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5】优裕的条件
    冷玉晴想起自己受辱的事,好对不起丈夫啊!她不禁脸上生红润,羞怒而起的红润。别说让王爻见丈夫,她自己都有些羞愧了。

    王爻四望一下,才发现中岛庄园那些忙碌的女佣们,都在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瞅来。他这才意识到,在众目之下,冷玉晴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啊?

    于是,王爻说道:那……我先不去了吧!

    冷玉晴心里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但又管不住佣人们的眼睛啊,就是管住了,能管住别的人心思吗?杨明旺卧床近两年来,每一次回来,自己直接就进院子了,保镖们也默默跟在后面,从来也没有和保镖下车后站在一起说话,更何况现在是单独的一个保镖呢?

    你跟我来,先看看你的房间吧!冷玉晴心里闪念,说罢便朝北边的院子里走去。

    王爻也不多想,反正来到这里了,是能够见到明旺哥的。他便跟在冷玉晴的身后,慢慢地往院子里走去。

    进院门口后,冷玉晴带着王爻向右一拐就停下了。王爻抬头一看,第一间房门的横插牌上写着:保镖一号房,再前面是二号、三号与四号。想来,这就是自己以后的住处了。

    此时,一个中年女佣正在保镖一号房的进门客厅里收拾,门上还插着崭新的钥匙。冷玉晴走到门边,说道:吴妈,这间房快收拾好了吧?

    嗯,冷总裁,快收拾好了。吴妈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计,回头对冷玉晴恭敬地答道。

    你忙吧!冷玉晴对吴妈点点头,待她继续收拾时才扭头对王爻说道:司遥,这里就是你的房间,里面客厅、卧室、洗浴间什么的都有,你先看一看吧!我先过去看看杨总裁。

    说这样的话,是当着佣人的面,冷玉晴还是很讲究规矩的。她的眼睛,基本上没有落在王爻身上,而是望着西边洋楼二层的私人医疗层。

    谢谢冷总裁,您请!王爻望了西边洋楼二层一眼,心里也特别激动,也很有规矩地回答道。

    冷玉晴满意地点点头,便往那边快速走去。王爻望着她在晚风中婀娜的背影,感觉她的脚步显得那么匆忙,显然是记挂着丈夫杨明旺。他不禁为杨明旺高兴,明旺哥娶了个好女人,可惜……然而自己却……唉……

    王爻一想起就愧疚不已,同时也特别想念姚悦。唉,干脆不去想了,他望着西边洋楼二层,只见淡蓝色的窗帘遮住了一长排的落地大窗,里面什么也看不见。冷玉晴已经上到二楼,转过楼梯角,再也看不见了。

    这时,王爻便转身进了自己的保镖一号房。一进去,他扫了一眼,便感觉这样的居住条件真的很好。外面靠窗,是一个小客厅,沙发桌几木地板与挂式空调,都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那种;里面才是卧室,吴妈正在里面忙着铺床;卧室东边套着一个宽敞的卫生间,有全自动洗衣机、白瓷大浴缸和崭新的洗漱用品。

    客厅靠进院的过道,有一扇封闭窗,可以看见进来的是什么人。客厅靠院子的窗户下,黑漆桌上放着对讲机和一个正开着的大型显示器与电脑操作键盘、鼠标。

    显示器与庄园大门监视器上的内容一样,把岛内外的情况都显示出来了。王爻能看到除开院子里两座洋楼、女佣与保镖宿舍的卧室、瑜珈馆和健身房的浴室以外,岛内庄园里的任何一个角落,包括自己的这个客厅与所有保镖佣人的客厅;也能看到岛与岸边的钢铁合闸桥,左右二岛葱绿树林与花丛;更能看到中岛北边远远的清海湖水域上的几艘游船,他不禁暗赞这里的保安措施的确很不错!

    这时,吴妈收拾完了,推着一个小车出来。小车上面放着箱子,箱子里装着旧如新色的床上用品与洗漱用品。她出来跟王爻客气地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王爻知道那箱子里的东西,是以前郑高虎他们的用品,现在都得扔掉了。他坐在窗前,望着外面的小花园,对面的保镖房里,收拾的女佣们一个个推着小车出来,默默地走过小花园,然后从院门出去了。没一会儿,王爻房间左边的房间里又相继出来三个推车的女佣,先后离开了。

    院子里静静的,只有晚风吹过四周竹林的轻微沙沙声。王爻望着小花园里的一草一木,感觉太安静了,心里却不安静,因为他想着杨明旺。

    没过一会儿,王爻在显示器里看到冷玉晴下楼了,便出了房间,关上房门,拔了钥匙,向她走过去。

    与冷玉晴在院门过道上相遇,王爻见她的双眼有些微红,心知她一定是当着杨明旺的面哭了。王爻的心里也很难过,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冷玉晴轻轻地吸了一下鼻子,冷*艳的样子显得楚楚犹怜,却马上恢复那傲然的神情,对王爻说道:“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跟在我后面去看望我的丈夫,我感觉他是我的,是我生命的唯一。你先洗个澡,然后去那边楼上,让护士帮你换上无菌服,让她领你去吧!记住七点钟要开饭的。”

    “谢谢嫂……冷总裁!”王爻听说能见杨明旺了,有些激动,说着才想起那边洋楼上还有护士,便改口了。他理解冷玉晴这样独占的性格,听得心里也震撼,感觉冷玉晴与杨明旺的感情的确牢不可破,也深受感动。说罢,他便转身快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冷玉晴见王爻对自己的规矩真的很理解,也很欣慰,望着他快步的身影,亦能体会到他与丈夫的友情很深。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进了小花园,往自己现在独居的东边洋楼走去。

    王爻来到门边,快速地掏出钥匙打开门,冲进卧室里。他只是侧眼一看,自己的大床已铺着青青的竹篾凉席,上面白色的大枕头,一床叠得整齐的白色薄毯,一切都是崭新的。

    正面的墙上,还有一部壁挂电视。床边还有一台电脑,连着网线,挂着新的耳麦,还有高品质的音响,让他心里有些激动又失望。激动是看到了电脑,失望是不能上自己的邮箱,又想起过得不好的姚悦,心里又是一阵酸楚。

    王爻明白,跟着冷玉晴住在这里的保镖,相当于24小时贴身跟随。回到庄园里,安全方面不用操心,可看看监视器,也可不看,可看电视,可上网,倒很轻松。冷玉晴一直呆在庄园的时候,还可以出去转一转。不过现在,他没有多少心情开着车出去转。

    王爻进了自己的卫生间,里面也尽其宽敞,洗漱用品全是牌子货。他两三下脱了自己的衣物,在白瓷大浴缸里放上温热水,不用三分钟便把一身微微的汗味儿冲去了。

    冲完澡后,王爻才猛然想起冷玉晴的规矩,有点儿犯难了。因为,没有衣服换了,自己的服装还得一会儿去裁缝厅让人量身定做,鞋子也一样。

    王爻看了看时间,六点二十了,心里有些焦急,想在杨明旺身边多呆一会儿时间,而七点准时开饭。冷玉晴定的开饭时间就不能更改,这也是规矩,是对她起码的尊重。

    无奈之下,王爻头发都只吹了个半干,便裹着一条雪白的大毛巾在腰上,趿着拖鞋就往外面冲。想着自己的地板与外面的地面一样干净,穿着拖鞋来回也可以的。自己速度快,这院子里没有别人,来回一冲,也没有人看见的。

    走了两步,王爻马上又回到卫生间里。他想起冷玉晴说的,他身上的低档衣服与鞋子都可以不要了,掉价。

    &nbsp

    ;王爻拿起自己的衣服与鞋子,想起以后的奢华生活,心里还是有些疼。毕竟自己是农村出来的,对李桂花的钱也很在意的。这一套衣服与鞋子近八百块了,扔了也怪可惜的。

    唉……还是依着嫂子要求吧!王爻只是心疼了一下,便拉开门往外面走,准备用刚才脱下的衣服裤子将就着先穿一下。

    刚一拉门出去,王爻便听到了外面的门铃声。他想了想,还是裹着浴巾去开门。门一打开,眼前一道人影带着诱人心魂的清香出现。

    哦,原来是冷玉晴,她抱着一叠衣裤,脸上羞成了美丽的鸡冠红。只见王爻腰上围着一条白毛巾,那宽阔结实的胸膛、八块直排钢浇般的腹肌和刚劲的双臂,在夕阳的余晖中,更闪着古铜般健康的光泽,散发着无尽的男性魅力。

    冷玉晴马上扭过头去,把手里的衣服一递,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没有衣服可换,你和明旺哥的身形差不多,先将就他的穿一穿吧,鞋子也有,在衣裤下面的鞋盒里。还有一只劳力士手表,就当你明旺哥送给你戴着吧,看时间也方便。”

    “哦……谢谢冷总裁。”王爻慌乱的心跳才平静了一些,很感动,连忙接过冷玉晴递来的衣物。

    只见衣物最上方,一只白光闪闪的劳力士表,大气而稳重的造型风格。一见这表,王爻想起姚悦父亲姚岳峰市长原来也有这么一块一模一样的,听姚悦说价值十万块啊!嫂子这出手……太大方了吧!

    这时,冷玉晴背转身去,说道:“快进去换上吧!”

    “嗯。”王爻回了一声,马上转身进门。他关上房门,便往自己的卧室里走去。

    而冷玉晴站在王爻的房间外面,望着小花园,心跳久久不能平静。王爻那阳刚无比的身形,如同他一身浓浓的男儿气息一样,萦绕在她的脑海里。

    冷玉晴甚至感觉王爻头上的洗发水清香,还在自己的鼻孔里缭绕,冲击着自己嗅觉与心灵。如此的状态,让她脸上的红晕久久不散,她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心里不由得也焦躁起来。其实,那还是春*药有些残留。没过一会儿,王爻已开门而出,对着冷玉晴的背影叫道:“冷总裁,我好了。”

    冷玉晴在焦躁中,连王爻开门的声音也没有听到,又加上庄园房间门都是上等手工打造,门开是无声的。她闻声一扭头,不由得眼前也是一亮。

    王爻上身雪白的短袖衬衣,扎在黑色的长裤里,腰上扎着庄园里手工打造的18k金带头的皮带,脚下锃亮的订做鳄鱼皮鞋,左手腕上白金闪闪的劳力士。一身装束材质尽显华贵,造价冷玉晴知道,不下二十万块。

    杨明旺身高一米八,身形文弱潇洒,王爻一米七五,比杨明旺壮多了,但身高与体形互补,杨明旺的衣服穿在王爻身上,还真就那么合身。

    王爻觉得衬衣还是有些小,双臂袖口差不多都紧贴在发达的上臂中央了。他的衬衣上面领下两颗18k金钮扣未扣,里面的白色背心儿也露出优美的胸前凹弧,凹弧下结实的双胸突起,撑着衬衣前胸鼓起,背心儿凹弧下胸沟深深。这样的衬衣着装,显得休闲而气质不俗。

    晚风迎面而来,撩动王爻遮面的长发,露出那张坚毅的钢卷胡须面庞,窄腰下笔直的黑色长裤也随风轻动。

    王爻身形挺拔崛傲,那六颗18k金钮扣与腰带的18k金皮带头上下一体,在夕阳余晖中闪着黄灿的光亮,光亮与他一身的阳刚气质融为一体。他整个人在冷玉晴眼前,显得华贵无比,充满了男人的魅力,又隐隐散发着一种让人望而却步的冷悍气息。

    刹那间,冷玉晴心里有一种震撼,莫名的有一种原始的悸动在心底滋长,滋长得她脸色更红,心跳加快,竟潜意识里有一种生理的冲动。她同时也感觉王爻这样的男子,是极少能有女子能让之臣服的,而姚悦能得到他那般的爱恋,确实是幸福的女人。

    然而,比之王爻与姚悦,冷玉晴觉得自己与杨明旺还算是幸福的了。想起杨明旺的现状,她那原始的悸动与潜意识里的生理冲动冰消而散,神情恢复了冷傲之色,脸上的红晕也消除了,问道:“还合身吗?”

    冷玉晴脸上的表情变化,让王爻有些不解,只能理解为她的害羞与冷娘子性格。他望着冷玉晴,点点头,说道:“合身,只是……鞋子有点儿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