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8】四目相对
    震惊!除了震惊之外,还是震惊!

    冷玉晴认真地看了看王爻的照片,仔细回忆了一下,终于万分惊讶地确定了,救自己的人,就是以前被自己丈夫-杨明旺提及过多次的天才拳手王爻。

    冷玉晴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被一个a级通缉犯给救了,而这个通缉竟然是王爻!想想自己深夜从冷氏集团办公大楼回家,半路上杀出一辆警车拦路,两个彪形大汉跳下来,将自己身后跟着的八名保镖都打倒了。能从这样的杀手手里救出自己的人,也只有王爻这样的天才拳手了。

    一时间,关于王爻的情况,全部涌上了冷玉晴的脑海。家里的电脑里,还有杨明旺以前下载的王爻的照片、比赛视频等资料。

    杨明旺是临江大学工商管理mba硕士,比王爻高三届。他是拳击爱好者,是临江大学拳迷协会的会长。那时候也亲历了王爻那所谓的暴力抗法,第一个叫王爻“”叉叉哥“”的,就是他;为王爻冤屈写过技术帖的,也是他;当年因为去临江市公安局和游行被拘留的学生里,也有他!因为,赵沛是王爻的二哥,而他是大哥,兄弟三人在学校里的感情一直很好。

    唉……虽然杨明旺成了植物人都两年了,也可能一辈子不会醒了,但是电脑里所有与他有关的东西,冷玉晴一直保留着。

    想起丈夫杨明旺,冷玉晴不禁又想起另一件伤心事,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自己受辱的事情,丈夫不会知道了,可是如果他知道救自己的是他的小三弟,他会是多么高兴?他曾经就多希望小三弟永远不要被捕!

    冷玉晴擦了擦眼泪,目光落在手机上,想起自己醒来后得到的衣物、食物和水,不禁轻声喃喃道:“他的品质很正,也许……明旺说得对,王爻真的被冤枉了!他现在……去哪儿了?”

    冷玉晴浅浅地苦笑了一下,自己现在在荒野之中,身体时时如撕裂般地痛着,居然会关心起王爻来。也许,是因为丈夫的原因,也许因为王爻救过自己吧!

    雷雨不停,冷玉晴忍着身上的痛,翻看起王爻的手机来。手机里面除了照片,什么也没有。她看着姚悦的照片,觉得她的美丽也不亚于自己,不禁也想起了一些往事,摇头叹道:“多漂亮的姑娘啊,唉……可惜了!王家父母,唉……”

    当冷玉晴看到王爻与姚悦在桃树边合拍的照片时,王爻那夸张的表情,让她不禁淡淡地笑了。她那冷艳无比的脸上,刹那间如有一朵冰雪睡莲悄然绽放,把那份傲世的冷厉也消融了不少,更充满了不一样的女人味儿。两年了,她都没有真心笑过,哪怕是浅笑也没有。

    同时,冷玉晴的心里,也有一丝丝羡慕。照片上的王爻与姚悦,显得那样开心与恩爱,他们的父母也笑得那样开心,可自己呢?

    冷玉晴想起自己不到二十一岁,父母就先后病故了,自己开始执掌冷氏建筑集团。六年时光,在家族中平衡二叔与三叔,在商海里拼搏,经历太多的尔虞我诈,见过太多的人情冷暖,成就了冷娘子女总裁的名头,也因为清海第一傲艳少*妇而多了很多的烦恼,甚至很多权势男人的嘴脸让自己恶心不已。有杨明旺的两年时光里还能开心一点儿,他成了植物人的日子里,自己就再也没有过开心的时候了。到如今,因为生意场上的角逐,竟然遭到对手如此的手段对待……

    不由得,冷玉晴望着车窗外的狂风暴雨,心里一阵又一阵的伤悲与无助升起。她也觉得好累,却要苦苦地撑下去,等着雨停了天亮了,爬也得爬回去。污辱自己的人,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非得狠狠地打击栾氏集团,在火车高铁站的工程上击垮对方,让他们在清海再无立锥之地!

    想起打击栾氏集团,冷玉晴仿佛忘记了身上的疼痛,脸如冰霜,性*感的红唇抿出坚强的弧形,细眉轻皱,双眼里爆发出冷冷的光芒,如同杀机。

    此时,风雨声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啪啪啪……”

    有人路过?冷玉晴心里燃起希望,忍着疼痛撑起身子寻声向车前望去。可是,外面雨太大,她只能看到一个强壮的身影朝车边奔来。

    不用多说,来人正是叉叉哥!他的心里装着纠结、愧疚,但却又不得不朝着警车越奔越近。

    奔到警车边,王爻马上来到后车窗外,低头朝里面望去。正那时,冷玉晴忍着身体的剧痛移到了窗边,也是朝外面望去。

    一瞬间,四目相对!

    冷玉睛看到了那挡在车窗外如山一般的王爻,湿漉漉的头发与胡须下,隐约是一张瘦削而冷酷的国字脸,深沉的双眸。而那雨水浇打在王爻头顶,顺着缕缕头发与胡须往下流着,流过那结实的胸膛……

    王爻看到冷玉睛那绝美的脸上,崛挺的玉鼻红红的唇,长长的睫毛包含着镇定的眼神。他感觉到冷玉睛是那么的冷静,完全没有一丝丝的慌乱,那微微起伏的高耸雪山便是最好的证明。而她那一身自己的衣物,又充满了不一样的味道,让王爻不由得想起那一幕幕,心血有些涌动,觉得这个女人太美了,不能多看一眼啊!

    那一刻,冷玉晴竟然从王爻的形像上,不但感觉到一种寒山冷峻般的强悍气息,更感觉到了一种与他的年纪完全不相符合的沧桑,充满了岁月的痕迹与质感。也许,这就是五年的逃亡生涯的结果吧?五年了,他的身形和样子变化有些大,让人有些认不出了。

    那一刻,王爻从冷玉晴的神情与动作上,感觉到她无伤的善意,还着一丝丝的温暖。他望着冷玉晴右手上的皮夹子,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这时,冷玉晴摇下车窗,雨水飞溅进去,溅了迎面微湿。她右手拿着皮夹子晃了晃,眼神轻轻地动荡了一下,好像在示意王爻拿去。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很少与人说话,特别是男人。况且,身子疼得她不想说话。

    “轰!!!”一道炸雷当头而响,雪亮的闪电成为天地间唯一的背景光亮。

    正那时,王爻猛地微微弯腰,上半身突然伸进车窗里,车里的香味儿迎面而来。他那强壮的身影突然靠近,吓了冷玉晴一跳,她不自觉地收回举起皮夹子的右手,与左手一起捂向了胸口,双眼里闪过瞬间的惊恐,望着王爻。

    只见王爻伸出那双粗壮有力的大手,“嚓嚓”地撕开了车座的白色套布,速度很快。而他的胸腹,正在冷玉晴的头脸上方,身上的雨水滴落在她的脸上与衣服上。

    那时候,冷玉晴能感觉到王爻浓浓的男性气息,带着微微的热度,就在自己眼前。这个男人无形中就给人一种压力,而这种压力在她的感觉中,是无伤的。可她却不知道,王爻撕开车座套布要干什么?

    而王爻飞快地撕下了两尺见方的车座套布,身子微收,退出了车外,只留下双手在车内。他右手拿着套布,左手向冷玉晴的右手摸去。

    这时冷玉晴才恍然明白,王爻是要用干燥的布来包这皮夹子,那皮夹子有些破,他怕会进雨水而坏了手机。她的心里,微微有些颤抖与感动,被一个逃亡拳手那份真挚的情感所感动。没有办法,一向冷傲非常的冷娘子,到底也不是绝对冷情的铁石冰山女总。她马上右手向上轻抬,皮夹子递到了王爻的左手上。

    “谢谢!”王爻轻轻地点了点头,嗓音低沉而宏厚,宽大的左手滑过冷玉晴细嫩的右手。那种细腻光滑而柔嫩的皮肤触感,让他心里怦然一跳,接过皮夹子包进右手的车座套布里,然后飞快地层层包裹起来。

    被王爻大手滑过右手,冷玉晴心里颤抖了一下。王爻的手,长满了老茧,无比的粗糙,印证着岁

    月的漂泊,甚至让她嫩嫩的右手感觉到微微火*辣的刮擦之痛。

    冷玉晴很难想像,是什么样的日子,才造就了这样的手掌?要是明旺知道自己的小三弟有这样的手,会多心痛?可看王爻包裹皮夹子的时候,那双手又显得那么灵巧,深沉的双眼里竟藏着一丝异样的激动与满足。

    不知不觉,冷玉晴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轻轻地说道:“不用谢!”她的声音略略有些伤感,又像一块柔软的冰在轻击着王爻的耳膜,是那么冷厉独特,也特别好听。

    王爻已包裹好皮夹子,双臂迅速退出车内。他右肩一甩,把背包卸了下来,然后整个人蹲下来弯腰在雨中护住背包,右手迅速拉开背包上盖的绳子,把皮夹子放进去,再次盖上背包盖,迅速拴好。这样一来,留有所有情感记忆与念想的手机,还在皮夹子内,被放在干燥的帆布袋子里面。

    而王爻做这一切,冷玉晴都强忍着身子的剧痛,迎着雨水的溅袭,扭头望着。她的心里对这个沧桑的汉子有一种莫名的情绪,也许……是同情。这时,王爻站起身来,把背包背在背上,转过身来才看见冷玉晴在车窗边望着自己。

    “你……雨大,关好车窗,会有人来救你的!”王爻望着冷玉晴,怔了一下,低浓地说道。说完,他迈开大步,迎着风雨向前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