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3】冷血大众情人
    实际上,王爻并没有离去。他害怕嫂子还会做恶梦,便在门外的过道小沙发上坐了下来。因为恶梦中的人不及时叫醒,很容易对身心产生刺激性的伤害的。

    就这样,冷玉晴在卧室里睡得还算安稳。王爻静静地坐了约两个小时,再也没有听到嫂子有什么动静,才回自己房间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尤娜敲开了王爻的房门。只见她身着白色的制服,红润的漂亮脸孔极为迷人韵味,而身线是那么的爆美成熟,更透着一股子诱惑力,让王爻心头都有点热血要翻滚了。

    司遥,你的服装都做好了。尤娜的脸色微微有些憔悴,眼晴里稍稍有些血丝,显然是加班熬夜给弄出来的,却依然掩饰不住那股子成熟到极点的风味儿,身上的芳香也那么撩*人。

    哦,谢谢。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尤娜把衣物递过来,脸上的笑容显得风情万种。

    哦……王爻看着尤娜的笑容,心跳有点快,也有点儿慌,马上接过衣物,转身进自己房间,顺手就关了门。

    尤娜看着王爻虽然冷酷外表,但对自己还是有点害羞的样子,心里真是动荡不已。不知怎么的,她就是喜欢这个强壮的年轻男子啊!她笑了笑,便转身回去了。

    王爻回到卧室里,深呼吸了好一会儿,才平息了心跳。反正尤娜这个成熟漂亮的女人,给他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一看见她,就让人有点邪恶萌动啊!然后,他刚拿起尤娜与黄雪做的衣服想穿,外面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呃……尤娜又回来了?王爻怔了怔,下意识地思忖道。

    听那敲门声,很有礼貌,两轻一重,王爻明白这是有女佣在敲门。他放下衣服,走到外面的小客厅里,往桌上的显示屏一看,终于放心了。

    不是那要命的尤娜!王爻心安了,因为显示屏上,一个女鞋匠抱着四只摞起来的白色鞋盒站在门外,正规规矩矩地等着。

    王爻打开门,那女鞋匠微微一笑,递过鞋盒,说道:“司遥,你的鞋子做好了。”

    “谢谢,辛苦了。”王爻接过鞋盒,点头说道。

    “不客气。再见!”女鞋匠摇头笑了笑,转身便离开了。

    王爻拿着鞋子回到卧室里,一阵忙碌,真正属于自己的服装换上了。服装里还夹着精致的黑色男式腰包,软牛皮质,可以用皮带穿挂在腰侧的那种。腰包里面还有一副精心选配的墨镜。

    王爻往镜子里照了照,晃了一下胳膊与腿脚,心里不由得暗赞庄园的服装设计师与鞋匠手艺真的不错。

    只见镜子里的叉叉哥,黑色短袖v领t恤,左胸上金线绣着名字“司遥”,胳膊套在袖口里不显得紧也不显得太松;发达的胸部高高突起在衣服里,腰部没有绷出腹肌,因为他肩胸宽阔,把t恤撑起来了。

    t恤扎在长裤里,黑色长裤极为修直,腰上18k金皮带头的腰带,显出几分华贵气质。这一身的布料垂性非常不错,王爻晃动胳膊与扭腰之时,全身布料轻颤,便多出了几分冷酷的俊逸。

    脚下那双黑色而底部柔韧的鳄鱼皮鞋,完全按照王爻的脚部独特而制,非常合脚,扭动脚步也非常舒适,根本没有一般鞋子的夹脚硌跟的状况发生。

    而且让王爻更为满意的是尤娜设计的平角底裤,那个贴身的设计,让自己萎萎状态的雄鞭与巨大的蛋袋被包在里面非常舒服,柔软的丝质材料,透气而爽身。

    望着自己一身上下的新装,床上还有一套备用换洗,王爻心里也挺感动的。毕竟两个服装设计师与两个鞋匠差不多一夜没合眼呢!他收起了备用的衣物,看看卧室的时间,已是早上七点半了,按理说应该吃饭了。

    于是,王爻一身新装,按着规矩把对讲机往右边腰后一别。想了想,他把李桂花拿的一千块钱放进腰包里层,将腰包穿挂在左边腰侧,便向大饭厅走去。

    走了两步,王爻感觉脚下真的很舒服。朝阳中,晨风中,他长发随风轻扬,衣裤也随行走而轻荡,整个人更多了冷峻与硬朗的气质!

    王爻来到大饭厅,里面已是女佣个个在座了。他整个人的气质,让女佣们看心神动荡。

    也有很多年轻的姑娘们想起昨天晚上,叶子秀、钱丽、赵曼、冯婷和谭容说的话,个个都有些不敢接近王爻了。因为这些姑娘们觉得王爻是个冷血保镖,好像对女人不动心一样,接近无用;他的身手很强悍,要是有暴力倾向的话,万一惹毛了他,后果不堪设想了。

    桌上的早餐很丰富,牛奶、麦片、黄油、鸡蛋、生菜沙拉……王爻望了一眼大饭厅里,没有发现尤娜、黄雪和两个女鞋匠,想来她们累了一晚上,一定是休息去了。

    王爻便到人少的那一桌坐下来,默默地吃着早餐,不发出一点点的声音,这份庄园的规矩,让他早就烂熟了,而且就餐的动作也极为有修养,让很多姑娘们都不禁又投目过来,个个心里动荡。

    唉……看来叉叉哥可以有这个趋势:中岛庄园的冷血大众情人!

    吃完饭,王爻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来到门外的时候,他抬头望了望冷玉晴东边的洋楼,看到她在卧室里走动的身影,感觉昨晚她后来睡得不错,心里点了点头,转身进屋了。

    此后十天时间,冷玉晴都在自己洋楼里办公,未出庄园一步。她也让人将欠李桂花的医药钱以及借的钱都汇到了太和卫生院,自然是李桂花收取,而且多给了五千块,使得李桂花打电话来感谢,说怎么也不会要的。当然,李桂花知道儿子在冷氏集团上班,也不敢把冷玉晴和王爻的事情说给儿子听,在乡下的时候她就答应保密的。

    冷玉晴不出行,王爻也就在庄园里呆着。白天,王爻看看书,看看电视,上上网,晚上到时候就训练,按时去美容美发厅修整仪表;晚上十二点之后,他都在院内的小花园凉亭里坐着,守着嫂子的睡眠,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才回房休息。倒也是怪,这些日子里,冷玉晴也真没有再做恶梦。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倒也没有多少事端,真是挺闲的感觉。王爻也心安,总也算是飘泊结束了,在嫂子的庄园里,一切都是很安全的。冷玉晴天天忙,和他聊天的时间也不多,但他耐得住寂寞,也不打扰嫂子,心中对嫂子的愧疚一直未消除,对姚悦的思念也没有停歇。

    在庄园女佣们的面前,王爻一直话不多,但也挺有修养的样子。他英俊的脸上总是冷峻之风,冷血保镖的印象深入人心。很可惜,因为他的冷血,有合同到期的年轻女子们搭讪也没用,这个大众情人彻底无法形成。唯有尤娜,对王爻还是相当热心,只是王爻尽量避开她,不与之过多接触,因为这女人确实很美很性感,让人的荷尔蒙要爆炸似的。

    当然,王爻力量强悍的特点,还是通过冯婷、谭容之口传开了。有不少女佣都看过王爻训练,知道他真厉害,倒也为冷总裁高兴。冷玉晴有时候也看王爻训练,看着看着心头就有些躁动,想及丈夫,便赶紧不看为妙。

    而王爻不介意别人看自己训练,低头挥汗如雨,珍惜着上等的训练器材和良好的训练环境。训练结束之后,应该做嘛就做嘛。这

    样的生活,他习惯了,比起逃亡来,真是好多了。

    这一日,早饭后,王爻回保镖房里洗漱之后,便听到对讲机里“波波波”响了三声,然后传来一个女声:“司遥司遥,我是苗英!”

    王爻马上从背后摘下对讲机,冷静回道:“我是司遥,请讲。”

    “司遥,有两位警官要见冷总裁!”

    两位警官?王爻心里突突了两下,马上回道:“收到,请他们在会客厅里稍等。”

    王爻把对讲机别在腰后,几步到了外面的小客厅。他站在窗前的显示器面前,鼠标点了一下会客厅,画面马上在整个显示器上放大,里面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会客厅的一张长沙发上,并排坐着两名身着便衣的警察,是一男一女。那名男警短发,面相有些威武,皮肤微黑,二十七八的年纪,穿着白色的短袖t恤和蓝色牛仔裤,身子挺壮实,整整高出女子一头有余。

    女警察瓜子脸蛋儿,皮肤白晰,细眉微斜,杏眼明亮有神,垂鼻如玉,红唇微薄,五官组合相当漂亮,清纯而精致。她顺直的黑发齐齐后扎,吊成一条极有垂性的黑亮马尾,更显得英姿飒飒。

    女警察大约有二十一二的年纪,身着一条水红色的无袖紧身t恤,双臂纤细却结实,雪白的肤色极有光泽;下配一条乳白色的紧身休闲裤,脚穿透气式白色运动鞋,坐在那里也让人看得出双腿修长笔直。

    虽然女警察胸口尺寸不算很大,却依然显得身材凹凸有致,乍一看就是在局里属于警花一类的角色。画面中,那男警察的目光,还不时落在她的身上呢!

    望着那男警察,王爻心里淡笑一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在他的眼里,那个女警察与姚悦、冷玉晴都是所见过最漂亮的女子了,只是她那明亮的眼神显得有些活泼,冷玉晴是冷艳之极,姚悦则是时而活泼,时而温性如春*水一般。

    两个警察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个黑色的本子,像是做笔录的那一种。他们好像在说着什么,而庄园的女保安苗英正在为他们倒水过去。苗英本也算漂亮的了,可与那女警察一比,顿时就相形见拙了。

    王爻听冷玉晴说过,庄园的监控系统图像,都是精微块格拼凑,任点一处画面,都可能继续放大的。他见两个警察右侧t恤下好像露出类似于警官证之类的卡片,应该是吊在腰带上的,于是马上分别点击放大。

    一放大之后,王爻看到那工作证件下刚好露出了名字,那个男警察叫做杜少雄,女警察叫麦甜。而知道来客的名字,也是作为保镖要尽量做的事情。

    看清楚两名警察名字后,王爻马上放下鼠标,戴上墨镜,去冷玉晴的洋楼里叫她了。会同她见外人,保镖都是戴墨镜,这也是规矩。

    王爻刚到门外,便见冷玉晴从洋楼里出来了。她黑发盘绕在脑后,绝美的脸庞依然冷傲无比,一身黑色露肩丝裙,双臂雪白如玉,领口适中,双*峰饱满挺拔,腰细如柳,裙摆盖及脚裸,黑带高跟鞋穿在脚上,行走间脚步很有节奏,晨风轻荡裙摆,风姿不尽诱人。

    冷玉晴见到门边站着的王爻,见他一身新装,尽显冷峻气质,心里也特别满意。只是……她见王爻戴着墨镜,有些不解。

    “冷总裁,有两位警官在外面会客厅等您。”王爻几步上前,说道。

    “哦?警察来做什么?叫什么名字?”冷玉晴眉头轻轻一皱,随即问道。她一身淡淡清香四逸,特别醉人。

    “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一个男的叫杜少雄,杜甫的杜,年少的少,雄伟的雄;一个女的叫麦甜,麦苗的麦,甜蜜的甜。”

    “杜少雄……认识,清海市刑警大队的副队长,麦甜……名字不错,但不认识。走吧,先看看去。”冷玉晴沉吟了一下,然后向院子外面走去。王爻也马上跟在她的后面,往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