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9】悲伤的嫂子
    一声“嫂子”,让王爻什么都明白了,自己的忠实拳迷兼好兄弟,英俊帅气的天才学生杨明旺娶了冷玉晴,却成为植物人两年了。这让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却又不得不信,可那个号称理科生也崇拜力量与速度的杨明旺,他怎么会成为植物人?但是,那毕竟是事实,让王爻非常伤心的事实。

    然而,王爻想起那时候,自己叫他明旺哥,冷玉晴真是嫂子,可自己和她却……如今要做她的保镖,叫人如何面对杨明旺啊?要是他醒来之后,自己更无颜面对啊!冷玉晴在商场上是女强人,难免会遇到对手的暗害,这也是她以前八个保镖护身的原因,可也没有想到,最终还是遇到了有人买凶杀人。

    若是没有那一夜的事情,作为兄弟,王爻也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好杨明旺的女人,因为那是嫂子!但是现在,他的心里除了伤悲,也纠结万分,愧疚万分……

    冷玉晴本来不想把杨明旺的事情说出来,可是想着以后王爻会知道杨明旺的,而现在王爻什么规矩都懂了,表现也很好,所以她只有先讲出来了。

    冷玉晴无法感觉到王爻内心的愧疚,却望着他那隐隐湿润的双眼,感觉到他真正的伤悲。这是第一次,王爻在她的面前表现出这么强烈的情感波动,她为自己的丈夫能有这么一个重情义的拳手兄弟而欣慰。

    是的,你记得你明旺哥,就应该认我这个嫂子,不对吗?冷玉晴望着王爻,语气冰软中带着些许的亲近之意。此时此刻,她真把王爻当做丈夫的亲弟弟,把自己当他的嫂子。而在内心深处,她对王爻早就有一份默默的感激,更何况天运适时,王爻还救了自己。

    王爻望着冷玉晴,默默地点了点头,强忍住了落泪的冲动,然后才问道:嫂子,明旺哥他是……

    王爻心里实在难受,话也没有问完,便低头端起白开水,深深地喝了一大口。

    冷玉晴明白王爻的问题,轻轻地点了点头,轻声地说道:两年前,他视察省委办公大楼工程时,被钢筋构件砸到了头部,腰椎也碎了,后来就……

    冷玉晴话没有说完,双眼眨了眨,声音就哽住了。她右肘撑在面前的桌子上,右手轻掩着双唇,便扭过头去望着窗外。那一刻,她的眼泪无声地滚落下来。

    冷玉晴两行晶莹的热泪,右边滴在她雪白修长似玉的右手上;左边顺着美丽的脸庞滑下来,滑过完美的微尖下巴,滴了下去,滴在桌上她那杯已冷却的白开水里,发出波的一声轻响,却让人闻之心底一片忧伤。

    王爻望着装着白开水的透明玻璃杯,望着冷玉晴的泪水击起轻轻的水纹波动,心里已然同样伤悲。他抽出桌上的纸巾,按着保镖的规矩,双手递过去,说道:嫂子,别难过……

    王爻的双手都在颤抖,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冷玉晴。

    冷玉晴轻轻扭头,望着王爻的动作,心里略感安慰。她伸出左手拿过纸巾,擦了擦眼泪和右手,把湿透了的纸巾轻轻地放进脚边的垃圾桶里,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眼晴掩不住幽幽的悲伤,却带着些许回味般的幸福之色,问道:你知道我和你明旺哥是怎么认识的吗?

    那年我打完省级比赛,没过两天就出事儿了,明旺哥也没有讲起过。王爻摇了摇头,说道。

    我和明旺,就是那年他爬火车逃票看你比赛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冷玉晴抬起头来,眼晴里温情闪动,轻声地讲述起来。

    原来……

    五年前,因为省委政府大楼的投标工作,冷玉晴怕对手栾氏集团下黑手,没有让郑高虎他们开车送她去省城,而是提前三天就悄悄带着标书,坐上了清海开往省城的火车软卧。因为曾经不只一次发生过有人想对冷氏集团标书半路下手的事情,不过因为郑高虎与王亮他们还算尽职,让对方没有得逞。

    冷玉晴的软卧车厢正好在火车的最后一节,凌晨两点车过临江,她睡不着,便一个人起来,背着装有标书的包走到火车尾部,隔着玻璃铁门望着外面的夜色。

    那铁门上的玻璃碎掉了上面的一半,而杨明旺半夜爬火车,本来坐在那玻璃门外面坐着,双手拉在手面的扶手上。冷玉晴出现不到十秒,杨明旺慢慢站起来,想活动一下筋骨,正背对着冷玉晴。

    冷玉晴当时吓了一跳,但是马上镇静过来。她想叫火车上的乘警,却见杨明旺衣服干干净净,头发也理得清爽整洁,背后的校服上还印着临江大学字样,更觉得他也不像坏人。

    就在冷玉晴镇静下来的时候,杨明旺感觉身后有人,也转过身来。那一转身,两人都有些惊呆了,莫名的心跳加速起来。

    火车快速行驶,与铁轨交接处的碰撞啪啪作响声中,冷玉晴的面前,是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一脸的儒雅帅气,双眼似乎隐藏着深深的睿智;杨明旺的面前,一个一袭黑裙的高挑美女,面容冷*艳非凡,肩挎名牌黑包……

    两人愣了愣,心跳莫名加快,在那特定的夜晚里,火车在大山间飞奔,深蓝的天幕与明月星斗成为背景,猛然间的悸动让人终生无法忘怀。

    对视五秒后,杨明旺终于带着无比纯净的微笑,开口向冷玉晴打了声招呼。他身上那独特的气质,如淡淡而和暖的春风,让已经历商战阴暗与冷漠的冷玉晴好感倍生。

    不知不觉,冷玉晴与杨明旺隔着玻璃铁门交谈起来,越谈越近乎,杨明旺竟然谈起了省委政府的大楼新工程设计。

    本来,冷玉晴是金融管理与建筑设计双修生,杨明旺另修的一门课程也是建筑设计,对此方面颇有天份。他侃侃而谈,充满了独特的见解,听得冷玉晴莫名的震撼,她发现杨明旺的设想,比冷氏集团的设计部做的还要完美。

    杨明旺面对冷玉晴,虽然心动不已,却也没有问她的电话什么的,因为他穷,买不起电话。他见冷玉晴气质不俗,打扮也不俗,也没有高攀的意思,而冷玉晴也没好意思要他的联系方式。

    火车在凌晨五点就停靠省城了,杨明旺用二弟乡土诗人赵沛的一句话,微笑道:说一声再见,一定会再一次相见!

    之后,杨明旺连手也没有握,便跳下火车,沿着铁轨一路向来路奔跑,他得绕过车站出去,要不然查票就麻烦了。其实,对于他来说,再见不一定能见了,两个人的差距有些大啊!

    冷玉晴望着杨明旺那潇洒而活力的背影,想起他离别的话语,芳心刹那已为之定格绽放。她从车站出来,被省委接待车拉进了省委招待所里。也就在那个招待所里,冷玉晴根据杨明旺的设想,把冷氏集团的标书作了完美的修改。

    也就是冷玉晴的最新修改,最终让冷氏集团在激烈的竞标中,击败了十家建筑集团,顺利地拿下了造价三个亿的工程。可笑的是,冷氏集团的最强劲对手栾氏集团,居然弄到了冷氏集团的标书,原封不动地参与竞标,结果惨败,反而污蔑冷氏集团是盗取他们的标书。当然,这样的事情,无根无据,不了了之。

    获胜的冷玉晴,最终在临江大学见到了杨明旺,两人再次相逢,自然欢娱不已。而那时候,王爻已经蒙冤逃亡。以后每逢冷氏集团参与投标,标书都是杨明旺在招标会的最后一天

    修改所有设计,第二天绝对稳稳胜出。

    当然,没多久,杨明旺与冷玉晴火花爆发,恋爱,他毕业后就结婚。近三年的时光,夫妻俩在商场上战无不胜,杨明旺以商业管理与建筑设计的天份,为冷氏集团足足赚了近千亿,直到他遇到不幸……

    王爻默默地听着,没有想到,杨明旺与冷玉晴的相识,竟也与自己有关,而他们的相遇竟也是那般的浪漫邂逅,可是杨明旺现在却……而自己却要……

    冷玉晴眼里装着温情与自豪,仿佛又在回忆往日幸福,讲完了这一切后才对王爻感激地说道:我和你明旺哥因你而相遇相爱,而你又救了我。我想,你也一定会保护我。谢谢!

    王爻望了冷玉晴一眼,低头不语。冷玉晴那一声谢谢,让他内心百感纠结。

    这时,冷玉晴向外面一望,猛地站起来,对着外面低头斥道:一伙废物,找什么找?我在这里!

    冷玉晴这一声冷厉的喝斥,不单王爻心里微微惊吓了一跳,就连吧台里的女领班与女服务生也惊了一跳。大街上的行人也纷纷驻足闻声往二楼望来,见一寒霜美女站在窗前。

    王爻跟着就站了起来,向外面望去。柳条巷子口的情形,有点儿让人震撼了。

    四辆黑色的大奔一字排开,是冷玉晴八个保镖的座驾;后面一辆银白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是冷玉晴的专车,后面还有一辆金棕色的凯迪拉克,是二叔冷德桐的车。

    此时,八个身高皆在一米八以上的保镖,上身紧身黑色短袖t恤,t恤左胸用金丝线绣着他们的名字;一个个下身黑色长裤黑皮鞋,戴着墨镜留着板寸头,个个肌肉横突,显得气势彪悍。

    只是,八个保镖的腮帮子上或者脸上,都还有些青污的击伤痕迹。他们正在柳条巷子里四处寻找,排场很拉风,让路人震惊不已,只是一听到冷玉晴的喝斥声,马上齐齐扭头望来。

    冷德桐听到冷玉晴的声音,也从车后座里走下来。他一米七五左右,身体微胖,留着大背头,白面无须,五官普通而显得和善,上身中式白绸圆领布钮扣,下身黑绸长裤,竟穿着一双黑色的布鞋。他与保镖们一起向咖啡店二楼望来,顿时心里惊了一跳。

    只见冷玉晴一身黑裙,面容如平常一般的冷艳,好像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一样。而她的对面,一个身形强壮的长发遮面男子,胡须浓卷如钢丝,戴着墨镜,双臂肌群刚健,肤如古铜,气势冷悍十足。

    这时,冷玉晴见三叔冷德迢没有来,心里也有些火气,又见二叔与自己的八个保镖愣在那里,没来由地又是冷斥道:还看什么看?都上来!

    这一下,八个保镖才回过神来,速度很快,一齐冲过大街,直奔咖啡店。那八个大汉一起奔跑的架势,的确也让人很震撼,街边的行人也都纷纷迈步避让开了。

    而冷德桐显然知道冷玉晴的脾气,加上平时和这个小侄女关系也近一点,特意望了王爻一眼,对着冷玉晴满脸笑容地点了点头,然后双手背在后面,在自己司机兼保镖的吴炜的陪同下,快步向咖啡馆走来。

    这时,冷玉晴才回身在座位上坐下来,她还没有对王爻示意,王爻已走到她座位的左后侧站住了,目光直视上二楼的的楼梯口。

    只听啪啪的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一个一米九的大汉带着另七名保镖一起冲了上来。他的t恤左胸上金线绣着郑高虎三个字,其他人的胸前也都绣着名字。他们脸都有些浮肿青乌,那是被两个杀手打的,可这气势还是有些吓人。吧台里的女领班与女服务生给惊吓了,都不敢出声,都心里明白这个包场的女人来头真不小啊!

    冷总裁……

    郑高虎,你给我闭嘴!郑高虎刚刚脸上带笑地开口喊了一声,便被冷玉晴厉声打断了。

    郑高虎知道冷玉晴的脾气,只能马上闭嘴,一脸严肃,和七个手下四处望了一下,才按身手实力强弱,齐齐地站到冷玉晴的面前三米处,等着她的发落。他的身边便是王亮、段明华、蒋和林、魏小鹏、徐斌、吴波和陈小东。

    只是八个保镖墨镜后面的眼光,有些疑惑地望着冷玉晴背后的王爻,心里有点儿七上八下了,觉得这个冷悍气势的男人有些厉害,陈小东的饭碗有可能保不住了。按他们的想法,冷总裁既然多了一名保镖,那么身手最差的陈小东会被辞退。排在最后的陈小东,也叫陈娃子,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

    王爻默默地站在冷玉晴背后,也打量着郑高虎等人。望见他们八人脸上更为明显的青乌伤痕与浮肿之状。他也感觉到那天晚上的两个杀手果然也是厉害,居然全是击中了郑高虎等人的头部,一击便让他们昏倒,只是有的伤是拳头造成的,有的是脚头踢出来的。

    冷玉晴冷冷地扫了郑高虎一眼儿,冷声喝道:刚才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

    冷总裁,我……

    闭嘴!我不想听你的解释!冷玉晴在郑高虎要解释的时候,又打断了他的话,扭头望向了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