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5章 渔村鬼阵(二)
    手里紧紧握着船舵,阎十一不敢有丝毫的放松,黑夜之中,河岸两旁那一根根错落有致的树桩,乍眼一看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木头,可阎十一却能很明显的察觉到,这些木头似乎都在盯着他看。

    而且最让他不安的是,这些木桩并不是随意排列的,而是顺着某种顺序排布在两边的,有些靠前,有些靠后,有些倾斜,有些更是跨越河道,在上空架设起来,如果要在这里设置陷进的话,实在太容易不过了。

    可阎十一却又很是不解,如果要设陷进,在刚才水道两侧的光滑崖壁上设置,位置更加合适才对,可一路上自己却是没有遇到任何阻碍,那么这里架设木桩,多半是为了虚张声势吓唬人的。

    然而,他刚稍微放松一下警惕,那些木桩的背后,却突然的弹出来无数个漆黑的脑袋,一根木桩上至少十几个,从上到下依次排列着,这么多的木桩可至少得有几百个。

    “玛德,这是被包围了!”强烈的鬼气顿时弥漫开来,阎十一赶忙在船舷四周贴上了镇凶符,几百只鬼,即便是他即将突破灵仙位阶的实力,那也是无法同时收拾的,不说打不打得过,光收服也得累个半死。

    但如果只是防御的话,问题倒是不大,毕竟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来十几只摄青鬼都无法攻破他的的符阵。

    可事情再一次出乎了他的预料,只见离他最近的一根木桩上,那十几个脑袋突然从木桩上跳起,就好似提前演练过的一般,在空中排成一列很是默契的飞掠而来,而且一点不受他贴在舢板周围的符阵阻隔,直接朝他攻了过来!

    “找死!”感受得出,这些鬼影周身的鬼气并不浓郁,最多也就是怨鬼,对于他来说根本不叫事,阎十一立时抽出四柱凶煞剑,朝离他最近的那个鬼影劈了过去。

    ‘啪!嘣——’连着两声脆响,在长剑将鬼影劈开的一刹那,鬼影身后居然还影藏着一个巨大的铁钩,直接将长剑荡了开去,并且擦着阎十一的肩膀飞掠了上去,而那被他劈开的鬼影,也有一半脑袋飘落下来,落到他脚下。

    “木板?”将鬼影的半个脑袋捡起来一瞧,阎十一愕然,没想到这鬼影是假的,但上面却带着淡淡的鬼气,黑夜之中,居然让他这个资深天师认错了。

    “玛德!”气愤的把木板扔在地上,这么大的乌龙,让阎十一很是憋闷,可不等他发火,河岸两边的木桩背后一条条粗大的带钩铁链朝他甩了过来,这些铁链上无一不是包裹着用黑色木板制成的鬼影装饰。

    这些铁链钩子按照某种规律一条条的不断甩下来,密集却不凌乱,更是不相互打结,很是有条不紊,不过好在这些铁链钩子最低的是落在阎十一的胸口位置,只要阎十一把身体一矮,就没有危险了。

    蹲在舢板上,阎十一看着头顶一条条呼啸而过的铁链,以及铁链上绑着的一道道木板制作的鬼影,心想着如果外人偶然闯进小岛,即便不被这突如其来的锋利的铁钩子砸死,也该被吓得落荒而逃了。

    “这法子该不会是师父想出来的吧?可有点太LOW了!您的徒弟我,当年被您抓着去乱葬岗子守夜,您老人家还让师叔变着法子命令女鬼变成各种可怕的样子吓我,经过了这种变态考验,这种小场面我怎么会怕?”这一招对他这个天师自然没有太大的威胁,阎十一矮着身子,继续驾船前行。

    ‘啷——’可就在他认为已经脱险的时候,铁链上突然有一道黑影竟然自动脱落下来,直冲他而来,阎十一定睛一瞧,眼瞳皱缩,这黑影可不是木板,而是真的鬼,全身冒着的气息,应该还是一只恶鬼,而它的手里居然还拿着一小袋东西。

    ‘嗖——’恶鬼邪笑着把手里的东西朝阎十一扔了过来,阎十一可不敢乱接,偏头闪了过去,那一小袋东西便正好落在了船舵上,薄薄的塑料纸袋破裂,里面的液体飞溅开来,同时也散发出一股极臭的味道。

    “黑狗血!”向前窜了一步,避过了飞溅起来的液体,阎十一咧了咧嘴,这东西可是他平时用来对付鬼怪的,今天倒好,居然反过来了,鬼物竟然拿这东西来对付他了。

    黑狗血虽然阳刚,但却又污秽无比,不管是鬼物还是法师,沾了法力就会大减,淋到脑袋眉心上,那基本就得法力全失,十天半个月是别想恢复的,甚至效果比女子经血还要剧烈。

    “玛德,你们还能不能好好做鬼了?现在鬼都这么狡猾了?”心中很是郁闷,此时阎十一便更加相信这个阵法是出自自己师父之手了。

    先是海岛入口的神秘怪物,如果能驱散开这些怪物,那么进来的人必然实力不弱,然后便是这个鬼阵的前半段,只是用铁链和木板鬼影吓唬,以示告诫,如果再不退,便是现在黑狗血攻击,如果法师沾了狗血,法力全失,那基本就和普通人没多大差别了。

    而事实也印证了阎十一的想法,除了刚才的鬼物,空中又多出来三个鬼影,都带着邪邪的笑意,居高临下朝阎十一扔出装有黑狗血的塑料纸袋。

    纸袋虽不及雨点那般密集,却也是角度刁转,逼得阎十一几乎无处可躲,无奈之下,阎十一只得抓住一条甩过来的铁链,脱离了小船,随后跟随铁链的摆动,朝着空中的四只邪物打出去四枚五帝钱,使得它们的动作为之一滞,他才有机会落到河岸上。

    而同时,那条无人驾驶的舢板继续前行,来到那相交的几根木桩处,猛然间掉下几条铁链,顶部的巨大铁钩立时洞穿了船身,将船砸成了几节,顿时沉没。

    “卧槽!”阎十一大惊,若他不是被逼无奈落到岸上,现在就是不被铁钩子砸扁也该成落汤鸡了,心中不禁鄙视了一番自己的师父,太狠了。

    而他刚落到地上,那四道身影就围了过来,将他死死围住!

    看了看这四只恶鬼,阎十一并不觉得很难收拾,淡淡一笑道:“你们确定要跟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