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1】抱着逃命
    “什么声音?啊!!!”冷玉晴也是听到那头顶的巨响,抬头一看,已是惊声尖叫起来。

    只见那路边的山体离路面近百米高处,大片的山体带着树木草皮,前后约有上二百来米的长度,正往路上滑坡而来,大有转眼即至之势。不少散崩的泥石,已扑扑沙沙飞砸下来了。

    这就是夏夜雷电狂雨造成的山体滑坡,对于王爻与冷玉晴两人来说,稍不注意就是灭顶之灾。他两人与警车的位置,正好在滑坡山体的正中央啊!

    万分危急的时刻,王爻已“砰”声拉开后车门。管不了冷玉晴痛还是不痛了,他那双长臂一伸,粗大的双手一把从后面搂住冷玉晴,不偏不倚就稳稳地搂在那强大弹力的傲挺雪山之上。

    顿时,冷玉晴惊羞尖叫与痛苦吟叫混为一声,王爻却来不及有那么多的感受,双手一用力,搂着她一把拖出车外,高跟鞋子也拖掉了。

    紧接着,王爻右膝一抬,顶着冷玉晴那丰弹弹的后臀,左手一移搂她的肩背,右手一沉搂她的膝弯,以横抱的姿势抱起她极速向前狂奔。

    王爻从发现山体滑坡,到抱着冷玉晴撒开脚丫子狂奔而去,前后不到三秒钟。这样危急的时刻,他那求生欲*望爆发下的速度与身手的灵巧,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狂奔之下,冷玉晴身体颤抖更厉害,吓得闭眼惊叫,也痛得一声声惊叫。她忍不住双手搂着王爻的脖后,狠狠地掐了进去,甚至痛得一口咬在他结实的左肩肌上。

    王爻只是感觉脖子上有指甲入肉的痛楚,左肩因为t恤被冷玉晴先前扯烂了而暴露在空气中,被咬个结结实实,也是牙齿陷体的痛楚。可是他咬牙强撑,脚下的速度一点儿也不减慢,尽了全力狂奔。

    那巨大的山体滑坡长度,让王爻也绝不敢松懈。一路上,崩散的山石土块如雨砸下来,让他不得不展开灵蛇一般的步伐,抱着冷玉晴一边向前飞逃,一边左右晃避山石土块。

    也怪,冷玉晴双手指甲掐进王爻的脖子里,牙齿也狠命咬咬他左肩,竟然感觉到能分担自己对身体疼痛的感受。只是……她的嗓子里,还是发出随王爻脚步而不断颤抖的声音:“嗯嗯~~~~”

    王爻的大步狂奔,灵步飘移闪躲,长发带水飞扬,一身男人气息尽泄无遗。他急奔出百多米后,他听到身后一阵“”轰轰“”巨响,其中夹杂着警车被砸埋的一声惊响:“咔嚓!”

    此时,王爻脚下路面一阵震颤,他仍是向前狂奔出三十多米,感觉安全了才猛然停下回头一看,不禁大汗涔涔而下。

    那一整段公路,已完全消失,巨大的山体掩埋过警车,还在往路边的山沟里滑去。离王爻最近的一块带着草丛与树木的巨大山石,只在二十米外的路面上横亘着,几乎占据了整个路面。公路……连痕迹也看不到了,一片山体垮塌场景。

    望着眼前的情形,王爻抱着冷玉晴站在路上,不禁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沉声轻叹道:“好险!”

    确实,要不是王爻多跑出的三十多米,现在他和冷玉晴已经被那块巨大的山石给活活砸死了。

    冷玉晴闻声才睁开眼睛,松开嘴巴扭头望向来路,惊吓得一身冷汗瞬间冒出来,回头仰望着王爻,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要是没有王爻这样强悍的身体与反应力,可能此时两个人已经……完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冷玉晴才有心思感觉到王爻双臂的坚实可靠,感觉他全裸的结实左胸膛充满了无尽的弹力;随着他的喘息时那浓浓的男性气息,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从湿透的衣服下面传出来。马上,她脸红了,心跳也怦然有些乱。

    也就在这时,冷玉晴也才看到自己的双手还掐在王爻的脖子里,而王爻的脖子上已是鲜血顺着她的手指缓缓流下来,那结实的左肩上,已是一圈儿深深的优美的滴血牙痕。

    “王爻,你的脖子……流血了……肩膀上也……“”冷玉晴马上收回自己的双手,却又把带着王爻血迹的双手抬举起来让他看着,同时有些歉意地说道。

    王爻这才把目光收回来,望着冷玉晴修长如雪玉雕琢的双手,上面殷红的血迹更是清晰入目。他一下子明白过来,冷玉晴因为惊恐与痛苦才这样做的,同时,他更感觉到左肩火*辣*辣的疼痛。

    “没事儿。”王爻低头望了一眼冷玉晴,能感觉到她眼里的歉意,却还是冷酷无比地说道。他就像对疼痛没有感觉一样,如同冷血之人,可他因为背包被埋,装着那部珍贵手机的皮夹子也找不回来了,心里如有刀割滴血之痛。

    王爻抬头回望了一眼那垮塌的山体,抱着冷玉晴转身向太和镇迈开大步前进。警车被埋,不抱着冷玉晴去太和镇也没有办法了。

    冷玉晴又一次感觉到身子的疼痛,嘴里痛叫一声,居然很条件反射一样双手死掐上了王爻的脖子,嘴巴再一次咬上了他的左肩。

    刹那间,王爻心里发狂得无语了。冷玉晴一口又咬上他的左肩,竟然咬在上一次几乎相同的地方。那个地方本来就已咬伤见血,如今更是痛上加痛。

    王爻只是微微一皱眉,什么也没有说。在他的心底,始终对冷玉晴有着一种无法面对、更无法解释、也不想解释的愧疚。毕竟她那么用力的咬,是因为身体被颠簸得太痛了。

    可以说,王爻是带着一种赎罪的心理,忍着疼痛抱着冷玉晴,展开双腿向太和镇狂奔起来。当然,冷玉晴那有些温暖嫩滑的双手,也同样掐进了他的脖子后方,只是没有掐上旧伤,而是新伤再添。

    如此这般,王爻的脖子后方,那富有弹性的古铜肌肤,新伤旧伤血液一起缓流。血液流过他的脖子,流向胸膛,也流向冷玉晴的双手。而那左肩的血液,则是慢慢地渗出,流过冷玉晴的唇角,流过她的下巴,滴向她的胸前白色t恤上……这一切的痛,王爻能忍,更觉得算不上什么大伤!

    冷玉晴的手掐嘴咬,完全是下*身无比疼痛中的下意识行为,尽管如此,她还是一路因为王爻的狂奔,盘起来的头发又抖散如黑亮之瀑,嗓子里发出冰软动听的“嗯嗯”颤抖之音。

    无限的疼痛中,冷玉晴还是能感觉到,王爻像不知疲倦一样奔跑。他的汗水带着浓浓的男人气息,热烈而奔*放,与他的血液腥香混合,撒下一路与雨后的清风同在。

    可冷玉晴又哪里知道,王爻也是想着横竖她都是痛,长痛不如短痛,他是在拼尽最后的力气,想要跑完到达太和镇的近三公里路。

    可王爻又哪里知道,自己疯狂地奔跑中,冷玉晴又多了一种痛,只是她不敢开口叫他跑慢一点儿。因为冷玉晴竟与王爻的想法一样,长痛不如短痛,只能忍了。

    冷玉晴确实多了一种痛,因为她只穿着王爻的白色t恤,那高挺的雪山没有胸*罩的束缚,随着王爻的狂奔而不停地剧烈颤抖,在t恤下面漾起一阵又一阵动人的浪涛,也抖得雪山根*处都阵阵发痛啊!

    幸好王爻的眼晴,一直望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太和镇,根本没有闲心低头望一眼冷玉晴。如果有,他那强悍的身体里原始的欲*望一定会被点燃的。

    冷玉晴也不时抬头望着王爻,发现他真的不低头看看自己,心里的羞涩减轻了不少。可她还是有些脸红心跳,毕竟自己的胸很壮观饱*满。不过,作为女人嘛,她还是无比骄傲,哪怕因为太大而颠簸得痛!这也叫做……痛并快乐着。

    离太和镇越来越近了,王爻脚下仿佛越发充满了力量一样。他的汗水几乎替代了刚先的雨水,让微弯的长发更湿透了,披盖在脸面之上,大颗的汗水沿着那钢丝卷的腮胡滚落下来。脑后脖颈与左肩的汗水,更是浸袭伤口,疼痛亦能忍,汗水更与血液混和而不断下流。

    一身大汗湿透王爻全身上下,奔跑中长发满头抖动,加上冷峻的面容,让他的形像更为坚毅而冷酷。亦有不少的汗水在空中溅滴,不时滴在冷玉晴的红唇之上,与血液一起让她觉得咸咸的,让她的心里阵阵感动,觉得特别温暖。

    就这样,王爻抱着冷玉晴疯狂地奔跑,他对疼痛的强忍,对血流的不顾,让她心里装着感激。他如寒山般冷峻的特质,又如狂人般强悍的身体,也让冷玉晴心中心里微微激动而遗憾。

    冷玉晴的心里,激动的是,如果有王爻这样的人作为保镖,绝对安全;她遗憾的是多么希望自己的爱人,能像王爻一样强悍而充满了活力。可是,杨明旺啊,一个商业天才,居然……

    终于,当王爻脚下都有些发软的时候,他抱着冷玉晴站在太和镇卫生院紧闭的大铁门前。此时,天色已暗如墨,黎明前的黑暗已经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