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特殊的拯救
    警车突然停了,王爻在冷玉晴的纠缠中往仪表盘上一看,心中猛然发狂,居然没油了!离太和镇还有五公里吧,怎么办?

    “用我……用我……”冷玉晴对停车没有任何的感觉,细汗满面,呼吸无比急促,双眼微睁,眼神迷茫中带着渴望,红唇如滴血,一身的香味儿仿佛在燃烧,侵袭着王爻的心魂……

    “没油了,你坚持一下,我背你去太和镇!你……”王爻双手拨开冷玉晴的双臂,抓住她滑腻的双肩,说着就眼睛瞪大了,说不出话来了。

    眼前的冷玉晴,那微挺的垂玉鼻子里,已是两道鲜血流了出来。可她浑然不觉,眼神迷离无比,身子在扭动,头部在左右晃动,痛苦地叫着一声声“用我”,双臂想努力抬起来扑向王爻。

    望着冷玉晴的鼻血越流越多,流过她的红唇,流过鹅蛋尖而丰润的下巴,流向那细长的脖颈,流进雪山之间。王爻脑子里突然想起两个杀手的话,要是冷玉晴无法达到三次高峰,就要七窍流血而亡……

    这样的杀手太邪恶了!背冷玉晴到太和镇求医,也不可能了。王爻心头一阵愤然,又慌了起来,不知如何是好。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血气方刚,身体强悍还远远超出了常人的范畴,此地荒山野外,救人如救火……

    可是……两个杀手说过,冷玉晴是清海市有名的冷娘子女总裁,那么,她的性格一定是冷如冰山,刚烈之极,怎么能让人这样?她还是清海市第一少*妇,如果自己与之发生关系,虽然能救她的性命,可叫她如何面对丈夫?这趁人之危,是自己的本性吗?不是啊!如果自己那样做,岂不是禽兽一般?

    怎么办?王爻在善良与欲望之间,不停地挣扎,双手渐渐有些无力,想推开冷玉晴,似乎也办不到了。这时的冷玉晴双手迷乱地伸抓过来,用力撕扯着他的t恤。

    顿时,王爻身如电击,晃了晃头,心速狂增,呼吸急促无比,嘴里一阵干燥得要冒火一样。

    而冷玉晴的双手,已扯烂了王爻的t恤左胸布片,她的唇上带着血液吻过来。王爻连忙用力抓住她的双肩推起来,他眼望着在自己手中挣扎扭动的冷玉睛,她的嘴里,竟也在冒出鲜血,触目惊心啊!

    也许……用不了多久,冷玉晴真就会七窍流血而亡了。王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管不了那么多了。要怪的话,就怪杀手极度邪恶吧,王爻只能找到这样一个勉强的理由。

    决定已下,救人与原始欲*望冲动的双重作用点燃了内心极度的火焰,王爻双手抱起冷玉睛,后背狠狠一撞!那时,他竟然忘记了驾驶座椅靠背是可以正常往后放的。

    “咔!!!”一声钢条折断的清脆裂响,那驾驶座椅后背,被王爻虎熊般的力量生生撞断,倒向后座。与此同时,王爻抱着冷玉晴,沿着驾驶座椅后背滚到了后面……

    圆月在众星的拱围之中,散发皓皓光辉,如水般抚撒大地。山野四下无人,夏虫的夜鸣此起彼伏,远近相和,仿佛更加热闹起来。凉凉的夜风吹进警车里,似乎也想探视车内那激烈的一幕又一幕。

    寂寞多年的柏油路上,警车一阵阵震动。王爻vs冷娘子,他如山般健壮,古铜的肌肤在月下更显男性气息;她有着绝世般的冷艳容颜,身姿傲然如神,如雪玉极品雕琢而出的完美艺术品,在春*毒之下疯狂了起来……

    一切都在继续之中,王爻在欲望的引领下进行着一场特殊的拯救。唯一让人感觉意外的,内心深处的善良与愧疚让他的双眼一直紧闭。潜意识里,他无法面对冷玉睛,更不敢看她。

    月儿偏西,警车后座的白色套布已凌乱了,被两人的汗水与冷玉晴滚滚的流水湿透了,还有斑斑点点她的血迹。

    终于在第四次的高峰之后,冷玉晴安静下来,鼻血与嘴里的流血早已停止,脸上与身上的血迹都被王爻的汗水浇得消逝,沾在车座白色套布上腥红点点。她不再有性命之忧,却一身虚*软如一具绝美的软*香泥塑,呼吸很平稳了。

    王爻记得自己加上共计狂飙般地释放了五次,他感觉到一些疲惫,望着身下软软而熟睡中的冷玉睛,心里深深的罪恶感升起来了。

    王爻翻了个身,滚到了前面的座椅上,都不敢回头看冷玉晴了,想着发生的一切,忠厚的他心头充满了愧疚之感。而他心里唯一的安慰就是:冷玉晴总算是活下来了。可他的心里更是纠结起来,冷玉晴醒来后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