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2】嫂子,对不起
    随后,王爻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有关自己的内容,一条也搜索不到,果然是一直处在和谐的状态中。他不禁纳闷儿啊,网上关于自己的只言片语也没有,自己到底有多大的罪啊,值得这么严厉的手段对待吗?

    无奈地摇了摇头,王爻心里更坚定了查清真相的信念。他又搜了一下有关杨明旺与赵沛、刘成龙的互联名网信息。

    杨明旺的信息倒有不少,都是与冷玉晴出席各种开工典礼剪彩活动,确是是郎才女貌,让人羡慕。可想起杨明旺的现状,也不禁让人心伤。

    赵沛的信息几乎也看不到了,只有一些网友的帖子之类的,敏感的内容全都和谐了。少有的一些图片上,赵沛原来瘦长的身体有些发胖,明亮的双眼里有些忧郁之色,留起了小胡子,戴上眼镜更有些乡土诗人的味道:忧郁、颓废。

    刘成龙也只有以前在国家拳击队的一些照片,小伙子身高一米八,依然钢筋铁骨,浓眉豹眼,面相依然凶悍,而他被开除出国家队后,再也没有什么消息了。

    王爻又查了一些其他人的互联网信息,姚岳峰与杜悦梅的文字与照片倒是很多。姚岳峰明显胖多了,笑容随时很灿烂,灿烂得让感觉到他是个没有污点的好市长。

    姚悦的母亲杜悦梅,越发显得年轻了,快近四十五的人了,像个三十岁的女人,脸庞红润光泽,五官生得极漂亮,身材起伏动人,一股子熟透的味道。有些照片里,王爻看见她出席一些地产开发商的签字仪式,很多男人的目光都直往她的胸口上瞟。

    姚悦叔叔姚成峰的互联网信息很少很少,王爻翻得眼睛有些花了,才找到了一条,说的是姚成峰去年参与破获了一起杀人案,只不过在案情新闻里出现了一次名字而已。

    最后,王爻找到了和老恩师有关的信息,望着刘一思的遗容照片和他的葬礼现场视频,他的心里充满了遗憾之感。来参加刘一思葬礼的人里,除了冷玉晴夫妇之外,居然有不少的欧美面孔,有老人,也有中年人。

    然而,刘一思的生平经历里,居然没有写到他最钟爱的弟子王爻。这让王爻不觉得很意外,只觉得现实很残忍。自己是老恩师最爱的弟子,是他回国来除了儿子刘成龙之外唯一的一名弟子,自己被他寄于厚望,没想到沦为了逃犯,连为他送送最后一程也没能够。

    王爻有些想不通的是,翻了所有老恩师葬礼的资料,都没有师兄刘成龙的身影。很多相关报道里都说,刘成龙被开出国家队,是导致其父刘一思心脏病发而猝死的主要原因,他没有参加父亲的葬礼,是羞愧难挡。

    对于报道里的众说纷云,王爻没有过多理会,只是打算有时间了,回临江扫扫墓。然后,他关了电脑,躺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王爻的脑子里,总是想着姚悦的样子,想着她在官场豪门里过着笼中鸟儿般的生活,却又想不出她具体的生活场景与内容来,感到无比的烦躁。他知道孙大河这样的一个人,在外面一定有很多女人,姚悦算是幸福吗?绝对不是!

    想起纯净如水的姚悦,曾经开朗活泼的大学校花,想着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王爻心里一阵阵的痛上来。他又觉得那么无力,相爱的人,不相见,却相念!明明她不幸福,自己却又爱莫能助,这样的痛苦更让王爻无法入眠。

    墙上的挂钟都两点了,王爻还是无法入眠。他站起身来,裹着大毛巾,坐到了外面小客厅里。

    王爻打开灯,打开窗户,夏夜凉爽的湖风带着小花园里的花香送来,让人精神爽些不少。他往外面看了看,西边洋楼的医疗层重症监护室还亮着淡淡的灯光,东边冷玉晴的洋楼已无灯光,想必是睡着了。

    想着杨明旺这对夫妻,一个在西,一个在东,一个无知觉,一个很痴守,王爻心里暗叹一回,便坐下来看着那24小时监控器显示屏。

    显示屏上,庄园里只有咖啡馆厅、服装厅和鞋厅开着灯。咖啡厅是必须保证24小时有女佣在的,这是杨明旺以前形成的规矩。他总是工作到深夜,便想去那里喝一杯提提神。虽然他现在无知觉了,但这样的规矩还是保持下来了。

    服装厅与鞋厅,是因为两个服装师与两个鞋匠正在为王爻赶制穿着行头,至少先得把夏季的赶出来。望着尤娜与黄雪她们,王爻心里还是很感动的。正在这时,冷玉晴隐约的痛苦惊叫声,透过她卧室的窗帘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顿时,王爻心里一惊,猛然站起身来,向冷玉晴的洋楼冲过去……

    冲到半路上,王爻才想起身上只裹了一条大毛巾。冷玉晴的痛苦之声虽然隐约,但在他的耳朵里已然清楚无比。

    嫂子做恶梦了!王爻心中明白,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心里坦坦荡荡,脚下只是稍一迟疑便奔跑如飞了。

    不过五秒,王爻穿过院子花丛,一双拖鞋都跑飞了,便到了东边洋楼的门下。月色下,那深红色的原木雕花门特别美观,王爻对着门就是狠力一撞。

    “砰!!!”

    一声震响在中岛庄园里传出,有的女佣都在梦中惊醒了,西边正在忙碌的尤娜等人都抬头惊望窗外。只是声音来自冷玉晴的院子,没有人敢过问,就连庄园大门口正在值班的冯婷,也只是起身望了一下紧闭的院门,并没有过来,因为院子里发生的事情,是保镖的事,不是她的职责范围。

    王爻已冲进门内,第一层的室内游泳馆里,池水清清,也因为他大力撞门而产生了阵阵涟漪。他沿着深红色的旋转楼梯飞快地奔向第二层,向左便撞开了起居室的大门,往里冲便是客厅,再往里,才是冷玉晴的卧室,她的痛苦呻吟则更加清晰地传出来。

    二话没说,王爻抓紧了裹身的围巾,强壮的左肩对着卧室门狠狠一撞。“啪”的一声,结实的暗金色原木房门应声而开,里面柔和的淡蓝灯光射入王爻的眼帘,一股淡淡的清香迎面而来。

    只见一张雪白的大床上,冷玉晴只着一条黑色的蕾丝边内裤,仰躺在大床上,身形几乎全裸,如雪玉之雕,曲线极为迷人,特别是鲜红的雪山峰头在淡蓝的灯光中迷人眼球,黑发乱绕在枕头与香肩之上。

    冷玉晴双眼紧闭,额头上细汗密布,嘴里不断发出含糊不清的痛苦声音,雪白纤细的双臂正在胡乱地凭空推动,修长的双腿也在不停地踢腾,像在恶梦中挣扎惊呼一样。床上雪白的丝毯,早已被她给踢到了床上,堆皱在金棕色的地板上。

    王爻乍一眼见,忍不住口干舌躁,小腹底热流窜动。可是一瞬间,他便冲了过去,抓起地板上的丝毯,左脚在地,右膝跪在床沿上,抱起冷玉睛快速一裹。

    冷玉晴那雪白诱人的身子带着淡雅无比的清香,接触之间,那皮肤的嫩滑如润泽的果冻,让王爻热血动荡不安。

    “嫂子,醒醒!嫂子……”王爻裹好冷玉晴,便将她平放在枕上,不断地左右轻晃着她,嗓子里沉沉而焦急地呼唤道。

    终于,冷玉晴在可怕的恶梦中惊醒,她又梦见被绑架了,然后被强*奸。她睁眼一望,就看到了王爻抬头不望自己,他那雄壮的正身,带着浓浓的男性气息,双臂那么强劲而力量柔绵。

    刹那间,冷玉晴有些感动,却马上惊羞地“啊”了一声。眼前的王爻因为只顾着抬头摇晃她,却没有想到那身上裹着的大毛巾已经……呃……真的从身上滑了下来,下半身躯全都暴露了,一片壮观羞人啊!

    &nbsp

    ;  王爻闻声,马上低头望了冷玉晴一眼,也才突然感觉到身上是光的。又见嫂子愣愣地望着自己的下面,他低头一看……

    “嫂子,对不起。”王爻有些脸热心跳,马上转身捞起毛巾围在身上跳下了床,背对着冷玉晴站着,内心充满了尴尬与愧疚。

    卧室里,淡蓝色的灯光下,一片安静。西边半开的窗帘上西斜的月光微透进来,与灯光交融,让一切变得那么唯美,让人感觉到这应该是无比浪漫的夜。

    冷玉晴默默地望着王爻,只见他那挺拔而雄壮的身影背对着自己,发型也变得更为有味道,宽实圆润而爆突的双肩;背阔肌如两张天使的翅膀,深深的脊沟里有诱人的阴影;白毛巾下的一双修长结实的小腿,腿肚如两颗坚硬的长棱钻石,还光着一对大脚,充满了浓浓的男人味儿。

    冷玉晴竟然看得有些脸红心跳,那种原始的生理冲动在春*药的残留作用下,在如此暧昧的环境里,如火一样燃烧起来……

    王爻的心里,尴尬、愧疚与难受挥之不去。他背对着冷玉晴,感觉这深夜时分,两人独处,而又不自觉地想起她裸着上身睡觉的诱人情景。好吧,他也想起赵沛说过——无罩*裸*睡,是女性健康的睡觉方式。

    卧室的清香味儿又不停地侵袭着嗅觉,刚刚那皮肤的触感似乎还留在手臂上,王爻的心血在尴尬时也涌荡得厉害,下边也不听使唤一样继续挺立着。

    实在没有办法,王爻迈开脚步,向门边走去,边走边道:“嫂子,你醒了就好,我在这里不太好。”

    冷玉晴淡淡地笑了,神色有些凄然,唉,刚才是做恶梦了。她望着王爻的背影,望着他双脚留在地板上的泥脚印,淡淡地笑了笑。想着他听到自己恶梦里挣扎呼救的声音,跑那么急,她心里还是很感动的。可她也望着王爻的背影,不解道:“你怎么听到我的声音了?”

    “有些睡不着,在客厅里坐了会儿,便听到了。好好休息吧嫂子,心里别想多了,要不然还会做恶梦的。”王爻到了门边,头也不回,沉淡淡地回道。

    “嗯……我知道了。”冷玉晴轻轻地点了点头,应声之时,王爻已到门外去了。她想想他及时出现,有些心暖,想想他刚才毛巾掉了,不禁有些脸红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