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6章 苍天饶你我不饶
    漆黑的夜色下,魔都外滩边上的一处高档小区,火光冲天,几乎整个魔都市的消防和120救护车都在往这边赶过来,吵闹的警笛声,惊起了无数进入梦乡不久的上班族,无数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那烟火升腾的地方。

    而在小区几百米外的一处小河道里,一条下水道出水口中钻出来一个矫健的身影,夜深人静,没有人注意到他。

    阎十一先是将包紫送到了一处宾馆安顿下来,让邱雯在那看着,自己则返回下水道出水口,将那名四肢被咬断的男子拖了出来,打了一辆出租车,将他送去了医院。

    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这男的是被藏獒咬伤的,没有引起医院太多的怀疑,又让医院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脚腕,好在只伤到了一些软组织,骨头有些轻微挫伤,只需要休息几天,但不适宜走动太多,更不能剧烈运动。

    这个结果阎十一自然很是满意了,包扎完脚腕之后,替那男子垫付了医药费,并且暂时拆了他的魂,免得他乱跑,自己才准备回包家看个究竟。

    刚经过某个病房,就听到里面有个老头暴怒的大喝:“你们让不让开?老子给人看病的时候,你们爹妈还在穿开裆裤玩泥巴呢,我自己的身体清楚得很,滚开!”

    “包神医,您可别难为我们了,市长亲自下的命令,必须保证您的人身安全,现在您家里的火情还很凶险,您去了可太危险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医生和几个小护士,竭力的劝阻眼前的白胡子老头。

    “狗屁,他还不是怕我这把老骨头死了,他上头的那些老领导怪罪?”原来包四有昏过去之后就被人接到了魔都市人民医院,一醒过来就吵着要回家,“我告诉你们,今天要是救不出我的孙女和孙女婿,我也不活了,我手里的那些个老领导的命,谁爱管谁管去!”

    “哎哟喂,我说包神医,这话可不能乱说呀,您不怕,我们这些人还得活下去呢,您这一撒手,我们的饭碗也得丢了!”那中年医生满脸的焦急,忙安慰道,“市长已经把全市的消防都派过去了,已经尽最大努力救援了,您的大孙子就在现场,一有消息,他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您可千万别动气……”

    “少特么废话,滚开,再拦着我,现在我就让你们高院长开除你!”老头倔强的扒拉着,可终归是老了,哪里还是几个年轻人的对手,只得开口威胁,吓得中年医生和几位护士是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老爷子!”瘸着腿走到门口,阎十一微微笑着,淡淡的道。

    “十、十一!”老眼目光一凝,包四有顿时眼前一亮,快步来到阎十一跟前,看他安然无恙的站在面前,内心中自是起伏不定,双手都颤抖了起来,“你……小包子呢?她难道……”

    心中思忖着,这种突然发生的事情,便是他和包金两人,离得那么远都被震晕了过去,更别说处在地下室的阎十一了,那种情况之下,自己逃命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再扛着一个人走?对于包紫的存活,他顿时不再报太大希望了。

    “您老放心,小包子很安全,具体情况……”扫了一眼病房中的医生和护士,阎十一顿了顿。

    “滚滚滚……老子我不走了,你们再不滚蛋,我就让你们彻底滚蛋!”对这帮自己徒子徒孙辈的医护人员,包四有可一点不客气,板着脸将他们全都轰了出去,把房门关上,忙询问道,“小包子没事?那归灵呢?成了?”

    “成了,但包紫还没醒,我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把她安排在了一家宾馆,让邱雯看着呢。”简略的将爆炸后的经过叙述了一遍,阎十一才安慰道,“老爷子,这事儿肯定是有人蓄意谋害,我一定会查清楚,把包家的损失都赔回来!”

    “你俩没事就好了,那点损失算个屁!”听了整件事的经过,包四有也是唏嘘不已,不过得知阎十一和包紫没事,心总算放下来了,整个人也顿时萎顿下来,坐在了床沿上,默默地想着,却突然又蹦跶了起来,惊道,“不好,别墅里还有包绶那丫头呢!”

    “爷爷,我肯定不是你亲孙女,你才想起还有我这么个孙女吗?”穿着T恤热裤,脚蹬一双白色高帮板鞋,外面披了一件粉色小外套,包绶却是恰如其分的推开病房的门进来,却是一脸的幽怨,来到床榻边,抱着包四有的胳膊道,

    “我估计,今天包紫那大傻妞要是出事了,您老人家都不会想到我!唉,这孙女和孙女之间的待遇,咋就这么大差距呢?”

    “死丫头,小包子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你没受伤吧?”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小孙女,没发现任何损伤,包四有才放下心来,又见她上下打扮一新,不像是在家里睡觉的样子,又闻了闻她身上,更是一身酒气,便瞪着眼质问道,“你是不是又大晚上出去野去了?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跟那些野小子鬼混,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爷爷,我哪有跟谁鬼混了?睡不着找好闺蜜喝一杯还不行啊?包紫大傻妞都被某个臭不要脸的野小子骗走了,您不也没这么大反应?怎么到我这儿就不行了?您这是偏心,偏心!”

    小嘴撅得老高,包绶那古灵精怪的晶亮双眸,悄悄的打量着一旁的阎十一,自他的房间里仓皇逃窜之后,内心便一直无法平静下来,躺在床上更是辗转难眠,心里总是想着被他拥在怀里的感觉,久久挥散不去。

    越想心中便越纠结,更是不想再见到阎十一,免得尴尬,无奈之下,包绶才换了衣服,就去了闺蜜家借酒消愁,本来是想躲到阎十一走了之后的,可今天晚上刚喝了一会儿酒,就听到了自家小区爆炸的消息,便忙不迭赶回了家,从大哥包金那里得知爷爷在这里,便急急忙忙赶过来。

    在路上的时候,她还在为阎十一的死,感到淡淡的忧伤,此时见阎十一没事,便又恢复了刁蛮公主的本色,盯着阎十一没好气道:“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