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5】做我的保镖
    “李医生上了年纪,也忙累了,你还有那么多药水,我帮忙去。”王爻头也没有回,站在门边说道。然后,他大步往妇产科诊室走去。

    “哦……”望着王爻消失在门边的背影,冷玉晴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望了自己左右两边的药水吊瓶一眼,闭上了眼晴。而她的心里暗觉王爻是一个很会关心他人的人,品质真也不错。

    王爻一出门,便是大步如飞,与女医生遇见的时候,她才刚刚端着一大托盘的药水从妇产科诊室出来。

    “李医生,辛苦您了,您回家休息吧。这诊室的门,实在对不起,当时太急,我就踢开了,我们会赔的。”王爻双手伸出来,想接女医生手里的药物托盘。

    “小伙子,谢谢你!我知道,你也是为女娃着想,想让她早点儿躺下减轻疼痛。一会儿八点钟会有护士来上班的,那时候女娃的点滴也差不多就先完了,会有人替她换的。”女医生见王爻虽然表情冷酷,话也不多,可前后想想,也觉得他很有礼貌,便放心地把药物交给了他。

    然后,她还是像个老妈妈一样,眼神里有些忧虑地望着王爻说道:“小伙子,你心肠不错,以后要多注意一些。女人,要好好疼爱,不能凭着性子,知道吗?这女娃要是晚送来几个小时,可能以后生育都成问题了。”

    “我……”王爻听得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他虽然表情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可面对这么样的一个热心的女医生,他的心里实在无奈了。

    “好啦,小伙子,不要不好意思了,以后注意点就行了。我先回去了。”女医生笑了笑,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王爻望着医生的背影,苦涩地摇了摇头,端着托盘往冷玉晴的病房走去。她的话,让王爻对冷玉晴的愧疚感又多了几分。

    王爻一到病房门口,见冷玉晴已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他也就脚步轻轻地走了进去,本来他的脚步一贯都是很轻很轻的。

    把药物放在冷玉晴病床边的旧桌子上,王爻便再次走出了病房。他实在有些饿了,刚才借着微亮的天光,他看见卫生院的院子里长着一些野萝卜呢!

    王爻走到院子里,一口气拔了二十多棵野萝卜,抹了根上的泥土,一口气全部吃到肚子里去了。虽然野萝卜那白细细的根茎味道很差劲儿,可是对于山里长大的王爻来说,对于长期逃亡的他来说,照样也是填肚子的好东西。

    感觉肚子里不那么饿了,天光已渐放亮,王爻才回身往病房里走去……

    王爻轻轻地推开病房木门,脚步无声地走了进去,随手也把门给轻轻地关上了。此时,东天淡淡的红色霞光透进窗户,照着病床上正在睁眼未眠的冷玉晴。

    冷玉晴盖着雪白的薄毯,雪山高耸,迷人的一对玉足还露到了外面,如牛奶一般的白润。霞光之中,她那绝美的冷*艳脸庞,仿佛抹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头发与长长的睫毛也在晨光中闪着黑亮的光芒,略显凹陷的明亮双眼更是迷人,那冷傲的气息中竟有了一抹暖暖的韵味儿,让人无边遐想。

    面对这样的冷玉晴,血气方刚的王爻啊,耐受力真的有些差。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反应,因为他不由自主地便联想起与她在车里的一幕幕。

    王爻只好忍住不看冷玉晴,扭头坐到第一张病床上,背对着冷玉晴,望着窗外东天越发灿烂的霞光,问道:“好些了吗?怎么不睡?”

    “嗯,好多了……”冷玉晴感觉身上的疼痛好多了,扭头望着王爻那厚实的背影,说道。她的语气,还是那么冰软,里面居然还带着些许的委屈。

    王爻没有说话,默默地点了点头,终于才鼓起勇气说道:“冷总裁,能告诉我有关我父母、姚悦还有沛二哥、明旺哥的消息吗?”

    “可以。”冷玉晴很爽快地说道。

    “真的?”王爻一下子扭头望向冷玉晴。虽然话语还是那么不带多少的情绪波动,可依然让人感觉到,他内心是激动的。

    “是真的。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冷玉晴点点头,眼里闪过一丝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得意之色。

    “什么条件?你说。”王爻声音还是很平和低沉,可心情已然激动不已。别说一个条件,十个,他也愿意答应,只要不太过分。

    “做我的保镖。”冷玉晴望着王爻,神情很冷,话语如冰。和人谈正事的时候,她都是这样的状况。

    而冷玉晴这样的状况,更别有另外一种风味儿,仿若天地间一座最美的雪山,不让人有邪念,只让人有点儿望而却步,远远而仰望。王爻面对这样的冷玉晴,才感觉到自己不会产生最原始的冲动,现在只是闻言心里惊动了一下,说道:“做你的保镖?”

    虽然在说话,可王爻的脑子里已经开始思考了。他话音一落,冷玉晴马上冷然然地说道:“你现在还在为你自己的身份而感到担心,怕做了我的保镖,会暴露你自己?”

    王爻默默无语,望着冷玉晴,感觉她的目光变得很有渗透力一样,仿佛要看穿了自己的心一般。

    “做我的保镖,你可以完全安定下来,不用再东躲西藏,更可以暗地里追查当年的真相。在清海市,冷氏集团总裁冷玉晴的保镖,只怕还没有人会调查他的身份。”冷玉晴说完,闭上眼睛,性*感的红唇轻抿在一起,唇线形成了傲然的轻度弧线。

    “你确定?”王爻听得确实心动了,但还是不放心地问道。他确实有些害怕身份暴露,那样的话,自己又得逃亡了。

    “我冷玉晴什么时候说话不确定呢?”冷玉晴突然睁开眼晴,望着王爻反问道。她的眼神里,散发出一种冷厉的威严,好像王爻的话挑战了她的尊严一样。

    面对冷玉晴这样的目光,王爻摇了摇头,很坦诚地说道:“我不知道。”

    呃……冷玉晴心里怔了一下,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她认为王爻的回答不但有趣,而且也好像是事实,因为他从前根本就不认识自己,所以的确不知道。

    虽然觉得好笑,冷玉晴并不想笑,保持着一贯的冷沉与冰山神情,说道:“以后你会知道的。做我的保镖,答应吗?”

    王爻没有说话,转过身去,望着窗外的晨光,轻轻地点了点头。既然冷玉晴说话这么有把握,那就先答应她吧,反正她认定自己的伤是两个杀手造成的。如果实在不行了,再逃就是了,逃亡对于自己来说,真的习惯了,也小菜了。

    冷玉晴的感觉里,王爻那个转身与轻轻点头,好像还有点儿不情愿一样。她马上有点儿不满了,觉得王爻好像比自己还冷沉,对于这样一个男人,她真的想让他完全臣服在自己面前。可她哪里知道,王爻只是觉得做她的保镖,常常会和她在一起,心里的内疚感会让他不好受。

    “很多男人巴不得做我的保镖,你好像还不太乐意?”冷玉晴望着王爻冷峻如山的背影,语气有点儿冷厉。她的心里,确实是有些不高兴。

    “没有。”王爻转过头来,说道。

    “那为什么要转身过去?为什么对我轻轻点头?”冷玉晴眼神有点儿如刀的感觉,直逼王爻。

    r />

    “我答应做你的保镖。”王爻听得心里有些无奈,冷玉里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啊,他重重地点了点头,语气还是很低沉浑厚。

    冷玉晴望着王爻重重点头时那一头长发动荡,觉得有些滑稽,“扑哧”一声就笑了。她这一笑,冷*艳的脸庞像突然冰雪消融一样,如娇艳无比的花朵开在晨光中一样,显得动人无比,让王爻看得心跳没来由地突然加快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