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4】不是夫妻
    “嗯,我说的就是他!”冷玉晴被王爻问得心里一震,感觉他的思维猜测得好准确,便轻轻点头答道。她想说杨明旺,但感觉很沉重,还是先不说了吧!

    “哦……”王爻望着窗外,应了一声就沉默了。他的心里,为冷玉晴感觉到悲哀,也为她对情感的执着而感动,更有一份不愿意提及的侥幸,那就是冷玉晴与自己的事情,也许她的丈夫永远不会知道了,也许这样,冷玉晴会好受一点儿吧!

    见王爻这样的反应,冷玉晴心里居然有些凉,感觉王爻有些冷血,连句安慰的话也不会说。转而,冷玉晴心里淡淡地无奈而笑了。王爻这个人,虽然本质人品是上上之等,但是长期的冤屈与逃亡生涯,让他变得冷酷甚至有些冷漠或者说冷血都是正常的,好在他还没有变成一个冷血到底的人,至少还能救自己呢!

    正在这时,两束手电筒光从卫生院大门口射了进来。王爻心里一喜,猛地站起身来,声音沉厚而绵长,透过窗户传送过去:“李医生,您快一点儿,病人在这里,很痛苦。”他记得守夜人刚先说过的话,记得这个女医生姓李,还是本家呢!

    虽然王爻的话里,没有过多的焦急,还是那么低沉平静,冷玉晴听得还是心里觉得温暖。听到王爻的声音,那边两束电筒光,无疑是妇科大夫和那个去叫他的守夜人。只见其中一束手电光往王爻这边射了一下,而另一束手电光却像见鬼一样往那右边的第一间房子跑去。看这情形,王爻也知道前者是医生,后者就是那个守夜人,因为守夜人特别害怕自己。

    “好的好的,等一等,这就来了。”一个温和而充满慈爱的女声响起,那照射王爻这边的电筒光主人也快步往这边小跑过来。

    没一会儿,那个女医生便到了妇产科诊室里。只见她个头不高,快六十岁的样子,戴着老花镜,皮肤白晰,头发稍有花白,面目很和善。可能走的路太远,她微微有些气喘。

    可女医生一见到碎烂的木板门和王爻的样子,还有躺在诊床上特别漂亮的冷玉晴,怔住了。她觉得眼前的长发胡须男人,虽然年轻却又沧桑,全身散发着冷沉而硬朗的气息,而女人又那么年轻,显得冷*艳动人,可门坏了,这样的情形还是第一次碰到。

    不过,女医生面善心也宽,没有过多地想,本着治病救人的宗旨,马上缓过神来,对王爻微笑道:“这位男同志,你先出去一下吧!”

    “嗯,李医生,把您这么早就起来,真不好意思。谢谢你!”王爻对女医生很有礼貌地点点头,回望了冷玉晴一眼,便默默地向诊室外面走去。

    “嗯,不客气,应该的。”李医生和气地笑了笑。

    王爻不再多说,刚到诊室外面,便听到李医生关了房门,她还刷地拉上了窗帘。于是,他就站在门外等候着。可是,诊室里面的声音却一句一句地传到他的耳朵里。

    李医生在冷玉晴痛苦又羞涩的呻吟中,一边安慰她“别怕,忍一忍”,一边退了她外面的黑色短裤,然后望着那黑色的平角裤,又愣了愣,觉得这女子好奇怪,怎么穿着男人的底裤。她退了那平角裤,望着冷玉晴那神秘之处,脸色大惊地一边望了望门外,一边对冷玉晴很心疼一样说道:“女娃呀,你这里肿成这样了,有点儿外*阴撕裂,你痛成这样,子*宫*颈也一定伤着了。唉……你们年轻人啊,怎么这么不爱惜身体啊?”

    李医生朝门外望了几眼,很明显,她的意思是说王爻和冷玉晴做了,而且做得太凶了。没有办法,乡下女医生,本质是善良的,又上了年纪,说话也没有多少恶意的。来的路上,她也听说了,王爻是抱着冷玉晴来这里的嘛!

    冷玉晴听得脸上火*辣辣的,“刷”地一下就红得像要血爆一样。本来自己被李医生脱了裤子,都感觉特别羞涩,现在她又那么说,还不时望着门外啊!她也能感觉到李医生那一颗慈良的心,更明白李医生的话,分明就是说王爻把自己弄成这样了。只是她的心里,暗自惨然凄笑了两声。

    王爻在门外也听到了,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羞愧难挡。没有想到,自己那有些愧疚的救人方法,对冷玉晴的伤害那么大啊!他轻轻地挪动脚步,往另一头走去,还是不听为好吧!

    王爻认为冷玉晴的病情很严重,李医生的救治要花一些时间,便在卫生院的院子里转悠起来。此时,他的肚子很饿,可也只能忍受着,站在院子里,远远地望着妇产科诊室那边。

    那个李医生不时进出,一会儿去西头的房间里取水瓶,一会儿去东头的药房拿药,显然是很忙碌。她显然都跑得有些累了,远远地,王爻那夜狼般的耳朵里,也能听到她喘气的声音。这样的一个乡下女医生,精神品质也让人感动。

    而那诊室里,不时传出冷玉晴的痛苦之声,更是清晰地传入王爻的耳朵里,让他既感觉到愧疚,又觉欣慰。不管怎么说,冷玉晴正在得到及时的救治。

    天色渐渐放亮,第一声鸟叫从王爻头顶传来时,李医生站在诊室门口冲着他和声叫道:“小伙子,过来帮我抱一下你的爱人吧!她需要到病房里躺下好好休息。”

    呃……爱人?王爻心里瞬间愣了一下,也明白这是误会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快步奔了过去。

    冷玉晴在诊室里听到李医生的话,心里也是一片羞涩升起,只是她在治疗当中,对这个心慈又热情的女医生也没有怪罪什么。一句话:好医生是无罪的!

    王爻来到李医生面前,望着她满头的大汗,心里很感动,点头说道:“谢谢李医生。”

    王爻虽然很有礼貌,可是那话语保持着一贯的沉厚,不带有太多的思想感情在里面,让人听起来觉得他有些冷酷,甚至可以说是漠然。李医生倒是不太介意,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差不多都这样,她一边让王爻进屋,一边笑道:“不要谢我,我是医生嘛!小伙子啊,这女娃伤得不真不轻,你们以后夫妻同房,多注意一些就行了。”

    王爻正迈步进屋,心里又是怔了怔,一望诊床上的冷玉晴。只见她两手都扎着点滴,也是满脸羞红,还闭上了眼睛,那冷*艳的模样刹那间变得如少女一般的娇涩可人,别有一番诱人的味道,看得人不禁怦然而心动。

    面对冷玉晴动人的情态,王爻忍住心里最本能的冲动,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了诊床边上。这时,李医生走过来拿起冷玉晴的点滴药瓶,王爻伸出双手横抱起冷玉晴,两人一起往诊室外面走去。

    在李医生的指引下,王爻抱着冷玉晴向卫生院西边走去。一路上,冷玉晴还是轻轻地痛苦呻*吟,加之李医生拿着药瓶走路也不太方便,王爻也只能走得慢一些。

    到了东边那一通房子的第三间,李医生推开了虚掩的房门,王爻便抱着冷玉晴和她一起走了进去。

    病房很简陋,绿底白上沿的墙壁有些掉漆,里面只有三张老式的铁架子病床。王爻小心地把冷玉晴放在第二张病床上,李医生把药瓶也挂在病床边的铁架子上,微笑道:“小伙子,女娃,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那边把药取过来,然后就要回家给小孙子做早饭了,他要上学呢!”

    “李医生,医药费……”王爻和冷玉晴同时叫了一声。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眼,都没有再说下去。他们居然想到同一个问题了,眼前的李医生竟然不说医药费就要离开了。

    “呵呵,你们啊真是夫妻同心。”李医生慈良地望着王爻与冷玉晴,打趣地笑道,“女娃,你先好好休息。你这身体,我不是说过吗?受伤太重,要在这里打三天抗菌消炎药才行。医药费嘛,等我一会儿上班来再说吧!看你们夫妻俩,不像是付不起钱的嘛!”

    &n

    sp;李医生一口一个“夫妻”,听得王爻与冷玉晴极为不自在,她一说完,两人又同时说道:“李医生,我们……”

    呃……王爻与冷玉晴听着对方都在说话,不由得又相视一眼,冷玉晴脸上又是羞涩地升起红晕来,闭上了眼睛,干脆不说话了。

    “还有什么事儿吗?”李医生望着王爻二人,有些奇怪地问道。

    “李医生,我们……不是夫妻。”王爻望着李医生,说话时还是停顿了一下。这时候,他蓦然想起了姚悦。在他的心里,能和自己做夫妻的,这一生也许……只应该是姚悦啊!

    “那……这……哦,你们是情人啊?小伙子冷酷有型,女娃也是漂亮极了,天生给力的一对儿,像……真像……唉,老婆子多嘴了,你们别见怪啊!”李医生有点儿愣神了,在王爻和冷玉晴二人身上来回望了几眼,才有点儿恍然大悟一样,点头边说边往外走去。

    话音落时,李医生已走了病房外面去了。王爻脸上闪过无奈的苦涩,望了冷玉晴一眼,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坐到第一间病床上去,背对着她,默默地望着窗外。

    王爻知道,也不能再辩解什么了,再一辩解的话,只能又不是情人,那么冷玉晴的伤就不好说了,会伤害到她本来就伤痛的心。在他心里,冷玉晴虽然是个冷娘子女总裁,可也算是个可怜的薄命女人吧!

    冷玉晴也是听得一脸的无奈,满脸的娇臊,望着天花板忍不住叹道:“乡下的女医生,可真会想问题,说话还那么新潮。”

    说完之后,冷玉晴无意地瞟了王爻一眼儿,见他在默默地点头,便有些捉狭一样地问道:“你是承认你冷酷有型了吗?”

    王爻闻言就摇了摇头,也没有说话,就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去。

    “你要去哪里?”冷玉晴真怕王爻来个冷酷有型离开了,那自己的保镖想法就破灭了,便有些急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