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7章 上梁孬下梁歪
    “你,你敢骂我!”听着阎十一的阐释,立时将自己的名字给曲解了,甚至还有些龌龊,张花蕊如何能受得了,双眉倒竖,玉指指着阎十一,呵斥道:“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这么不懂规矩,连云珀爷爷的丹室也敢闯,不知道他老人家最讨厌陌生人进来的吗?赶紧带着你的花离开,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呵呵,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之前那么多各门派的弟子来给你送花,难道他们就不属于擅闯?云珀真人就不会怪罪?”

    收到了阎十一这么一大束玫瑰花,秦无双虽然不知道这花代表什么意义,但数量的大小还是看得出来的,把自己手里的玫瑰也塞进姐姐怀里,冰冷的俏脸上带着一抹戏谑,斜视着张花蕊,“现在我姐姐少说也有一百多玫瑰,一个顶你十几个!”

    “好了,无双,她是掌门的女儿,把她惹急了,只怕又得牵连十一了!”本就在努力让阎十一能参加论剑会比,秦丹秋可清楚,张玄涛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平时疼得跟国宝似的,现在回去再告阎十一一状,估计阎十一就真的没有任何可能参加会比了。

    “你……”唯一可以骄傲的依凭瞬间被逆转,张花蕊的玻璃心瞬间破裂,她比不过秦氏姐妹,更不能拿她们怎么样,便立时将目光转向阎十一,怒喝道:“我去找云珀爷爷,让他把你直接赶出龙虎山!”

    “额……”看着气哄哄走向内室的张花蕊,阎十一歪着头,瞪着大小眼看着她,见她姿色一般,脸不是标准的鹅蛋脸,有些遗传他爸张玄涛的肥胖基因,有些偏胖,却又是和他爸一样是个嫉妒心极重的人,看着她那快瞪出血的双眸,嗤笑一声,不当回事,回转身对秦氏姐妹道:“七夕节快乐,两位美女!”

    “你怎么突然……”冰霜俏脸上流露出一抹嫣红,秦丹秋历年情人节、七夕节、圣诞节等等可以告白的节日都会莫名其妙的收到一大堆花和礼物,还有情书,甚至清明节还有不开眼的给她送花告白。

    当然这一切她都是置之不理,将礼物收拢来,全都捐出去义卖,可今天这一束玫瑰却是意义非凡,因为那是阎十一送的。

    “哎呀,姐,你笨呀,刚才张花蕊不是说了吗,男人今天送女人花就是表白,他就是在跟你表白呗!”俏脸一笑,秦无双解释了一番,旋即脸颊顿时一红,顿觉不对劲,惊异道:“可你为什么也送我花?难道你也要跟我表白?这、这绝对不行!你难道还要我姐妹俩都答应你?你、你想得美!”

    “我还真想过,就怕被你俩打死!”顺口撘音,阎十一开了个小玩笑,随后才正经道:“除了你们,我认识的姑娘都有,包括我师父和我姐!”

    “我的天呐,你简直禽兽不如,连你师父和你姐都……”说到这里,秦无双惊得面无血色,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额……这事儿跟你这个异界魔族没法解释,我先走了,你俩继续炼丹,我还有事!”说着阎十一就回身往门外走去。

    “云珀爷爷,你快过来嘛,就是这个家伙,抱了两大束玫瑰进来,弄的满地的花瓣,您老人家可是最讨厌别人把你的丹室弄脏了,就是那个人干的,您可千万不能轻饶了他,我看最好把他驱逐出龙虎山!”两只手拖着睡眼朦胧的云珀,张花蕊气愤的解释道。

    “行,小姑奶奶,别折磨我这把老骨头了好不好?就按你的办,你说驱逐就……驱逐个屁!师兄,你终于回来了!”原本一副老眼半眯着,没精打采的,一看清丹室门口那道身影,云珀猛然睁开了眼,语调顿时变高,甩开张花蕊的手,轻快的来到阎十一身边,搓着手道:

    “师兄,你可算是回来了,我、我被宁灵丹的炼制法门给难住了,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要不是因为某些原因,我不能去畲族,不然昨晚我就过去了,熬的我一晚上睡不好,刚才刚眯了会儿又被这姑奶奶给拉起来了,你快来给我解解惑吧!”

    “宁灵丹?”略略回忆了一下丹术上的方子,阎十一没有亲手炼过这味丹药,但方法他却是记得一清二楚,便复述一遍给云珀听,

    “这枚丹药也不难吧,和元气丹差不多难度,区别就在一个用的是还丹法,另一个用的是饵丹法,你得把从八角枫的根中提取精华,慢慢注入白鬼笔中,混合均匀后,再用坤位慢火将白鬼笔中的精华提炼出来,就可以了!”

    “这我也知道,可我就是没法把八角枫根的精华和白鬼笔混合,我看师兄你还是给我演示一遍吧?教一教我这愚顽!”态度很是谦恭,云珀忙去药架上为阎十一配好各种炼制宁灵丹的药材,放在丹炉前的架子上,才让阎十一上去演示。

    “云珀爷爷,你干嘛对他这么客气,还不赶他走!”把云珀态度前后的变化看在眼里,张花蕊还以为是云珀老糊涂了,忙拽着他的胳膊提醒。

    “走走走,别烦我,以后别来丹室了,你根本就没有炼丹的天赋,要不是因为你爹掌龙虎山管财政大权,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浪费药材?”而云珀却是立时翻脸不认人,瞪起眼珠子,对着张花蕊无情呵斥,“以后不许踏进丹室半步!”

    “……”从来都是龙虎山的一霸,谁都不敢这么吼她,却没想到,云珀今天就好像吃了枪药一样,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张花蕊的眼泪就掉下来了,捂着脸撒腿就跑了出去,连踩着正路上的水塘,打湿了自己漂亮衣服也顾不上了。

    她的这一举动,也自然引来了外面围观弟子的疑惑:

    “这什么情况?怎么是张花蕊哭着跑出来了?这是激动的哭了?”

    “看着不像啊,难道是阎十一表白被拒,恼羞成怒,想霸王硬上弓?”

    “这么大胆子?不怕张掌门找他算账吗?”

    ……

    什么样的议论都有,这些人还一个个的伸长脖子往丹室里面观瞧,却是视线所不及,可这些人又都很是畏惧云珀这个老怪物,便也没人敢轻易上前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