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6】这个冷血动物!
    呃……千万别以为嫂子给叉叉哥小鞋穿啊!实际上王爻脚码与杨明旺一样,可他差不多五年的光脚生涯,让前脚掌变得大过常人一些了。

    冷玉晴一听,低头看了王爻脚下一眼,说道:刚刚做好这双鞋,本来说他从省城回来外出就穿的,哪知道就……唉……小了一点儿,你先将就吧!你去看看他吧!

    冷玉晴心里生起无限的悲伤,说完就转身离去,往自己的东边洋楼走去。王爻听得心里一揪,完全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他默默地望着冷玉晴的背影,晚风中裙摆轻动,却显得那么落寞,让人心里发酸。

    等冷玉晴推开洋楼的一楼大门走进去了,王爻才回身往西边洋楼走去。望着那洋楼二层,王爻心里一激动,箭步如飞,长发飘飘,很快就到了二楼上。

    转过楼梯转角,长长的雪白通道廊里,飘着淡淡的毒水味道。通道廊的尽头,是一扇奶白色的木门。王爻推开门走进去,眼前出现在个小厅,约有二十平米的样子。

    小厅的左边有四道房门,上面分别写着:主治医生办公室,值班医生办公室,药房,医疗器械室。右边有两道淡黄色的大门,一道上面写着:重症监护室;另一道上写着:私人临床观察室。

    小厅正中的墙下,一个年轻的漂亮护士,约有二十三四的样子,带着白色护士帽,身着粉色的紧身护士服,身形起伏诱人,正坐在一张桌前看着书。她一见王爻进来,马上站起来,望着寒山般冷峻的他,感觉那一身男性气息要扑杀自己的心了,眼里闪过无限的惊讶。

    好酷好帅的新保镖啊,气质迷死人了!漂亮女护士心里突然怦怦直跳,站起身来,脸上红扑扑得诱人,胸口挺了一下,还不算小啊。她微笑道:司遥你好,我叫叶子秀。

    嗯。王爻轻轻一点头,面无表情,话语保持自己一贯的风格,如寒潭无波。他知道,这一定是冷玉晴事先交待好的。话一说完,他便望着那重症监护室,心里特别激动,表情却依然冷静。

    哼,装什么酷啊?男人不都一个样?郑高虎那王八蛋还不是天天想上我?你居然对我一点儿不感冒?叶子秀一见王爻那冷冰冰的表情,听着他的话心里就不满地哼哼着,嘴上却微笑道:听冷总裁说,你要来看望杨总裁吧,请跟我来。

    说着,叶子秀起身向旁边的医疗器械室走去,王爻也就跟在她身后。两人来到医疗器械室里,王爻放眼一望,只见宽敞的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医疗器械。据冷玉晴说,这些医疗器械都是国际最顶级的配置,价值近五千万了。

    司遥,你进去吧!叶子秀冲着王爻温柔一笑,站在一个类似于人形却大了好几倍的仪器旁边,说道。说完,她按了一下仪器上面的一个红色按钮,仪器门便打开了。那红色按钮的旁边,还有一个紫色的按钮。

    王爻见那仪器上面写着自己不认识的文字,不像是英文,像德语。他知道这是冷玉晴说的德国进口仪器,是瞬间灭菌仪。

    王爻没有说话,默默地走进瞬间灭菌仪,便看见里面有一个银色的金属架子,上面挂着好几件白色的无菌服,还有好几双白色的手套与鞋套。四而的仪器壁上,是密布的针孔样的小眼儿。

    这时,叶子秀在外面关上了瞬间灭菌仪,王爻的头顶一盏红灯亮了起来。只听头顶的小喇叭里传来她的声音:司遥,一会儿灭菌完了,你自己穿上无菌服,戴上手套与鞋套,就可以出来了。

    嗯。王爻应了一声,就静等着灭菌开始。

    就知道嗯,真是冷血!叶子秀心里特别不爽,在外面按动了紫色的按钮。

    刹那间,王爻感觉到四面八方的仪器壁上的小针眼里,发出阵阵看不见的光芒,让身体瞬间一热,便什么感觉也没有了。这时,叶子秀的声音又响起来:可以了。

    哦。王爻又应了一声,马上开始穿无菌服,戴手套与鞋套。

    而叶子秀在外面气得火大啊,仍不住低声骂道:哦你妹啊?郑高虎他们见了本姑娘,还不跟色中饿狼一样,本姑娘都不想鸟他们,可你呢?本姑娘主动跟你说话,你还真冷血!

    叶子秀的低骂,说得很轻很轻,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了。因为好歹也在这里上班,吃穿不愁工资还不错,而这个保镖新来的,居然有资格探望杨总裁,可能不一般啊,她觉得不能骂大声了,要不然失去这份工作就太可惜了。

    但是,叶子秀没有想到,她那低声的骂语,还是通过小喇叭传到了王爻夜狼般的耳朵里了。

    王爻听在耳朵里,心里微微一皱眉。他对郑高虎他们的印象则又是差了一些,但也计较叶子秀什么。

    王爻推开门,对着叶子秀说道:我没有妹,我也不是郑高虎他们。我现在可以看望杨总裁了吧!

    呃……叶子秀听得一愣,抬起美目望了王爻一眼儿,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尴尬得要钻地缝了。

    见叶子秀不答话,王爻也不说了,拉开医疗器械室的门,径自往那重症监护室走去。叶子秀这才回过神来,气得一下子关了瞬间灭菌仪,又一次觉得安全了,低声骂道:什么耳朵啊?狗的吗?

    可这一次,王爻还是听到了,回身在门口一伸头,道:“我属马!”

    “你……”叶子秀看着王爻,脸上刷地又红了。她没想到,这保镖的耳朵也太灵了。

    可王爻说完便走,很快推开了重症监护室的门。

    重症监护室,占地近五十平,南北东三面是奶白色的壁纸墙壁,壁纸上的云纹极其精美;西边是落地玻璃窗,落日余晖撒进来,房间里染上淡红色的光芒。

    西边的玻璃墙西北角上,有两台白色机器,像发电机一样的造型,其中一台闪着红色工作指示灯,正在轻不可闻声地运转,把外面的空气抽取进来,通过杀菌处理后,再把最纯净的空气释放到重症监护室里。

    重症监护室东南墙角,也有两台白色的进口排风机,其中一台也在轻声地运转。听那转速,比抽气机要慢一些,把重症监护室里的废气抽了出去。

    四台机器,日夜轮换不停,保证了重症监护室里空气最纯净最无菌状态,王爻甚至感觉那夕阳的光芒也无比纯净。这是冷玉晴的爱,给丈夫最完美的医护。

    重症监护室铺着无比干净的棕色地板,返着红灿的夕阳柔光。一张宽大的病床摆在北边靠墙下的正中央,床的左边一个陪床护士穿着无菌服,守坐在那里。

    病床上,杨明旺盖着白色的薄毯,仰面躺着。他在静静地自主呼吸,病床边的心电仪上显示他的心跳依然正常。王爻一进门便看到了这个曾经的好兄弟,顿时无比心酸。

    陪床护士也看到了王爻,站起身来,示意他走过去。王爻他关上门,纵有虎熊般的力量,脚下也如有千斤重,迈不动一步。

    &n

    bsp;  王爻默默地站在门边,望着病床上,心酸感慨无比。五年了,终于见到了明旺哥,可是……杨明旺英俊的脸庞,变得瘦削许多,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剑眉仍旧浓黑,明亮的双眼却睁不开了,嘴唇有些发白,伸出毯子外的双臂也细弱了许多。

    很明显,虽然近两年来,靠着精心的医护与昂贵的药液维持着杨明旺的生命,而且冷玉晴也时常替他按摩全身,但是他的身体依然存在着轻微的肌肉萎缩。

    曾经潇洒儒雅的杨明旺,金融管理与建筑设计的双料天才,热爱拳击运动的他,无知无觉地躺在病床上,让王爻心里好难受。

    刹那间,王爻想起杨明旺为自己写技术贴,为自己游行而被拘留,为自己探望父母,为自己寻找父母与姚悦,为自己而在姚悦的婚礼上喝醉……想起杨明旺的开朗与随和,想起他一有空就来看自己训练,想起他贫穷却不失骨气,从来不靠兄弟关系进体育场看比赛,也把赵沛送给他的门票撕了,他宁愿爬火车逃票去省城看比赛……

    王爻更想起当年与杨明旺、赵沛在一起的友谊,思及现在他们一个躺在床上,一个沓无音讯,而自己为了救冷玉晴最终和她……

    那一刻,无尽的伤感与愧疚如潮水般涌袭着王爻的心。他的双眼有些湿润,折射着夕阳红光成为万千亮灿的光芒。他默默地站在门边许久许久,想张口叫一声明旺哥,嗓子却堵啊堵啊,堵得那么难受……

    见王爻站在那里久久不动,陪床护士心里真觉得他是个怪人,又再次招了招手。这时,王爻眨动了两下眼睛,夕阳的光芒在他的眼里闪了几闪,慢慢地走到病床前面。

    王爻轻轻地坐在病床边的小凳子上,默默地望着杨明旺苍的脸,听着他平稳的呼吸。他抬起戴着白色无菌手套的双手,轻轻地握着杨明旺枯瘦的左手,感觉微凉之意传来,却久久不愿意松开。眼前这个热情潇洒的好兄弟好大哥,竟是如此现状,让他心如刀绞,阵阵疼痛。

    重症监护室的南边墙上,一只来自瑞士的精美挂钟,带着万年历,正在轻声走着秒针:滴,滴,滴……

    挂钟的声音,两台抽气机的声音,交汇在一起,响在王爻的耳边。这些声音都不是很大,让重症监护室里显得很安静很安静。

    那个陪床护士也默默地站在那里,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奇怪的男子,只是王爻的脸在面罩里,她看不清,要不然又会怦然心动的。叉叉哥的魅力,一般女人挡不住!

    重症监护室里,王爻一直握着杨明旺的左手,凝视着他,心里有万千的话语,却只能忍着不能说出来。他知道,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不能泄漏一丝关于自己身份的语言。

    当!当!当!

    挂钟清脆地响了三下,王爻一回头,便看到已是晚上七点了。此时的天色,都暗淡了下来,西边的落地窗外,只有远山顶上的天空,微微有些浅红的霞光,映着远方的清海湖面,一片淡淡的红波轻涌。

    王爻的双手,竟握得杨明旺的左手温暖了。他依依不舍地松了手,望了一眼杨明旺,便默默地走出了重症监护室。

    到了外面,叶子秀站起来想打个招呼什么的,王爻却迅速走过,直奔医疗器械室。他一推开门,按着叶子秀的操作,按了瞬间灭菌仪上的红色按钮,打开了它。

    王爻走进瞬间灭菌仪里,飞快地脱了无菌服、手套与鞋套,然后出来,再按了红色按钮,关上了瞬间灭菌仪。

    转身之时,叶子秀呆呆地站在门外望着王爻,好像有点儿惊讶他怎么懂得操作的。可是,叉叉哥连这点儿观察力都没有,不早就被抓住了吗?

    见王爻转身,叶子秀想起他刚才的话,脸上有些尴尬又有些温柔的表情,望着他说道:司遥,你怎么会……

    呃……叶子秀话没有说完,王爻已走过她身边,对她身上飘来的香味儿无感,已快步下楼而去。此时王爻的心情有些糟,没空理会一个主动勾搭的护士,只能说看望一次杨明旺,真让他太伤心了。

    这个冷血动物!叶子秀跺了一下脚,回身关上医疗器械室的门。这时,值班医生室里出来一位年近五十岁的女医生,长得白白胖胖的,对叶子秀笑道:阿秀,吃晚饭了。

    王阿姨,您得减肥了。叶子秀有点儿把火气撒在女医生的身上的意思,冲她说完一嘟红唇,也下楼去了。

    这个阿秀,今天怎么了?吃炸药啦?女医生摇头笑了笑,便也慢步下楼去了。

    而这时,王爻一下楼,在院子的门道里见冷玉晴走了过来。此时,冷玉晴头发仍然盘起,发尖微湿,像是刚洗过澡,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紧身小衬衣,黑色的紧身及膝裙,配上黑色丝袜高跟鞋,身线显得那么冷艳干练,一派女强人的气质。

    王爻等了等,冷玉晴便来到他身边,两人面对面一站,呃……有点儿绝配之感了。叶子秀刚刚下楼梯,望着他二人,惊呆了,心里一鬼,慢慢往楼梯上面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