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1】别丢嫂子的人
    好好好,这就走。其他的事情,一概不提了,你能平安回来就好了。公安局那边,我会关注着的。冷德桐点头微笑着站起身来,语气里充满了长者对冷玉晴侄女的依从与疼爱一般,然后他对吴炜说道:炜子,把帐结了去。

    是!吴炜冲冷德桐很恭敬地点了点头,便往吧台走去。

    冷玉晴感觉二叔还是很了解自己,心里有些高兴,却不露于形色,连桌上的劳斯莱斯车钥匙也没有拿,就先往前面走去。

    王爻自然懂得规矩,拿起车钥匙跟在冷玉晴的后面,不紧不慢,保持一米以内的距离。

    吴炜很快付完帐回到冷德桐身边,见王爻已陪着冷玉晴下楼去了,便低声说道:二叔,这个司遥不简单。

    我能看不出来吗?没有摸清底细之前,你给我安静一点儿!冷德桐抬眼瞟了吴炜一眼儿,眼里闪过一丝疑虑,表情已不那么温和了。

    说完,冷德桐便慢慢地向楼梯口走去,白绸中式圆领布扣衬衫加上黑绸长裤黑布鞋,他那微胖的身形,显得富态而淡然,却又那么让人捉摸不透。

    吴炜望着冷德桐的背影,马上默默地跟了过去。别人看不透二叔,他却太透了,因为他是二叔的贴身保镖,也相当于管家的角色,正如同董杰在三叔冷德迢身边一样。

    在吴炜的心里,二叔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时光倒退十多二十年的话,清海黑道没有哪个不知道冷二爷冷得痛的。冷氏集团早年的崛起,近些年的四处扩张,除了冷玉晴父亲冷德高以及后来冷玉晴与杨明旺的精明打理、三叔冷德迢的官场部门公关之外,地方上的黑社会,全部是二叔暗地就摆平了的。只不过二叔的行动,在集团内来说,知之的人很少很少。

    王爻跟着冷玉晴出了咖啡店,走到对面的柳条巷口,望着那辆银白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他的心里还是安定了许多。以前,他就知道这样的元首级世界名车,坐在这种车里的人,无论是主人还是司机,交警都不会过问的。

    看来……以后的日子真是会安定许多了。王爻心里一阵感叹,又特别激动,因为可以见到五年未见的杨明旺了。可是,想起明旺哥的现状,他心里难过与愧疚纠绕成了一团。

    冷总裁,请。王爻左手轻轻拉开劳斯莱斯右后门,右手挡在车门框上,说道。他这也是按着冷玉晴教的规矩来做的,做得相当纯熟。

    我不是说了吗?没有外人的时候叫嫂子。冷玉晴很满意地坐进了车里,才望着窗外说道。

    这里是大街上,我应该这么叫。王爻扭头四望了一下,见冷德桐与吴炜正出咖啡店门往这边走来,一边走还有意无意地望向自己。

    开车吧!冷玉晴心里很安慰,也微显无奈地摇了摇头,移到驾驶座后面,坐正了身子。她实在觉得,丈夫的这个好朋友兼好兄弟,太守规矩了,也是个比较有趣而让人有些无奈的人。

    王爻轻轻地关上车门,绕到车前,坐进驾驶座里,不自觉地向车内前后望了一眼,感觉车里是那样的豪华气派。

    天然纹理革的淡金色兽皮座椅,带着织纹的黑色镶边革做的门撑和中央控制面板;西非的华丽桃花心木制成挡位包面层,来自北美的伯尔胡桃木、枫木在驾驶座与副驾驶座间做成了奢华的小酒柜,里面放了三瓶1982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其中一瓶像打开过,还有两只透明的高脚杯;后座一横两竖三张真皮座椅,中间围着一张水晶面板的小方桌。

    此时,冷玉晴坐在后面的横座上,从头顶拉下一个精致的化妆架,取出一把米白犀牛角梳子,优雅地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冷玉晴雪玉般的手臂和那修长的右手,光洁的程度远赛过手中那把精心打磨的犀牛角梳子。梳子轻轻滑过她的乌黑长发,她的动作那样优雅动人。

    乌黑的长发,有不少的细缕垂在胸前那片雪白细腻之地,形成鲜明的对比;更有发丝掩向低领口下的深壑,形成无尽的诱惑。黑发的清香,还有冷玉晴身上残留的栀子花香,都在车里轻然飘荡。王爻在车内后视镜里一望嫂子,鼻吸闻香,心跳都慌然而快。嫂子的诱惑啊,太大了!

    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不正常,王爻坐在舒适的座位上,心情有些复杂,低头努力压制着内心的邪念。他扭动了车钥匙,劳斯莱斯发动起来,车身只有轻微的震动,连发动机声音也如轻风吹过木格小窗,车里依然显得安静。

    打开导航仪,或者跟在二叔的车后面,就可以到了。冷玉晴感觉车子发动了,一边梳着头,一边说道。

    嗯。王爻望着精美奢华的仪表台上的导航仪,幸好以前跟着姚悦学车的时候,用的是她爸爸的市长座驾奥迪a6,王爻什么都学,虽然gps导航换代很快,但大体也没有变多少,他伸手按了按,便朝着清海湖方向开去。

    劳斯莱斯性能极好,车身相当平稳,音躁也不大,王爻开着感觉真是很舒*服。

    过了一会儿,冷玉晴梳好了头发,坐在后面看了一下前方,便马上开口道:我现在感觉吴炜想和你比比车技,你和他比一比,别丢嫂子的……脸。

    冷玉晴本来是想说别丢嫂子的人,但感觉有点儿歧义,便改了。可说完之后,她还是有点儿脸红。

    冷玉晴说的情况,王爻也看见了。吴炜开着冷德桐的金棕色凯迪拉克,发动机像公牛一样怒号着,在大街上显得很拉风,不时超过自己,然后放慢车速,等自己开近的时候又加速前行。

    有时候,吴炜甚至慢速挡在王爻前面,而王爻一直稳当行驶,没有与他计较什么。

    这时听冷玉晴让自己与吴炜赛车,王爻抬头望了一眼车内后视镜,看到她脸生红晕,冷丽中多了些娇*媚之色,眼里也有些微微的兴奋。他心里轻摇了一下头,冷玉晴爱面子啊,觉得自己的保镖一定要赛过二叔的才行。

    可王爻不是那种在车技上争强好胜的人,说道:嫂子,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比来比去吧?

    刚来清海,就不听嫂子的话了?让你比,你就比,给我争争气。让他们看看,我这个新保镖不比任何人差!冷玉晴话语里微有冷冷的调侃,也带着赌气的性质,更有命令的压迫。

    嫂子,坐好。王爻只得点了点头,语音低沉中有些无奈。

    坐好就坐好!我想信你一定能跑过二叔的凯迪拉克,哪怕他改装了兰博基尼gallardo发动机也不行!冷玉晴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像个俏皮的冷面小姑娘,真的在座位上坐正了身子,左手拉着左边扶手,右手抓着右边的安全带系上。

    此时,王爻已慢慢地把车速提了起来,手脚灵活配合,向左一个急转,冷玉晴吓得惊叫一声,他已再次扶盘回打,行驶到了超车道上,接着他一轰油门,劳斯莱斯发动机如急风过巷口,车身依然平稳,却超过了吴炜十米之远。

    显然,吴炜发现王爻超过他了,嘴角浮现出淡淡而阴沉的笑容,说道:二叔,这小子车技还不错。只是,他能跑过蛮牛心脏之称的兰博基尼gallardo发动机吗?

    试试看吧!冷德桐坐在车后座,神情悠然,温和地说道。

    好嘞!吴炜稍显兴奋,开始发力反超王爻。

    而冷玉晴在后视镜里一直望着后面的动静,一见吴炜要追上来了,马上有些急道:速度速度,他们要追上来了!

    听得出来,冷玉晴对飙车比赛还有点儿心血独钟,这倒是让王爻有些不解。他默默无语,心里淡淡一笑,左手打盘,右手换挡,双脚灵活踏动,劳斯莱斯很快在滚滚车流里穿行起来。

    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大街上的车流量已很足了。吴炜所驾凯迪拉克,那改装后的发动机发出公牛般的咆哮,紧紧追赶着王爻。两人的车速,均飙到150迈,左闪右移,惊坏了一路上的各种车辆司机。

    两辆世界级豪车的拉风比赛,很快成为大街上的亮点,可是没有一个交警出来干预一下。因为那两个车牌号太牛了,冷玉晴五个8,冷德桐五个6。

    王爻车神情不变,心神却极为专注,苍鹰一般的目力紧盯前面的车流,寻找着超车的空隙。他的车技极为娴熟,在车流里灵活穿行,越开越快,看得冷玉晴心里大呼过瘾,可嘴上保持着自己的尊荣而不喝彩。吴炜紧紧咬在后面,越来心里越心惊,却不多说话,心知道今天是遇到对手了。

    大街上车量流太大,渐渐地,吴炜望着王爻车后,有些力不从心了,来往的车辆已让他眼花缭乱,手脚都有点儿忙乱了。王爻居然还很少闯红灯,而吴炜却连连闯红灯,却依然只能望着王爻左飘飘的右飘飘,就在自己前面一直保持十多二十米的距离。

    砰!!!

    王爻刚好轻松地超过前面的一辆车时,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巨大的撞车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