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9章 尾随
    博览会展厅内人潮涌动,数以万计的人挤在里面,阎十一却无暇顾及,站在某一处柜台角落,余光不断的扫着那道全身素白的亮丽身影。

    虽然很多人或直视或斜视的,看着这个极致美艳的女子,可阎十一却不敢直视,他知道从不死鬼界来的人,感知力都十分的强悍,不经意的偷瞄没问题,可如果有目的性的盯梢,却是必然会引起她的注意。

    顺手将一位男子胸口的墨镜顺了过来,顺便扔了两张毛爷爷在那男人脚下,提醒他钱掉了,算是买他的墨镜钱,阎十一看着这男子满脸惊讶却又惊喜的神色,淡淡一笑,带上墨镜离开,深藏功与名。

    墨镜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也让自己有了一个基本的伪装,阎十一这才继续跟踪姬瑾菱,但为了避免被发现,依旧保持着十几米的距离。

    姬瑾菱身材高挑,又是一身白衣,在那些普通女人堆里行走,简直与鹤立鸡群没有任何区别,只要眼睛不瞎都不会跟丢,当然前提是姬瑾菱没有发现他,否则以姬瑾菱那千面术的神妙,一眨眼就得跑了。

    好在阎十一隐匿的足够好,并没有让姬瑾菱发现,可他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姬瑾菱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爱美的极致美女,即便来自不死鬼界,可爱逛街买东西似乎是各个世界女人的通病,姬瑾菱也是一样。

    就这么一个展厅一个展厅的逛着,也没见她怎么买东西,就是一个劲的试,挨个柜台试的那种,刚开始阎十一还保持十几米的距离跟着,到后来索性就站在展厅门口瞭望了,这辈子除了陪包紫逛过几次街差点逛断了腿之外,就属这次最累人了。

    “女人真是个神奇的动物,平时走两步就说累的不行了,一逛街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十万八千里的长征都不够她们走的!”单手扶着墙,阎十一喃喃的吐槽着,踮着脚尖在地上活动着自己左脚的脚腕,即便受伤不重,可一直这么走下去,非得把自己弄成瘸子了不可,医生可是说过,让他不要多走动的。

    “奶奶的,她是不是已经发现我了,故意耍我玩呢?”见姬瑾菱又出了这个展厅,居然往回走,到了刚才去过的展厅,阎十一咧着嘴,很是郁闷,都有打算要放弃跟踪了,可在内心中,他还是觉得此事有蹊跷,便忍着痛再度跟上。

    好在姬瑾菱在一个专卖皮包的展厅,买了个女士专用的粉色皮夹子,便不再逛街,拿着皮夹子,高高兴兴的终于出了展会内场。

    “谢天谢地!”微微瘸着腿,阎十一跟了上去,看了看快要落山的太阳,心里可是把姬瑾菱以及所有类似的女人吐槽了一遍,“就为了买个巴掌大的皮夹子,能特么逛一下午,也是没谁了!你一开始就买了不行吗?不嫌累得慌……”

    嘴里骂骂咧咧的,心思却始终在姬瑾菱身上,出了展会大门,人群突然稀疏了起来,没有了这么好的掩体,阎十一只得拉大两人的距离,在大门两侧的小吃商贩那里买了两只半张脸大的烤鱿鱼,既挡了自己的脸,还能补充体力。

    和姬瑾菱保持着近百米的距离,沿着码头一路往大路上走,阎十一心里祈祷着,姬瑾菱可千万别打车走,要是用车跟踪,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幸好,姬瑾菱在马路边上只停留了一会儿,就穿了过去,并且走进了一家五层的海边小旅馆里面,平时是给那些码头工人们住的,档次有些低,还有些脏,怎么看都不该是姬瑾菱这种爱干净的女人该来的地方。

    这自然让阎十一更加怀疑起来,等姬瑾菱上楼之后,他才进了旅馆,开了个房间,为了不引起怀疑,他没有询问前台姬瑾菱的房间号,而是先到了自己的房间,锁了门之后,忙召唤自己的鬼仆和妖仆们。

    然而除了戎吴六眼犬隐藏在附近之外,其他五个女鬼却是一个都没来,不知道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情。

    又试了几次,总算有一道鬼气自窗外钻了进来,逐渐凝聚成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影,可阎十一却对这身影有些陌生,直到看到对方那大麻子套小麻子、有如马赛克一般的脸之后,他才醒悟过来,惊道:“楚不丑,怎么是你来了?”

    “怎么?我就不能来了?没你其他五个女鬼相好长得漂亮,就不能来了?”丑脸上露出一丝厌恶之色,楚不丑语气颇为不满。

    “不不不……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这人从来不因为长相挑相好的,呸呸呸……都让你带偏了,我跟其他五个女鬼没任何事,就是暂时的主仆关系,和你一样!”即便心里并不歧视楚不丑,可男人嘛,总还是喜欢和漂亮妹子在一起,而楚不丑的长相实在太另类了,阎十一心中终归还是有些小疙瘩。

    “你不是去阴司找你大伯,还有钟离无颜了么?事情都办完了?”为了不使气氛太尴尬,阎十一忙扯开话题,讪笑的道,“楚江王他老人家身体可好啊?他有没有什么指示没有?”

    “是二伯!”冷冷纠正了一句,楚不丑白了他一眼,旋即又道,“阴司十大阴帅伤了四个,岳元帅伤重无法继续指挥作战,酆都大帝临时派钟离无颜前往前线暂代岳家军统帅一职,我没有遇到她!”

    “这倒在意料之中,钟离娘娘生前为了齐国的安定,可是立下过赫赫战功,能力手段阅历经验都算丰富,让她当岳家军统帅倒也没多大问题!”发自内心赞了一句,却是被楚不丑冷目凝视着,阎十一才想起她和钟离无颜的仇怨,所谓打人不打脸,打脸伤自尊,这钟离无颜把她的俏脸给毁了,的确挺招人恨的,可又不知该如何缓解楚不丑内心的厌恶。

    “你这么急召唤我来,有什么事情?”反倒是楚不丑,藕臂抱胸,一脸不耐烦的问道。

    面对这位吓死人的官二代,阎十一也是偷偷抹了一把汗,那是真不好得罪,只得客客气气道:“找你来,是想麻烦你帮我在这家宾馆里找个人,但是不能惊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