爻对自己的安全很上心,冷玉晴感觉特别安慰,说道:“我不是说送你去大学里面呆着,而是把大学教授请进庄园里来,专门为你上课。你看这样行吗?”

    “这……”王爻有些感动。自己说白了是个逃犯,生活能安定下来就已经满足了,可还能有大学教授为自己上门开课,确实是让人不敢奢望的事情。嫂子特别有钱,是不争的事实,可她能为自己这样做,确实让人心里觉得暖和。

    “好吧,就这样决定了。你想学习什么课程?”冷玉晴很果断,马上问起关键性的问题。

    王爻想了想,才说道:“既然冷总裁看得起司遥,您一定有自己的安排了。随便学什么都可以,我不笨。”

    对于王爻的坦诚与自信,冷玉晴一直都很欣赏,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杨明旺的影子。她淡淡地笑了笑,点头道:“那就这样吧,课程和其他事情我来安排。我先去吃早餐,一会儿你陪我出去一趟。”

    说完,冷玉晴也不等王爻回答,便跨步出了会客厅,向那边的专用小饭厅走去。会客厅里,只留下她身上的淡淡清香。

    王爻闻着那醉人的清香,转过身来,望着冷玉晴迷人的背影,轻声说道:“谢谢嫂子。”

    之后,王爻才摘下了墨镜挂在t恤领口上,出了会客厅,刚要转身回自己的房间,便见苗英在对面的门岗里站起来对他微笑招手。

    苗英和冯婷一样,留着短发,英气勃勃的,样子长得也不错,只是身材没有曲线,皮肤也微微有些黑,笑容显得很热情真诚。

    王爻迟疑了一下,想打个招呼,但却是算了,直回自己的房间。苗英有点郁闷,心里只道他真是个冷血保镖。

    王爻很快回到房间里,在外面的小客厅的监控显示器前面坐了下来,不久便看到冷玉晴往西边的洋楼走去。唉……王爻心里叹了口气,知道冷玉晴又去看望杨明旺了。不管怎么样,嫂子还可以每天见到所爱的人,而自己呢?

    王爻也想上去看看杨明旺,随即一想到他躺在那里的模样让人伤心,于是也就坐在客厅监视器面前等着冷玉晴出来。

    足一个小时之后,冷玉晴才神情如冰,从西边洋楼里下来了。王爻一见,便锁上自己的门出去了。他来到身边,感觉到冷玉晴的心情不是很好,什么也不说,默默地跟着她往院子外面走去。

    王爻也知道,冷玉晴要出门了,得先到美容美发厅让女佣为其做一下头发,然后化一点淡妆。其实,她长得很美,皮肤也极好,也根本用不着化什么妆的,化妆不过是用一点非常清香的法国香水而已。没一会儿,两人就走到了美容美发厅。

    钱丽与赵曼规矩地给冷玉晴打了个招呼之后,冷玉晴便坐在椅子,一言不发,等着两个女佣的服务。王爻则默默地站在大门边,一副冷山之气息。

    钱丽与赵曼也只能默默地忙碌着,两人心里觉得特别不带劲儿。以前呢,杨总裁在的时候,他风趣幽默,有时还和大家说说话,可他躺病床上了,冷玉晴做头发与化妆时,很少和大家说话,顶多是要换发型时说两句,或者就照着美容美发专业杂志上比较喜欢的发型一指就行了。

    而现在,不但冷玉晴话少,连新来的保镖也沉默极了,身上一股冷血的味道,让钱丽与赵曼有不尽的别扭,总感觉空气都让人压抑。

    做了半个小时后,终于做完了,冷玉晴与王爻离开了,钱丽与赵曼才大出一口气,无奈地相视而浅笑。

    王爻和冷玉晴走到停车场上,很有礼节地让冷玉晴先上车。然后,他坐进驾驶室,有点小激动,在庄园有一些日子了,终于可以陪着嫂子出去了。他抬头望着车内后视镜里的冷玉晴,问道:“嫂子,去集团?”

    “不,去清海卫生局。”冷玉晴坐在车里,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手机,说道。她一般回庄园都很少把手机随身带着,从来都放在包里,包又放在车上,不想因为别的事情而打扰了自己的私生活,以及自己大部时间呆在庄园里的工作。而且,她还有一部在家专用的手机,就放在工作室里。

    “嗯。”王爻也不多问,点点头打开导航仪,便发动车子向庄园外面开去。

    冷玉晴坐在座位上,拿起手机给自己在集团的秘书秦小恬打起了电话:“小恬,帮我预约一下市卫生局局长,就说我上午十点钟有事情到他办公室商谈一下。”

    就这么一句话,冷玉晴说完便挂掉了电话。她相信自己的话秦小恬完全能听明白,也会很快照着去办。王爻开着车,也感觉到嫂子干练的风格,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冷玉晴坐在位置上,想着自己的漂亮秘书秦小恬,脸上不自觉地浮出淡淡而神秘的笑容。然后,她一言不发,伸手在头顶拉下一只吊板放在双膝前,然后从背后的座椅后台上取下笔记本电脑放在吊板上,开始忙着自己的设计。

    王爻也不说话,按着导航仪上的指示,一路向清海市卫生局开去。他在车内后视镜里看到冷玉晴在工作,便把车开得更加平稳,让她几乎感觉不到一丝的震动与转弯时的身体晃动。上午九点五十分,王爻把车缓缓地开进了卫生局的大门。看大门的保安一见这辆车牌五个“8”的豪车,连登记也没做,直接就放行了。

    王爻把车缓缓地停在卫生局办公楼前的停车场,才回头说道:“嫂子,到了。”

    “哦?到了?”冷玉晴一路感觉车行得特别平稳,一直低头工作呢,闻言才抬头四处看了看。

    “嗯,到了。”王爻点点头,便下车来,走到后面为冷玉晴打开了左边车门。

    冷玉晴收拾起电脑,从化妆架上取下一只淡墨色的太阳镜戴上,然后才右手轻拉着右腿的黑丝裙布,套着黑带凉鞋短丝袜的左脚先伸出车来,那雪玉般又细嫩无比的小腿露了一大半,反着上午的阳光,特别迷人。

    也许因为阳光的热烈,冷玉晴从车里出来钻过王爻扶着车顶框的右臂下,那身上淡淡的清香散逸得很厉害,直透人鼻吸到心底,让人不禁心神有些摇荡。

    “你车开得真不错,比郑高虎强多了!”冷玉晴下得车来,又取了自己的黑色定制挎包背在肩上,语音冰软好听,赞了王爻一个。她站在王爻面前,几乎与他同高了。

    “看样子,有人在等我们了。冷总裁,您请!”王爻

    望着卫生局办公楼门口走出的女秘书模样的女子,左臂一伸,说道。

    那女子约有二十五六岁,样子长得不错,一身红色的职业套裙,下着肉色丝袜,正快步走过去。她向冷玉晴的劳斯莱斯望了一眼,面带着微笑对着她与王爻直走过来。冷玉晴望了那女子一眼,便与王爻一前一后迎着那女子走过去。

    冷玉晴一袭黑丝长裙,身材傲人,虽然戴着太阳镜遮了大半个脸,依然显得容颜出众,黑发盘挽在脑后,垂吊着顺直溜尖的发尾,行走间发尾轻晃,显得气质无限高雅。

    王爻在冷玉晴的左后侧,长发遮面与两撇弯针般的胡须交接,身形如寒山般冷峻硬朗,戴着墨镜更显神秘。

    王爻二人搭配妙绝,堪称型男靓女。他们这一路走过,让卫生局来来往往的人员莫不侧目惊视。那迎面来的女子更是一望之下脚步都停了停,才接着走过来。

    “您是冷总裁吧?我是胡局长的秘书吴秀,在这里等您呢!您可真是守时啊!”那女子来到冷玉晴二人跟前,对着她微笑道。她的目光,在冷玉晴的面前有点儿不敢对视,自觉得美丽与气质不如她啊,而她也斜视了一下王爻,这冷悍气息的男子也让她心里震撼了一下,有钱人的保镖真不一样啊!

    “辛苦了,胡局长在办公室?”冷玉晴望着吴秀,点点头,语气不变的如冰山。

    “在呢,您随我来吧!”吴秀马上点头说道。之后,她便站到冷玉晴的右边,伸出右手引路前行。

    王爻二人在吴秀的引导下,走了卫生局办公大楼,上到了三层,来到局长办公室外面。吴秀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很有威慑力一样的声音:“进来!”

    呵呵,一个地级市卫生局长,官不算小了,这点架子还是有的。吴秀闻声便轻轻推开了办公室门,对身后的冷玉晴微笑道:“冷总裁,您请吧!”

    冷玉晴便与王爻一前一后走进了办公室,秘书吴秀自觉地退出了房间。他二人刚一出现,对面办公桌上的胡德宝局长马上从办公椅子上站了起来,望着王爻怔了一下,然后微胖的脸上堆着笑,老远伸出右手向冷玉晴走过来,眼晴像放着光一样,边走边笑道:“哎呀,冷总裁驾临,胡某有失远迎啊!”

    王爻跟在冷玉晴身后,望了那胡局长一眼。只见对方四十多岁,个子不高,白白胖胖,留着正规的中分头,一脸看似真诚的笑容,身着名牌衣裤,肚大腰圆的,就是那眼晴下意识地往冷玉晴胸口上瞟,让王爻心里有些不爽。

    “胡局长客气了。”冷玉晴并没有和对方握手的意思,直接端坐到了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连墨镜也没有摘,双手扣拿着挎包底放在自己的双膝上,王爻也就站到了她的左后侧。

    胡德宝伸出来的手有点儿尴尬地收了回去,可是脸上仍堆着笑,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对着门外轻喝道:“吴秀,别在外面了,给客人倒水啊!”

    办公室外的秘书吴秀刚刚应声推门,冷玉晴却开口说道:“倒水就不必了,胡局长,我们谈正事吧!”

    “哦……呵呵,冷总裁真是快人快语啊!什么事情,讲吧!”胡局长打着官腔笑,然后很真诚一般地说道。他的心里还是有些纳闷儿,卫生局与冷氏集团没有多少交集,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呢?不过,素闻这是个很少露面的第一少妇,今天来了,虽然戴着太阳镜,可那个身材诱人,皮肤白玉细嫩,真是秀色可餐啊!

    而王爻眼晴在墨镜后面,也感觉到胡局长丫的那个眼晴余光,在不断地审视着冷玉晴全身上下。对于这样的局长,王爻打心底里感觉到不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