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0章 遇鬼
    坐在一条靠背椅上,椅子旁还扔着一个摔碎了的手机,李雨律双手时不时捋一捋自己那油光锃亮的飞机头,色眯眯的贼眼如扫描器似的,上下打量着包绶那青春无限的诱人娇躯,尤其是露在短裙外的那双白嫩细腻的大长腿,看得他更是心花怒放,一股邪火不断从小腹窜上来。

    自从上一次在包家,第一次见到包绶那青春靓丽的模样,他就打上主意了,之前因为联合玛丽,想通过包金坑包家一笔,却是被阎十一揭穿了真相,不仅钱没捞到,还赔了一千万。

    他爸把他领回家的时候就放话说,让他好好弥补和包家的关系,不然就把他赶出家门,而李雨律这个精虫上脑的纨绔二代,顿时把‘好好弥补’这四个字领会成了和包家攀上关系,而攀关系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联姻,他就以为是他爸暗示他去泡包绶,正好也暗合了他的心意。

    然而几天下来,任凭他如何死缠烂打,包绶连正眼都不瞧他,李雨律害怕被他那个严格的老爸赶出门去,便把心一横,一般的泡法泡不到包绶,那就强泡,于是就雇了几个保镖,在包绶下课的时候,给她绑架了,想要逼迫她就范。

    可包绶这样刁蛮任性惯了的疯丫头,平日里爷爷宠溺的不行,怎么可能就此妥协,即便被绑架了,那也是一点都不让步,这让李雨律很是被动。

    平日里,他在魔都纵横花丛,看到有姿色却不屈从的姑娘,他有时候也会用点强,完事了给点精神补偿也就过去了,但眼前这位刁蛮丽人,他却有点犹豫,包四有护犊子的做法他是略有耳闻,而且上次他也亲自体验了一把植物人,所以内心中一直在享受美人和下半辈子躺在床上渡过之间犹豫着。

    这在常人看来是极其容易抉择的事情,谁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自己下半辈子大好的时光,然而李雨律此时面对娇花在侧,心里还抱着一丝霸王硬上弓后女人就会妥协的幻想,那一丝丝邪火便逐渐把理智给占据了。

    “我、我不管了,爽了再说,爸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到时候肯定不会不管我的!”欲念完全击败了理智,李雨律双眼邪光大放,看着眼前胸脯挺翘、纤腰长腿的青春丽影,他已然变成了一头充满兽性的狼。

    “你、你想干什么,你你别过来,你敢碰我,我爷爷一定不会放过你!”望着眼前已经被****掌控的男子,包绶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是如何危险,被绑住的身体不断向后蜷缩,双眸中含着泪水,那娇蛮的性子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则是恐惧,“我、我同意做你女朋友了,你、你先放了我,你你……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那正好,你做我女朋友,那我做这事儿就更名正言顺了!”听着包绶那带着哭腔的求饶声,更是激起了他体内所有的征服欲望,李雨律可就更加肆无忌惮了,直接朝着包绶扑了过去。

    “鬼……鬼呀!”而就在李雨律即将得手之时,门口的那几个黑西服保镖突然大叫起来,外面顿时乱作一团,还有个保镖进门来知会道,“李大少,快跑,这栋楼不干净,有女鬼!”

    说完就关上门跑了。

    “玛德,鬼什么鬼?哪个王八蛋敢搅了老子的好事!”本来就做着亏心的事儿,李雨律被门外的大动静所惊,****就下了一半,嘴里骂了一句,心里想着之前他还见过玛丽的生魂来着,所以他是相信这世上有鬼的。

    很不情愿的从包绶身上爬起来,来到门店门口,推开玻璃门,探头朝外望了望,不仅那些保镖没了,整个走廊上更是连个鬼影都没有。

    ‘噗噗噗……’走廊上的等突然一盏盏熄灭,随后便是门店里的灯。

    “玛德,谁玩我呢?”整个人愣在当场,感受着周围的漆黑,李雨律可就没有半点做那事儿的心思了。

    阴风一阵阵吹来,从飞机头上掠过,使得李雨律不禁打了个寒噤,想要缩回门店中,却突然感到屁股上被人踹了一脚,整个人飞了出来,摔到地上,往回一瞧,只有门店的弹簧玻璃门还在那来回的晃动,却是没有任何人影。

    “谁、是谁捉弄本大少呢?赶紧滚出来,别等我找到你,非弄死你不可!”紧张的咽下了一口唾沫,李雨律来回打量着漆黑悠长的走廊两端。

    “咯咯咯咯……”

    一阵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在走廊左侧的尽头响起,阴森的回荡着,一道穿着极其暴露的曼妙身影出现在那里,让李雨律不禁看傻了,可当发现这身影的双脚是悬浮在空中的时候,他脑袋上的汗可就下来了。

    “帅哥,来玩儿呀,看这边,我不比你抓来的那个丫头好看么?”一个轻灵带着点回音的女子声音在走廊的右侧尽头传来,哪里飘着一道清瘦的身影,在空中变换着各种撩人姿势,等李雨律看过去时,五官突然缓慢的溢出鲜血,纤瘦身体逐渐膨胀开来,最后破裂,臃肿的身体上爬满了蛆虫、蟑螂,血水一滴滴滴到地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嗑嗑嗑嗑……’

    看到这一幕,李雨律的嗓子就好像被堵住了似的,发不出一点声音,全身好像不听使唤了一般,想跑却是丝毫无法动弹,只得慢慢偏转脑袋不看,可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婀娜的身影,正贴在门店那透明的玻璃门上扭动着曼妙身躯。

    这如水蛇般的身躯的确很美,躯体、四肢、头颅,都堪称绝美,可李雨律却是感受不到任何意思美感,因为这几个部位是各自分开的,悬在玻璃门上,好似一条被斩断的美女蛇,吓得他赶忙闭上了眼睛。

    ‘滴答——’

    一滴带着咸腥的液体自空中滴落到李雨律的额头,李雨律不敢睁眼,用手摸了摸额头,沾了点那粘稠的液体,他感觉的出来,那是血液的触感,他知道他的头上肯定有东西,心中抗拒着睁开眼睛,可好奇和恐惧又迫使他慢慢睁开眼睛。

    一个如蜘蛛般,反扭关节吊在天花板上的女人便那般盯着他,咧开血盆大口,诡异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