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9章 包绶被绑架
    空调小风,吹走了酷夏的炎热,让这些天疲累不堪的阎十一睡得很是踏实,他也知道不管是炼制五彩归灵丹还是替包紫将灵身重新注入肉身,都将是一个复杂且困难的过程,需要很大的精力。

    因此,即便这事儿很是重要,且不容耽搁,他还是强迫性的让自己放松下来,养足精神,免得在之后炼制和归灵的时候出现不必要的失误。

    这一觉便足足睡了一个白天,天近黄昏,阎十一才渐渐从酣睡中醒过来。

    夕阳那昏黄的光芒从窗帘的缝隙中射进来,透着一抹老迈的柔和,让人觉得很是舒适。

    “呜——咦?”刚伸了半个懒腰,阎十一发现自己的胸口伏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不知何时,包紫的灵身又从四柱凶煞剑中跑出来了。

    将这小小的俏丽身影捧在手中,放在手心里,食指指腹戳了戳那还在酣睡的可爱女孩,又小心翼翼的捏了捏她那肥嘟嘟的脸庞,阎十一笑着道:“小吃货,该起床了,再有几天,你就又能活蹦乱跳的吃东西了。”

    “呜——”睁开灵动的双眸,包紫的灵身从阎十一手掌中飘飞而起,眨巴着大眼睛,笑嘻嘻的道,“如果不是为了那些好吃的,我真想就保持这个样子,天天可以被你捧在手心里,就好像公主一样!”

    “可你恢复了之后,我也一样可以天天把你捧在手心里呀,而且你恢复之后,我们还可以做很多现在不能做的事,比如……”脸上露出一丝无耻的笑容,阎十一打趣一句。

    “讨厌!我才不要呢!”俏脸一红,小嘴在阎十一脸上亲了一下,包紫才害羞的钻回长剑之中。

    不要就是要!

    几个月时间,阎十一俨然从一只万年单身狗蜕变了开来,一些女孩子的心理他也能揣摩明白了,此时也不揭破,下床洗漱一番,便下楼去了。

    而在他出房门的那一刻,另一间客房的门也打开了一道缝,一只怨毒的老眼从门缝里透出一道狰狞的凶光,一直盯着阎十一走下楼去。

    “好小子,你可算醒了,你这睡了一天,可把老头子我急坏了,去叫醒你吧,怕你休息不好,不叫醒你吧,心里总火急火燎的,我这一个白天可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你小子可真沉得住气啊!”让仆人端上来一杯淡红色的普洱茶,放到阎十一面前,包四有的脸上带着一丝责怪,笑着道,“怎么样,休息的可好?不会影响后面的正事吧?”

    “我自身应该问题不大,但要炼制五彩归灵丹这种古丹方,还是有些难度的,除了我之前交代的各种辅助药材外,还要一口至少百年年份的丹炉,丹炉不好,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不会好到哪里去。”拿起茶杯,吹了吹,小小的喝上几口,解解渴,阎十一淡淡的道。

    “这个你放心,这些东西我都准备好了,都放在地下室了,那里清净,没人打扰。”指了指大厅西边的一道门,那里是地下室的入口,包四有笑着道。

    “嗯,那就好,那我先去看看。”刚站起身,阎十一的肚子便咕噜噜叫了起来,使得他顿时脸上一阵窘迫,从龙虎山出来到现在他还没吃过一口东西,刚才又喝了几口茶,肚子就抗议起来了。

    “哈哈哈,也不急于一时,晚饭快好了,就等包绶上课回来,吃了饭再开始吧!”看着阎十一那窘迫模样,包四有捋着胡子笑了笑。

    “包绶不是放假了么,怎么还要上课?补习?”

    “那小妮子自知没有学医的天赋,就吵着要报一个会计学习班,说是以后包紫给人看病,她在门口管收钱,这小鬼灵精,也不知道她能坚持几天!”满目的疼爱之色,包四有满脸的笑意,抬手看了看手表,快六点了,才道,“这么晚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又去哪里野了,我打个电话催催。”

    说着便拨通了包绶的电话,可电话中却是传来了她的求救声:“爷爷,我被人绑架了,他们想强丨暴我,在附近的乐天玛特……”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掐断了,显然是被匪徒发现了。

    “什么!”如此重大的消息,使得包四有立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却是供血不足,竟是脑袋一阵发晕,脸色顿时煞白。

    阎十一赶忙上前扶住,知道这事儿可不小,忙道:“包神医,您别担心,您告诉我那家乐天玛特在哪,我去救包绶,现在刚好是人流高峰期,乐天玛特这么大的百货超市肯定人很多,匪徒不敢乱来的。”

    “哪里呀,因为棒子国联合米国要安装‘萨德’的关系,那家乐天玛特一个多月前就已经被封了!”大口喘着粗气,包四有的脸色可不好看,忙喝道,“包印,赶紧报警!包金,你带着十一先去乐天玛特,他们要敢动包绶一根寒毛,我就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拐了几个弯,穿过几条街道,便能看到那乐天玛特的标志,只不过和往日的熙攘不同,此时的乐天玛特大门紧闭,招牌灯也是漆黑,形如一尊死去的怪兽,和魔都的灯红酒绿完全不搭调。

    情况紧急,跟在包金身后跑出一两千米,包金那艺术家的体格已经累得不行,阎十一只得自己快速前往,打开阴阳功德瓶的瓶盖,将五个女鬼招出来,喝道:“去,给我往死里整,但别一下弄死了!”

    ……

    乐天玛特顶楼,一间搬空了的门店外,站了四五个带黑墨镜穿黑西服类似保镖的人物,一个个神色凶悍的很。

    门店内,包绶被绑住了手脚,扔在一张破旧的席子上,她的身前坐着一个梳着飞机头的粉面男子,看着这个男子,包绶怒极,斥道:“李雨律,我警告你,你敢动我,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我爷爷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我姐夫,上次你也看到了他的手段,我敢保证,他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包绶妹妹,我看你是误会了,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我爸非要我来泡你,说是拉近和包神医的关系,可你连和我约会的机会都不给,我能怎么办?完不成任务,今后我的日子可就难过了!今天你要是答应做我女朋友那就最好,不然我也只能生米煮成熟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