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7】连内裤都得脱下来
    小院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王爻与冷玉晴,一个身形挺拔峻酷而气息冷悍,一个身线傲然诱人而气质冷丽。

    王爻的眼中,冷玉晴在柔和的灯光下,冷娘子般的气质中多了些温柔与妩媚。在冷玉晴的眼里,王爻那深深的双眼里,有着湿润人心的悲伤。

    “冷总裁,就……真的没有一点儿希望吗?”王爻说着,扭头望了一眼西边洋楼的私人医疗层,声音有些颤抖。

    “……”冷玉晴望了杨明旺重症病房监控室,神情也有些无奈的凄伤,摇了摇头。要是有希望的话,她能保证王爻见到的活脱脱的杨明旺,无论花再多的钱,她出得起!

    而这时,叶子秀退到王爻目不能及的地方,并在后面的王医生下来的时候轻“嘘”了一声,这一声“嘘”,却又传入了王爻的耳朵里。

    不能不说,王爻的听力太灵敏了,比夜狼还灵啊!他顿时感觉到是叶子秀发出的“嘘”声,而且有些鬼鬼祟祟。

    本来杨明旺的情况就让人心伤,而今听到叶子秀的“嘘”声,王爻心火突然就上来了,转身望着楼梯,说道:“叶子秀,嘘什么?”

    冷玉晴倒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冷声斥责道:“叶子秀,你这是坏了规矩,怎么办?你自己清楚吧!”

    说完,冷玉晴转身向院子那边走去。王爻愣了一下,知道叶子秀这个月的工资要扣掉百分之十。女佣坏了冷玉晴的规矩,就必须付出代价。他也没有多少好心情,便跟在冷玉晴身后向院外走去。

    叶子秀被王爻与冷玉晴的话给吓了一跳,心里惊讶无比,却又委屈极了,扭头望着在她身边的王医生,低声说道:“王阿姨,这个新来的保镖司遥,他的耳朵是不是狗耳朵啊?怎么这么灵啊?害得我要扣四百块钱啊!讨厌死了!”

    “呵呵,阿秀,这不正是说明保镖厉害吗?扣了四百块,你不还有三千六吗?再说,又不扣你年底红包四万块,你还有两个月,两年的合同就到期了,想想总计挣了不少吧!要是不能干了,还能有辆小车,就开心点儿吧!你也才坏了一次规矩,管好自己就行了。”王医生笑呵呵地说道。

    王医生的话不假,这庄园里的女佣,都是签订了两年劳务合同的,薪金优厚,年底红包,期满不想再干了,都有辆价值十万块的小轿车。如果冷玉晴满意,续用的话,小轿车可折成钱发放下来。但前提是,不能坏了她的规矩达三次以上。

    不过,这些年倒没有一个人坏规矩,主是因为冷玉晴没有抓住,叶子秀今天算是第一次被抓住的。要是坏了三次以上,直接现场开除。有一条规矩,王爻也印象深刻,那就是:已婚的女佣不算,未婚的必须一直未婚。虽然有些苛刻,但出发点是让小姑娘们不受情感的困扰,专心为庄园服务。因此,很多有素质的女大学生也就应聘进来了,做了清洁工啊服务员之类的。

    “你还笑啊?王阿姨,依我看啊,这个司遥与冷娘子之间,有这个……”叶子秀心里也真是八卦,刚刚想起自己挣了不少,马上两根大拇指凑到一起晃啊晃的,眼里冒着坏坏的眼神。而说这话,她心里居然有点儿酸,王爻跟着冷玉晴,却对自己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哎……阿秀,别说了,再说又坏规矩了。走吧,吃晚饭去!”王医生哪能听不出来呢,马上止住叶子秀的话,小声地说道。

    叶子秀这才收起她的八卦心,跟着王医生沿着楼梯向下走去。她们的脚步很慢,生怕追上了冷玉晴和王爻。

    冷玉晴出了院子走了近百米,心情也才缓过来了,想起王爻刚才的表现,心里更是安慰,没有回头,冰软地说道:“耳朵听力很不错!”

    “嗯。”王爻又一次坦诚地回答道。他的一个字,依然让冷玉晴觉得他不是自负,而是一种让人极有安全感的自信……

    冷玉晴不禁回想了一下,王爻身手很好,很懂规矩,开车也一流,与杨明旺的友情也深,让他做保镖可真是让自己放心不少。她的心情呢,也就好了不少,高跟鞋子击地的声音都响亮了许多。

    王爻默默地跟在冷玉晴身后,走过近百米的红柱青瓦长廊,先到了冷玉晴的专用小饭厅。向右望去,便是服装设计制作厅和鞋厅,再往里,便是中岛庄园的私人影院厅。

    此时,冷玉晴的小饭厅里,那张圆桌旁边已是两个漂亮的女佣侍立,桌上已摆满了各式美味儿佳肴,还倒了小半杯红酒,淡淡的酒香与菜香一起飘出门外来。餐具都是纯银的,反着亮亮的光芒。两个女佣见到冷玉晴身后的王爻,不由得也是眼前一亮,却依然守着规矩,站在那里面带微笑,一动不动。

    冷玉晴顿了顿,没有进小饭厅,而是继续朝前面的大饭厅走去,王爻也不作声,就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而叶子秀与王医生已从院子出来,从停车场那边快步先绕进了大饭厅。

    来到了大饭厅,那里是所有女佣与保镖用餐的地方,这时几乎时所有的女佣都到场了,除了大门口值守的女保安,和杨明旺重症监护室里的陪床护士。

    除了王医生之外,女佣们年纪最大不过三十,小的也顶多二十二三,个个都样子不丑,身着统一上等材质的庄园制服,白衬衣配黑裙,显得个个漂亮又精神。

    大饭厅里六张桌子上,也摆满了各式精美的菜肴,杯盏在桌上摆放整齐,也俱是纯银制作,相当的奢华。确实,在这里做工的女佣们,待遇亦然绝对白领级了。

    一见冷玉晴与王爻进大饭厅里,那些本坐在桌边的女佣们,一起站身起来,动作优雅无声,显出良好的修养与素质。她们望着王爻的那一身新装,俱是眼前闪亮,心里都知道那衣服裤子是杨明旺总裁的啊,个个心里不禁有些八卦,却不敢说出来,仍然都是面带微笑,向着冷玉晴微微鞠躬,齐声道:“冷总裁!”

    冷玉晴保持着神情的冷傲,目光冷厉地轻扫一下所有的女佣,说道:“以后,司遥就在这里和大家一起用餐。饭后,服装制作厅与鞋厅加一下班,明天早上我要看到司遥的新装,皮带头用18k金的。”

    说完,冷玉晴转身望了王爻一眼,明亮而冷厉的目光稍稍软和一些,便独自朝外面走去了。这时,所有的女佣又一次微微鞠躬,齐声道:“冷总裁您请!”

    然而女佣们的心里震撼了,新来的保镖居然能用18k金的皮带头,这地位与郑高虎他们真不一样了。他那一身冷悍的气息,应该是个高手,人还那么冷酷英俊!也有些年轻漂亮的女佣,比如像叶子秀与好几个,都多看了王爻好几眼。

    不过,王爻简直无视所有的目光,找了张人最少的桌子坐下来。此时,米饭已经盛好了,他便端起碗拿起筷子,慢慢而斯文地吃起来。女佣们也不说话,纷纷坐下来吃着各自的饭,不过,大多数还不时望向王爻,也有互相使着眼色轻笑的。

    总的说来,饭厅里很安静,安静得连筷子撞碗的声音也没有。女佣们心里都恪守着庄园的规矩,食不言,饭不语,显出修养与素质来。

    王爻自然也知道这些规矩,默默地吃着饭菜。厨师的手艺好极了,饭菜极香,可王爻怎么也吃不出李桂花农家小菜里那种特别温暖的味道来了。唉……也许奢华的生活,要遵守太多的规矩了吧!

    不知不觉,女佣们都吃饱了,纷纷悄声离开了。可大家不时回头,王爻一个人还默默地坐在那里吃着,每一个人不自觉地都掩嘴轻笑。这个司遥,饭量可真大!

    其实,王爻本来

    身体需要更多的营养,饭量天生就大,而女佣们大多也是为了漂亮吃得半饱就行了,因为晚上十点还有加餐的。

    等王爻吃完了,才看着空荡荡的饭厅,心里微微有些尴尬。他拿起餐巾纸抹了抹嘴,用桌上的漱口水漱了一回口,然后才转身离开。想起刚才冷玉晴的吩咐,他的心里更有些尴尬了。

    这个尴尬是什么呢?

    庄园服装设计与制作,都是量身定制的,那么就要量身了。要量身,就得把一身都扒个精光,连内*裤也要脱下来。这是冷玉晴在乡下红着脸对王爻讲的规矩,现在他回想起来,心里尴尬不已,毕竟庄园里都是女设计师与制作师啊!

    唉……这个规矩实在让人无奈了。王爻心里摇了摇头,平静一下心绪,出了大饭厅,往北面走去。路过冷玉晴的专用饭厅时,她已经早早地离开了,只有两个女佣正在收拾着。

    服装厅就在冷玉晴专用饭厅的隔壁,王爻脚下有点儿走不动了。最终他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那挺拔傲然的身躯居然低着头,让两个漂亮的服装设计师与制作师一望之下就扑地笑了。她们一笑,王爻心里更觉得尴尬不已。

    “司遥,跟我来吧!”一名服装女设计师见王爻站在门口,便轻轻走过来,微笑道。

    王爻闻到一阵浓郁的女人芳香传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来,能看见那服装设计师左胸上有工号牌,上面还有她的名字,叫做尤娜。

    尤娜不过三十一二的年纪,约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头,身材饱满诱人,染着黄色头披在肩上,皮肤白洁细腻,上身白色紧身白衬衫,饱满的胸部呼之欲出一般;下身及膝的黑丝短裙,腿套肉色丝袜,脚穿中跟黑步鞋,虽是女佣装扮,却也丰姿绰约,显得成熟极了,身上飘着诱人的香味儿。

    尤娜说完,便转身向里面走去。王爻也只好硬着头皮跟在她的后面,目光却是扫着了整个服装厅里情况。

    服装厅里,中间靠北墙壁是一个裁剪长台,长台后面是一排排各式的优质布料,都卷成一筒又一筒的,色彩主要以黑色、白色、紫色和淡水红为主。

    长台前面,是一排靠窗的缝纫机器,机器上方挂满了线轴,还有一台蒸汽熨烫机。那个漂亮的黑色波浪卷的高级制作师,就坐在中间的一台机器边望着王爻微笑,她约有三十岁的样子,工牌上的名字叫做黄雪。面对她的微笑,王爻也显得很不自在。

    在长台的对面的南墙下,是一排玻璃木衣柜,里面摆满了各式的服装,大多是冷玉晴的各式服装,包括内衣在内,都是黑白搭配或者纯黑纯白或者纯紫色,裁剪都极为精妙;也有女佣的很多服装。

    长台靠着的北墙下,有两道门,靠外面一道门上写着休息室,里面另一道门上写着“量体室”。此时,尤娜已推开了量体室的门,等着王爻过去。

    王爻行走间,心神慢慢镇定,走进了量体室。他一进去,尤娜也跟着进去,并把门关上了。量体室不大,只有十五六平米的样子,一张棕色的木头桌子上,放着皮尺与纸笔,光线还是很亮的,就是没有窗子。

    “司遥,脱了吧!”尤娜雪白修长的手上拿着皮尺,声音软浓悦耳,望着王爻说道。她的眼神里,有一些媚媚的感觉,好像有一种隐藏的火焰在燃烧。

    王爻一触及到尤娜的目光,面上一热,心跳有点儿快。他马上转身身去,闭上眼睛空呼吸几口,才开始解开自己的衬衣。

    衬衣一脱下来,王爻身着紧身的白背心,那后背强大的肌群便展现出来。尤娜在他的身后,也看得有些脸红耳热,心跳也快了起来。

    只见王爻肤似古铜,肩肌突耸圆润,那一对发达的背阔肌,如两张强劲的翅膀,要撑开那背心展翅欲飞一样,更显得他后背雄壮不已。那微卷的长发披在脑后,中间的发缕垂进深深的背脊沟中,一股男人强悍的气息更是扑面而来。

    而王爻白背心扎在皮带里,那窄腰下是两方紧实的臀,撑起了黑色的长裤,双腿笔直无比,更是充满了对女人的诱惑力。王爻头也没回,右手将衬衣回递过去。尤娜接过去后,他撩起背心,脱了下来。

    顿时,尤娜心跳猛增,春心荡漾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