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6章 男人血性(第八更)
    夜空中漆黑一片,西边布满了乌云,早已将那如银钩般洁白的月牙遮盖,雷蛇在云中一闪即逝,恍如青蛟升天,翻江倒海,不时传来一阵阵让人心悸的闷雷,好似恶魔的咆哮嘶吼,好似在等待某些人的死亡。

    脚下百罡步踏起,身形在每一步落下之后,都会有着极其细微却精妙的变化,阎十一举起长剑横在胸腔,看着飞掠而来的赤木律子和她的式神,可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尤其是她的式神,名单上说是座敷童子,这东西实力不怎么强,但有一个献祭的秘技,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救主人一命。

    阎十一可不想再把这两个岛国阴阳师放跑了,今天必须全都击毙,免得后患无穷。

    然而他终归还是把事情想得简单了,他击杀赤木岗山的时候,赤木岗山已经被幽禅打成了重伤,而和樱木草道交战的时候,他还有幽禅相助,所以才会那么轻松,而现在他却要肚子面对樱木草道和赤木律子的夹击。

    即便他的实力在两人之上,可一加一绝对不会是只等于二,而且这两人还是夫妻,必然是有着长期的合作,从中养成的默契,那可不是一般搭档可比的。

    果不其然,还不等阎十一和赤木律子直接交手,一道屎黄色的身影在阎十一不远处的岩石上突然出现,手里剑‘扑嗽嗽’跟不要钱似的打了过来。

    无奈之下,阎十一只得收招闪躲,可躲过了这边,赤木律子和座敷童子便已经飞到了近前,只见赤木律子的嘴里吐出来一根二十几厘米长的吹箭,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藏在嘴里的,此时对着阎十一连续吹出几枚箭矢。

    与此同时,座敷童子小手一伸,一股鬼气自它掌间流出,拧成三柄利刃,‘嗖嗖嗖’三声,直射在阎十一的退路之上。

    退无可退,那只好奋勇向前了,阎十一俯身而下,伏在地上,堪堪躲过了赤木律子所吐出来的吹箭,脚下一点,左手一撑,贴着地面滑行了一段距离,正好和在空中滑翔而来的赤木律子打了个照面。

    “我们华夏国发明暗器的时候,你们岛国人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阎十一按住手腕上的机括,十几枚小五帝钱落到掌中,立时朝满脸怒容的赤木律子掷了过去。

    “纳尼!”没想到在地上贴地飞掠的空挡,阎十一还能做出反击,赤木律子忙一个鹞子翻身,在空中翻转了一圈,躲过了打过来的五帝钱,但没了上升气流的支撑,也只能狼狈的落到地上,朝樱木草道呼喝一声:“杀!”

    两人和座敷童子正好将阎十一包围在三角形中,无形中形成了一个天地人三才阵,三方同时出击,几乎就可以置阵中的人于死地。

    “十一哥哥!”见阎十一情况危急,捡起脚下的一块小石头,蓝凰急忙朝离她最近的樱木草道扔过去,而和这颗小石头一起飞过去的,还有一块大石头,自然是出自雷龙之手。

    “小鬼子,还敢来我畲族禁地撒野,砸死你个狗娘养的!”雷龙作为健身教练,那身腱子肉可不是白长的,力大无穷,这么近的距离扔十几斤重的大石块跟玩似的。

    “八嘎呀路!”被蓝凰的小石头砸中,樱木草道回头一瞧,见大石块朝他砸来,顿时大惊失色,忙闪躲开去,他身形虽快,却又无法移动太大位置,否则就得把阎十一给放跑了,可飞来的大小石块却让他无法放开手脚对付阎十一。

    “先去杀了那两个人!”赤木律子一见,又命令一句,而她自己则跃上一块岩石,再度伸展开来,朝阎十一滑翔而去。

    少了一个人夹击,阎十一顿感轻松,手上一撑,站立起来,见樱木草道朝蓝凰和雷龙奔去,心道不妙,朝赤木律子打出一串五帝钱的同时,脚下轻点,快速赶了过去,却又被座敷童子挡住了去路。

    不过好在樱木草道急于杀掉他兄妹俩,竟然没有使用忍术伪装起来,而这里都是山地,石头多,雷龙的蛮力使出来,那是恰到好处,一个个石头扔过去,可是逼得樱木草道焦头烂额。

    “砸死你,砸死你……”蓝凰这小辣椒,暴脾气更是冲得不行,捡起小石头,扔过去虽然砸不死,砸到身上也是很疼的。

    ‘啪嗒——’

    便在这时,蓝凰掖在衣服里的阴阳五行秘术掉了出来,落到了地上,立时引起了樱木草道的注意,那双贼亮狗眼,在这么暗的环境下居然还认出了这本书,“阴阳五行术!”

    他在水仙岩崖壁上找了那么久,就是为了找这本东西,只要有了这东西,他岛国阴阳师便可以无限供养出新的式神来!

    这诱惑可就太大了,也让他恢复了冷静,一颗烟雾弹扔在脚下,化作一阵青烟,立时消失在当场。

    “哥,他去哪儿了?”捡起秘术紧紧抱在怀里,蓝凰那怯生生的双眸不断扫视着周围。

    ‘噗——’一柄短刃突然从背后刺穿了雷龙的胸口,使得雷龙不禁闷哼一声,扶住了身侧的岩石。

    “哥!”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蓝凰顿时尖叫起来,父母早丧,要是哥哥死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也在这个时候,从她哥哥的腋下,一只嶙峋的手掌朝她怀中的阴阳五行秘术抓来。

    “敢碰我妹妹,你问过我雷龙没有!”胸口重伤,使得雷龙脸色煞白,可男人的血性也被彻底激发出来,抓住那只枯瘦手臂,‘嘎达’一声直接撅折,大力一甩,就把躲在自己身后的人扯了出来,两只大手按住对方的脑袋,睚眦尽裂,使劲一扭,又是‘喀喇’一声,硬生生拧断了对方的脖子。

    “樱木君!”听到那刺耳的骨裂声,赤木律子回转头,却是见到自己丈夫的脸竟是一百八十度旋转,瞪着双眸,神色惊恐。

    “啊——”一声凄厉的尖啸,赤木律子好似发疯了一般,放弃了对阎十一的刺杀,向后退了回去,落到一块大岩石上,眼睛便瞄到了那头还在追逐张弥勒的戎吴六眼犬身上,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座敷童子身上,嘴里念了几句岛国鸟语,那座敷童子,便急速飞掠过去,撞进戎吴六眼犬体内。

    “我要你们死,要你们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