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7】归去清海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王爻和冷玉晴就呆在太和卫生院里。

    那个叫李桂花的女医生,为人挺善良的,儿子王力华和儿媳赵小芬都在清海冷氏集团上班,这也真是很巧的感觉。小夫妻俩买了房,还没有孩子。她老伴过世得早,一个人在这乡下倒也不寂寞,因为有乡里乡亲需要医疗。

    李桂花帮冷玉晴将医药费都垫付了。她说一看冷玉晴和王爻的气质,就不是给不起钱的人,随时还给她都行。当然,她只知道王爻叫做司遥。

    李桂花就住在街外不到三百米的秧田边上,离卫生院不很远,王爻和冷玉晴的饮食都是她每天做饭,然后送到医院里来。她说镇上的饭馆卫生不行,还是农家饭好一些,真也是让王爻二人很感动。当然,李桂花的厨艺不错,山野小菜做得很有味道。

    同时,王爻还在李桂花那里借了一千块钱,去了一趟清海市,给冷玉晴买了避孕药回来,自己也换了一身新衣服和鞋子,也买了一些两人的生活用品。李桂花把自己儿媳妇赵小芬原来的衣物拿来,让冷玉晴换洗,虽然材质不好,但这个女总裁还是挺感动的。

    冷玉晴每天上午都要扎四瓶药水,情况越来越好。她扎针的时候,就让王爻在身边呆着,给他讲做保镖的规矩,给讲冷氏集团的一切相关人员和她的私人庄园,讲清海最重要的商场对手栾氏集团。

    冷玉晴讲,王爻就听,也记在心里。他的脑子很好用,可以说是天生的聪明种,冷玉晴基本上就是一点他就透。

    对于王爻的天生聪明,冷玉晴还是觉得欣慰。她也觉得自己这两年来,从来没有对别的男人说过这么多话,王爻绝对是个意外。

    冷玉晴的态度,一直是那样充满了自我的傲感,不过王爻也都习惯了。虽然她长得绝美,身材性感,又女人冷味儿十足,王爻也基本上能抵抗了。

    王爻也听冷玉晴的,去街上的理发店稍稍修理了一个头发和胡须,弄不得不那么沧桑了,显得年轻了些。当然,冷玉晴说等回到她的庄园里,有专门的美发师再弄一下,小地方的理发店也就只能做成那样了。

    每天下午,冷玉晴也会在王爻的陪同下,在卫生院的院子散散步,转到卫生院后面的小山坡上,看看脚下缓缓流淌的清波小河——白鹭河。看那河两岸一大片绿油油的秧田,望望对面起伏的青山,山下竹林里栖息的数万只白鹭,她能感觉农村的生活的确是生命中不可多得的宁静与安恬。

    对于白鹭河,冷玉晴产生了一个想法,想在这里盖一座疗养院。因为太和卫生院也太破旧了,她更决定了要将之扒了重修。当然,她财大气粗,主要是为了感谢李桂花。

    冷玉晴也常思念丈夫,记挂手里的重要工程。然而作为一个商场上冷静睿智的女总裁,她知道自己最要紧的是恢复身体,然后回归清海。

    到了晚上,王爻也都是在病房空床上睡着,陪着或者说保护着冷玉晴。只不过每天早晨醒了,他下面也硬了,马上站起来就往外面跑,倒是让冷玉晴也醒来了,心里感觉有些好笑,更感觉到王爻的淳朴。

    三天的药水用完了,李桂花在第三天晚上给冷玉晴检查了一下,说她完全康复了。她的扎针技术相当好,冷玉晴的双手背上居然只有几个小小的针眼儿红疤,周围的皮肤组织不带一点儿青瘀的。

    冷玉晴康复了,这是让人很高兴的消息。可是……这也意味着,王爻和冷玉晴要回清海了,要离开李桂花这个善良热情的乡下女医生了……

    那一天上午,冷玉晴出院,和王爻去了一趟李桂花家。李桂花家的院坝边上长着两株栀子花树,高有七八米,这个季节也正是开花之期,两树雪白花朵嵌绿叶,芬芳无比。

    王爻手脚灵活,爬树也是好手,还爬上去摘花,给冷玉晴编成花环。冷玉晴戴着花环,果断是更显芬芳美丽,心情也很不错,甚至如情窦初开的小少女般娇美柔情。李桂花虽然已知道冷玉晴是个总裁,王爻是她的保镖,但看这样的情景,还当他们是恋人呢!

    临近中午,吃过李桂花熬的嫩玉米浆稀粥,王爻和冷玉晴就要离开了。李桂花依依不舍,一直从家门口送到秧田外面的大公路上。

    因为去清海的车就要经过李桂花家门前的秧田坝子外面,三个人就站在那里等车。王爻一身黑色短打,脚穿黑色运动鞋,戴上了墨镜,冷悍十足。他的手里,还提着自己的另一套衣物和洗漱用品。

    冷玉晴打着赵小芬的银色太阳伞,戴着赵小芬的紫色太阳镜,黑发高挽,面容冷丽,脖子上套着一个栀子花环,穿着一袭低胸黑色长裙,配上黑色高跟皮凉鞋,个头接近王爻了。轻风徐来,她身线傲人,清香无比,蓝钻耳坠与白金蓝钻胸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整个人更是别有一番冷傲高贵的味道。

    李桂花面带微笑地说道:“不忙的时候,到乡下来住住,随时欢迎你们啊!”

    王爻二人听得心里感动,三天来,这个热情善良的老人家,给了他们不一样的温暖。冷玉晴表情还是那样冷,可语气也有些激动,说道:“李医生,我们会来的。您回去吧,这里太阳大啊!”

    “是啊,李医生,您回去吧。这几天,打扰您了。”王爻站在冷玉晴的左侧后方,对李桂花说道。他呀,真的学会了保镖的规矩,那样的站姿,可以假设在冷玉晴遇到枪击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挡住她的心脏前胸与后心处。

    “没事儿没事儿,再等一会儿车就要来了。等你们上车了,我再回去。”李桂花笑了笑,说道。

    王爻低头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分钟就十二点了,太和镇上的中巴车就要从镇上出发了,很快就会到这里。于是,他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站在冷玉晴左后侧,向四面看了看,青山绿野清风,让他竟生出无限的留恋来。

    冷玉晴也不再说话,心里默默地记下自己的决定。李桂花也不再说话了,和冷玉晴、王爻一起望着太和镇方向,等着中巴车的到来。

    其实,冷玉晴是请过李桂花去清海,在自己私人庄园里做医生。可是老人家说在乡下空气好,食物材料不受污染,不想去清海了。于是,冷玉晴也不再说什么了。

    很快,一辆老旧的中巴车出现在视野里了,王爻与冷玉晴异口同声地叫道:“李医生……”叫了一声,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李桂花笑了笑,点了点头,什么也不说。

    车越来越近了,李桂花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身上的钱……够吗?”

    临走时,李桂花怎么也塞给王爻一千块钱,说是多带些,有用处的。其实,冷玉晴只要回到清海,根本就不缺钱了。王爻闻声点点头,说道:“够了。”

    “够了就好,够了就好……车来了,你们走吧!老婆子就……先回去了。”李桂花点了点头,望了眼渐行渐近的中巴车,说完转身往回走去。

    王爻和冷玉晴看着老人家的背影,真是有些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