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9】这……误伤了?
    冷玉晴明白王爻要走了,是他不愿意过多露面,可她望着他那山般雄壮的背影,叫道:“你能救我一次,现在就不能再帮我一次?”

    呃……王爻刚走出两米,闻声怔了怔,停下脚步站在风雨里。虽然雷鸣风雨声急,但冷玉晴的话他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王爻有点儿搞不清楚,冷玉晴说的“救”,是指从杀手的加害下救出,还是从那让会让人血爆而亡的春*毒状态下?瞬间,他那鬼狐般的思维里,想了很多方面的因素,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个“救”?

    在风雨中背对着冷玉晴三秒钟后,王爻才转过身来望着她。只见冷玉晴头部伸出车窗外,雨水已打湿了她盘起来的头发,电光中那张冷*艳无比的脸庞特别醒目,更醒目的是她双眼里的痛苦之色。

    “我现在去太和镇,会有人来帮助你的。”王爻心里有些不忍,望着冷玉晴说道。他的声音,在雷雨中还是那样低沉宏厚,却又像不愿带着过多的情感波动在里面,显得冷酷极了。

    说完,王爻转身向前走去。他的打算,其实是到了太和镇,把冷玉晴的情况说给镇上的卫生院,让他们来帮助一下她,而自己则会迅速离开,再也不回来。

    又走了!冷玉晴望着王爻高大的背影,心里不免有些窝火。这些年来,哪个男人在自己面前不是唯唯诺诺,巴不得靠近半分便高兴得不知姓啥了。可……这个王爻……那么冷酷干什么?我又不吃你,又不会揭发你,还想让你做我的保镖呢!你就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嫂子啊!

    王爻当然不知道冷玉晴的想法,也不知道她是自己的嫂子,他只想快点儿离开这里。可还没再次走出两米,冷玉晴如软冰一样冷傲而又动听的声音,再次清晰传来:“王爻,你想一辈子逃亡吗?就不想安定下来,为自己洗清冤屈吗?”

    “轰!!!”

    冷玉晴话音刚落,一道炸雷在不远处狂响起来。王爻的脑子里,何尝不也是如雷在炸响呢?他没有想到,冷玉晴居然认出了自己!一瞬间,敏捷的思维让他明白了,冷玉晴一定打开过皮夹子里的手机。

    王爻怔怔地站在雨中,背对着冷玉晴,默默无语地抬头望了望天空。天空依然狂风卷暴雨,却冲不尽冤屈;时有电芒闪耀,却照不亮人生的幽暗岁月。

    我想逃一辈子吗?不!

    我不想洗清冤屈吗?不!

    可除了姚悦……还有多少的希望存在?如今没有身份证,连上网看个邮箱都不能,父母与恋人音讯皆无。安定下来?能吗?王爻嘴角泛起淡淡的苦涩,转身望了冷玉晴一眼。

    冷玉晴见王爻转身了,心里有些小小的胜利之感,这是作为一个常被拱卫着的女强人的正常心态。她马上接着道:“”王爻,你……“”

    “五年了,第一次有人叫我的名字。请不要向他人提及我,谢谢!”王爻沉厚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感慨与无奈,打断了冷玉晴的话。说完,他摇了摇头,转身再次离去。既然冷玉晴认出了自己,那更不能留在这里了。

    又走了!虽然王爻的话说得让人心生感触,也让人觉得他特有礼貌,可冷玉晴心里实在无语了,刚刚得到的小小胜利之感消失了,升起了莫名的不爽。我都淋着雨劝你,你居然不听,怎么还要走?一个天才拳手,就那么胆小怕事?嫂子的话,你敢不听?

    气火瞬间就有些攻心了,冷玉晴忍不住拿出习惯性的气势,右手用力一拍车框,刚想怒斥两声,谁知道用力过猛,马上感觉到小腹疼痛不已,嘴里不由地痛叫了一声:“啊!”

    嗯?王爻那灵锐的耳朵里,听到了冷玉晴的痛呼,不由得停下脚步,再次转身过来。他已在五米之外,借着闪电的亮光,看到冷玉晴缩回了车里,双手捂着小腹低着头,她的身躯呈现出完美而诱人的钩形。

    王爻灵锐的目力甚至看到了,冷玉晴全身在微微地颤抖着,显然她特别痛苦。见此情形,他只得几步踏回去,站在车窗边望着冷玉晴,确实看见她全身在痛苦地颤抖着,白晰的后颈上那雨水都在颤颤地往下缓流。

    此时的冷玉晴,不但感觉小腹里一阵阵绞痛,更觉得下面的内道里阵阵撕扯之痛,而那外面又是火烧火燎一般。无尽的痛苦中,额头的汗珠顺着太阳穴流下白洁的侧脸,与刚才的雨水混在一起。痛苦,让她都没有感觉到王爻回来了。

    “你……怎么了?”王爻怔了怔,才突然想起和冷玉晴那一幕幕,猜到了可能是那事情造成的伤害,心中内疚升起。毕竟刚才冷玉晴的表现,多少也体现了她的心性,对自己无害,更可以说有一种莫名的温暖与关怀。

    听到王爻那低浓沉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冷玉晴心里怦然了一下,微微有些激动。那种“叫一个男人呼之即来”的天生女性虚荣,弥漫在她的心头。可是,冷玉晴想起身扭头,却再次感觉身下无尽疼痛传来,只得恨声痛吟道:“哎哟……这两个王八蛋杀手,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呃……王爻听得心头一震,瞬间就明白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冷玉晴居然以为她的伤是那两个杀手造成的。他有些迷茫,难道自己先前用力过猛了?可……冷玉晴也很疯狂啊!这……误伤了?

    王爻站在雨里沉默了一阵子,才说道:“两个邪恶的杀手应该被抓了。”

    “不许提他们!哎哟……”冷玉晴听王爻说起杀手,耻辱之感猛然而生,身子一振,想扭头怒斥王爻,却再次低头捂腹痛呼起来。

    王爻愣了愣,无奈地摇了摇头。冷玉晴是个冷娘子女总裁,只许她提杀手,不别人提,确实是有些冷傲居上的脾气。也许,她在为自己的身份与名誉作想吧!他正要说话,冷玉晴却弯腰低头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会被抓的?”

    “我用他们的手机报了警,没有说话,只在地上用他们的血写清了他们的罪行,然后就开车带你找医院了,可是没有想到……”王爻说着就打住了,坦诚的品质让他差点儿说漏了。而此时,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内疚。

    “你为什么要报警啊?你不知道这两个混蛋被抓了,那他们对我的……就会传出去吗?你长脑子了吗?用脑子想想好不好?这样的事情传出去,我的名声怎么办?怎么办啊?你这个笨蛋,你可真会害人啊!”冷玉晴突然又气又急,声音冷冷而羞愤不已,像一阵阵冰雹给王爻当头狂砸下来。对于丈夫的小三弟,她是天生有一种嫂子上位感的,所以这斥责起来也真是够厉,甚至有点过分了。

    王爻因为心中内疚,对冷玉晴的喝斥一点儿也不在意,默然无声了。这时候他倒是也有那种感觉,打手机报警实在有点儿多此一举,冷玉晴实在是顾及名声的。

    冷玉晴见王爻不说话,心头有些不舒*服,看了看外面,便又冷道:“你送我去医院?去医院是这个路吗?”

    “对不起,我只能将你送往太和镇卫生院,不能去清海市里,请原谅。”王爻声音还是那么低沉,语气来得没有什么情感波动,却让人听来很诚恳。

    冷玉晴听得倒是理解,却也没有什么心情去提杨明旺的事情,但语气轻缓了一下,转身背对着王爻,说道:“唉……你能用他们的手机报警,为什么不用手机打120?”

    王爻微微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他们只有一部手机,报了案就报不了120。而且那里距清海市中心至少50公里,120深夜的出车速度又不靠谱,我抄近路会比他们更快。你的昏迷情况,应该太和

    镇的卫生院能解决的!“”

    120深夜出车速度不靠谱?冷玉晴听得想淡淡一笑,却是忍住了。她从来不在别的男人面前笑,这是长期冷傲而形成的特点,哪怕是此时背对王爻也不行。

    于是,冷玉晴想起自己一个人呆在风雨里,气不打一处来,斥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把车停在这里,把我一个人扔下?要不是手机掉在这里,你不会回来了吧?这还是男子大丈夫的行为吗?还是曾经那个天才拳手的性格吗?“”

    听到冷玉晴的声声斥责,王爻心里有些无奈,脸上也感觉有些惭愧,却只能如实说道:“车没油了。我的身份……所以只有离开,到太和镇找人帮助你。你真的很疼?”

    冷玉晴听得有点儿哭笑不得,自己连头都不想扭动了,还能不疼吗?她不由得又有些怒火上扬,冷声沉道:“废话!我都快疼死了,你要想知道你逃亡以后发生的所有事情,最好现在马上送我去太和卫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