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1章 祭灵(二)
    “祭灵?祭什么灵?鬼魂么?”听阎十一这么一说,包四有便有些担忧起来,微微打开玉盒,看了一眼里面安然无恙的五彩归灵丹,他虽然感受不到这丹丸中蕴含的灵力,但想到阎十一光炼丹就用了两天时间,里面所含的灵力必然不小,便可以猜测到阎十一所说的话不假,“对付这些东西不是你的强项么?还用怕这些东西?”

    “怕到不至于,但与鬼魂不一样,虽然鬼魂也是灵的一种,但鬼魂是有灵智的,感受到我在附近,除非不怕死,否则是绝对不会接近的!”顿了顿,阎十一继续解释道,

    “而我所说的灵,可以理解为天地间孕育而出的新生命,无魂无魄,无形无质,更无智慧,只会凭着先天感觉,去找寻灵力充沛的地方,而当五彩归灵丹的灵力释放出来之时,必然会引来许多灵,这些未必很强大,但如果先一步进入包紫的身体,那就会比较麻烦,我可不想在她灵肉合一的过程中,还要分神去把这些灵从她的身体里抽出来,这样对她的复苏有很大的阻碍。”

    “额……那,那赶紧祭灵吧!”只要关系到包紫复苏的事,包四有都不会马虎,不想因为自己的某一个遗漏,而悔恨终身。

    回到客厅,阎十一搬了一张方桌到了院子中央,在鼻孔里塞了两团干艾叶,免得被院子里的迷雾给迷晕了,随后架设法坛,香烛、蜡扦、供果摆好,从马甲里抽出一张两米长一米宽的黄表纸,铺在地上。

    又拿过海碗,在里面倒了怒晴鸡精的鸡冠血、四眼黑狗血、黄牛泪、朱砂、七星草等等几十样平时作法用的法药,这些法药中蕴含的灵力就十分的浓郁,但为了让灵力更浓郁一些,阎十一秉持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献身精神,又从马甲里拿出来几片珍贵的太阴雪莲的花瓣和一点点血地龙的皮,捣碎了之后,全数拌进法药之中。

    随后便拿出一根大提斗,在海碗里沾了沾,开始在巨大的黄表纸上书写敕令。

    铁笔银钩,笔走游龙,一笔一划,或急或缓,或直或曲,在外人看来,简直和鬼画符没什么区别,但法术界中的道教弟子一瞧便知道,这道敕令是纳灵符。

    纳灵符顾名思义,便是用来储藏天地灵气的的符咒,道派中人常用此符来聚敛灵气,增加道场中的灵气含量,以便于自己和门人修炼。

    但也有许多邪修,用这符咒吸引天地间已经化形的灵进来,将这些灵困住之后打散,便能在短时间内拥有极大的灵力,可灵与人一样都是天地所生,如此将之毁灭而提升自己的修为,乃是有违天道之举,不仅损阴德,久而久之还有可能招来天劫。

    因此,即便是邪修也不敢经常使用。

    阎十一之所以现在用这个符咒,他可不是想收来大量的灵供自己修炼,而是想暂时将周围的灵全数吸引过来,暂时困住,等他把包紫彻底救活之后,再放这些灵回归天地,免得节外生枝。

    将符脚的最后一笔画完,阎十一看了看海碗里的法药,还剩下一半多,便又在符咒的四周八个方位上划了不少长短线,构成一个太极八卦阵,并又在坎位、兑位、离位三个位置上,用红线分别拉出一个八门金锁阵,开启三个死门,到时候灵只要飞进去,就别想再出来了。

    一切准备就绪,阎十一这才点上三束线香,朝天地拜了拜,将线香插进香炉中,阎十一这才挑起青蚨剑,上面贴了一张祷告檄文,灌入罡气,檄文燃起,嘴里默念着纳灵咒,不过片刻,院子里便起了微风,带着纳灵符上的法药灵力逐渐扩散开来,慢慢飘散到院子之外几百米才渐渐淡去。

    月华之下,一道道淡淡的肉眼看不见的灵体自花草树木间钻了出来,没有眼耳口鼻,没有四肢身躯,好似一个个肥皂泡,又好似海里的海蜇水母,变换着各种形状,慢慢悠悠的顺着灵力的波动慢慢的靠过来。

    “好家伙,幸亏祭灵了,不然这么多数量,可够我忙活的!”看着周围飘起来的灵体,阎十一咧了咧嘴,由于包四有家院子里种了太多的草药,灵力异常的充足,平日里便聚集了很大数量的灵,此时感受到更加浓郁的灵力源头,更是迫切的飘了过来。

    “小子,这样就可以确保小包子灵肉合一的时候没有阻碍吗?”虽然看不到这些灵体,不过包四有对阎十一还是无理由信任的。

    “这可未必啊!”朝四周看了看,飘过来的都是些连具体形状都没有的低级灵,阎十一谨慎的道,“但愿小区周围没有那些有智商的灵,尤其是阴灵、邪灵、凶灵之类的邪物,这种灵虽然还没有魂魄,却也已经具有一定的智商,知道这是个陷进,未必就会闯进来,等到开始替包紫作法归灵的时候,它们可能就来了!不过这个小区人气这么重,应该不会有那些东西!”

    “那就好,那就好!”手里抱着玉盒,包四有站在一旁,紧张的看着,他只能感到周围有一阵阵小风掠过,其他的却只有院子里被微风搅动开来的迷迷蒙蒙的雾气了。

    约莫一个小时后,阎十一见周围已经再没有灵体飘来,才将地上巨大的符咒收起,小心翼翼的叠成八角形,放在桌上,在上面押了八枚大五帝钱,再用海碗扣上,最后还从别墅里翻出一顶黑雨伞,遮盖在上面,这才拍拍手搞定。

    “这打伞又有什么说法?”包四有和茅山掌门叶遇冷是故交,其又是包紫的师父,看他作法次数也不少了,但对道术却还是一知半解,此时更是好奇得很。

    “嘿嘿,没什么说法,就是怕夏天下雷阵雨打湿了!”淡淡一笑,阎十一再有从马甲里抽出几张黄表纸,用朱砂笔写了几道镇凶符,贴到了别墅四周,这样基本上已经确保万无一失了,这才回到别墅里面。

    来到地下室,面对右侧的大铁门,看着里面那道躺在冰雾和烟气中的身影,轻轻呼了一口气,关键的关键,便在此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