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0章 复活,认主
    “你不是说这战国文字和你巫术文字有许多重合么?那就试试用巫术的方式!”

    并不是阎十一不想替蓝凰收服这只座敷童子,但他连阴阳五行秘术的字都认不全,根本无法明白其中的奥义,只有法诀又如何能有效,现在也只能靠蓝凰自己。

    “好吧!”闭上眼睛,将阴阳归服术一遍遍的在脑海中与巫术文字重合起来,直到完全领会,蓝凰才睁开眼睛,望向阎十一,淡淡道:“十一哥哥,借我一些朱砂吧!”

    从马甲中取出朱砂笔递了过去,阎十一忙又招呼一声张弥勒,两人用衣服临时搭起一个遮蔽处,在蓝凰头顶,将如瀑布般洒下来的雨水稍稍隔绝开去。

    接过朱砂笔,蓝凰深深吸了一口气,揭下座敷童子脑袋上的镇鬼符,随后在它的身上开始书写巫咒,从脑袋一直到身体,几乎整个身体都画上了赤红的咒法。

    这咒法和道家的敕令有着极大的差别,道家敕令,一笔一划皆是铁壁银钩,刚劲有力,无不透着正气,而这巫咒则处处圆润诡异,透着一股神秘感,倒是和阎十一画的鬼术符咒有着一定的相似度。

    趁着朱砂没有被雨水冲刷完,蓝凰再度念起阴阳归服术,但这一次用的是巫语,艰涩的发音吐字,铿锵有力,一字一顿,却好似能穿透天地一般,回荡在整个禁地之内。

    “呜哇——”而听到这个诡异咒语之后,座敷童子全身颤栗起来,两只手捧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嘶吼着,那张凶厉的脸上,五官扭曲在一起,似乎是在抵抗。

    可那引动天地之力的铿锵咒法,却是让它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几分钟后,终于在一声长长的嘶鸣声之后,座敷童子脸上的凶厉之色退去不少,也不再反抗,却似乎留在岛国太久,浸淫了太久的杀戮之气,使它并不安分,依旧在阎十一手中挣扎。

    “成功了?”感觉到自己的意念和这座敷童子相通,蓝凰大喜,挂满了水珠的长睫眨了眨,透着一丝灵动。

    感受到座敷童子体内戾气稍稍被压制了下去,阎十一点了点头,却依旧没有放开它,淡淡的道:“开始吧,这东西体内戾气太重,只有让它献祭一回,陷入沉睡,才能逐渐收服!”

    “嗯,好!”带着一丝兴奋,更多的则是忐忑,蓝凰将哥哥雷龙的身体翻转过来,然后双眸盯着座敷童子,试着用自己的意志命令它对自己的哥哥施展献祭之术。

    开始还有些抗拒,但终究是新主人的命令,坚持了少许时间之后,座敷童子便抵受不住了,双手结了几个手印,随后点在两边的太阳穴上,两只赤红的眼睛看着地上躺着的雷龙,低鸣一声之后,它的身形便模糊起来,分成九道残影,不断地朝雷龙体内掠去。

    每一道残影的落下,便能看到雷龙毫无血色的脸庞逐渐的恢复过来,渐渐有了生机。

    “太好了!哥哥终于,终于……”激动到不能自已,蓝凰却又赶忙捂住小嘴,免得打断了座敷童子施法,双眸含着激动的泪水,看一看哥哥,又抬头看一看阎十一,高耸的胸脯不断起伏着,这种失而复得的体验,在她尚浅的人生阅历里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九道残影全数进入雷龙体内,座敷童子再度低鸣一声,身体逐渐缩小,化作一个巴掌大小的古币,上面有着座敷童子的雕刻,落到蓝凰手里。

    “呼!总算是活过来了,走,赶紧送医院止血!”深深呼了一口气,阎十一从马甲里拿出压缩绷带,将雷龙背上和胸口的伤口稍作包扎,在把自己和张弥勒的衣服缠裹在外面,这才和张弥勒一起架起他往外走。

    “呜呜呜……”然而,那头戎吴六眼犬,此时却是轻声呜咽,咬住他的裤腿不让他动,使得阎十一不禁皱起了眉头。

    “十一哥哥,它说它要认你为主!”长睫因为惊奇而翻动了一下,晶莹的水珠从上面滑落,蓝凰很是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确能听懂这戎吴六眼犬的话语,下意识翻译了出来。

    “……”按道理来说,阎十一是可以和绝大多数动物对话的,包括狗,但他却无法与这只六眼犬沟通,这让他很费解,低着头看向它,凝眉问道:“你为什么要认我为主!”

    “呜呜呜……”好似听懂了阎十一的话,六眼犬再度呜咽几声。

    “它说当年前主人被杀之后,它就被盘瓠王收服了,一直隐匿在盘瓠王图腾之中,作为图腾的隐藏守护者,可几天前有人闯进来,破坏了图腾,三品莲台被夺走,被带走的还有它的前主人,戎吴将军的魂魄,它才苏醒过来,还把咱们当成了入侵者攻击,直到它吸收了我的血液,知道我是畲族大巫。它希望你能帮盘瓠王拿回三品莲台,恢复图腾,同时救回他的前主人戎吴将军。”

    满目骇然,没想到她畲族守护了几千年的盘瓠王图腾已经被毁了,这对于畲族来说,可是天大的大事,好在此时的蓝凰心理素质明显提高,稳了稳心绪,便如实翻译过来。

    “是谁做的?”能在战斗力这么强的戎吴六眼犬守护下,破坏图腾,拿走三品莲台,这人的实力也许不弱于自己,阎十一心中权衡了一番。

    而那头六眼犬却是没有回答,往禁地尽头跑去,几分钟后,又叼着一张羊皮纸卷过来摊在阎十一面前,见他要捡起来,却又反常的将羊皮纸卷护住,轻轻呜咽了一声。

    “它说上面有剧毒!”蓝凰惊恐的翻译。

    阎十一这才仔细打量起来,发现六眼犬的嘴唇上的确有溃烂的迹象,似乎是被什么剧毒沾上了,再看地上的羊皮纸卷上也的确环绕着淡淡的绿色气体,任由雨水冲刷也没有散去。

    古卷之上,写了几行娟秀小字,显然出自一个女人之手,而这股绿色的毒气,也是似曾相似,阎十一脑海中猛然浮现出一个绿色的纤瘦身影,那个在镇天师古庙入口处,曾和生死簿灵身打架的奢比尸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