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4章 杀人真相
    “咕哇~咕哇……”

    似乎是因为仲夏雨后的缘故,林间庙宇外充斥着各种蛙类的叫声,与戎吴六眼犬的犬吠之声相互应和,阎十一在它头上摸了摸,示意它不要再叫。

    抬头望着眼前规模巨大的庙宇,香烛焚烧的烟气,飘散而起,凝聚在其上空,久久不散,其间还有淡淡佛光闪现,红漆大门两侧鹅黄色高墙上写着‘南无阿弥陀佛,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一排工整的黑色大字。

    红漆大门并未反锁,正合了‘佛门大开,善者自来’的佛偈,阎十一拍了拍戎吴六眼犬的脑袋,让它先行离开,这里不适合它呆着,旋即回头道:“夏斌,丽丽,你俩也回去吧,你们的修为还太弱,这寺庙佛力不弱,进去会有压制。”

    送走夏斌和龚丽丽,阎十一再又将五个女鬼也收了进去,倒不是怕这五个女鬼抵受不住佛力的侵蚀,而是不想打草惊蛇,惊动了佛寺里的和尚,从而让阎不善跑了。

    相传这中源寺乃是唐代高僧马祖道一的布道之所,其门下弟子近千人,有名有姓传至今天的还有一百多人,其中得道高僧便有一半之多,乃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大德高僧,其佛法自是精深非凡,其布道庙宇更是佛力广大,一般邪物根本不敢靠近。

    但阎十一知道,阎不善本身是善尸,和一般的邪物不同,而佛家又一向是为万灵大开方便之门,只要一心向佛,便可不管其之前到底做过哪些恶事,遁入空门之后,借佛法化去业障便可,因此,阎不善能躲藏其中也是可以的。

    循着门前的鹅软石小径徐步上前,轻轻推开庙门,‘吱哇哇哇——’庙门缓缓开启,庙门内是一条羊肠小道,青砖铺地,直通里面的大雄宝殿,路两边种着各种树木花卉,只是在夜间也不会显得如何冷清。

    蹑足前行,进入大雄宝殿,里面香薰烛焚,香火鼎盛,各种佛像陈列,受人供奉,阎十一受师父师叔影响,虽然已修道为主,但对佛家也并不如何排斥,双手合十拜了拜,仔细检查一番,没有发现阎不善的踪影,便继续朝后殿行去。

    后殿不大,里面供奉的是高僧马祖道一的金身,站在门口便一览无遗,根本无处藏身,阎十一没有停留,从中源寺的后门出来,则是一片菜地,应该是寺里的和尚所种,里面种着各种蔬菜,放眼一扫,便瞧见菜地的西北角有一片玉米地,此时正悉悉索索的响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藏在寺庙院墙外的一处石堆后面,阎十一手中一招,便将五个女鬼都招了出来,让她们分开来,包围过去,等到五个女鬼都到了指定位置,他才从石堆后面站起来,朝着玉米地悄无声息的走过去。

    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接近,玉米地里的动静突然小了,随后便是几声猪的哼叫声传出,一个体型不大的野猪崽从里面窜了出来,直奔不远处的山林中。

    “额……不是吧!”阎十一愕然,自己竟然会把一只野猪当成了阎不善,自嘲般摇了摇头,来到玉米地一侧,朝里面看了看,却是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玉米地里突然伸出来一只枯瘦的大手,朝他的脖子抓了过。

    阎十一大惊,忙抬手抵挡,身后却是劲风突起,一道黑影从他身后越过,直接窜进了玉米地,咬住了那只枯手的同时,也响起了一个男子的惨叫声。

    定睛一瞧,却是戎吴六眼犬,此时正咬住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男子,在玉米地里打滚,压倒了一片玉米,而那男子的真面目也越加的清晰。

    将手电光打到那男子的脸上,看着那张和自己很是相似的脸庞,阎十一长长松了一口气,从背上抽出四柱凶煞剑,抵在他脖子上,笑着道:“阎不善,你可让我找得好苦啊!”

    把六眼犬甩了开去,阎不善的身上全是烂泥,看着眼前拿着长剑的年轻男子,丝毫的不惧怕,冷冷笑着道:“阎天机,终于我们还是见面了,你让我很失望!”

    “你难道就不让我失望?有你这样一个分身活在世上,实在是我的耻辱!”长剑挑着阎不善的脖子,让他慢慢站起来,阎十一淡淡的笑道。

    “我是耻辱?我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你积攒功德,为了天下太平,如何就成了耻辱?”斑白的双鬓上沾了许多烂泥,看起来很是狼狈,可阎不善的神色却依旧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若不是你当年守不住道心,被东海龙族的龙女璃玉所诱惑,体内三尸虫复生,导致成圣仙途毁于一旦,你如何会有当年的下场?再看看你现在,更是不知悔改,天天身处红花美眷之中,不修己身,不悟天道,你今生又如何成圣?今日我若不死,必杀你身边所有阻你成圣的祸水红颜!”

    “我谢谢你,谢谢你全家行不?我成不成圣管你屁事!唉,好像还真有点关系,我若成圣,你也能享受到这种待遇是吧?难怪你这么积极了,你在不死鬼界袭击珞瑶也是因为这个吧?”

    大凡修仙悟道却又不得其法之人,总能找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为自己卑劣的行径掩饰,阎十一鄙夷的撇撇嘴,再又道:“那你杀人间法术界的那些法师做什么?他们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更不是我的红颜祸水,似乎没影响到你的利益吧?”

    “你知道个屁,被我杀掉的那些人,都不是好东西,我潜伏在不死宗多年,就亲耳听到,不死宗的四小邪仙密谋要从人间法术界策反一部分法师去不死鬼界,增强不死宗的实力。不死宗的目的你也该清楚,此等心怀叵测的奸恶势力必定是要铲除的,而我杀的那些法师都是法术界的败类,他们就没有抵受住不死宗抛出的诱惑,密谋投靠,欲助纣为虐,我杀他们有什么错?他们难道不应该死?”脸面看上去很是刚正不阿,阎不善正气浩然的道。

    “这话粗一听,还真没什么毛病呢,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