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0】猛汉推车
    “你说什么?”王爻听得心头猛震,急切的喜悦在心中升起,可语气还是那么低沉浑厚,如平湖无波一样,似乎不愿意泄露更多的情绪色彩,这也是他长期逃亡中形成的特点。

    王爻激动得说话的同时伸出强劲的双臂向车里伸去,情急之中想扳过她的双肩好好问一问。可就在粗大的双手接近那瘦削却圆润的双肩时,他猛然停住了,讪讪地收回双手。五年了,他渴望知道逃亡后的一切,父母,恋人,兄弟。

    冷玉晴也没有感觉到王爻的动作,还是捂着小腹低着头说道:“赶紧送我去太和卫生院。”

    “哦……好!”王爻明白冷玉晴现在最需要医治,马上点头道。他心里知道,冷玉晴用自己父母的情况来作条件,而她的伤也和自己脱不了干系,送她去医院的确是应该的,可他一下子犯难了,接着道:“车没油了,我背你去吧!”

    “不行,我身上痛,一动就痛!哎哟……”冷玉晴一听,马上摇头急道。可是那一摇头,好像身子痛得更厉害,忍不住又是一声痛叫。她的心里,是绝对不想别的男人碰自己的,更别说背了,那会让王爻的手托着自己的……屁*股,还会……

    望着冷玉晴此时脸上痛得大颗下掉的汗水,王爻心底也是有些焦急起来。冷玉晴现在的状态,估计是动都动不得,一动就会喊痛的。他站在雨里,任风吹雨打,却找不到一点儿办法,心头有些无奈。

    王爻皱着眉头想了想,眼前亮了亮,说道:“你躺好,尽量贴着座椅垫与靠背的夹缝,让身体稳定一点儿。”

    “你要怎么办?”冷玉晴想不到王爻这么快就想到办法了,心中带着惊讶疑惑道。

    王爻没有说话,却伸出右手伸进车内,越过冷玉晴的头顶,打开了驾驶室的门。冷玉晴能感觉到,自己的头顶,那湿漉漉的王爻右臂上,雨水急滴下来,居然带着温温的男性体温。

    王爻什么也不说,收回右臂,走到了警车前面去了。他把身上的背包卸下来,放在驾驶室的座位下。他那如山般的身躯探进了驾驶室里,伸出强有力的双手,用力地拽下副驾驶上白色的车座套布,然后用力两撕!

    “哧哧!”

    特别清脆的两次响声一起,在冷玉晴的眼中,王爻那裸*爆的粗壮双臂肌群力量作用之下,车座套布一分为三。冷玉晴心头还是震撼的,王爻在逃亡的日子里力量变得更大了,比以前杨明旺说的还要大了吧?

    接着,王爻把结实的三条车座套布拿在手里,他那看似粗大的双手,变得无比灵活,像打草绳一样,结出了一条两米长的白色布绳,拿着朝车后走去。冷玉晴在车内有些不解,但也懒得问了,小腹痛啊!

    不多时,王爻已在车后把布绳拴成环状,回到车后窗边,说道:“忍一忍,好好躺下。”

    “哦……”冷玉晴应了一声,忍着疼痛,按王爻的说法,把自己的身体努力地夹进座椅与靠背的夹角里,然后捂着小腹,头靠在倒下来的驾驶座上。这样的过程,痛得她一声又一声地痛苦呻吟,脸上更是大汗水冒出来。

    听到冷玉晴的痛苦呻吟,王爻心里还是特别的内疚,所幸的是她不知道她的痛,和自己有关。王爻见冷玉晴躺好了,默默地走到了警车前面,再次站在驾驶室边上,把车钥匙拔了下来,方向盘拨正锁死。他怕万一方向盘锁死不灵,又从背包里拿出削二手砖用的砖刀,卡在方向盘与仪表台上,双手摇了摇方向盘,觉得稳当了才往车尾走去。

    路过车后门的时候,王爻停下来,望着冷玉晴说道:“路面情况不好,可能颠簸,忍一忍!”

    冷玉晴此时已躺好了,头仰着也能看到王爻。只见大雨浇在他的头上,那微曲的长发湿成一缕一缕沾盖在瘦削而显冷峻的脸面之上,那浓黑的上唇须和颔须、腮胡竟都是根根打着蝶须卷儿,如浓黑的细细黑钢丝绕卷附贴在脸上一样。于是,他的样子无比坚毅中更显沧桑,而那如剑棱般的浓眉下,一双深沉的眼眸不着一丝情绪波动,更显得冷酷无比。

    “嗯!”冷玉晴没有点头,喉咙里发出一声软冰般的回应。这样的声音虽让人感觉有些冷傲,却好听,很有个性色彩,哪怕只“”嗯“”一声,也特别能让人记住。她也算是明白了,王爻这是要推车啊,这大力士啊!

    王爻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冷玉晴默默地点了点头,便走到了车后。

    王爻身子前倾,双脚开立,强劲的双臂稍稍打开,肘关节内曲微弯,粗大的双手扶住车尾后盖沿儿。他心底沉喝一声,两腿微曲脚下一发力,两边肩三角肌突然鼓荡了一下,两条如铜铸的手臂条条肌肉也随之爆发出力量来。

    警车,缓缓地被推动了起来。躺在车里的冷玉晴心里激动了一下,王爻就是一个大力士,推动了警车啊,毕竟这是送自己去医院呢!不过,她马上被车体的震动给害得小腹又疼痛不已,她只能双手摁住小腹处,咬着银牙忍受着。

    雷电不止,风雨不住,王爻在狂雨的浇砸下,推着警车,不时抬头看着前面的路况,一步一步地向太和镇行去。雪亮的闪电光芒下,他那如山的身躯,总是肌群在不断地鼓荡,充满了力量的阳刚之美。

    冷玉晴躺在车里,虽然时时身体的疼痛在折磨着她,可她心灵深处也受到了丝丝的触发,有一种别样的安慰之感。被王爻这么一个硬汉推着走,的确那种感觉不一样。

    王爻推着车大约步行了五百米平路,遇到了一个左转弯。他双腿弯曲,两手用力抠着警车后面保险杠下方,心底一发力,全身肌群鼓荡起来,爆炸性的力量竟是抬起了警车尾部。王爻抬着警车,以它的前端为轴心,向右边移动了近两米,完成了方向盘锁死的警车左转弯。冷玉晴在车里,也感觉到身子向上被抬起,然后被轻轻右移,最后轻轻地落地,她的心里所受的震撼不言而喻。王爻的力量,的确是太强悍了!

    这时,王爻已然推着警车继续前行,推出三百米的样子,上了一个小坡,便进入一个缓缓的下坡路面。他马上双手抓住车下的布绳,身子后仰,双脚如生根一样,双臂肌肉爆涨,两手青筋鼓突,用力拉住慢慢下滑的警车。

    就这样,王爻不时推车,不时拉车,不时抬车转弯,在雷电风雨中前行了近两公里,差不多用去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而冷玉晴也在车里躺着,感觉时而平路上坡缓进,时而下坡速度稍快下冲,也忍着颠簸的疼痛达两个小时,更感受着王爻那强大的力量而特别满足。

    过了最开始王爻躲雨的那个废旧采石场后,风雨终于停了,雷声已只在远山轻响,闪电也越来越远了。夜空干静而深蓝,几颗亮星闪在天空,王爻已然疲倦不堪了。

    今晚在风雨里来回四公里的奔跑,加上推车拉车两公里,钢铁般的王爻,纵有虎熊之力也难挡体力的严重消耗。

    虽然累一点儿,王爻心里觉得好受一些,觉得这样做,也算是一种赎罪吧,毕竟冷玉晴的伤是自己造成的。他双手扶着车尾喘着气,身上“答答”地滴着水,体温蒸发水汽腾起也隐约可见。

    望着大山深处还有几点灯光的太和镇,王爻有些安然,再坚持一下就要到了。冷玉晴在车里,听到王爻粗重的喘息声,心里有些不忍。她咬牙忍痛撑着身体起来,头探出窗外,扭头望着王爻说道:“累了就歇一会儿吧!”

    “我正在歇。”王爻望着冷玉晴,深沉的眼眸里就像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一样,声音沉厚低浓地说道。

    冷玉晴听得无语了,望着王爻那张冷酷到极点的脸,有种失败感升上心

    头。自己好心好意呢,这家伙却这么回了一句。可她想着这是丈夫结拜的小三弟,也不发怒,只是轻瞪了王爻一眼儿,咬牙忍痛缩回车里去了。

    就在那里,“咔咕”一声震响从王爻头顶传来。他心中一凛,抬头一看,神色突然一变,马上向后车门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