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1章 连环杀人案再起
    在场的都是法师,不管捉没捉过鬼,却都知道鬼物往往没有实体,想要拖动阳间的东西可是十分消耗鬼力的,而法师的法器充满了刚正法力,鬼物最为忌惮,别说是抢走,就算是碰一下都会伤害鬼身。

    那些已经被刘靓靓话语迷惑的法师,心中已然将阎十一五个女鬼的嫌疑给排除了,一个个又把眼光对准了张玄涛。

    阎十一抱着胳膊在旁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心里可清楚得很,他的五个女鬼仆可不是一般鬼物可以比拟的,苏晓就不用说了,九世善人修炼而成的九冥鬼仙,本就正气凛然,别说触碰法器,就算是用法器施法都能做到。

    而其他四个幽、命、智、力四鬼妖,已经不能用一般的鬼魂来定义,她们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不是鬼了,而是修炼出实体的妖,只不过平日里只以魂魄状态出现,一般法器根本伤不到她们。

    尤其是九幽鬼妖林月芹,她生前可是法师,还掌握了袖里乾坤的绝技,袖子和嘴巴都能藏纳许多东西,藏几件法器还是轻轻松松的。

    但这事儿只有阎十一知道,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张掌门,给个解释吧,你抢了魔君魂魄我们就不说了,反正你的主场,你说了算,可你总该把我们的法器和钱,还有衣服还回来吧?不然动不动就被抢劫,今后谁还敢来龙虎山?”把阎十一五个女鬼的嫌疑排除之后,就有人对张玄涛开始发难了。

    “诸位,这一定是个阴谋,是有人要陷害张某人,诸位不要激动,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的!”扶了扶滑下来的眼睛,张玄涛紧张得脸都白了,他虽没有证据,可心里总觉得这事儿和阎十一脱不了干系,可他要是再强行污蔑阎十一,恐怕就得犯了众怒了。

    “爸爸,爸爸!”而就在这时,张花蕊火急火燎的跑过来,手里还提着个大包裹,看到阎十一站在那里,双眸很是仇恨的斜了一眼,随即紧张的道:“爸爸,我在衣橱里发现了好多法器,还有衣服和皮夹子,里面还有很多人的身份证!”

    把包袱往地上一扔,‘哗啦’一声,枣木剑、桃木剑、青蚨剑、宝拂尘等等一干法器,甚至做法事用的大鼓、铙钹、铜锣、磬,散了一地,其间还有道袍法衣,腰带,鞋子,甚至内裤不一而足。

    最为显眼的就是那一堆皮夹子,有些还夹杂着身份证、道士证等重要物品。

    这么一来,立时群情激奋。

    “我的皮夹子,看上面身份证就是我,李狗蛋!”

    “这是我的衣服!”

    “这是我的鞋子!”

    “这是我的……内裤!”

    “好啊,张掌门,原来真是你做的,看你平日里衣冠楚楚的,没想到真是这种人,简直是衣冠禽兽!”

    “要不是张花蕊小师妹大义凛然,知道大义灭亲,恐怕张掌门就能蒙混过关了!”

    “这事儿得让法术协会和道教协会严肃处理,弹劾他两个协会的会长职务!”

    “还弹劾个屁啊,这么恶劣的情节,直接报警,关他个三五年的再说!”

    ……

    看着这么混乱的局面,张玄涛自然百口莫辩,而他的女儿张花蕊也顿时愣住了,却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悄然退出人群,阎十一当然知道,肯定是自己五个女鬼干的好事了,对于这五个古灵精怪的鬼灵精,他是既头疼又欣慰。

    “掌门、掌门,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就在这混乱不堪的时刻,一个道童惊慌失措的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张玄涛的腿,巧合的是,这道童居然是阎十一来龙虎山那天,把阎十一当做偷供果小贼的那个。

    “混账东西,没规没矩的,又出了什么事?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场合?”张玄涛正竭力为自己解释,此时火气便猛然爆发了出来,把道童一脚踢开。

    “回、回禀掌门,出、出事了,出、出人命了!”道童爬起来,跪在地上,脸色惨白得道。

    一听这话,众人都愣住了,张玄涛更是惊恐,一推眼镜,忙问道:“怎么回事,什么出人命了?谁死了?”

    “是、是昆仑派的玉海真人死了,被、被棺材钉插心而死!在敕书阁!”

    不等道童说完话,阎十一头一个反应过来,这种杀人手法,可是之前连环杀人案,阎不善的惯用手法,此时便立即朝敕书阁狂奔而去。

    见到阎十一的动作,张玄涛以及其他各门派的弟子都反应过来,都朝敕书阁急急赶奔过去。

    敕书阁是天师府用来保存历代皇帝圣旨诏文、书信的书阁,书阁之后是一处百花园林,里面有个纳凉居,那位玉海真人就死在堂屋的座位上,双手死死抓着插在胸口的棺材钉,双眼瞪得老大,自然是死不瞑目。

    棺材钉插心,这种死法,在场很多法师都很熟悉,之前他们便有同门以这种方式被杀害,而他们一致认为凶手就是阎十一。

    “说说具体情况,到底怎么回事?”作为掌门,张玄涛没想到有人会在眼皮子底下杀人,而且凶手极有可能不是阎十一,这可就完全打乱了他的节奏和布局。

    “是、是这样,玉海真人嫌天气太热,就来纳凉居乘凉,五分钟前他要我去给他沏一壶冰茶,我回来之后就、就看到他死了!”支支吾吾的说着,道童极其害怕,低着头眼睛不断扫着阎十一,身体朝张玄涛边上挪了挪,觉得足够安全了,才指着阎十一道,“我、我回来的时候,就、就看到他从里面跑出来,我看到了他的脸,就是他!”

    他不指认还好,这一指认,众人幡然醒悟,五分钟前,阎十一还在展示他五个百媚生姿的女鬼仆呢,除非有分身术,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来到几百米远的纳凉居杀人。

    这么多人证,几乎在一个瞬间便是将阎十一的嫌疑洗脱得干干净净!

    而阎十一可没有时间理会自己是否清白,他在意,但此时也没这个时间,忙道:“张掌门,龙虎大阵没有关闭的吧?凶手的法身不同寻常,应该不能像常人一样突破出去,你赶紧吩咐人找寻,我去找我姐来调取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