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4】面对警察不害怕
    冷玉晴和王爻一前一后向庄园大门口的会客厅走去,临近了,苗英已从里面出来,回自己的门岗里去了。他们两人出现在会客厅门口时,杜少雄和麦甜便站了起来。

    在王爻的眼里,杜少雄身高至少一米八,身形很硬朗。麦甜生得五官精致如精灵似的,大约有一米六七的身高,身材修长,显得干净利爽,颇有警花之范儿。

    “冷总裁,早!”杜少雄有点儿疑惑地望了王爻一眼,便面带着微笑,望着冷玉晴笑道。他的声音,有些粗沉,让人感觉是个刚直正派的人,很适合做警察。

    麦甜倒是有些惊讶地在王爻身上打量了好几回,对冷玉晴居然有些无视了。在她的心中,这个传说中的清海第一少妇,果然是冷娘子,面无表情,冷傲之极,所以她不太喜欢。但这男子嘛,确实挺英俊冷酷的,很有男人味儿,就是个头稍稍有点矮。

    “杜队长早,二位请坐。”冷玉晴把麦甜的眼神看在眼里,心里只是淡淡一笑,语音如冰,点头招呼了一声,便带着王爻往会客厅里走去。

    冷玉晴走进会客厅,便在两名警察对面坐了下来。王爻双手自然地背后,站在冷玉晴左后侧,目不斜视,无人能看清他的眼神,只能感觉他也是一张冷脸。

    两名警察也就坐了下来,杜少雄笑道:“冷总裁多了一名新保镖?这兄弟看起来,身手底子不错啊!”

    说话时,杜少雄朝王爻望了两眼,眼里闪过瞬间疑惑,又露出些许友好的笑容。麦甜也是望了王爻两眼,觉得他这体形显得冷峻无比,不过个子不高,未必身手就那么好吧,她不由得心里产生了些许好奇。

    王爻站在冷玉晴后面,把两警察的目光看在眼里,心里什么也不想。虽然这是逃亡以来第一次正面面对警察,可他依然很冷静,这里是嫂子的地盘,由她作主,自己应该无忧的。

    冷玉晴只是轻轻半扭头,像是在望王爻,又保持着自己的风范,没有真扭过来望他一眼,便说道:“杜队长二位一早到来,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吧!”

    杜少雄见冷玉晴回避自己的问题,也不多想,认真说道:“冷总裁被绑架之后,你的保镖郑高虎及时报了案,局里也立了案,如今平安回来是可喜的事情。可是在你被绑架的当晚,北郊王村发生了让人不可思议的手机报案,等我们的民警到场时,两名罪犯在逃,水泥墙上有一行血字,提示有两名杀手曾在此行凶,而被害人让人救了,现场有一辆警车的轮迹,但车不见了。据我们的技术手段分析,那辆车正是劫持冷总裁的罪犯车辆。不过,我们抓获了两名昏迷中的嫌疑人,送往医院这么些天之后,他们正式成为植物人了,但我们还是要走正规的程序,所以还请冷总裁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杜少雄说话时,麦甜从身后掏出了一支黑色的圆珠笔在右手上转了一下,显得挺有范儿。等杜少雄话一说完,她拿起茶几上的笔录本子打开,就等着做记录。

    冷玉晴与王爻一听便是心头一惊,没想到两个杀手是这种结局。但冷玉晴的心里,一阵庆幸又一阵愤怒,庆幸的是杀手成了植物人,自己的清誉得保,愤怒的是要是进行司法程序,这两个王八蛋是监外执行!她更有些愤怒的是,郑高虎这个混蛋,没有什么本事呢,报案倒是挺快。

    王爻心里倒是安然,至少两个杀手什么也说不出来,自己救嫂子的那种行为基本上不会暴露。

    冷玉晴冰冷冷地笑了笑,不想给王爻多一些事情出来,而且也不想涉及过多,自己被奸的事情也只能忍了唉!于是,她便淡然说道:“杜队长,你觉得这和我的绑架案真的有联系吗?”

    “难道没有联系吗?两个杀手击倒你的保镖,他击倒了两个杀手,现在他替代了原来的八个保镖的职位,他名叫司遥。我这话说得不假吧!”杜少雄还没有说话,麦甜已把笔记本一合,明闪闪的大眼睛望了王爻一眼儿,然后对着冷玉晴说道。她的语音清脆,却有一丝微有得意的驳讽之意在里面。

    “麦甜警官,案情掌握得很清晰啊!既然都知道了,还用得着上这里来求证吗?为局里省点儿油钱,不行吗?”冷玉晴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在麦甜的胸口上瞟了一眼儿,神情有些傲然地望着她,冷声说道。

    麦甜一见冷玉晴那样的眼神,马上感觉到她对自己的胸围有些不屑,不由得心火起来了。女人啊,对于这个身材的爆炸度还是很在意的。确实麦甜的胸是比冷玉晴小了一号,可又不好发火出来,反正憋得难受,她冷冷地瞪了冷玉晴一眼儿,便不再说话了。

    杜少雄眼光相当敏锐,心里暗自一笑,便对冷玉晴说道:“冷总裁,虽然是有知情人向我们专案组透露过这些情况,但我们还是要面对当事人了解一下,核实一下情况,这是办案的程序,还请你见谅。”

    冷玉晴见自己把麦甜给打败了,心里微然有些高兴,说道:“又是郑高虎那个没用的东西透露的情况吧!”

    “提供案情线索的群众,我们是要为其保密的,冷总裁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麦甜眼晴又是一闪一闪的,显得很狡黠一样,总算是找到机会挖苦一下胸比自己大的冷玉晴了,说着她还将笔在雪白修长的右手上转了好几圈儿,显得很有技巧。

    “麦甜警官,我正在和杜队长说话。”冷玉晴轻瞟了麦甜一眼儿,一句话就冷冷地顶了回去。

    “你……”麦甜感觉被冷玉晴顶出八丈远了,眼里微有怒意,瞪着她却说不出话来。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话还说不过冷玉晴了。

    而冷玉晴却神情傲然地望着麦甜,眼里几乎是无视她了。她的心里,淡淡地笑了笑,小丫头还想跟我对抗,有用吗?

    “哎,甜甜,别激动。”杜少雄马上低声说道。这时,麦甜才把目光从冷玉晴身上拉回来,偏头一边不看她。杜少雄才笑道:“警民一家亲,不用这么针锋相对嘛!麦甜说的也是我们办案的规矩,请冷总裁理解一下。现在,我能问司遥几个问题吗?”

    “可以问,不过时间要快一点儿,我今天还有事要出去。”冷玉晴点头说道。

    “那就谢谢了。”杜少雄微微一笑,对麦甜示意了一下。

    麦甜这才打开笔录本子,拿起了笔,等着记录内容。不过,这一回她没有转笔的心情了,被冷玉晴给搅了。

    王爻一直站在冷玉晴的背后,虽然目不斜视,可眼晴的余光还是把她与麦甜的冲突看在眼里,不由得也暗赞嫂子的机智。现在听杜少雄要问自己问题,他也只是紧张了一瞬间就冷静了下来,依然如冷山一样站在那里,等着对方发问。

    “司遥,你是怎么发现冷总裁被绑架的?”杜少雄眼光有些锐利之色,盯着王爻问道。

    “路过那里。”王爻语气平静无波,说道。他一说完,麦甜望了他一眼儿,才低头记了下来。

    “当时有两个杀手是吗?”杜少雄接着问道。

    “嗯。”王爻点了点头。

    “他们的样子,你看清楚了吗?”

    “三十多岁,都是短板直发,戴着墨镜,体形与杜队长差不多,很强壮。只能感觉都是马脸,具体的样子,没看清,只是其中一个叫老大的鼻尖有颗小黑痣,那个叫老二的左边脖子上有一道横向的刀疤。”王爻根据当时自己瞬间的观察,说了出来。麦甜一边听,也迅速地在本子上记着。

    />

    “你打倒了他们?还用他们的血留字了?然后用手机报警了?”

    “嗯。”

    “你如何打倒两个身手不一般的杀手呢?”杜少雄很有兴趣地问道。

    麦甜也抬头望着王爻,眼里的兴趣比杜少雄还浓,她很想知道,两个能一招摆平八个保镖的杀手,王爻有什么本事将他们摆平?

    “杜队长,这样的问题好像与案情无关。”王爻面无表情,声音冷沉,完全没有任何的情感波动。当年与姚悦相爱,他多少也懂一些法律知识,这样的回答让杜少雄与麦甜都愣了一下。

    “呵呵,那是那是。请问你报警后,以及后来的三天时间,你们在什么地方?”杜少雄点头笑了笑,然后接着问道。

    此问一出,冷玉晴面色不变,可心里都有些紧张了,怕王爻说出太和镇的事情来,那可就……

    可是王爻的思维也不是吃素的,明白太和的事情,对冷玉晴不好,连停顿也没有,很自然地说道:“这样的问题与案件线索无关。冷总裁平安回来了,这就是最主要的结局。杜队长和麦甜警官了解一切情况了,应该尽快将案子作了结处理,而不是对我们的去向盘根问底。”

    杜少雄瞬间无语,麦甜心里也听得有些火,两人觉得王爻语气一直平静极了,回答问题又实在是够犀利。而冷玉晴听得心里一阵高兴,对王爻的回答相当满意。

    冷玉晴心头对王爻给了一个赞,马上也道:“按正常的法律程序来说,恐怕这两名杀手虽然能负刑事责任,但也是个监外执行。我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这事情我也不想追究了。杜队长,你和明旺也算是朋友了,应该怎么做,你应该知道的。”

    经验丰富的杜少雄马上笑了笑,起身回应道:“哦!既然冷总裁都有这样的要求,我们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不过,这两名杀手连个前来认领的亲人也没有,恐怕到头来还得将他们交到福利院,唉,真是浪费财力。好吧,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不远送了。”冷玉晴点了点头,说道。

    “不客气。”杜少雄说完,与麦甜一起走出了会客厅。临走了,麦甜还疑惑地望了王爻与冷玉晴两眼。

    回到警车里,麦甜坐在副驾驶上,把笔录本往仪表台上一扔,有些气呼呼地说道:“这个冷玉晴,不就是有几个钱吗?在我爸爸面前,她又算什么呢?你看她那个态度,冷冰冰的,真是让人烦!”

    “呵呵,冷玉晴一惯都是这个样子,就是见了唐正勇局长,她也是那样的表情。甜甜你才来清海不到两周,当然不了解了。”杜少雄微笑着发动了警车,向钢铁合闸桥开去。

    “哎,师兄,听你的意思,向着她了?是不是看她长得美艳动人啊?我好像记得师兄你可是……未婚大龄青年铁血警魂男啊!”麦甜想着冷玉晴比自己胸大就有些不爽,眨巴着明亮的眼晴,带着些许的坏意反虐道。

    “哪里啊?我是实事求是呢!再说了,她能有咱甜甜小师妹漂亮吗?”杜少雄略有深意地望了麦甜一眼儿。

    “呵呵,还是师兄好。”麦甜听得一乐,冲杜少雄乖巧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然后说道:“那个司遥也是,冷着个脸,说话像一潭冰水,没有一点儿感情,像个冷血动物,好像把谁都没有看在眼里,居然还口齿狡利,和冷玉晴一样让人不爽!”

    “呵呵,保镖嘛,当然得那样子了。说不定,人家还是面冷心热呢!”杜少雄又笑了笑,然后才严肃地说道:“这个司遥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身手很高。”

    “有那么厉害吗?只不过气势比一般人冷多了,我看未必就是师兄和我哥哥的对手。要不,有时间了,你们和他比一比?”麦甜有些不太相信,红唇小嘴微微嘟起,样子有些倔性可爱。

    “呵呵,成天比啊比的有意思吗?我可没时间啊!走吧,回去把这个案子先结了。”

    “我就喜欢我哥哥和师兄比任何男人都强大!”麦甜小嘴一嘟,娇声道。唉……她可一点儿也不像个女刑警,倒像个调皮的小丫头。

    杜少雄听得心里倍儿美,在他心里,师妹不但漂亮,还喜欢争强好胜,就是个小魔女,小时候就常常怂恿自己和她哥哥麦田为她跟别人打架。他开车加速,很快开过了钢铁合闸桥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