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3】很漂亮很迷人
    王爻抱着冷玉晴,沿着医院楼檐下默默地走着,边走边在各个房门前停一下,抬头望一下才继续走。他的脚步很轻也很稳实,倒让冷玉晴身体承受的震动不是很大,痛苦也就减轻了许多。

    冷玉晴因为身体受伤,又被王爻抱着飞跑了三公里的样子,身体痛得也不想问王爻要干什么。她的心里,有一种思维定势,觉得王爻那样做,一定会有他的道理。

    王爻就那样抱着冷玉晴边走边看,到了与卫生院大门相对的那一排房子前,在第二间房子面前,他才停了下来,说道:“妇产科到了,先进去躺着。”

    这时,冷玉晴才明白了王爻的用意,心里涌起一阵感动。她刚想开口说话时,王爻扭头望了望卫生院大门,然后回头一脚踹出去。

    冷玉晴吓得惊叫与痛叫混为一声,与之同时,那妇产科诊室的木门“啪”的一声被王爻踹开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

    此时虽然依然是黎明前的黑暗,可是以王爻那苍鹰般的目力,还是看见了房间里左边的医生诊台桌子,右边有一张白色的诊床,都显得有些旧了。他抱着冷玉晴走进去,小心地把她放在诊床上,才转身找到进门左边的电灯开关,“啪”的开亮了电灯。

    妇产科诊室里,有了光线,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王爻转身便看到冷玉晴仰躺着,雪山高耸,雪白修长的美腿和那玉润的双脚,身形充满了无边的诱惑力。她的双手还捂着小腹,那冷艳的绝美脸庞,早已痛得煞白如纸。她闭着眼睛,呼吸平和许多,嘴角边依稀还有王爻的血迹。

    对于冷玉晴来说,终于能好好地躺一躺,对于身体也有好处,心情也平静了许多,当然呼吸平和了一些。

    王爻望着冷玉晴那一刹那,便有些心血正常的涌荡,不自觉地回想起与她在车上的那一幕幕,生理的反应也瞬间有了。幸好冷玉晴闭着眼睛,要不然就太……尴尬了。

    王爻默默地坐在诊床尾的一把椅子上,尽量深呼吸,平静自己的心绪,等着医生的到来。同时,也低头用双手互揉着两条发酸的胳膊。推了那么久的车,又抱着冷玉晴跑了那么久,他再强悍的双臂,也会感觉到疲倦的。对于脖子上冷玉晴对自己的掐伤,和她在左肩上的咬伤,他倒是没有在意,对于他来说,小伤而已。

    这时,冷玉晴闭着眼睛,语气冰软地问道:“你干嘛踢门啊?等一会儿医生来了,就会开门的。”

    “爱护公物是一种美德,你也很苗条,体重不超过百斤,可我的手臂很疲倦。以你的身份,赔一万扇门也是毛毛雨。躺着总是要好些的。”王爻揉着胳膊,很坦率地说道。他的声音还是那么低沉宏厚,带着丝丝的冷酷,语气里也没有一丝毫的什么赞美奉迎之意。

    “哦……”冷玉晴轻轻地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她才想起王爻一路上的辛苦,心里升起些许的愧疚,可又觉得王爻的语话里,有一种冷酷的幽默,加上他说自己苗条,便不自觉地心里淡淡地笑了一回。

    呵呵,冷玉晴是出了名的冷娘子女总裁,可到底也是爱美的女人,有人说她苗条不过百斤,当然应该开心了。

    王爻很想现在就问冷玉晴关于自己逃亡后的事情,可见她不说话了,也就作罢。他的心里,还是打算等医生来了,冷玉晴得到妥善的治疗后,自己知道情况之后便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

    可是,王爻哪里知道,冷玉晴这个精明的女总裁嫂子,打定主意要请他做保镖,怎么可能让他轻易离开呢?

    妇产科诊室里,两个人都不说话,王爻揉完自己的胳膊,又开始低头揉着自己的双腿。

    过了一会儿,冷玉晴才睁开眼睛,望着诊床尾的王爻。只见他坐在那里揉着双腿,肩背宽阔,双臂肌肤如古铜,依然充满了力量的美感,低垂的微弯长发还湿成一缕缕,随着双手揉腿而垂盖在脸的正面与两侧轻轻动荡,披在背后的湿发也是轻轻晃动,让他的整个人显得那么冷酷而有男人韵味儿。

    面对一个阳刚十足的男人,一个两次救过自己而疲倦的男人,冷玉晴心里微微有些激动的颤抖。她的颤抖,一部分竟然是生理上的,毕竟她为人妇,而丈夫植物人近两年了,这都很正常,再加上那杀手的邪恶药物在体内还有残留,也会催*发情*欲的再次萌动。

    这样的心底颤抖,让冷玉晴无比羞涩,痛得煞白的脸上都悄然升起两抹红晕。她没有想到杀手药物的原因,单纯的还以为是自己看到王爻那强壮的身体而产生完全的生理冲动。

    实际上,像王爻这样强壮而冷酷十足的钢铁汉子,应该是众多已婚女人所渴望的生理类型。冷玉晴也是女人,有那种感觉也不为怪,更何况还有药物残留的作用呢?

    而冷玉晴内心颤抖的另一部分,确实是被王爻的行为所感动。她觉得王爻推车,抱着自己逃命,自己还把他的脖子掐得血流那么多,还两次咬上他左肩同一个位置,还咬出血了,可他什么也没有说啊。这份坚强与大度,实在是硬汉子,真男人!只是,不知道她如果知道是王爻造成自己的伤,又会怎么样?这也正是王爻心中一直放不下的问题。

    冷玉晴内心颤抖之中,感觉是自己望着王爻就会产生冲动,于是羞涩地闭上眼睛。她心里暗骂自己真丢人,对不起丈夫杨明旺啊!妇道与爱情,对于她这样的女人来说,是一直恪守的。

    果然,想起了卧病在床的丈夫,想起他为冷氏集团付出的一切,想起两人那曾经相依相知的爱情,冷玉晴的那种暗生的情*欲消退了,就睁开眼晴望着低头揉腿的王爻,也真的没有那种想法了。唉……爱情的力量强悍啊!

    此时的冷玉晴,真希望医生快点儿来,自己也快些好起来,早点儿回到丈夫身边。虽然有专人照顾丈夫,可她还是习惯于有空就呆在丈夫的病床前,默默地望着他,为他擦洗身子,为他按摩全身以防肌肉萎缩。

    于是,冷玉晴望着王爻,有点儿焦急地说道:“医生怎么还不来啊?”

    “等等吧,医生会来的。”王爻抬起头,望了冷玉晴一眼,说完马上低下头去继续揉自己的腿。

    冷玉晴刹那间便感觉到了,王爻望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自然,她便说道:“王爻……”

    刚一开口,冷玉晴心里下意识地轻震了一下,往门外望了一眼,才接着说道:“司遥,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你……很漂亮很迷人,会让人不由自主产生非份之想,我不敢多看。”王爻心里微微一愣,手里停了一下,才接着边揉腿边说道。他的头,真的没有抬起来。

    呃……冷玉晴被夸得心里怔了怔,不知道说什么了,脸上又浮出两抹红晕。她觉得王爻的声音,淡淡而沉厚,说得直白,直白中不带一丝的邪意,反而语气是一种无限的坦诚。转而,她的心里还是特别高兴,因为自己的美丽确实是傲然于世的。

    对于如此的王爻,冷玉晴心里有些兴趣生起来,便问道:“我真的有那么漂亮吗?”

    “嗯。”王爻只是点了点头,一头黑亮的湿发在轻颤之中,并没有多说其他,还是继续揉着自己的腿。

    见王爻这样子的表现,冷玉晴在心里为他的人品打了个上等。她也有些欣慰,这次大难中,如果真有这么个人品优秀的男子做保镖,的确是不错。更何况说起来,大家之间的渊源还不浅。所以,冷玉晴是下了决心的,无论如何也要把王爻给留下来。

    &n

    bsp;   这时,王爻揉完了自己的腿,身子转了个方向,才抬头站起身来往窗外望去。冷玉晴望着他那雄壮如山的背影,说道:“你在雨里那么久,衣服裤子都湿透了,不会感冒吗?”

    “不会,习惯了。”王爻没有回头,说道。他的心里却是想起这些年的逃亡中,什么风雨没有经历过?记得有一次躲避追捕,冰天雪地里还光着脚跑了大半夜呢!自己的身体素质,确实是寒暑不侵一样。

    “哦……那你不饿吗?”冷玉晴想想王爻那么强壮,应该也不怕感冒的,想了想又问道。问完之后,她都有些奇怪了,怎么自己今天说这么多话?也许,是因为王爻的特殊吧!

    “很饿!可猪蹄与牛肉都被埋了,只能忍着。”王爻点了点头,淡然说道。他的语气虽淡,却依然能让人听得出他坚韧的心性。

    冷玉晴听着王爻那坦白的话与淡淡语气中的坚强,心里也微微一乐,说道:“还有钱,你的手机,全部和背包一起埋掉了。”

    “嗯!你一定有办法付医药费的,我不用担心这一点。”王爻没有点头,可语气还是那么淡然。可是他的心里,却很痛很痛。那一千块钱,是姚悦给的,他宁可忍饥挨饿,也舍不得用一分;而手机更是自己视如生命的念想,没有了啊!

    “你心里一定很难过,是吗?”冷玉晴以女人的敏感与常理来推断,问道。

    “是的,特别难过,感觉自己……真的一无所有了。”王爻没有否认冷玉晴的说法,承认了自己的心痛。

    “能睹物思人,对于你来说,就是很幸福了。我会把钱和手机赔给你的。”

    “不用赔了。钱财手机都是身外之物,记忆在心里就好了。”王爻轻轻地摇了摇头,淡沉沉地回道。反正他觉得自己和冷玉晴发生了那种事情,恐怕不是一千块和一部手机的事了。

    “你倒是一个思想很豁达的人,但我也一定要赔的。虽然给不了你心灵上的慰藉,但这是我的原则。也许,你有那些记忆,便感觉幸福吧!”冷玉晴倒是很理解王爻的现状,转眼她想起自己的丈夫,语气微微有些哀伤地接着道:“可有时候,你爱的人就在身边,他还活着,你能看到他,他却听不到你说话,看不到你的样子,就是一种痛苦了。”

    “你说的那个人……是植物人?”王爻脑子里闪电般地思考了一下,依然坦诚地说道。他从冷玉晴的语气里,也察觉到了一些什么,只是没有说出来。

    “嗯,是……是植物人,唉……”冷玉晴没有想到王爻一下子就猜出来了,点头叹息道。

    冷玉晴那一声叹息,幽幽然然,充满了无尽的忧伤一样。这样的忧伤,竟让王爻的心里有些触动,就像自己沉冤在身日夜思念姚悦,而又觉得与姚悦永远分离时那种伤感情绪。

    王爻不由得转过身来,望着一脸伤心而眼泪要滚落的冷玉晴,问道:“你说的……是你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