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暴露了?
    五年的逃亡生涯,让一个阳光帅气乐观的少年,一个想成为世界顶级拳王的少年拳手,变成了一个长发披肩掩面、唇须浓黑、眼眸深沉的沧桑汉子。

    虽然离自己的梦想越发遥远,王爻依然没有放弃拳击训练。一米七五的个头在长期的锻炼之中,显得如山般雄壮,肤色如古铜般油亮健康,肌肉如钢铁一般坚实。衣物总是破旧褴褛,却挡不住男子汉的气魄。

    今天农历五月十五,王爻24岁的生日,本命年。他一个人在这里度过,此地离故乡临江市近两百公里,是清海市北郊国道线上的一个偏僻的拆迁村子。呵呵,他总是离故乡不远,但总是无法回去看一看,只希望父母过得还好,因为姚悦答应过会照顾好父母的。

    因为清海市火车高铁站要建在此处,村子里的住户早就纷纷搬走,空荡荡的听不到一声狗叫,四野只有此起彼伏的夏虫夜鸣。王爻也是因为村子就要拆迁,打算呆在这里帮人削二手砖。

    深夜十二点,圆月光辉如银倾泄。王爻坐在离国道三百米的一座三层砖房顶,因为生日,所以喝了两瓶啤酒以示庆祝。

    夏夜的凉风,吹得一头黑色长发轻轻飘荡,吹皱了洗得有些发白的宽大黑色t恤。王爻燃起一支香烟,望着头顶的繁星明月,想起了父母与恋人。

    不知不觉,王爻深沉的双眼有些湿润,在月色下化作两点晶亮的闪光。任何一个坚强的男子,在阔别已久的亲情与爱情面前,无法不伤怀……

    多病的父母还好吗?还卖桃吗?还会遇到城管吗?王爻都不知道,他此时想起一个中文系校友,自己的二哥——有乡土诗人之称的赵沛同学的一首小诗:

    时间久了

    你就会想念老家

    青山绿水或者荒凉也亲切

    因为那里住着咱爸咱妈

    也许

    还有她

    心念及这样的诗句,王爻眨了两下眼睛,咬了咬牙,忍住了泪水滚落的冲动。五年来,他之心性已坚韧如斯。曾经的老恩师,拳王刘一思的话总在激励着他:好男儿,流血流汗不流泪!

    突然,尖啸的警笛划破夜空,惊扰了王爻的思绪,一辆警车从国道上拐向村子。

    王爻心头一惊,心跳猛然加快。他条件反射一样,抓起楼顶喝干的两只酒瓶,呼呼地扔到楼房后面的巷子里,然后拎着剩下的卤肉塑料袋往楼下冲去。

    这个村子地处清海市最北郊,四野无人,警车肯定是冲自己来的。难道……我暴露了?王爻一边下楼,一边惊疑着。他很快冲入三楼一处空荡荡的房间里,找到一只土黄色的帆布旅行背包,背起包就往楼下跑去。

    “呜~~~呜~~~”

    呼啸的警笛声越来越近了,王爻已冲出了那座楼房,飞快地往村子北边跑去。

    村子北边就是大山沟,那里是清海市的一处建筑垃圾倾倒场,王爻在那里用锤子砸过几天废铁。今天下午,他还在那山沟的小溪里洗过头发洗过澡。如今,只有跑到那里,然后一直往山沟里逃匿而去。

    空荡荡的村子,月色星光下,王爻双臂奋力挥摆,光着双脚大步狂奔,长发飞扬,脚步伐轻灵,落地只有微微响。他的身影如月下狂奔的猎豹,优美、有力、彪悍。他很快看到大山之间的沟壑,和那片熟悉的建筑垃圾场。

    正当王爻要一头扎进建筑垃圾场里的时候,耳朵里却听到呜呜的警笛声消失了,只有汽车发动机的响声,离自己近极了。

    王爻心里只是瞬间惊慌,马上回头一看,没有警车的影子,心绪瞬间就镇定下来。他飞快地判断出那警车和自己隔着一通砖房,从村子的另一条道上,也开向了建筑垃圾场,却在最后的砖房旁边停下来了,还熄了火,传来拉开车门又关车门的声音。

    看来,警察算准了我的逃跑路线,所以先堵退路吧!王爻心里微震,马上停下了脚步,打算靠着砖房的掩护,慢慢地开始往回撤。这样和警方捉迷藏的事情,在逃亡之初,他可没少干。

    正当王爻转身要回撤时,一阵淫*浪的声音传了过来:“哈哈!老大,这清海市出了名的美女总裁冷娘子到了咱们手里,光杀了,太浪费了吧?要不……咱们哥俩先轮流用一用?一定要爽得人抽了的!”

    王爻听得心头一惊,原来不是警察,而是披着警皮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