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2章 有毒的小吃
    走在繁华的魔都街道上,车流自身边穿梭而过,带过来阵阵气浪,让人很是憋闷。

    自从阎不善嘴中得知,自己老姐之所以折寿,完全是亿达集团的董事长王桂香的主意,而起因也仅仅是因为老姐打了一顿她的儿子王不思,阎十一从中完全可以体会到那些没有道德的有钱人,一旦仇恨心起来,那打击报复真的是没完没了。

    当然他如果要报复回去也容易的很,可他是人间天师,阴阳两界的律法都不容许他这么做,他的道心也不容许自己这么做。

    而对于刚才的李雨律,他如果要动手杀了,不过是抬抬手而已,并且完全可以做到让任何人都查不出来,但他没有这么做,谁也不知道李雨律的父亲是怎样一个人,万一也和王桂香一样,是个心狠手辣的黑心商人,那可是个极大的隐患。

    关键是自己不可能一直呆在魔都,等包紫复苏之后,阎十一肯定是要带着包紫走的,到时候便无法保证包家人的安全,所以也只能以退一步的姿态来求取和睦,虽然有些不爽,可对于长远来说,是比较好的结果,而如果李雨律的父亲还有些头脑的话,也该会做出一些该有的补偿,否则包四有发起火来,他申草集团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

    至于李雨律,他今后会不会被拆魂则完全在于他自己,如果死性不改,那么他的下半辈子也只能变成一个傻子了。

    觉得已经万无一失,阎十一才回到包家,通过院子中的迷雾时还不忘憋气,进入客厅,里面只有包金坐着,便询问了一下包绶的情况。

    “包绶只是受了惊吓,爷爷给她扎了几针已经睡着了,不过爷爷的脾气似乎改了不少,按照他以前的脾气,只怕李雨律那小子讨不了好,这一次我告诉他,你不让他过去,他竟然就真的忍住了!”

    带着一丝讶异的看着阎十一,包金皱了皱眉,有些看不透,见阎十一没有回答的意思,便再道,“哦对,爷爷说等你回来了,就去餐厅吃饭,不用等他,正事要紧。”

    “也好!”包绶这个插曲过去,阎十一也该要正式开始炼丹了,不过在此之前该先喂饱自己的肚子,免得炼着丹饿晕过去,和包金并排走着,见他长发遮盖的眉宇间有些疑云,笑着道,“既然回来了,就把这一头跟抹布差不多的头发剪了吧,断了自己的念想。”

    “额……也是,我明天就去剪了!”做了个请的手势,让阎十一先落座,餐桌上的菜式还算丰盛,但也很家常,包金脱去了那颓废之后,却是蜕变成了一个彬彬有礼的儒生,倒是有几分大哥的风范了,给阎十一到了饮料之后,自己才落座,淡淡的道,

    “上次还多亏了阎天师点拨,才让我迷途知返,这几天我都在钻研医道,发现华夏国医术博大精深,和艺术有着诸多的相通之处,倒是让我感受非凡。”

    “这么说,你是要继承祖业了?”对于这个结果,阎十一颇感意外,不过绝对是件好事,他迟早是要带着包紫走的,这么一来,包神医的所有医术可就无人传承了,这也是他的心病之一,现在包金能继承那实在太好不过了。

    点了点头,包金抿了一口烈酒,沉默半晌,很是突兀的问了一句:“不知道阎天师你和王董事长有什么过节么?”

    “王董事长?哪个王董事长?”心里‘咯噔’一下,阎十一疑惑的看向包金。

    “就是江城亿达集团的那个王董事长!”

    “有些过节吧!”没有过多的提及,阎十一敷衍一句,不晓得包金为什么突然会这么问,“怎么突然提到她了?你也认识?”

    “不,我不认识,她现在就住在这里,是爷爷的一个病人!”包金说了一句。

    “……”脑海中浮现出那干瘦老太婆的样子,阎十一心下怒火突然升了起来,但给包紫炼丹要紧,不想节外生枝,这才又忍了下来,继续吃饭。

    见阎十一没说话,包金也选择沉默,眉宇间的疑云却是没有消除,显然还有话没有说。

    吃了一会儿,包印从外面回来,脸色似乎是因为走了一段路,显得有些白,手上提着一些魔都小吃,放在阎十一面前,笑着道:“阎天师,上次你来,我看你特别喜欢吃这几样小吃,我就特意去买了点!”

    说着又对包金道:“大哥,这可是我买来拍我大妹夫马屁的,你可不许抢哦!”

    “呵呵,那就多谢了!”对于包印,阎十一印象不错,脾气好,人勤快,可惜在医术上造诣一般。

    筷子夹起一块醉蟹,刚要吃,阎十一就闻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味道,上面除了各种调味料的味道,还有一股很是熟悉的法药的气息,仔细分辨之下,竟然是乌头毒!

    但并不是此前吴四丸子害他的阴乌草,仅仅是阳间所有的草乌毒,对于这个气味,阎十一可熟悉的很,挡下凝了凝眉,脸色不变的问包印道:“包印,这东西你在哪里买的?”

    “和上次一样,在城隍庙同一家小吃店买的,味道有什么不对么?”脸色变得更白,包印的嘴唇都失了几分血色,似乎很是紧张,见阎十一平淡的看着他,眼珠子乱转,忙去抢这盘醉蟹,道,“可能是螃蟹不新鲜,我现在就拿去跟店家理论!”

    “不用,这盘醉蟹肉质光滑细嫩,肯定是活蟹制作!”将包印挡了下来,阎十一再又夹起其他几样小吃闻了闻,上面竟然都有草乌毒的味道,这才站起身来,冷冷的道,“想毒害我的人,你不是第一个,可我和你似乎并没有仇怨吧?你为什么要毒死我?”

    听到这句话,包金惊骇的站起身来,而包印也因被揭穿了阴谋,顿时落荒而逃,冲出了餐厅,可没跑出几步便被阎十一摁倒在地。

    “说,因为什么?”将包印拎起来,阎十一质问道。

    “因为、因为你要私吞包家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