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8】冷默组合
    破旧的中巴车上,冷玉晴没一会儿就昏昏欲睡了,她的头慢慢地偏了偏,最后终于是倒在了王爻的右肩上了。

    这一下子,冷玉晴发间清香与栀子花香自斜下方上飘而来,把王爻心里给激颤了一下,没来由地低头望了一眼。

    这一望,王爻热血涌荡起来,如有电流击中了心脏,血流不断加快。冷玉晴身着赵小芬的低领长裙,领口里饱满的雪山上缘,呈出优美圆润的弯弧,形成深深的雪谷,让人遐想连篇。

    冷玉晴那暧昧的姿势,雪山随着中巴车抖动而轻颤,让王爻更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一夜的情景,下面都忍不住状态出来了。

    幸好王爻左手拿着自己的衣物袋子放在腿上,要不然坐在引擎盖上的女售票员就看到自己的尴尬了。因为他也发现,那售票员望着冷玉晴倒在他肩膀上的姿态,居然有些羡慕她的眼神啊!

    王爻也不想打扰冷玉晴休息,便只能让她靠着睡。他只是感觉到身下很硬,因为冷玉晴的脸不时轻摩着他的肩膀,摩得他心神一阵阵晃颤,不自觉地就下身状态连连。

    这一路上,王爻觉得下面都硬得痛了,一直忍啊忍啊……直到两个小时过去了,他才慢慢地习惯了冷玉晴靠着自己,身下的状态才消失了。

    到了下午两点,中巴车开进清海市,王爻与冷玉晴下车步出了车站。王爻四下里望了望,还是保持在冷玉晴身体左后侧的位置,脚下无声地跟着她的步伐而行。

    冷玉晴虽然打着太阳伞,戴着太阳镜,可那诱人的黑裙身线,脖子上套着栀子花环,撒下一路的芳香,优雅而冷味儿十足的步履,依然引得路人注目不已。

    站在繁华的大街上,冷玉晴扭头轻声说道:先找部公用电话。

    王爻点了点头,眼睛一望,便左手很优雅一伸,说道:这边。

    望着王爻优雅的手势,强壮的身形在t恤之下,不显得如野兽般爆炸,只是如国际男模一般标致,冷悍的气息隐隐散发,冷玉晴心里又是成就感升起来。

    这两天,冷玉晴可是把王爻的肢体动作给调教得比上流人士还上流。王爻的脑力让人惊叹,她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教王爻跳一跳交际舞蹈,只是有些害羞,得保持自己身份的尊荣而作罢。

    顺着王爻的手势,冷玉晴也看到左边百米外,有一个小烟店,店外的高脚木凳上放着一部红色的公用电话,便和他走了过去。这两人的身形与气质,把守公话的老太太给惊了一跳。

    司遥,你按免提,拨这个号……冷玉晴望着那部表面有些发黑的公话,眉头皱了皱,根本没有自己拨电话的意思,只是给王爻报了一串数字。

    王爻知道冷玉晴亿万富豪出身,很爱干净的,便伸手按了免提,将冷玉晴说的一个手机号码拨通了。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对方的手机彩铃响起来了,可是《爱情买卖》分开了半天,都还在唱。

    郑高虎这个混蛋,这么久不接电话,真的应该滚蛋了!冷玉晴脸上挂起了霜,说道,拨这个号码吧!号码是……

    王爻听冷玉晴说起过,郑高虎是她以前八个保镖里的队长,身手也最好,兼着她的司机,当然也被两个杀手第一个撂倒。于是,他又拨了冷玉晴说的另一个手机号码。

    你快回来,把我的思念带回来……对方的手机彩铃《你快回来》,也响了老半天,才传来一个粗沉的男声:谁呀,我在睡午觉呢!

    王亮,滚起来接我!冷玉晴听得心里火冒三丈,冷声沉道。自己失踪了三天一夜了,这个保镖二队长,居然还有心情睡午觉?她的声音,吓得那个卖烟的老太太都身体抖了抖,不敢正眼看她了。

    呃……冷总裁,您可算是有消息了。您在哪儿,我马上接您去!王亮在电话里一愣,马上吓得一身冷汗,惶恐而惊喜地说道。

    冷玉晴懒得跟王亮说话了,心里早没把他当成自己的保镖了,对着王爻指了指电话。王爻早在来到这里时,已把周围能看到的大街与小巷子名称以及一些显著的地标建筑名字看好了,便对着电话说道:城西客运站,柳条巷口。

    呃……好好好,我马上去!王亮听到电话里一个低沉雄浑又冷酷的男人声音,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连忙扔了手机就找郑高虎和另外六个保镖去了。

    王亮的手机没有关,电话里还传来他脚步啪啪的,以及那粗杠杠的大呼小叫:虎哥,陈娃子……快快起床,冷总裁回来了,通知二叔与三叔他们……

    听着王亮那惊疯鬼吼,冷玉晴心里气火上扬,说道:这个混蛋,唯恐天下不知道。挂了!

    王爻伸手就挂了电话,然后把电话费也给了。他听冷玉晴说过,王亮是保镖里身手仅次于郑高虎的,而陈娃子叫陈小平。那个二叔叫冷德桐,三叔叫冷德迢。是冷玉晴父亲的两个弟弟,各占冷氏集团30%的股份,冷玉晴手里40%。

    二叔与三叔都年近五十了,就喜欢手下的保镖管自己叫叔,说是显得年轻一些。总的说来,冷德桐和善一点儿,对冷玉晴好一些,冷德迢爱唱反调,与冷玉晴关系相对疏远一些。

    付完电话费,王爻对冷玉晴说道: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吧。

    这一伙废物从清海湖来这里,最快也得一个多小时,站在这里你想累死我呀?冷玉晴心里不舒*服,对着王爻冷声斥道。

    王爻心里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冷玉晴、冷德桐和德迢都住在清海市南边的清海湖上。他们三家人各有一座占地近十万平的私人岛屿,上面盖着各自的庄园别墅。这只能是冷氏集团财大气粗,才有这样的家业。

    王爻知道冷玉晴此时被郑高虎他们气得心情不爽,也不计较。他向柳条巷子口外的大街对面望了一眼,说道:我们去那边的咖啡店等吧?

    冷玉晴抬眼望了一下,心里火气才消了一些,点点头便自顾向街对面走去。王爻马上提着自己的衣物袋子,跟在后面。

    走到那家二层咖啡店门口,冷玉晴才看见王爻还提着装衣物和生活用品的包,借着火气冷声道:提个破袋子跟着我,丢人不?扔了!回庄园有量身定做的!

    唉……王爻心里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得把自己手里的袋子就近扔到街边的垃圾桶里。

    这时,冷玉晴心里火气才消了不少,觉得王爻很听话嘛!等王爻回来了,她站在咖啡店门檐下,收起太阳伞递给他,摘下脖子上的栀子花环,一一递向王爻,说道:戴着花环太幼稚了,给我扔了。

    呃……栀子花环啊,冷玉晴在乡下是喜欢极了,一回城里就变了啊!王爻愣了

    一下,只好接过花环,转身扔进垃圾桶里。

    随后,王爻跟着冷玉晴进了咖啡店,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上,轻音乐缓缓流淌着。此时还有不少男男女女,在喝着咖啡或者饮料,大家一见王爻与冷玉晴出现,顿时眼前一亮,心底被二人气质给震撼了,特别的冷玉晴没有太阳镜,那绝世冰容啊!识货的人一看到冷玉晴耳朵上的蓝钻吊坠,和那脖子上的白金蓝钻胸坠,便知道这是个特有钱的冷*艳*少*妇。

    然而,冷玉晴走向吧台,来了个更震撼的。她对着彬彬有礼的女服务生领班说道:所有客人的消费金额退掉,这里我包两个小时,三万块,男服务生都退下,只留你和一个女服务生。

    呃……全场安静无比,客人们与服务生们怔怔地望着冷玉晴。这年头,财势强大,冷*艳*动人的少*妇啊!而他的身边,王爻戴着墨镜,长发浓须,一身冷悍气息,仿佛如山不动,更让大家浮想连连。只是,王爻心里也震撼,可表情一点儿不变,冷玉晴此时火大,而且特有钱,喜欢清静,他都理解。

    虽然男服务生们心里有性别被歧视的感觉,可还是为了工作,为了钱,纷纷自觉地离开了二楼。二楼的服务生们在领班的安排下,也忙碌起来,对其他人说着抱歉,请大家退钱离场。毕竟冷玉晴两小时三万块的包场,快抵上他们这小店两天的营业额了。

    客人们也有不乐意的,可一见王爻那气势,算了吧,走吧!更多的客人也愿意啊,白消费了一次嘛!

    咖啡店二楼上很快安静许多许多了,只有缓缓的轻音乐在流动着,也只剩下那个领班与另一个女服务生了。

    冷玉晴心里的火气也渐渐平息,走向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王爻跟着她,默默地站在她身子左后侧,发现那个位置正对着柳条巷子口。

    别站着了,你也坐吧!冷玉晴回头望了王爻一眼儿,指了一下自己对面的位置,然后招了那个女服务生过来。

    谢谢冷总裁。王爻说了一句,便在冷玉晴对面坐了下来。

    冷玉晴翻了翻桌上的饮料单,发现没有自己喜欢的咖啡或者饮料,便把饮料单轻轻地放到王爻面前。她的动作也极为优雅,让人一看就是有身份有修养的女人。

    冷玉晴对王爻说道:这里的没有我喜欢喝的,你喜欢什么,点吧!

    白开水就好。王爻没有看饮料单,说道。

    嗯。来两杯白开水吧!冷玉晴点了点头,对身边等侯的女服务生说道。

    哦……好的,您二位稍等,马上就来。女服务生愣了愣,马上很有礼貌地弯腰说道。说完,她便心里纳闷儿地离开了。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花三万块钱,包两个小时的场,就为喝两杯白开水?

    很快,两杯白开水端上来了。冷玉晴说了一声离开时结帐,女服生便退到一边去了。冷玉晴闭上眼睛,微倒在红色的小沙发上,听着轻缓而让人心情放松的音乐,一句话也不说。

    王爻没有摘墨镜,望了一眼冷玉晴。她神情安然,绝美的脸庞上,长长的睫毛微翘,合在一起;如垂玉般而有微微弧度的鼻梁,和那略为上翘的丰润红唇组合在一起,冷*艳极了;蓝钻耳坠反着微微的光芒,白金细链围在细长白腻的脖上,吊着的龙眼大蓝钻,垂指着深深雪山沟壑,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虽然能抵抗冷玉晴的美丽,可王爻这一眼望着她的安静样貌,依然心里微微有些乱跳了。他稳了稳神情,本来想问一下关于自己离开后的事情,可一想二楼还有服务生在,也就只好作罢。她这个人,想说的时候,一定会说的,不想说的时候,怎么也不会说的。

    于是,王爻慢慢地饮着白开水,默默地望着窗外,看着柳条巷子口,等待着冷氏集团的保镖人等赶来接冷玉晴。其实,想想以后能在繁华的都市里安定下来,能知道父母的情况,能有机会查找冤屈真相,他的心里还是激动的。五年了,连一口热开水都是奢望,更何谈其他呢?

    咖啡店二楼上,就这么安静。冷玉晴闭眼养神,冷*艳惊得女领班和那个服务生都特别惭愧一样;王爻默默无语,气势冷悍不已,也让两女心中震撼。

    王爻与冷玉晴这样一对奇怪而又让人震撼的冷默组合,让女服务生过来给王爻杯子里加水,也是脚步轻轻,不敢正视……

    过了十来分钟,冷玉晴睁开眼睛,向身边不远处站立的女服务生挥了挥手,说道:你到吧台去吧,没事儿别过来。

    女服务生乖乖地退到了吧台边,和那个领班呆在一起,王爻倒有些不明白冷玉晴此举。

    冷玉晴望了一下四周,觉得视线里没有一个人影儿了,才轻声冰软道:你记得杨明旺吗?

    杨明旺……哪一个杨明旺?王爻心里微震,想起了临江大学的高材生杨明旺来。杨明旺白面斯文,样貌英俊,谈吐潇洒,是结拜的大哥,也是自己的铁杆儿拳迷。

    看来,你还记得自己的大哥啊!唉……冷玉晴那冷*艳的脸上,闪出一丝丝的无奈,叹道。

    冷玉晴的叹息,有一些凄伤,王爻听得心里一震,隐隐想到了什么。他马上四处看了看,觉得没有别人在现场,才问道:冷总裁,你认识明旺哥?

    呵呵,明旺哥?五年了,你还记得他。冷玉晴心里很难过,眼里闪过一些苦涩,发出的笑声跟没有笑一个样。

    我怎么可能忘记?明旺哥……来自清海,我的好兄弟。家里贫穷,父母早亡,学习一直是靠奖学金撑着。为了去省城看我和成龙师兄的比赛,爬着火车逃票去的。那一年啊……王爻说着,想起历历往事,抬头望着头顶淡金色的花纹吊顶,摇了摇头便说不下去了。

    爬火车……唉……他现在再也没那个力气爬了。冷玉晴听得心里酸酸的,话语里充满了感伤。

    他……冷总裁,明旺哥他怎么了?王爻听得心里一震,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从今以后起,没有外人的时候,就别叫我冷总裁了,叫嫂子吧!冷玉晴望着王爻,声音冰软,显得好听,却又那么无奈。

    嫂子?这……明旺哥他成了……植物人了?王爻心里轰然一下,整个人被一种悲伤的情绪侵袭。他摘下了墨镜,望着冷玉晴,如剑棱突峰一般的眉头轻皱起来,深沉的双眸里,隐隐有湿润的微光渗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