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5章 前有犬,后有狗(第七更)
    巨大身影,带起数丈长的巨大水柱,直冲上岸来。

    “躲开!”一手揽住蓝凰的纤腰,在她的惊叫声中,阎十一抱起她,脚下踏起百罡步,立时窜了出去,很是惊险的躲了过去,可背上还是被湖水给打湿了。

    另一边张弥勒和雷龙也一个飞扑,闪了开去,躲到了一块岩石后面。

    四人回转身一瞧,才彻底看清了这戎吴六眼犬的全貌。

    体型成棕灰色,壮硕如牛,四蹄粗壮,根本不像是普通的犬类那样细长,即便是藏獒、牛头梗之类的大型犬,也根本无法和它的强壮匹敌;尾巴如一根手腕粗细的长鞭,在空中挥动,呼呼作响,抽到身上,绝对不是闹着玩儿的。

    最有特点的就是它的脑袋,头颅有着一般犬类的所有特征,但满脸的凶相和煞气,却不是一般狗可以比拟的,尤其是那六只赤红狗眼,每一只都能各自转动,同时看向不同的方向,可以防备各个方向的偷袭。

    不过刚才张弥勒的那三箭,正好射中了其脑门中间四只眼中的三只,此时那三根震天箭还插在上面,不过这箭矢所造成的伤痛,让它的兽性被进一步激发出来。

    “我了个乖乖,这特么也能叫狗?二郎神的哮天犬都得喊他大爷吧?”不知怎么回事,张弥勒没法将三根震天箭收回来,摸了摸光头,只得把金蛟剪拿在手中当武器,见吴荣六眼犬那剩下的四只狗眼都望向他,其中包含着无尽仇恨,忙把脑袋缩进岩石背后。

    “盘瓠所处的时代,乃是五帝时期的帝喾,那时候还是上古时期,哮天犬却是在商朝封神时期出现的,叫它祖宗都可以,喊大爷都算占了便宜!”把蓝凰安置在一块大岩石背后,阎十一抽出长剑,握在手中,上了岸他可就不如何惧怕了,吩咐一句道:“你们保护好自己,能有机会离开这里就赶紧离开,不用担心我,在岸上我可不怕这畜生!”

    “哥,你不说我们也得跑啊!看它这体格,吃你一个可吃不饱!”虽然张弥勒已经把罗汉金身修炼到了八丈,对于一些妖物鬼物来说基本是刀枪不入了,可他平日里就是那种只爱搞偷袭,不爱正面硬刚的性子,要他去和这么个大家伙肉搏,那是肯定不敢的,随后又道,“你看看能不能帮我把箭拔出来,再有三箭,我就能把它射瞎了。”

    “嗷!”似乎听懂了张弥勒的话,六眼犬嗷唠一声,直接朝着他躲藏的岩石扑了过去。

    “我的妈呀!”看到来势汹汹的巨犬,抱着光头,张弥勒撒腿就跑,嘴里还不断求饶,“狗哥,我错了,你别追我,你对手在那边!十一,救命啊!”

    “收到!”剑指从马甲里抽出一张都天大雷火印神符,贴在长剑剑身之上,脚下百罡步踏起,急速朝着六眼犬疾掠而去,这一次他要施展四柱屠灵诀,不管这东西是妖、是鬼还是别的,都逃不出灵这一类。

    剑势蓄满,煞气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这里可是畲族祖坟所在,禁地两侧的崖壁上挂满了悬棺,煞气来源十分充足,此时又是在岸上,这一剑要是劈中了,戎吴六眼犬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咻咻咻咻……’

    可就在阎十一已经贴近六眼犬身侧,即将出手之际,十几道暗器从黑暗中飞射而来,将他的所有退路包裹。

    若不是他的元神足够强大,这么暗的环境下,根本反应不过来,无奈之下,阎十一只得临时变招,长剑收回,在周身旋转一圈,‘当当当当’几声,将大多数暗器挡了下来,其余的则直接射进了盘王湖里。

    阎十一低头一瞧落在脚边的暗器,一眼便看出那是岛国阴阳师的手里剑,抬头朝黑暗处一瞧,便看到一处岩石上立着一高一矮两人,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樱木草道和赤木律子了。

    “阎十一,你杀了我哥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操着一口蹩脚的中文,身材矮小的赤木律子,身上穿着类似蝙蝠衫的宽大衣服,和她的身形完全不相配,看上去像一只矮胖的蝙蝠,只见她念了一段岛国鸟语之后,一个身形比她还小的小童子出现在他身侧。

    那是她的式神,座敷童子。

    “樱木,你的式神被他收了,就在旁边策应偷袭!”赤木律子简单吩咐了一句。

    “可戎吴将军的魂魄不见了,咱们要不要和玉藻前大人回禀一声先?”按了按右手上的伤,樱木草道心中满是憎恨,可又有些惧怕,眼前这个华夏国年轻法师的实力,可与他的年纪完全不成正比,即便是华夏国的宗师级人物也未必有这样的实力。

    “八嘎!他所有的助手都被玉藻前大人设法拖住了,只要能杀了他,找不到戎吴将军又怎么样?就算玉藻前大人怪罪,我也要替哥哥报仇!”赤木律子喝了一声,旋即双手平伸,把她那宽大的衣服展开,跃下岩石,居然在空中滑翔了起来,直冲阎十一而来!

    “岛国人真是变态,什么样的招数都能想出来!”看着赤木律子飞掠而来的身体,阎十一目测一下,估计这赤木律子的体重不会超过四十斤,而且一大半体重是骨头和脑袋的重量,如果脱了衣服估计只剩下皮包骨了,也不知道这樱木草道的口味怎么那么重,这样的女人也会娶来当老婆,不嫌抱着的时候硌得慌。

    心中鄙夷了一番,阎十一可不敢轻敌,忙吩咐道:“老二,你继续带着狗蛋子转圈玩,蓝凰,到你哥哥那里去,这两岛国鬼子会忍术,不好对付!”

    “哥,情况不对啊,咱这是前有犬,后有狗,被咬伤了,狂犬疫苗钱你得出啊!”在乱石之间不断闪躲,张弥勒不忘挤兑一句。

    “十一哥哥,你自己小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畲族的大巫也不是一无是处!”从怀中拿出几样东西,蓝凰来到哥哥身边,把这几样东西摆在周围,随后轻声念起了艰涩的咒语,但没人知道她念的是什么咒语。

    “来吧,海陆空,我已经收拾了两个,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长剑舞了个剑花,阎十一不退反进,倒拖长剑,朝着飞掠而来的赤木律子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