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0章 湖里有东西
    一钩明月挂在西南边半空中,北边的远处天空飘过来一朵黑色雷云,很快便将月牙遮盖,帽子峰立时陷入一片漆黑幽静之中,连虫鸣声都小了许多。

    “可千万别下雷雨啊,这月黑风高的,万一闹个鬼……玛德,我现在都是金身罗汉了,还怕个毛线的鬼!”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张弥勒提了提背上的两桶百农琼浆,两只溜圆小眼睛,不住的来回瞧着两边的山壁。

    一副副黑漆漆的悬棺,便如蚂蟥一般附着在山壁上,密密麻麻几乎将山壁的所有空间都占据了,两边崖壁高耸,人走在中间,便有些排山倒海的气势压过来,让人喘不过气来,尤其是这些悬棺,更是让人寒毛都竖起来了。

    “要不是为了五千块,我打死都不来这儿,太特么阴森了!”走在盘王河边,顺着河流往畲族禁地深处走着,张弥勒都有些后悔了,看着阎十一,埋怨道,“我说十一,你干嘛不等天亮来?这黑灯瞎火的,你看看,把月亮都给吓跑了。”

    “凡事要赶早,你刚才没听楚不丑说么,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一男一女进来了,那个红毛男八成就是之前,我在水仙岩悬棺那里遇到的樱木草道,那个女的,如果我没猜错就是名单上的赤木律子,樱木草道的老婆,赤木岗山的妹妹,岛国人的德行,那可是无宝不到,谁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当然得早点行动。”

    望了望两边的悬棺墓葬群,不管是数量上还是规模上,可都比泸溪河水仙岩那边的悬棺要大得多,可阎十一也发现,一路走来,却是没有见到一副类似船棺的棺木,基本都差不多大,更别提两重棺、三重棺这样的王侯棺椁了,不由问边上的蓝凰和雷龙道,

    “你们这儿葬的该不会都是畲族自己人吧?就没有一些地位高一些的人?比如古代的王侯、王爷、大官什么的。”

    “十一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畲族世代务农,怎么可能出现大官?更不可能有王侯将相了,这里埋葬的当然是我们的族人了,还有历代族长和大巫,他们的墓靠近盘王湖,在最里面。”在前面引路,蓝凰似乎常来这个地方,轻车熟路的,反倒是他哥哥东张西望的,似乎很少来,只听蓝凰又道,

    “十一哥哥,我们的禁地可是很少有外人能进来的,你是为数不多中的一个,就算是我哥哥,也只有我们爸爸妈妈去世的时候进来过一次,平时也是不允许进来的,也就我这个下一任大巫才被允许自由进出禁地。”

    “你爸妈难道是同一天去世的?”看蓝龙的岁数也就二十七八,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他们的父母自然和自己父母差不多,阎十一倒是好奇他们的父母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十年前,他们死于山体塌方,就死在现在我们家所在的地方!和大自然的力量比起来,我们真的……太渺小了!”美眸中擒着一丝泪花,蓝凰却是硬生生忍了下来,强行挤出一丝笑容,有些自嘲道,“所以我总幻想着自己会高深的法术,可以移山填海,那样的话,也许爸妈就不会死了。”

    “所以,你才跑到龙虎山去学法术是么?”无奈摇了摇头,阎十一何尝没有过这种幻想,可随着年纪的逐渐增大,便也渐渐认清了现实,但在不死鬼界的二十天,却又让他重新认识了世界,也许那些不着边际的梦想未必不可以实现。

    “也不是一开始就去,是跟着大巫奶奶学了两年巫术之后,我便觉得这巫术一点用都没有,我才跑去龙虎山的……”自己当年幼稚的行为,让蓝凰很是羞窘,说了一半,声音却是很小了。

    “你不是想学法术么?那这本东西先放你这里好了,等你都学会了之后再还给我!”把阴阳五行秘术拿了出来,反正阎十一自己也没多少时间研究,不如就直接交给蓝凰,“但你还给我的时候,必须同时交给我一份现代汉字版的,一份白话文版的,怎么样?”

    “真的?谢谢十一哥哥!”很是喜出望外,蓝凰的晶亮美眸在黑夜中绽放出异样的光彩,却又很不好意思道,“其实,我、我昨晚就偷偷抄录了一份,十一哥哥你不会生气吧?”

    “真是个小机灵鬼!”愣了一愣,阎十一才发现自己又被她给坑了,虽然偷师这种行为很不可取,但他并不在意。

    ……

    四人有说有笑,很快就到了禁地的最深处,一路走来,沿着盘王河,两边都是陡峭的绝壁,除了入口,还真没有好的位置可以轻易进入。

    盘王河的尽头是一个大湖,也就是盘王湖,这个盘王湖将整个禁地的尽头都给淹没了,湖面成椭圆形,左右两边挨着两边的绝壁,前后稍微窄一点,但也有几十米的距离,而盘瓠王图腾则大湖的对面。

    湖面水平如镜,微风一起,碧波荡漾,层层涟漪涌到湖岸边,常年水浪拍打,使得湖岸四周的石壁都被腐蚀了几十公分,凹陷了进去。

    “蓝凰妹子,这也没有船啊,咱们怎么过去?”湖面上空空荡荡,张弥勒挠了挠光头,挑着高低眉,咧着嘴道,“该不会是游过去吧?我是一点力气都没了,下水肯定淹死!”

    “当然不是游过去了,那边有索道的,我们可以坐索道过去!”蓝凰在前面带路,果然在一处偏僻的角落,那里有着一根细细的索道悬在湖面上连通到对岸,索道这边就挂着一个只够坐一个人的竹篮子。

    “樱木草道和赤木律子可能还在禁地里,安全起见,就由我打头阵吧!”将一桶百农琼浆放进竹篮,阎十一再艰难的挤进去,便开始拉动绳索,开始朝对岸已过去,还不忘回头嘱咐道,“蓝凰第二个,龙哥第三个,老二,你最后,注意保护,有情况就喊!”

    “这黑灯瞎火的,两边都是死人棺材,你让我殿后,这可不亚于大晚上去墓地挖坟,必须加钱!”取下乾坤弓和震天箭,张弥勒打趣一句。

    “棺材里伸手死要钱,看你今天这么累的份上再给你加一千!”微笑着骂了一句,阎十一刚欲继续前进,蓝凰突然喊了一声,

    “十一哥哥,等等……水里面好像藏着什么东西!”