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1】官场色狼
    王爻找到了“为你爬火车”的qq号码,进入加好友提标框,对方居然有三个提示问题:我的爱人全名?

    “冷玉晴。”王爻输入回答第一个。

    “我的全名是?”

    “杨明旺。”王爻第二次输入回答。

    “这些年,我最放心不下的兄弟是?”

    “王爻。”王爻心情有些激动,输入了自己的名字。之后,他点了一下确定。

    结果……王爻成功了,心里更激动了!“为你爬火车”果然是明旺哥的号码,现在就是嫂子冷玉晴在用着。

    望着自己曾经的两个好兄弟在自己的好友里面,王爻的心情一阵又一阵地开心着。

    忽然,qq图标变成了系统小喇叭提示。王爻点开一看,居然是“为你爬火车”添加自己为好友了。他马上明白过来,冷玉晴虽然在工作,却也挂着杨明旺的qq。

    王爻想了想,马上发了一条信息过去,连标点符号也没有:嫂子我是司遥

    “嗯,我知道是你,要不然已经把你拉黑了。穿过幽暗的岁月,名字不错,含义深刻,希望如此。”冷玉晴飞快地回信过来。

    “谢谢。现在工作中?”王爻心里感动,也暗自佩服冷玉晴的思维很敏捷。不过想一想,能回答对杨明旺三个好友问题的人,真的不多。

    “嗯,有事?”

    “帮我加一下她,行吗?”王爻沉思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回话过去。

    冷玉晴看着王爻的要求,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脸上有些无奈之色,回了一条信息:“你们之间,可能……永远也不会在一起了。唉……好好生活吧!庄园里这么多漂亮的姑娘,以你的条件,好好选一个不行吗?”

    王爻当然也懂冷玉晴的话,马上回道:“那样会坏了规矩的。”

    冷玉晴看着王爻的回话,心里觉得特别安慰,马上回过来:“对于你,这个规矩可以破!如果你相中谁,告诉我,你们的婚礼嫂子为你们大办特办,然后……你们夫妻在这里好好工作,安安稳稳过一生,不好吗?”

    王爻一下子沉默了,心灵深处感觉刺痛了一下,有些无法接受自己与别的女人过一生的现实。

    感觉王爻不说话了,冷玉晴轻轻叹息一声,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好吧,你还有冤屈真相不明,以后再说个人问题。她的号码是多少?”

    王爻一看信息,激动了,手指在键盘上一阵急按,两秒钟就发了8个数字过去。是啊是啊,他出拳的速度快,这个时候输入数字也很快!

    冷玉晴感觉几乎是自己发完信息,便收到了姚悦的qq号码,淡淡地笑叹道:“这个王爻,一提起姚悦,速度可真够快的!”

    冷玉晴马上打开了好友查找,看到姚悦的昵称“远方的你”,她心里真有些感慨。她同样输入姚悦的名字,被提示问题回答错误,便给王爻发信息过去:“不是她的名字?”

    “嗯。我刚才试过了,不是。嫂子,你用她丈夫的名字试一试,也许可以的。”王爻点点头,快速地回输过去。他这些字也打得飞快,让冷玉晴不禁又发了条信息:“嗯,我知道了。你打字速度可真够快,用的五笔?”

    “嗯,是五笔。”王爻马上回敲过去。

    望着又飞快回来的信息,冷玉晴回道:“我也是五笔,可没有你快。这么些年了,你把字根与拆字法还记得这么熟啊!”

    王爻心有所感,便回道:“有些东西在生命里出现过,就再也不会忘记了。”

    见王爻这一句话发过来,冷玉晴心有感触,深吸了一口气,在姚悦的qq好友问题答案栏里输入“孙大河”三个名字,再确定。

    结果……成功了。冷玉晴心里电闪几回,已然明白了孙大河控制着姚悦的qq。

    这时,姚悦的对话信息发了过来:“你谁?怎么知道我?”

    冷玉晴愣了一下,看这语气马上明白是孙大河在线。她给王爻发了一条信息:“成了!果然是他在线!”

    “哦。谢谢。接下来……请嫂子帮我问一下她的情况,好吗?”王爻心里有些伤痛,果然如自己所猜想的那样。让冷玉晴帮着问一下,她是女性,应该更容易一些。

    “嗯。一会儿给你聊天记录。”冷玉晴回了王爻一条信息。之后,便开始应付起孙大河来了。

    “嗯。”王爻回敲了一个字,然后坐在电脑面前,怀着激动的心情耐心地等待。

    五年了,四处奔逃,叉叉哥终于安定下来,终于能知道姚悦的现状了……

    从心底里来说,冷玉晴很鄙视孙大河,不单是因为他的虚伪,还因为他骨子里的淫邪心性。特别是杨明旺卧床成为植物人近两年来,孙大河总是能找到她的电话号码,有事无事就骚扰一下。

    无奈作为全省民营企业中的龙头,全国民营建筑行业的先锋,冷氏集团少不得与政府部门交集,冷玉晴有时候只能暂时服软。她也常常更换电话号码,却总还是会被神通广大的孙大河给获知。

    现在,要为王爻面对孙大河,冷玉晴心里也有种毛火直冒的感觉,但是多年的官商经验让她冷静地回了一条消息:“姚悦,是你吗?”

    孙大河今晚无事,难得回家一次,却坐在自己单独的房间里,挂着姚悦的qq正玩儿连连看,他也就这游戏智商了。

    孙大河身穿名牌衬衣西裤,白晰胖乎的甲字脸上戴着黑边眼镜。镜片后面的眼光没有在官场上的虚伪与阴沉,只有沉浸在游戏中的兴奋光芒爆发出来。

    见有人加姚悦,孙大河心里一格登,又见到“为你爬火车”的网名,一查资料,看到是个男的就火了,现在见对方回信了,便老奸起来,回道:“我是姚悦啊,你是?”

    虚伪的家伙!冷玉晴心中暗骂,却发了一个神秘的表情,回道:“你猜?”

    嗯?孙大河那脑子里马上转开了,回道:“猜不着,你不说是谁,我就把你拉黑!”

    冷玉晴还没来得及回话,孙大河的视频会话就发过来了。看看,这官场中人就没一句老实话,刚还说把冷娘子拉黑,现在又弹视频了。

    冷玉晴连忙把笔记本电脑屏幕倒扣下来一些,让内置摄像头顶多拍到自己的双手在键盘上打字而已。

    孙大河一看到冷玉晴那双白玉般修长的手与纤细嫩润的一对小臂,色心顿时大起。他白净的脸庞上那双本来阴沉的眼睛,马上放出光芒来,声音却装得纯良而低沉,说道:“

    你怎么是个女人啊?嗯,看你的双手,白净如玉,修长柔嫩,让人过目难忘,一定是属于一位美丽倾城的女子,能否让在下一睹芳容啊?”

    听着孙大河那副正人君子一样斯文又邪恶的腔调,冷玉晴心里直犯恶心,没有说话,而是敲了条信息回去:“我怎么就不能是女人呢?你不也是个男人吗?”

    “呵呵,当然可以是啊!你应该是悦儿的同学吧,我是她的丈夫孙大河,请问你是哪一位?说出来看看我是否认识?”孙大河望着冷玉晴的双手与小臂,声音很温和,很显得礼貌极了。

    冷玉晴知道孙大河的本性,当然明白他的话里永远没安好心,便回敲道:“关了视频,我就告诉你。”

    “呵呵,同学你真有意思。好吧,我关视频。不过,你可说话一定算话呀!我说话算话,马上就关。”孙大河的声音还是很有礼貌,虚伪奸滑却尽然体现。说完,他真就把视频给关了,然后飞快地打了一行字过来:“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姚悦还好吧?”冷玉晴才懒得跟孙大河说,直接奔主题去了。

    “呵呵,悦儿跟着我,当然好了。你到底是哪一位女同学啊?在哪里工作啊?说不定,有机会咱们可以见上一面,你的事业我也能帮上一把。”孙大河的话里,有些得意的劲儿,却也不忘记了自己的目的。他这脾气就是这样,见了美女巴不得上,手里的大权净用在床上!

    “哦?怎么个好法呢?”冷玉晴知道孙大河那副德性,依然无视他的问题,继续关心姚悦的现状,打字道。

    孙大河见对方回避自己的问题,脑子一转,拿起手机给省公安厅网络技术组长方家洛打了个电话,一阵吩咐之后,他才得意地回了一行字过来:“同学,你既然是姚悦的同学,就应该知道我孙大河吧!那你说跟着我,姚悦能不幸福吗?”

    冷玉晴望着孙大河的回话,心里充满了鄙视。她回了一句:“那当然了,有省委第一秘书做老公,当然能幸福了。那孙秘书能说一说,我们的好同学姚悦到底有多幸福呢?”

    看到冷玉晴的信息,孙大河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的。他这个省委一秘的威力很大的,走哪里都有人点头哈腰送礼送女人,这眼前的美娇娘,拿下她没问题的吧!

    孙大河一方面想拖住冷玉晴,好让方家洛查个清楚,另一方面对冷玉晴光是那一双手就要勾掉人的魂儿了,他特别想搞到手啊!于是,他回敲道:“哪里哪里,小秘书一个,不值得一提,但在很多方面说话还是起作用的。悦悦很幸福,感谢同学的关心与问候啊!同学漂亮可人,不知芳名能否相告?也许,我们可以做个朋友,也许未来你会觉得和我做朋友,绝对不会吃亏的。”

    色鬼!冷玉晴恨不得吐孙大河一脸口水,那都算是瞧得起他了。她也明白孙大河不会告诉自己姚悦的情况了,便回敲道:“孙秘书过谦了,我累了,改天再聊吧!”

    说完,冷玉晴便不再理会,而是把聊天记录一复制,发到了王爻的qq上,附加了一句“我下了”,就真的下了,把电脑也关上了。她也是知道的,孙大河这个官场色*狼,一定会不断地发信息过来的。

    冷玉晴下线之后,便专心做着自己的设计,到累了的时候才下二楼起居室休息了。而孙大河一见对方不在线了,心里还是有些气愤,轻声骂道:“居然不给我面子,看我怎么收拾你?”骂完,孙大河给方家洛打起了电话,问道:“方组长,查得怎么样了?”

    “孙秘书,时间不够啊!我们刚刚行动,便失去了‘为你爬火车’的上线ip地址,所以……”方家洛话没有说下去,心里已经作好了挨骂的准备了。对于孙大河的脾气,他是很清楚的。

    其实,就是方家洛与他的技术组花再长的时间,也未必能找到“为你爬火车”的ip。因为杨明旺曾经花了一千万,让一个网络黑客为自己庄园所有的电脑定时更新“ip秒换程序”,就算别人查到,那也是外国ip地址。

    “哦,没事儿了,你们给我盯着这个qq号就行了。我就不相信她不再次上线!这事儿,辛苦你们了,改天请你们吃饭。”孙大河居然没有发怒,语气很温和,微笑道。

    孙大河说完就挂了电话,接着玩儿他的连连看。而在他的心里,已下定了决心揭开“你为爬火车”这个美丽女人的真面目,还要把她弄上床!

    “呃……”方家洛怔了怔,才收起了自己的手机,冷冷地笑了笑。

    而王爻收到冷玉晴发过来的聊天记录之后,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看完之后,他的心里又是一阵酸楚。关于姚悦的现状,因为孙大河老奸,他一点也不知道,反而认识到这个省委第一秘书不但权大势大,色心还特别大。

    不自觉地,王爻觉得给嫂子添麻烦了,也许孙大河会通过“为你爬火车”时常骚扰一下她的。冷玉晴能帮自己这样做,他也很感激的,只是她下线了,要不然会和她多聊几句。

    王爻想了想,便在网上搜了搜孙大河与姚悦的信息。孙大河的特别多,无论是文字还是视频都很多。他不是陪省委书记兰上天会同中央领导四处考察,就是代表省委省政府到地方过问一些重大事件,要么就是出席什么商业论坛啊招商引资会啊,好像这家伙到处都有脚印,也好像……哪里和大把钞票有关的活动,都有这家伙的身影。

    实际上,孙大河的脚印的确遍布全省的重要官商场合。这家伙一天到晚还精力充沛得很,到处当着领导说好话,对着人民放空话,背地里放狠话,对着美女说骚*话……

    对于孙大河,王爻也不是处于敌视,只是感觉此人虽然也算高大英俊,可就是他那满口的虚伪之词,一脸的圆滑笑容和眼晴里时不是的阴沉,让人对他的印象不好么好。

    然而,王爻最关心的是姚悦的一些互联网信息,居然没有一张图片,好像也被和谐了一样。就连她和孙大河的婚礼,竟然没有照片和视频流传出来。

    王爻不禁有这种感觉:姚悦像一只美丽的金丝鸟儿,被孙大河关在了笼中,也许永远。这样的感觉,让他心里特别难受,也许这一生,自己和姚悦,想见个面恐怕都难,更不用说其他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