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7】竟然是他!
    荒凉的山区之夜,雷电不断炸响,暴雨瞬间浇湿了王爻的全身上下。他像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一样,背着沉重的背包,光着双脚迈着大步,“啪啪啪”地向来路疯狂奔去!

    一定是和冷玉晴那个的时候,把手机给落在车里了。王爻一边焦急地奔跑,一边思忖着。

    是的,王爻裤包里有一只翻盖磁铁扣的黑色皮夹子,里面用布包着一部诺基亚5800,那时候还算不错的类型,当然和现在的智能机没法比了。那皮夹子里还有姚悦五年前给他的一千块逃命钱,他宁可忍饥挨饿,也一直没舍得花。

    逃亡不知何时结束,孤独无靠的王爻只能睹物思人,所以那部手机绝对不能丢。黑底红边的外壳,薄薄的机身,在王爻精心地保存下,还如新的一般。

    手机里面,有姚悦最喜欢的王爻拳击姿势照片做屏保,还有不少两人的照片。这些年来,只要逃亡的日子安定下来,他都会时常翻看。

    照片里的姚悦,不论穿着什么衣服,不论是高扎马尾还是披发遮面,都是那么清纯靓丽,笑容甜美,身材曼妙如水,充满了无尽的青春活力。而王爻,不管是拳击造型还是生活照片,也都那么阳光帅气,与现在的沧桑深沉甚至冷酷,完全不一样!

    在那些照片里面,有一张在王爻的心里弥足珍贵。疯狂奔跑中的王爻,脑子里仍然能想起当时的情形来……

    那是姚悦左手拿着一枚咬了一半的水蜜桃,学着打了一记右勾拳。王爻左手搂着她的腰肢,配合着偏头张口惨叫,还右手拿着手机拍。

    于是,那照片拍出来,姚悦抿着红唇,眼波闪动,神情凶悍得极为可爱,拍了个完美的上身像,而王爻只拍到自己半张左斜脸,一半嘴巴,露着洁白的牙齿,脸上表情还极度痛苦。

    可初恋的小幸福,与那张照片的背景比起来,还不是最珍贵的。因为那照片的背景,是王爻的父母。

    王爻的父亲与母亲在茂盛的桃树下,合提着一只大竹篮,篮子里装了好些熟透的水蜜桃,他们抬手摘着桃,只有朴素的背影和侧脸,却能算得上朴实的父母一生唯一的合影,也能让人深深地感觉到他们在笑。

    父母有着山里人天生的朴实与谦羞,姚悦想给他们照相,他们都不好意思地拒绝了,说孩子们把他们放在心里就行了。无奈之中,五年里,王爻只能想着父母,看看有他们做背景的照片,思之切切,心酸楚楚。

    记得那时候还是六月桃熟的季节,姚悦第一次陪王爻回乡下探望父母。漂亮乖巧又懂事的姚悦,让王爻父母喜欢得合不拢嘴。

    在王爻二人回学校前,妈妈一定让带一些桃子回去,送给姚悦的父母。可没想到,姚悦带回去的桃子,被她的母亲杜悦梅无情地扔到了门外,姚悦也挨了顿臭骂。

    更没有想到的是,王爻妈妈知道姚悦爱吃自己种的桃子,过了一周后,便借进城卖桃的机会,挑了一小筐又大又红的桃子,和王爻爸爸先不去农贸市场,却放下卖桃挑子,在临江大学校门口等着王爻和姚悦出来。

    因为王爻父母没有手机,只好请门卫帮着传话,门卫久久没有回来,他们却等来了城管四大队的队长张光明与八名城管队员。他们被当作市容管理对像,那早就欺霸临江一方的恶棍队长张光明,上前就掀翻了卖桃的挑子,水蜜桃滚落一地,被踩得四处桃汁流淌。

    无助的王爻父亲只喊了一句“还有没有王法?”,便被张光明与城管队员们踹翻在地。正这时,王爻与姚悦在门卫的引领下,欢欢喜喜走到校门口,看到了这一幕。

    愤怒的王爻爆发了,刚猛铁拳如旋风狂飙,将九个牛高马大的城管一一击倒,却最终得来一张a级通缉令。而在那头一天,他刚刚斩获省级冠军,并接到了国家队的召唤书……

    此时此刻,往事涌上心头,王爻想着父母的背影照片,那是多年来唯一的亲情念想啊!他已不考虑如何面对冷玉晴了,沿着来路挥臂狂奔……

    疯狂炸响的雷电,早已震醒了沉睡中的冷玉晴。她睁开眼睛,感觉一身无力,望着身上盖着的衣物,望着警车,听着外面的雷声与风雨声,心里闪过短暂的恐惧,马上镇定下来了。

    果然,王爻猜得不错。冷玉睛是清海市出名的冷娘子女总裁,身在荒山野外雷雨中,心神能这样冷静,确实是经过世事风雨历练出来的。

    冷玉晴镇定了自己,喃喃地说道:“我没有被扔到建筑垃圾山沟里?没有死?这是什么地方?他们不是说……”

    冷玉晴脑子里突然闪过两个杀手的对话,话语打住,脸上一阵耻辱而怒红,心头愤然不已。只有听到杀手对话时,她才是完全清醒的,后来的事情,她药性迷了心性,什么也不知道了。

    “是有人救了我吗?”冷玉晴隐隐地能回想起黑暗中有个人开着车,拉着自己找医院。她双手撑着坐起来,顿时感觉到下*身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传来,一下子弯腰捂着小腹。

    冷玉晴心里如天雷击顶,双手揭开盖住神秘地带的黑色平底裤与运动短裤,更是无边的耻辱从心底升起。

    冷玉晴感觉到,身下已经肿胀,而里面疼痛难挡。她以为,救自己的人是在自己被人奸*污之后才出现的。

    望着身上的往下掉落的白色t恤,自己傲人的雪山裸*露,冷玉晴两行泪水滚落下来。

    “栾氏集团,一定是你们干的!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冷玉晴哭喊着,愤怒地地用双手将t恤与平底裤和运动短裤砸向了车窗。

    高傲冷艳的冷娘子女总裁啊,她的哭泣,在雷雨之夜撕心裂肺一般,却无人能听见。而她的内心,痛苦极了,因为身份的尊荣,已下了一个不报案的决定。

    冷玉晴的愤怒举动,更让她感觉到身下的无比疼痛。她咬牙忍住了哭,然后慢慢倒在驾驶座上,捂着小腹,望着车顶,听着雷雨风声,伤心地流着泪……

    不出五分钟,冷玉晴忍着身下的疼痛,再次坐起来。她在车内地板上拿起自己的衣物,却发现都烂得不能再穿了。无奈下,她看见王爻留下的衣物就落在她脚那头,还有自己的高跟鞋也在那里,那里还有一瓶矿泉水和两只卤猪蹄。

    见到矿泉水,冷玉晴才感觉口渴难耐,马上抓起矿泉水,拧开瓶盖,一口气喝了一大半,感觉那味道比什么无耻的“一处水源供全球”的纯净水好喝一百倍。卤猪蹄没有动,因为一直为了保持身材,她不喜欢那样的荤腥。

    喝完水,冷玉晴艰难地拾起王爻留下的衣物,一件件穿在身上,然后盘起散乱的头发,才慢慢地躺下来。这一系列的动作,都让她感觉下胀痛,还有点锥心的感觉。

    穿着王爻的粗质衣物,冷玉晴能闻到那发白的黑t恤上淡淡的洗衣粉味道。她的心里慢慢地冷静下来,觉得一定是有人救了自己,而且是个男人,能为自己留下衣物、食物与水,也许还是个细心而爱清洁的男人,但却很穷,他会是谁呢?

    想到这些,冷玉晴心里感觉到一股温暖,却也怀疑救自己的人为什么不辞而别?为什么把自己拉到这荒郊野外,而不送往清海市医院?

    不经意之间,冷玉晴右手在车座垫与靠背交接的缝里,碰到一皮夹子形状的物件。

    &nbsp

    ;   是救自己的人留下的东西吗?冷玉晴把那个物件拿出来,借着闪电光芒一看,是只黑色的皮夹子。她当然不知道,王爻此时正在电闪雷鸣的狂风暴雨中疯狂奔跑,就是要找回这个皮夹子,那是他视为生命的物件!

    冷玉晴的心里升起一丝好奇,便打开皮夹子,发现里面除了一千块百元钞票和几十块零钱之外,还有个黑布包着长方体的东西,像部手机一样。

    如果是手机的话,能及时求救啊!冷玉晴心里有些激动,打开黑布,眼晴落在那部崭新的诺基亚5800上。

    果然是手机!冷玉晴心里更激动了,马上把手机开机,却失望地发现没有sim卡。可那手机屏保上的画面,让她心头没来由地一震。

    只见手机的屏保画面,是一个帅气的阳光少年,碎发短短,国字瘦脸,眉棱如剑,眼神明亮,挺鼻厚唇,裸着上身,露出宽阔而微突的结实胸膛,八块腹肌如坚石阵列。他戴着黑色拳套,正做着标准的拳击前后手势,双臂肌肉线条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好威风的拳手……啊!竟然是他!”冷玉晴望着王爻的照片,本能地赞美了一句,便突然睁大眼睛惊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